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临危一死亦英雄------为理学辨诬之一三]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临危一死亦英雄------为理学辨诬之一三

   临危一死亦英雄------为理学辨诬之一三

   

    理学高谈心性迂腐空疏轻视事功不切实际,创派以来,质疑、反对、批评的声音就不曾停止过。与朱熹同时的陈亮批判理学"低头拱手以谈性命","使中国胥为夷狄,安存转为沦亡而不能救"。到了明末清初,反理学运动达到了高潮。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方以智等人都对理学进行了严厉批评,陈确、颜元、李塨等人为学更是专以批评理学为宗旨。

   

   颜元早岁好陆王心学,后转研程朱理学。中年以后,目睹理学空谈流弊,怀疑程朱理学的价值,进而以推翻程朱,复旧孔孟自期。他认为,理学家的学问无不尚虚,不关经济,不干实事,不学军事,只知静坐以养性,读书以揣摩八股。著述集文,不是为了经世致用,而是贪从祀庙廷之典,为了吃点冷猪肉。为了纠正理学弊端,颜元竭力提倡实学、实习和实行。"平日危坐谈心性,临危一死报君王"就是颜元嘲笑理学尤其是心学(陆王理学)的话。

   

   对于"临危一死"者,我却不敢有丝毫不敬。晚明理学人物热衷党争一直延续到清兵入关,但当时知识分子重名节轻生死蔚为风尚,不仅学宗程朱、后来大都成为抗清主将的东林党人为然,复社中亦有像瞿式耜、陈子龙、夏允彝、徐孚远、陈于阶等烈士殉难。兵部尚书卢象升抗清阵亡,后来清兵南下,卢家抗清殉难的有百余人;常州孤城抗清八十三日,忠灵殉难者十万余人;顺治八年清兵进攻舟山,鲁王将士臣民同日殉难者万余人;记实书籍《云间明末殉节诸臣纪略》、《松江明末忠节录》《松江府昭忠录》等记录了不少殉难者的事迹;顺治皇帝曾下旨褒录北京的殉难者…。这无数殉难死节者中,有大量的士大夫和理学人物。他们尽管不满朝政,但在国家生死存亡关头却挺身而出舍死忘生。

   

   以"慎独"为宗旨的儒学宗师刘宗周说:"一边是求生以害仁,一边是杀身以成仁:几人看得清楚?就下一割,惟有志之士必遂其志,成得之人必成其仁。志一决而莫违,心已安而无累。君子之于仁道,则以杀身殉之也。"在他看来,求仁大义即在尽忠报国,故其当明屋倾覆,国家存亡之秋,绝食蹈仁,遂平生之志而全其名节。甲申(1644)、乙酉(1645)之后,殉难者甚多。其中,有平居袖手谈心性,临难一死报君王者,如严起恒在永历朝"终日与故人门生诙谐小饮。"有人问其"何恃而暇,公笑曰:'更何恃哉?直办一死耳,焉得不暇'"。…又如,黄道周(1585-1646),字幼平(一作幼元),漳浦人,学者称石斋先生。他为官严操守、重气节、刚直敢言,虽屡遭困厄,受尽发配、囹圄之苦,以至险被冤杀,然不改其用世之志。明亡,他投入抗清斗争。南明隆武二年(1646)三月,兵败被逮,抗节不屈,慷慨就义。受业于高攀龙的吴钟峦,明亡后慨言:"见危临难,大义所在,惟有一死。""当此之时,惟见危授命,是天下第一等事。不死以徇社稷,成败尚听诸天,非立命之学也。"1651年8月,他在滃洲"于圣庙右庑设高座,积薪其下,城破,捧夫子神位,登座危坐,举火而卒,年七十五。"诸如此类,难以尽举,要皆体现吾儒传统美德(据陈寒鸣《晚明清初名节思潮略论》介绍)。

   

   尽管庄子认为儒家以身殉道、以身殉天下与小人以身殉利都属于"以物易其性"伤身残性的行为,都一样可悲不可取。但我认为,不论所殉之道是不是真理,不论天下值不值得一殉,殉道殉天下都是一种可歌可泣的高尚。有人说临危一死报君王属于愚忠,这是用现代的标准去衡量历史人物了。在现代民主制度未诞生之前,君主专制有其历史合理性和传统合法性,君主是国家理所当然的合法代表,君主利益与民众社会利益颇多一致,尤其是外敌入侵之时,报君王很大程度上便是报国家报人民也。

   

   死生亦大矣,能够临危一死,心性之学不虚谈矣。孔曰成仁,孟曰取义。理学虽偏离了孔孟之道,但毕竟是继承发扬了儒家重大义重气节的传统的儒学大支派,方向有偏而宗旨无异,生死关头成仁取义者大有人在。我们可以笑他们迂腐无能,可以笑他们空疏不实,但对他们临危一死的大无畏精神,应抱一份最起码的尊敬。那是一种道德理想主义,也是一种英雄主义精神。

   

   颜元等人批评理学家"平日危坐谈心性,临危一死报君王"可以,他们有这个资格,当代中国人则没有也。放眼当下,是共产党员还是体制外文人,不论是拥共派还是反共派,普遍缺乏道德理想,平时空口谈主义,只怕临危不是一逃便是一降。别说为理想为信念临危一死,便是具备说说真话的勇气者,十几亿人中也找不出多少个来。

   2006-1-17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半月刊第十三期《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