[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民主暂时同道,文化终究殊途。谁敢指手划脚?看我宏文卫儒]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东海派的一点说明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尊重“满清遗孽”,弘扬华夏文明
·草根:东海一枭赞(东海老人附言)
·关于信仰、民主与良知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等(东海老人随笔五则)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作者:余九龙)
·金正日还能“日”多久?(枭声重发)
·东海老人向中共《索礼》
·儒家的大勇(外一篇)
·征联:人能弘道道弘人,人人皆可为尧舜;
·“民族思想不可无”等(东海随笔十五则)
·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东海的自我定位:贤者和行者
·《陈明批判》惊艳觅嫁
·今夜无眠(六首)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尊贤封圣大会预告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佩服余秋雨”等(东海随笔十四则)
·“现在中国必不可少之人”等(东海随笔九则)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唯求豪杰大,共造时势新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
·“敬告郎咸平”等(东海随笔三则)
·“徐水良冤枉了大多数同行”等(东海随笔四则)
·我只愿意做个独行侠!
·“余秋雨的倒掉及季羡林的蒙昧”等(东海随笔九则)
·“儒门护法”等(东海随笔六则)
·“文化也有高下”等(东海随笔三则)
·民怨深如海,杀官出英雄
·请中央国务院关注和支援
·做人不要太“秋雨”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泡沫人物”等(东海随笔三则)
·论中囯社会的主要矛盾及解决之道
·举起屠刀立地成佛(诗八首)
·荆楚:儒学之虚伪(东海附言)
·示警共产党,致敬刘晓波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负面的老师
·天常生病笔常痒,国不升平心不平
·唯真理是图: 建议东海脱掉儒学外衣(东海附言)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笔,汉王笔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沙叶新“四项基本原则”的儒学依据(外二篇)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举仁义之旗,非重礼不可
·“感谢温家宝,瞩目山东省”等(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可怕的假洋鬼子!
·岐视假洋鬼子是我的权利
·东海老人:活着有什麽意义?
·中共拥儒我拥共
·《良知永不灭》
·所知障患者
·怜悯假洋鬼子,剔除伪民运!
·你是流氓谁怕你
·“中共拥儒我拥共”等(东海随笔八则)
·关于乌市惨案的两点意见
·祝贺我吧,或者咬我!
·国不可作信仰,民不可无诚信--与于丹教授商榷
·“以寂寂无名为耻”等(东海随笔十一则)
·《大良知学》征订启事
·原道文丛第二辑将出预贺
·东海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
·东海是一种待卖品
·东海老人:要习惯我才是爷
·巧言令色足恭,耻乎荣乎?
·新三纲
·《当你…》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兼论少数民族政策》
·赠人二联,欢迎批改
·小乔,何必给东海留面子?
·“我们的圣经”
·“我们的圣经”
·关于民族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暂时同道,文化终究殊途。谁敢指手划脚?看我宏文卫儒

   民主暂时同道,文化终究殊途。谁敢指手划脚?看我宏文卫儒

   

   身系千秋文化脉

   ----民主暂时同道,文化终究殊途。谁敢指手划脚?看我宏文卫儒

   中共都不曾,但少数同道却敢对我具体行为指手划脚,或者在文化信仰方面耳提面命(如多位友人就曾劝我加盟基督教及其它功法教派)。我当然明白他们都是出于一片善意或为了理想事业,但他们不明白那也是犯了大不敬!我一般一笑了之,偶尔也会友好地骂一下,例如对郭飞熊。对我态度如何,其实不是对我,而是对我"背后的事物"、对中华文化是否尊重的表现。只有从这样的高度来看,才不会以为老枭骄傲、好名或自恋,才会明白,我性情高远看透红尘与天地精神相往来,哪里在乎无益有害的一点虚名,哪里在乎蠢牛木马的庸众对我尊不尊重?才会知道我所言所行皆从民众角度、文化高度着眼,自恋与道德自信文化自重完全是两回事!

   

   有人以为我向张五常、季羡林及其他许多"名家大师"下手是借名人以自高,尤属可笑。世人好测动机,而满街熙攘皆猥琐小人、虚假伪人、扁狭庸才、卑下奴才,故动机论者往往一测一个准。但碰上不世出的老枭,那就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啦。我的君子之腹、豪杰之腹、义士国士高人超人之腹,我大慈大悲大仁大义的热心肠,岂是世间小人伪人庸才奴才们"度"得了的。不客气地说,无论思想境界、精神高度还是历史上和文化上的地位,我都比许多所谓的大师高出不可以道里计!大多数学者大师,大多数文章著作,大多数思想观点理论体系(不仅马列教,也包括中西各主义派别),早已经不起枭眼一击!选择影响较大且恶劣者略予砒评,乃拨乱反正、宏文卫道和启蒙社会之必须,亦为了尽我文化历史之责任。

   

   有人以为我学李敖南怀谨,亦属皮相之见。李敖狂而无根,儒释道之门的边儿都没摸着,西学一窍不通,史籍虽读了不少,书厨而已;南怀瑾对传统颇有研究,却对西方文化了解不深,作为一代文化大师,尚嫌功力不足。放眼中华,斯文丧尽。传统的重光、文化的弘扬、道德的重建等一系列工作,舍我其谁?很久以前,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只开风气不为师"的导师,"身系千秋文化脉"的大宗师!所以,对传统文化当然是儒释道并重,数十年如一日地博览精研,对现代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法学等各大门派也广泛涉猎。不论思考之精深玄远,仅论读书之丰,纵非世界第一也必中华无双。为了打通中西文化的任督两脉和中西各大支派的奇经八脉,我勤读深思所付出的时间精力是外人难以想象的。当然,不是学海无涯苦作舟,而是乐在其中,乐而忘忧。

   

    对于现实政治(窄义的政治)我没有丝毫兴趣,不会做专制社会的官,也不能从民主社会的政。我与民主志士们只是短暂的同路人。我傲视鄙视中共,但对民运中人的尊重,大多属于大人格大道德上的尊重。在文化、智慧乃至身心修养等"软件建设"方面则不敢妄自菲薄。灵性生命第一流,世上已无人可友,非虚言也。

   

   我追求民主呼唤自由,是因为在目前这个历史阶段,它们是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的当务之急。它们是我心目中的金子,但含金量还远远没有高到让我可以视之为最大追求、最高价值、最美理想或者终极真理的地步。民主自由作为社会政治哲学,比较适宜制度安排,其设定的游戏规则和社会底线沦理,可以维持法律层面的相对公正。

   

   但是,由于道德问题则被自由主义置于"线"外或低调处理,它只讲最低最基本的要求,只讲最大限度地追逐私利、扩展权利(只要不侵犯他人),没有更高的价值理念追求,没有修身养性的深厚资源,没有安顿具体的人的身心的精神归宿诗意栖居,极易流为物质主义、庸俗主义及人类中心主义!所以,自由主义是必须,是最急,但不是最高。如果说自由价更高,那也仅是就制度设置层面而言的,如果就个人角度言,应是那种"随心所欲不逾矩"乃至圣贤气象的形容。

   

   可想而知,一旦制度问题得到较为妥善的解决,我势必与多数民主派分道扬剽!那时,经济、科技、教育、发展诸问题,尤其是文化问题将凶猛凸现,"以文化人"的工作就成为至关重要,传统文化特别是儒家就到了大显身手的时候。中庸之道的价值取向,居仁由义的道德构想,将是人与人、家与家、国与国之间最好的安宅与正道,而心性、灵魂、生命、"内圣"之学将成为我研究探索的重心。

   

   我的言论行为,要对民主事业负责,更要对文化、对历史负责,故一切只听从我自己的指挥!批评或者讨教,骂枭或者"立雪",都欢迎,请公开,但不要对我指手划脚,把我当一枚棋子似的摆来摆去!没有任何人任何组织配指挥我"安排"我,中共固然不允许,人民英雄、民运领袖和民运组织也不可以,民主暂时同道,文化早已殊途。说实在的,眼看众多自由派人物纷纷投入基督门下,我心忧伤无已!中共专制政权与未来民主政府敌友性质当然不同,但我都是文化上的大宗师、政治上反对派,在临高临下这一点上却是一致的。

   

   欢迎批评不等于我不反击,是否予以反批评要视形势需要和个人兴趣而定。例如,小老鼠于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法学所知有限,且态度又颇恶劣(例如,她与她的拥泵者面对批评的惯用词是"你们没读懂",弄的仿佛什么玄学禅机似的,呵呵)原不值得我出手,多位友人劝我赶快转移矛头,如"刘荻因坐监而暴得大名,忘乎所以,以为可以对自己完全不懂的事情发表意见。她的高见实在不值得你反驳"(友人电邮语)。

   

   不知我之所以偶动牛刀杀"鼠",是见其一些肤浅错谬之论竟颇得海内外有关人土追捧,乃"倒张"(五常)、"卫生"(国民生存权)之需要,亦借机示现以说法。有人耽心枭鼠之间失了和气,毫无必要。别人骂我或我骂别人,不论骂得多凶,我都不会计较,更不会"纠缠不休"。我"出则必为帝王师,处则为天下万世师",在我眼里,绝大多数国人在文化上都是孩子、病人和晚辈,况刘荻论年龄确是我晚辈,我怎么会真生她的气或老充她的师呢,偶尔教导之,是杀鸡给猴看,是为了"笔开一代士人风",岂斗无聊之气哉。

   2006-2-20东海一枭

   附言:

   常收到要求寄阅枭文的要求,我太忙,枭文太多,不可能一一寄发。这是残存的东海一枭专栏,欢迎光临。

   不死不休斋:http://donhai55.bbs.xilu.com/

   枭鸣神州:https://zyzg.com.ru:100/forumdisplay.php?fid=54

   震旦网(要用代理服务器)域名zhendanwang.com

   国外则《民主论坛》、《自由圣火》、《议报》等都有大量枭文首发,能破网登陆者,敬请赏读。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