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从民生着眼,以生存为重!------驳“鼠文”《福利制度不利社会稳定》]
东海一枭(余樟法)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民生着眼,以生存为重!------驳“鼠文”《福利制度不利社会稳定》

   从民生着眼,以生存为重!------驳“鼠文”《福利制度不利社会稳定》

   

    专制中共无疑是特权阶级、盗贼集团和自由之敌,但人们特别是中国人在批判抨击它的同时,也有权呼吁要求要求它“善待”国民。中共只要一天在台上,我们就有权建议督促它的一切方针政策措施对国民的生存和发展负责!与其说是建议,不如说是施压。这与反专制并不矛盾。专制苛政暴政本质难改,但那怕苛刻残暴的程度减低一些,未尝不是民众之福,也是给中共自留后路。关于福利制度的呼吁,当作如是观。这是中共应负的责任,国民应有的权利;这也不是什么替政府考虑,而是从民生、生存权着眼。

   

   中共强调稳定压倒一切。在当下中国语境里的所谓的社会稳定,实乃特权统治的稳定,与普通民众“不搭界”,甚至相反,中共眼里的社会越稳定,民众生活越艰难、权利越受侵犯。老枭为社会保障鼓呼,是希望普通民众减少一点苦难,生存权得到基本保障,如此而已。(不锈钢老鼠在某文后跟帖曰“一边想推翻中共,一边又要中共给你提供福利,才叫可笑。”此言才是真可笑!这等于承认中国以及国家财富资产都是中共的,与“打江山坐江江”之类强盗话语同一个逻辑!)社会是否稳定、对政府有无好处,我一般是置之度外的。我看重的是国民特别是弱势群体的日子过得怎样、能否过下去并尽量过得好些。

   

   不过我觉得,建立符合中国经济现状的社会保障制度乃双赢的选择,有利国民也有利中共。弱势民众那怕最贫困,也能自身衣食无忧、普通病患能治、儿女上得起学,为贼为盗挺而走险与反对特权奋起抗争者势必大大减少,中共统治岂非能相对稳定些?也确有人劝过我暂缓呼唤福利制度,以免客观上帮了中共的忙-----万一中共采纳我的建言的话,还不如让剥削压榨来得更凶残些,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让民众的苦难更深重些让走投无路的人更多些,让中共重视人民生存权的谎言暴露得彻底些,让积压已久的民愤早日突破临界点,早日摧毁专制吧!我承认这个劝告有一定道理,使我久久陷入两难。但面对水深火热的同胞们,人道、民生的立场以及恻隐慈悲之心还是让我决定继续鼓呼。

   

   刘获“在目前的中国实行福利制度不利于社会稳定”的判断,建立在两句话上。第一句是:“如果要建立福利制度,成本只能由中层来承担。”我的看法是:福利制度的成本,中层难免要承担一些(上层更没有理由置身事外),但绝非是他们不可承受之重。同时福利制度也大有裨益于中层。一者,一个比较稳定的社会是中层的最需要。上层随时可以走人(跑到国外去),下层破罐子破罐,逼急了,可以为丐为贼为盗,中层不上不下,当是最不愿意生活在盗贼纷纷、危险丛丛的社会中的阶层;二者,中层以出身农村为多,也会有亲友需要救助,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或儿女永不“沦落风尘”。

   

   况且福利所需,主要部分不应也不太可能靠提高税负来解决(人言中国税负已高居世界第二,纵有出入,也不会太大。而且主要来自于下层),而是迫使中共改良财政分配政策,降低和压缩外援、“内控”(如镇压抗争、压制异议、监控异己之等)以及面子工程之类许许多多不合理的支出与非必要的建设,在财政开支严重不合情理纯属杀贫济富的情况下尽量地趋于合乎情理些。同时,此长彼消,社会福利支出增加,社会管理尤其是各种特殊管理成本亦可逐步减少。

   

   刘获“实行福利制度不利于社会稳定”判断的第二个立足点是:“对一个政权来说,最大的危险不是下层,而是中层。历史事实证明,吃不上饭的底层民众不会造反”。说最大的危险不是下层,而是中层,这样的断言粗糙得可笑,具体情况太复杂了,如什么性质的政权?处于什么样的历史阶段,?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军事各方面状况怎样?社会结构如何及中产阶级人数比例如何?等等各种因素都予考察,然后才能勉强判定最大的危险在哪里。对于当代中国社会来说,我倒认为最大的危险不是中层,倒是下层呢(证明过程略,呵呵);“历史事实证明,吃不上饭的底层民众不会造反”,这句话更是离谱。不知刘获那来的胆量,或者了解的是怎样不为人知的历史事实,敢于得出这样的惊世结论?如果此言成立,全部的中国历史甚至世界史都要改写了。

   

   两个立足点都难成立,刘文“在目前的中国实行福利制度不利于社会稳定”的基本观点当然站不住了。

   

   单就中国的经济实力而言,是完全能为国民提供基本福利的,这是肯不肯而不是能不能的问题。具体凭证和数据另找,现仅摘日前姜福祯君《在中国初步建立福利制度的可能性探讨》文中一段数据供略窥一斑:我国目前GDP总量已达14万余亿人民币,人均GDP已过1,000美元大关,年税收20,000余亿人民币,外币储备每年以数百亿美元的速度增加。事实证明,我国已经具备一定的福利供应能力。姜福祯君甚至认为,成功的改革有可能省出每年上万亿的资金,足够用于建立一个高福利的公平社会。我不相信会有什么“成功的改革”,中国老百姓也不会抱高福利的奢望。低福利足矣。还是那句话:让所有国民吃得饱饭、看得起病(普通疾病)、读得起书(至少能接受义务教育)。

   

   刘文曰:“面对目前社会中的弱势群体这个问题,我只能站在个人的立场上说话:如果你是一个同情弱势群体的左派,请你用自己的努力来帮助他们;如果你是一个主张小政府、大社会的右派,也请你用自己的努力来帮助他们。”老枭曰:在国家垄断了大部分经济及文化政治等各方面资源、根本不存在正常民间社会的社会里,慈善事业亦专营至少半官方的,一般民间人士殊难插手,反对国家或政府对老弱病残和贫困无告者进行必要的救助,其实与见死不救无异。希望个人的力量“承担起社会应有的责任”扶贫助困,小仁小义、妇人之仁,效果如何,有正常心智的孩子都知道。二千多年前的孟子曰:子欲手援天下乎?面对数以百万、千万、亿万计的落水者,孟子给出的答案是:援之以道!

   

   刘荻对对未来的民主政府的建议:社会能够做的事,政府就不要做。我基本赞成,但亦不必太绝对,有的事社会能够做,政府可予襄助。民主宪政体制下,一切问题都好商量。未来的民主政府对福利是完全袖手不管还是学习西方、与民间慈善团体携手共办,届时可以另议。我的目光投注在当下!当前中国大陆号称经济一支独秀,鳏寡孤独残者和广大弱势者却几无生活医疗保障。太多的冤屈,太多的贫困,太多的不公不平,太多的农民工被欠薪,太多的弱势群体受尽凌辱压迫,太多的天灾加人祸、天灾变人祸,大大小小层层叠叠无数冲突矛盾无数问题都是制度性的。援以“民主自由之道”当然是最好,但在当道豺狼不肯让路又未能及时驱逐的情况下,援以相对比较容易办到的“福利之道”,对于民生,当是无奈而又必要的次优选择。

   2006-2-18东海一枭

   首发2006、2.18《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附不锈钢老鼠:福利制度不利社会稳定

    本不想参与这场有关“福利制度”的争论,因为福利是政府的事,而我的原则之一是不替政府考虑。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同样,我也不向政府提什么建议:提建议总是要为对方着想,希望对对方有某种好处的,既然我和政府彼此视对方为敌人,敌人是不向敌人提建议的。如果心里巴不得对方早点完蛋,却装作关心对方的样子提什么建议,好比老鼠建议猫在脖子上挂个铃铛一样,一则这不是一个诚实的敌人所为;二则,你以为对方是傻瓜吗?

    如果非要提建议不可,我也只会“建议”政府不要做某件事,比如不要抓人,不要封网之类,而决不建议政府做某件事,比如建立一个福利制度。因为在我看来,敌人做的事越少越好。

    有人会说我不与政府为敌,我提出的建议是真心为政府着想的,比如福利制度有利于社会稳定,对政府也有好处。我要说的是,在目前的中国实行福利制度不利于社会稳定。

    我的一个朋友曾经在饭桌上论述过江和胡的政策区别:江是联合中层(包括资本家阶层)剥削下层,胡则是想收买下层,但是上层他不能动,也不敢动,那么收买下层的成本只能由中层来支付。比如建立福利制度,由谁来掏钱?支持该制度的人说现在贪官污吏一年吃喝掉的钱就足够了,但是在目前的体制下政府是决不可能损害到这些官僚的利益的。贪官污吏吃喝掉的钱再多,也不可能拿来建立福利制度。如果要建立福利制度,成本只能由中层来承担。对此我的朋友感慨道:如果江的政策继续下去,这个政府还能再多维持一些时间。因为中国的社会稳定有赖于经济增长创造的就业机会,如果对资本家剥夺得多了,福利制度又导致劳动力成本上涨,资本家就会减少投资,致使经济增长放缓,这时政权的危机就到了。我要补充的是,对一个政权来说,最大的危险不是下层,而是中层。历史事实证明,吃不上饭的底层民众不会造反,但当吃饱了饭的中产阶级吃肉的梦想破灭的时候,革命就到来了。作为一个“敌人”,也许我很乐意看到这一情景,但作为一个诚实的敌人,我不会向对方提这种对它来说是毁灭性的“建议”。

    因此面对目前社会中的弱势群体这个问题,我只能站在个人的立场上说话:如果你是一个同情弱势群体的左派,请你用自己的努力来帮助他们;如果你是一个主张小政府、大社会的右派,也请你用自己的努力来帮助他们。建设社会,承担起社会应有的责任,而不是向“敌人”提什么建议。

    因此我提出的建议只针对未来的民主政府:社会能够做的事,政府就不要做。未来的民主政府自然不会压制民间自发的慈善行为,民间又有许许多多像老枭一样对弱势群体充满同情的人,何愁弱势群体无人帮助,何苦要让政府来做这件事?

   首发2006、2.18《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