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狂者与乡愿]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狂者与乡愿

狂者与乡愿

    ----再和袁红冰《英雄不谦卑》

   一

   袁红冰所崇奉的英雄主义哲学和《英雄不谦卑》中所描述张扬的“英雄的骄傲”,与历代大儒所实践、明代心学(理学的大派别)发展到极致的狂者人格一脉相承;其笔下令人倾心的英雄形象,与孔子所推重的狂者气象千古辉映;而那些精神太监心灵阳痿者,那些奴性天成媚骨内敛之辈,那些“为追逐世俗名利,终生戴谦卑之假面,蝇营狗苟于人间,蛇行鼠窜于世上”的谦卑者,与孔子所斥骂的乡愿何其相似乃尔。

   二

   子曰:“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译为现代语就是,如果找不到“中行”的人为友,就与狂狷者交往。狂者敢做敢为,大所有为,狷者清高自守,有所不为。何晏集解引包咸语曰:“狂者进取于善道”,朱熹《集注》曰:“狂者志极高而行不掩”,又曰:“曾皙言志,而夫子与之,盖与圣人之志同,便是尧舜气象也,特行有不掩焉耳,此所谓狂也。”(见朱熹编纂《四书集注-孟子集注十四》)。程颐认为,"人有些狂狷方可望圣人.思狂狷尚可为,若乡愿则无说矣.今之人才说这人不识时之类,便有些好处;才说这人圆熟识体之类,便无可观矣"。

    “中行”就是完全合乎中庸之道,乃圣人心目中最理想的人格,狂者太过,狷者不及。中行难求,退而求其次,狂狷就比较了不起了。钱穆认为中行就是兼有狂狷二者的长处,他在《论语新解》中说:中行之道“退能不为,进能行道,兼有二者之长也。后人舍狂猖而别求所谓中道,则误矣”。总之,在孔子和古今大儒们那里,狂者,志向远大,志存古道,意气风发,执著追求,不屈不移,不夺不悔;狂,是一种积极进取的高级精神形态,一种理想主义、英雄主义、人文情怀和淑世精神!

   狂者的对立面是乡愿。乡愿,通常解释为一乡之人都称之为好人的人,即好好先生,伪善者,伪君子。孔子认为,“乡人皆好之”的人不是好人,真正的好人是“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论语.子路》)。可见原儒讲和谐宽容谦让恭敬,但绝不和稀泥当老好人,在大是大非原则问题上黑白分明,决不含糊!孔者对乡愿极为反感,正言厉色地斥之为道德的盗贼(“乡愿,德之贼也。”《论语•子路》),乡愿虚伪矫饰,言行不一,表面上来忠厚廉洁,实际上笑里藏刀,没有一点道德原则,是偏离“中行”最远之人。孟子为乡愿作了具体画像:“言不顾行,行不顾言,……阉然媚于世也者,是乡愿也”“非之无举也,刺之无刺也。同乎流俗,合乎污世。居之似忠信,行之似廉洁。众皆悦之,自以为是,而不可与入尧舜之道,故曰德之贼也”(《孟子.尽心下》)

   三

   在《高昂的头颅-------为理学辨诬之六》中,我指出历史上绝大多数大儒和理学家都极富忧患意识、责任意识、使命意识及尊严意识,并择要介绍了他们的狂言危行和狂傲人格。这里,我再介绍的明代心学的狂者气象及狂狷与乡愿之辨。

   王守仁,自号阳明子、阳明山人,世称阳明先生,28岁中进士,历官庐陵知县、刑部主事、兵部主事、吏部主事、左金都御史、南京兵部尚书等,敕封新建伯,是明代中叶著名的哲学家、教育家及军事家,其学上承孟子,中继陆九渊,与朱子学派分庭抗礼,称为心学,后人又称王学、阳明学,是理学在明代的转型。

   程朱理学发展到后来,流于虚伪做作和陈式格套,王阳明另起“心学”炉灶,强调不依圣贤榜样和道理格式行事,一切全凭真心自得。如此唯“心”的哲学,在道德实践上自然会特别“狂”。在这个破尽山中贼和心中贼、文治武功兼得大成的人物看来,所谓狂者,虽有别于圣人,行为虽有病处,然心事光明超脱,比其它人格更接近圣人。后人评王阳明曰:外王内圣,狂者胸次!蒋介石终生崇仰之。

   王阳明在平定了宁王朱宸濠蓄谋多年的大叛乱之后,曾与弟子邹守益、薛侃、黄宗明、马明衡、王良等人谈起外界对心学“谤议益众”的原因。众弟子或认为是先生权势地位日重而以遭人嫉妒,或认为是心学说影响日增而与朱学争异,或认为是弟子日益增多而以进身受挫被谤。王守仁则认为三者皆非主因,根本原因是他本人是一个“只信良知”的“狂者”。但他反省之后并不收敛,反认为过去还有点“乡愿的意思”,表示今后要做个只依良知而行的狂者。他说“我在南都已前,尚有些子乡愿的意思在。我今信得这良知真是真非。信手行去。更不着些覆藏。我今饶做得个狂者的胸次。使天下之人都说我行不掩言也罢”。他的门人尚谦听了,出门后叹曰:“信得此过,方是圣人的真血脉”。(《传习录》)。

   王守仁“汲汲逞逞,若求亡子于道路,而不暇于暖席”,自比孔子,以夫子之道自任,热心救世,要用“良知”去唤醒人心,“仆诚赖天之灵,偶有见于良知之学,以为必由此而后天下可得而治”(《答聂文蔚》)。这种“病狂”与救世思想,在在体现于他的平叛事功和教学活动中,也时时表露于他的大量诗文里。如这首诗:

   举世困酣睡,而谁偶独醒?

   疾呼未能起,瞪目相怪惊。

   反谓醒者狂,群起环斗争。

   洙泗辍金铎,濂洛传微声。

   何当闻此鼓,开尔天聪明。

   ------(《月夜二首》二)

   在诗中,他自比举世酣睡的独醒者,认为孔孟之学失传,濂洛传统渐微,他希责任用良知之学改变社会的道德风化,以救乱世。阳明门下弟子多具有这种“狂者胸次”,当时社会文化生活受心学影响,亦出现了自尊自信自立之气象。阳明弟子、泰州学派的创始人王艮作《王道论》曰:“有王者作,必来取法,是为王者师也。使天下共明此学,则天下治矣。”自许出则必为帝王师,处则必为天下万世师;嘉靖、隆庆、万历的百年间,泰州学派风行天下,“一时天下之士,率翕然从之,风动宇内”(袁承业《明儒王心斋先生师承弟子表•序》)。

   泰州学派传入江西后,又出现了以颜钧、何心隐、徐樾、罗汝芳等为代表倡自然人性论的“狂禅派”,危言危行,风靡一时。黄宗羲在明儒学案卷三二泰州学案中写道:“泰州(王艮)之后,其人多能以赤手搏龙蛇,传至颜山农(钧)、何心隐一派,遂非复名教之所能羁络矣。”“诸公掀翻天地,前不见有古人,后不见有来者。释氏一棒一喝,当机横行,放下拄杖,便如愚人一般;诸公赤身担当,无有放下时节。”狂放思潮逐浪高,逐渐脱离宋明理学的范畴,“非复名教之所能羁络”,并进而发展成为反理学运动,这是理学作为内圣学说或曰道德心性之学的逻辑发展之必然,详情另议,此处不赘。

   四

   狂狷与乡愿之辨,是心学的内容之一。王阳明认为:“乡愿以忠信廉洁见取于君子,以同流合污无件于小人,故非之无举,刺之无刺。然究其心,乃知忠信廉洁,所以媚君子也;同流合污,所以媚小人也。其心已破坏矣,故不可与入尧舜之道。狂者志存古人,一切纷嚣俗染,举不足以累其心,真有凤凰翔于千仞之意。一克念,即圣人矣。惟不克念,故阔略事情,而行常不掩;惟其不掩,故心尚未坏,而庶可与裁。”他认为尽管“狂者胸次”与“圣贤气象”有别,尚非儒家最高理想人格,但狂者远超常人,距 “圣人”不远,“一克念即圣矣”。

   阳明弟子王龙溪以倡“四无说”闻名, 提倡无我、无物之学,成为浙中王门领袖,讲学四十馀年, 在南北两京及吴,楚,闽,越,江,浙都有讲舍,听者云集。其弟子梅守德(字纯甫)问王龙溪以狂狷乡愿之辨.他回答曰:

   “狂者之意,只要做圣人.其行有不掩,虽是受病处,然其心事光明超脱,不作些子盖藏回护,亦便是得力处.若能克念,时时严密,得来即为中行矣.狷者虽能谨守,未辨得必做圣人之志.以其知耻不苟,可使激发开展,以入于道.故圣人思之.若夫乡愿,不狂不狷,初间亦是要学圣人,只管学成谷套.居之行之,像了圣人忠信廉洁;同流合污,不与世间立异,像了圣人混俗包荒.圣人则善者好之,不善者恶之,尚有可非可刺.乡愿之善既足以媚君子,好合同处,又足以媚小人.比之圣人,更觉完全无破绽.圣人所以为圣,精神命脉,全体内用,不求于人.故常常自见己过,不自满假,日进于无疆.乡愿唯以媚世为心,全体精神尽从外面照管,故自以为是而不可与入尧舜之道.学术邪正,路头分决,在此!吾人学圣人者,不从精神命脉寻讨根究,只管学取皮毛支节,趋避形迹,免于非刺,以求媚于世,方且傲然自以为是,陷于乡愿之似而不知,其变可哀也已!所幸吾人学取圣人谷套尚有未全,未至做成真乡愿,犹有可救可变之机.苟能自返,一念知耻,即可入于狷;一念知克,即可入于狂;一念随时,即可入于中行”。

   其中价值排序是,圣人最高,狂者其次,狷者又其次,最坏的是乡愿。关于明朝其余理学人物的狂言狂行,可参见枭文《高昂的头颅》。

   在道德实践上,倡导“狂者胸次”与严格的道德自省并无矛盾而且相辅相成。儒家及理学心学家都是能够虚心接受批评、勇于认真迁善改过的人。狂,非外在姿态的轻傲,更非胡作非为肆道忌惮,而是一种确信内在良知率性而行的心态的饱满。

   五

   对于乡愿,儒家及理学从来都是持批评态度的,抨击最力、论析最全的似属晚明东林派。东林人士曾深入考查分析乡愿产生的原因。顾宪成曰:“告子无善无不善一语,遂为千古异学之祖。得之以混世者,老氏也;得之以出世者,佛氏也;得之以欺世者,乡愿也”,又说:“无善无恶四字,就上面做将去,便是耽虚守寂的学问,弄成一个空局,释氏以之。从下面做将去,便是同流合污的学问,弄成一个顽局,乡愿以之”,“乡愿何以为无善无恶也?曰:其于流俗污世不为倡而为从也;即欲名之以恶而不得矣。其于忠信廉洁不为真而为似也,即欲名之以善而不得矣。是谓无善无恶”(《证性编•罪言上》),这是从学理上追查乡愿之源。

   顾允成曰:“三代而下,只是乡愿一班人,名利兼收,便宜受用。虽不犯乎弑君弑父,而自为忒重,实埋下弑君弑父种子。仲尼恶乡愿,正与作《春秋》意同”(《小辨斋偶存•札记》)。钱一本曰:“圣门教人求仁,无甚高远,只是要人不坏却心术。狂狷是不坏心术者,乡愿是全坏心术者!”(《明儒学案•东林学案》),这是指出乡愿产生的心性原因,是“自为忒重”,过于自私自利,“心术”坏了。

   但是我认为,如果刨根问底,还是要进一步从政治上去找根源。乡愿之所以“三代而下”层出不穷,自古多有于今为烈,是因为有适合乡愿成长的肥沃土壤。这个土壤,就是“黄钟毁弃,瓦釜雷鸣”、劣胜优汰、取伪弃真的政治机制,就是“不把人当人看”的专制苛政、恶政和暴政!乡愿该骂,作为乡愿之“母”的专制政治更该骂,这才是真正的大德之贼! 关于乡愿,还是罗晓晖先生的《乡愿铭》写得最为深刻,录此共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