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 “免于匮乏的自由”是基本人权!]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我说要有光就会有光
·翟鹏举:再向东海老人开一炮(东海附言)
·Goal:答东海一枭(东海附言)
·飞龙在野:儒家民主主义是中国的希望(东海附言:颇有见识,值得一阅)
·有无神不重要,谁是“本”才重要
·黎文生:道理的大而不当与狭小偏碍
·汝果欲民主,先拜大良知
·飞龙在野:惟有儒家民主主义才能托起中国的明天
·独尊儒家不是独尊
·东海老人:尊儒不是独尊
·三种武器
·东海曰
·《交通部派来的算什么》
·《大复仇之歌》
·东海小诗七首
·zt一衿:“逐渐认同康晓光和东海一枭”
·ztwyh:答网友诗三则
·东海哲理小诗四首
·皮旦:学习,并至东海先生的自由女神
·大复仇论(新稿)
·《与东海儒者共勉》
·网友酬赠拾翠(之20)
·人生能得几知己
·江晚愁:对东海老人,苟不敢同(东海附言)
·贺老象《中国低诗歌》出版
·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中篇)
·东海老人:“没有人是孤岛”
·Ykingc:东海老人,疯了(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下篇)
·曹维录别开生面解枭诗(外一篇)
·再过二十年
·关于叔孙通与方孝孺
·杀人不碍大慈悲!(新稿)
·谁是余杰? ------兼与东海一枭商榷(东海附言)
·谁是余杰? ------兼与东海一枭商榷(东海附言)
·为董仲舒鸣冤(新稿)
·东海老人:熊师或有误,东海敢不言?
·zhaoyao866:“且做一个善恶分明的人”
·金刚心(东海偈组)
·此联值得十万元么?
·请君先举杀人刀---建议胡温中央:贪污达五千万者,杀无赦!
·“解手”以后怎么办?-----东海评诗之:徐乡愁《解手》
·zt青山小雨:余杰的靠山是谁?
·东海老人:纷纷脑袋一根筋
·《良知是一种利器》
·良知大法(新稿全文)
·东海老人:最普遍的“性病”
·贪污多少才该死?
·东海老人:范美忠无罪等
·仁者无碍,得大自在(新稿)
·东海老人:实证良知大,方知道佛偏
·吾家自有大神通!(新稿)
·寂寞老人:和枭兄:人间要有大神通(东海附言)
·东海五偈
·东海老人:唯拜良知佛,何妨孔子师
·独坐大雄峰
·东海诗词选(点评本)
·为什么常常好人没有好报?
·文化大师,舍我其谁?
·人渣也有人权
·我的宗教观----简复郭国汀并示有关基督徒
·东海老人:蒋庆批判(新稿)
·反腐妙法等(东海老人随笔七则)
· 新浪网友:从西江洪流之中找回自己流失的宝贝!
·亚当-斯密,西方性善论者
·舞王失火,殃及局长等(东海老人随笔二则)
·东海老人:对一位佛门高士的开导
·知识分子最大的毛病!
·东海老人:庸众愚民休近我
·康德与儒家良知说的异同
· 东海指月录(问答10--30)
·致良知的前提
·Oestro网友:要“理”还是要面子?
·东海指月录(问答31--36)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新稿)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新稿)
·东海指月录(问答37--43)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新稿)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新稿)
·东海老人:古风一首再步船山诗韵
·东海老人自题联
·王阳明于道已真明,南怀瑾发言很不谨
·中国向何处去?(新稿)
·宋儒排佛理应当
·久远网友:拯救中国之正见(东海附言)
·《罢黜马家,独尊儒家》--东海老人随笔七则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新稿)
·无相大光明论(新稿)
·康德的死穴
·东海指月录(问答44--49)
·齐水先生:新的三纲五常(东海附言)
·不宜速说偏速说,仁法难起终大起
·笔端狼藉见功夫----代齐水先生答枫华君
·东海指月录(问答50--53)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新稿)
·被佛经逼傻了的“居士”
·北大,人类的耻辱!
·康德引起的争论
·东海随笔五则
·被老庄转昏了的脑瓜
·长夜终将报晓,大海岂可无波?----我为晓波鼓与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免于匮乏的自由”是基本人权!

    “免于匮乏的自由”是基本人权!

   

   我想,东海一枭兄如果可以不提“无知”、“冷酷”、“缺 

   乏起码的社会关怀人文情怀”、“肤浅冷刻”、……以及  

   “一般不打晚辈更不打女性,胜之为武”等等,他应 

   该仍然可以彻底剥析不绣钢老鼠的论点,而且可以让对方更 

   加心平气和地聆听、体味他的论证。           

   建议所有的作者,在论证时把箭头针对对方的论点,而非对 

   方的人品或人格,尤其是在自己还没有证明自己所不同意的 

   对方的论点,是因为对方无知、冷酷、……甚或是自己理屈 

   的时候。即使面对自己所要打倒的张五常,也采取这样科学 

   理性的态度。                     

   如果你确确实实证明了,关键就在于他的“无知”、“冷  

   酷”或其他,我倒不反对你给他安上名副其实的结论。需要 

   提醒大家的是:这样的结论大抵是非常难以确证的。 

    ──洪哲胜编按 

   

   没看过不锈钢老鼠的文章,偶见其跟帖,胡里胡涂又胡搅蛮缠,知孺子不足教也,故她虽多番跟帖,皆不予理睬。日前开展“倒张(五常)运动”,见她又不自量力站出来大力捧张,忍不住顺手一击为快。老枭打遍江湖,一般不打晚辈更不打女性,胜之不武也。这次就允许自己例外一次吧,呵呵。

   

   不锈钢老鼠认为,所谓免于匮乏的自由不属于天赋人权。我告诉她:免于匮乏的自由对应生存权,乃重要人权,须有最低物质生活为保障。至于人权是天赋神赋还是人赋法赋,见仁见智,不赘。她居然反问:谁该保障谁的最低生活?谁就天生是保障者?谁又天生是被保障者?生存权应该指政府不得非法剥夺公民生命,而不是指政府有义务养活你!

   

   寥寥数语暴露出来的,不仅是无知,还有冷酷,缺乏起码的社会关怀人文情怀。受过中共迫害并因此而名动天下的首都师范大学生不锈钢老鼠尚且如此,何况其余?有人说其人刚出监狱便对一些声援者恣意嘲笑揶揄,可见天性凉薄。殊不知极端自私、极端冷漠、极端“凉薄”早已成为普遍现象,不仅仅是个别人的“天性”问题,君不见满街熙熙,尽是冷血动物,把冷漠当超越,把糊涂当智慧,为人为文,毫无真诚之心,只有哗众之意。芸芸学子固令人齿冷,中国教育更令人心惊!可悲的是,象不锈钢老鼠这类肤浅冷刻之论,往往还能掌声丰收。固知不值一驳,为免谬种流传,勉为其难吧。

   

    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提出的“四大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是现代民主制度的四个核心内容,也是人的权利的经典表述。以“四大自由”为核心的自由主义已成为所有西方国家的意识形态及立国之本。思想言论、宗教信仰的自由属于较高层次的自由,免于匮乏、免于恐惧的自由则是最基本的自由。有人将“四大自由”和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作对比,免于匮乏的自由正好对应于马斯洛的生理需求这个层次,实际上就是“要求保障基本生活的自由”,即生存权也。

   

   自由主义从个人权利与自由至上的理念出发,认为最小的政府就是最好的政府,主张建立权力受到严格限制的有限政府,亚当斯密规划的政府职能有:一、保护国家安全,使其不受外来侵犯;二、保护个人安全,使其不受他人的侵害和压迫;三、建设和维系某些私人无力办到或不愿办的公共设施和公共事业。如果说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要求政府“有所不为”的话,免于匮乏的自由就是要求政府“有所为”。保障公民基本权利包括免于匮乏的自由,乃是各种派别自由主义的共识,连被视为极端自由主义的诺齐克也不例外。诺齐克认为政府是一种必要的恶,主张最低限度的国家,但他“最低限度国家”所预设的价值是:维护公民权利和自由。

   

   免于匮乏的自由是各文明社会公认的基本自由或人权。西方社会政治学术派别千差万别,都认同“四大自由”这一基本自由观。为了有效地保障这种自由,政府有责任和义务建立健全社会保障制度,为极端贫困人口提供最低生活保障以及义务教育。一些西方学者如弗里德曼对福利经济进行反思,认为各种福利措施造成极大的浪费,降低了人们的工作积极性,从而反对福利经济,但他们是要求政府为福利经济减肥而并非主张彻底取消福利。更没有哪个“家”站出来反对“为贫困人口提供最低生活保障以及义务教育”。

   

   在社会保障方面,中国政府岂但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甚至远不如古代。历史上,周代就有专司“宽疾”职责的官吏,历朝历代都有由政府划拨经费、由专人管理、专管鳏寡孤独残者的社会慈养机构。中共一再强调生存权的(甚至把人权窄化为生存权),可是生存权是需要基本的社会保障制度来保障的,空言无益呀。

   

   当然,社会保障应与本国经济发展现状相适应。如巴哈网友所说,为老弱病残、智障人士及失业者提供的救济,不应使之超过当地实质最低生活标准,也不宜制定过高的最低生活保障以免造成一地的食低保者生活远远超过另一地的勤奋劳作者的工资。具体标准可以各界协商,我认为可以简化为一句话:让所有国民吃得饱饭、看得起病、读得起书(至少能接受义务教育)。

   

   2005年3月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向第59届联大提交了一份名为《大自由:实现人人共享的发展、安全和人权》的报告。这份报告的第一部分就题为“免于匮乏的自由”。报告指出:几百年来,这种贫穷(长年的饥饿、疾病和环境危害,难以为生)被认为是人类悲惨但不可避免的一种境况。如今,无论从知识上还是从道德上来说,这种观点都站不住脚。世界各区域的国家所取得的广泛而大规模的进步表明,我们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大量减少贫穷和母婴死亡率,而大幅增进教育、两性平等和其他方面的发展…

   

   绝大多数国家包括发展中国家都已经做到了的,我们没有理由不“与国际社会接轨”,没有理由比印度、缅甸等国家做得更差。不锈钢老鼠还肤浅地认为我戴了一副道德眼镜去看待福利救助问题。本不拟再答之,刚好看到随身听网友代我答复了,敬录于此:

   

   这怎么会是道德问题?人类社会是一个共同体,之所以结成共同体,是为了保证人类更好的生存繁衍,为此在人们之间会由强者组成政府,来保证共同体的秩序(无论是文明或是非文明的秩序),加以妥善管理,隐含的意义是为着实现人类整体的最大利益,基于此广大的被统治者让度权力,并默认少数人的统治,管理者天然具有救济的义务,你看到了中国历史上那些只享受权力而不承担义务的末代政府,统统被推翻了。就连封建王朝的统治者,在百姓遭遇天灾人祸的时候,或遇到其他困窘,也懂得救济百姓,减免税负,你堂堂21世纪的现代文明人反倒不懂呢?

   2006-2-12东海一枭

   民主论坛 [2006-02-13] 首发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