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二二:说话的权力]
东海一枭(余樟法)
·唯我儒家最大家(二首)
·海外独知芦笛体,轻薄为文哂未休(旧文备忘)
·与芦笛先生有关的一些文字(备忘)
·答“胖”网友
·《一盏灯》(四首)
·好大一个王!
·以天下至诚,创世间奇迹
·枭心(杂诗一束)
·贼党,住手!
·怀人四首
·为刘晓波开一窍
·“我干啥都行,你干啥都不行!”
·无弦琴:以当代儒教政治学使疑儒思想烟消云散——兼答复东海一枭
·儒家是我光明宅,我是儒家保护神(四首)
·黑铁时代,儒者何为?----与儒家同仁共勉
·送振标
·请一齐来创造奇迹!
·五绝五首
·近期枭诗国内坛子部分跟帖“备案”
·谁也别想偷偷绕过去(四首)
·网友赠诗集萃(之14)
·雪峰:大家狂起来——与东海一枭共饮一杯
·我是仁者我怕谁!
·最大的力量
·民运队伍中的文化幼稚病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4)
·少一点苛责,多一份自省!
·网事有感二首
·圣人最爱说家常-----刘晓波批判
·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出书如出精,一出天下艳!
·萧瑶唱和遍寰中(修正稿)
·《人是可以被唤醒的》(外一首)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5)
·王云高 :爱,并沉重着(小说)
·《你要迎向人世间的一切》(外一首)
·彩云归处隐名家──与王公云高酬唱之乐
·关于中止“稿捐活动”的声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写怀二绝
·干啥都应义利明
·《外出走走》
·儒學論壇两高管对枭文《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的回应
·《只要有人请》(组诗)修正稿
·为人难得三分傻(枭声重放)
·《谁与我同行》
·君子笃恩义(少作新发)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附枭文《儒家三法印》等)
·《野蛮与文明》
·《黑砖窑事件抒愤》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博讯东海一枭博客点击逾250万自贺
·摩诃般若(组诗)
·《任何人都不应该是工具》
·《写怀答网友》
·东海草堂(网络)开堂迎客志喜
·黄河清:口占贺东海一枭(余樟法)博客点击逾250万
·《火花小集》
·杀人不碍大慈悲!
·《最高法印》(四首)
·《东海之道,共同的家》
·《债总是要还的》
·《劫持》
·zt老枭的东西一出笼就有人消受不起
·《杀死他们》
·有时杀得,有时骂不得-----经权简论兼往事忏悔
·无存: 《救救他们》
·《南无圣火》
·这是刚收到的李作的材料
·回到九龙山
·“记取飞尘难到处”
·安得黄金千百万
·东海小语
·山居的日子(组诗)
·《囚》(三首)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杭州有诗侠》
·欲开风气愿为师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二二:说话的权力

   人,作为万物灵长,之所以异于其他畜生,在于人拥有语言能力,能够说话,能用嘴或笔表达情感和意志。说话权,乃天赋人权主要内容之一。

   可是,,祸从口出,乃中国人源远流长根深柢固的恐惧。在漫长的封建专制时代,因言获罪、以口罹祸的事例,举不胜举。语言,给多少人带来了多么巨大的祸害和灾难!缄口免祸,明哲保身,已成了传统的处世智慧。这方面的劝告、格言、故事、俗语,俯拾皆是。如《诗经-大雅-抑》有出言之悔:“白玉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傅玄《口铭》:“神以感通,心由口宣。福生有兆,祸来有端”;文中子曰:“祸莫大于多言”;王永彬《围炉夜话》:“一言足以招祸,故古人守口如瓶,唯恐其覆坠也”;元许名奎著《劝忍百箴》,将“言之忍”列为第一…。最有意味的是《家语》中一则小故事《金人铭》:

   “孔子观周,入后稷之庙,有金人焉,三缄其口,而铭其背曰:“古之慎言人也,戒之哉!无多言,多言多败;无多事,多事多患;勿谓何害,其祸将大”。”从此,三缄其口,作为避祸远害、明哲保身的古训,代代相传,并派生出许多俗话,什么“言多必失”呀、“是非皆因多开口”呀、“逢人且说三分话”呀、“只说风月、莫谈国事”呀,等等等等。

   好在正气仍在人间、良知终难灭绝,舌头割不尽,嘴巴缝不尽,笔头封不尽,在传统文化中仍有为义敢言、仗义执言的一脉,如地下清水长流不断。东汉宦官专权,三千太学生说话了;魏晋苛政暴虐,嵇康等清流开言了;明朝魏阉逞暴,东林党和复社起来了;晚清万马齐喑,龚自珍、魏源等怒喊了;慈禧昏庸老朽,谭嗣同诸君觉醒了;国民党专制腐败,鲁迅、胡适、陈独秀发言了…。文天祥的正气歌唱得好:

   “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或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或为击贼笏,逆竖头破裂。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

   新中国成立了,据说中国人民站起来当家作主了,其实依然作牛作马、为奴为婢;堂堂宪法所规定的言论自由,只有歌功颂德的自由而没有批评异议的自由。文革浩劫,百花尽凋,幸有张志新、张中晓、林昭等几位烈士,在严封高压下发出微弱而独特的声音,他们为了争得说话权,付出了年青的生命…。

   我不明白的是,改革开放二十多年了,人民说话的权力,仍然是残缺不全的。甚至民主、自由、人权等词语,仍然犯忌!不说传统媒体的严防死守,就是相对比较自由的互联网吧,我的一些贴子中因为有上述词汇,在不少网坛无法上贴;至于触及敏感事件、人物,发表激进言论而被删被警告,更是家常便饭了。近來许多論壇遭到關閉,如说东道西、罕见奇谈、锐思评论、方舟子网站等等,都是网友中享有盛誉的。好在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要徹底封殺幾乎是不可能的。

   最近,许多朋友担心我的安危,劝我暂时少说多看,以免给自己和家庭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我想起了晋人孙楚《反金人铭》:“晋太庙有石人焉,大张其口,而书其胸曰:我古之多言人也,无少言,无少事。少言少事,则后生何述焉。天唯立言,名乃长久,胡为块然生钳其口云”。

   我好名,珍惜自己的名字,但我冒险犯难,实话实说、真话真说,倒不纯粹是为了立言成名,而是面对社会的不公不平,政治的腐败黑暗以及贫弱群体的苦难,无法再保持沉默了。不管有没有用,不管允不允许,我都要哭、要骂、要呐喊、要针砭时弊、指点迷途、剥魔鬼之画皮、斥丑陋之嘴脸,要把我内心的话吼出来!

   “直言正谏,以忠信而获罪;卖官鬻爵,以货殖而相亲”,此乃封建时代的丑恶现象。皇帝己逝,鬼魂不灭,官场腐恶,于今为烈!但老枭的直言,可不是奴才对主子的“谏”,而是主人对恶仆的痛斥,在精神上、道义上,都是居高临下、以正临邪的。

   民主、自由、人权,最基本的是说话的权力和自由!如果说话权都没有,别的就更谈不上了。

   “士无三寸之舌,何用此土木形骸”。在日常生活中,待人接物时,自当与世无争,待人以宽,少说为佳,有容乃大。但如果在大义大节大原则的事情上,在大是大非大正大邪的分际,还当锯嘴葫芦,就太可耻了。至于个人得失、一己安危,有时候是不应考虑太多的。

   我很喜欢唐伯虎的一句诗:“满腹有文难骂鬼,措身无地反忧天”。时世艰危,纵有满腹文章,连鬼都不能骂;生活艰难,立足未稳,反去为老天发愁!不过,鬼不让骂也要骂,“达官不忧天下,草莽之士忧之”,表达了一个知识分子的悲悯情怀。东海一枭2002、3、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