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关于称呼问题]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称呼问题

   关于称呼问题

   

   中华传统社会是非常注重礼节的,儒道佛各家在待人接物包括称呼方面都各有一整套颇为严格的规范。称呼乃“礼”之一,随便不得,万一搞错就是“失礼”,当事人需致歉,并会受到众人讥笑或长辈批评。现代普通民众当然不必如此高标准严要求,但起码的礼节还是应该遵循的。

   

   晚辈对长辈直呼其名一般是不被允许的。常见一些人、甚至是一些很优秀或很有名的知识分子,在公众场合及网络上对师长、前辈及老人直呼其名,我甚感不惯(当然,网络上或文章中似可放宽些)。当然他们大多应非故意轻浮卖狂不尊重人,而是因为从来没有接受过基本礼仪教育,又没受到过传统文化的熏陶。

   

   直呼其名并非绝对不可以,如我对特权领导人或特别轻蔑的人不论年龄往往直呼其名,因为我是把他们当晚辈、学生乃至“非人”的(当然肯定有疏忽时,忘了在尊敬者大名后缀以敬称)。师长对晚辈后进可以直呼其名,不过古人一般还是会在晚辈名后缀以爱称或敬称的,如贤侄、贤弟、兄之类。关于称呼问题,我写有《“君”临天下解民忧》一文,重发一下,以供同胞们参考。

   2006-2-16东海一枭

   

   附: “君”临天下解民忧

   -------请称老枭为“君”

   中国社会的称谓----人交往当中彼此的称呼-----十分丰富,异常复杂。基于血缘关系、职业特性、宗教信仰、社会地位等等因素的差异,各种称谓互不相同,可谓千奇百怪。不同场合对于同一人的称谓不同,不同的人对同一含义的称谓也不同,对表达同一含义的称谓还可分为尊称、谦称、雅称、昵称、别称等各种形式。

   

   人与人之间如何称呼,大有讲究,不如得体,不仅令人尴尬,有时还会伤及感情。如“小姐”的称谓,宋时指妓女,明清民国时指大家闺秀,八十年代以来为年青女性的尊称,现在,如称某位女性为小姐,轻则难免杏眼圆睁,重则耳光招呼过来矣。

   

   “同志”原是通用、公认的中性称谓,“同志”一词曾经何等亲切,风靡中国,现在却掺入了同性恋之意,再听此词,浑身都起鸡皮疙瘩。现在,“同志”落伍了,新的公认的中性称谓尚未现身。于是,不论是否真的朋友、先生、师傅、大哥、老板,人们往往朋友先生师傅老板大哥地胡乱称呼。

   

   如何称呼,有时真会难煞人也。如对已婚的女性,可通称女士,对未婚的女性,就很为难了。我一般学北方人称姑娘,相熟的亦以mm呼之。对于男性,陌生人“先生”之,熟人友人不论年龄皆“兄”之。网友则不论男女一律“兄”之。“兄”不仅可称年龄比己大者,亦可称较己年轻者,而且男女通用(鲁迅就称许广平为兄),但很多人不知道“兄”只是个礼貌的称谓,或告性别有异,或告年小于我,不敢当,逼我不得不解释一番。

   

   日前我给马英华姑娘回函时,忽想称“君”字较为合适,遂称马英华君,并略告原由。今在某论坛看到如意而立网友关于“本坛网友之间相互称呼君”的建议,大为赞成。我建议,用“君”取代“同志”,作为礼貌的男女老少通用的中性称谓,不仅网民之间,便是普通国民之间,亦可通用。

   

   君,是古代大夫以上据有土地的各级统治者的通称尊称。古代神话传说中有两个部落首领(盘古和蚩尤)被称为“君”;周代称诸侯为君;秦统一天下后,称皇帝为君;君又是一种尊号,尤指君主国家所封的称号或封号,如平原君,春申君,武安君;所以又引申为对男子的尊称,父和夫可称君,旧诗或旧小说中对尊长者和朋辈以“君”相称已很普遍。

   

   与“君”有关的称谓,都很“高档”。君子,泛指有道德的人;尊君,对人父亲的敬称;“郎君”,旧时用作年轻人之尊称,唐时对新进士称为新郎君,太子也常被左右之人称为“郎君”。“君”字,古今女性名中都用。用“君”称女性,也古已有之。《九歌》称娥皇为君,鲁迅有《纪念刘和珍君》,古时“君”亦可称妻,如李商隐《夜雨寄北》:君问归期未有期。

   

   有人说互称为“君”是日本人的习俗。那又何妨?如意而立网友说得好:日本文化发源于华夏,我们不过是取回自己的历史罢了。

   

   综上所述,以“君”作为男女老少通用的礼貌的中性称谓,十分合适,十分妥贴,十分正确,建议江湖上海内外广大枭师枭友枭兄枭弟枭姐枭妹从自己做起,从现在做起,称老枭为“君”,称朋友网友为“君”,尽快“君”临天下,解除最广大人民群众在称谓问题上的尴尬。

   东海一枭2005-12-2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