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zt姜福祯: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三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姜福祯: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三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zt姜福祯: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三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三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姜福祯

   

   

   

   张五常有一个著名的“劳力资本”的理论,其核心主张就是:中国凭

   借人口众多的人力资源优势参与国际竞争肯定会所向披靡。什么样的

   “人力资源”呢?答曰:“廉价劳动力”。2004年国家颁布了劳动者

   最低工资标准,张五常立即愤然写了《另眼看最低工资》的文章。

   

   他写道:

   

     “中国人民的生活好起来了,不难理解政府要帮助贫穷的人。劳

     动和社会保障部发布《最低工资规定》已于今年3月1日开始施

     行。个人认为,这是值得商榷的,开始时不良效果不明显,但种

     下了祸根,经济更上一层楼会引起很多困难。让我简略地分点说

     说吧。”

   

   此后他以美国为例子从五个方面进行阐述其弊端:一是骑虎难下,节

   节提升;二是雇主优化选择易出现种族、性别歧视;三是会破坏在职

   学习的机会;四、五分别强调这破坏分红的合约和计件。用两条强调

   分红是因为这一条特别重要,“合约”理论是张五常理论独创性的支

   柱,它决不惜削足适履,贩卖自己的理论。

   

   于是他进一步导出一个结论:

   

     “目前中国的经济增长了不起。是劳动人口的竞争力促成的。任

     何削弱这竞争力的政策都不应该考虑。最低工资是一种价格管

     制,其直接的不良效果屡见经传。少为人知的间接效果是阻碍了

     合约的选择,为祸更大。”

   

   瞧,经济增长靠廉价劳动力,国际竞争靠廉价劳动力,任何时候都不

   能让劳动者过上好日子,只能削弱他们、劳累他们,才能保持高增

   长,也才能保持合约者(持股者、富豪)的利益最大化。就是这样一

   个反人道、反人民的混蛋逻辑居然一直在江泽民时代横行。

   

   在他的眼里劳苦大众根本不是人,只是统治者、决策者手里的“行

   货”。1991年他就气急败坏地说,那就错了,他的经济理论就是这样

   设计的:如果教育、医疗住房继续按照他的设计不断“追求利益最大

   化”,恐怕死上两亿人是没有问题的。当复旦教授提问:“如何看待

   内地的剩余劳动力问题?”张反问:“剩余劳动力是失业吗?”张五

   常说,这个问题并不如有些地方说的那样严重,事实上,整体而言,

   在整个亚洲,内地的失业率应该算低的,所谓的“1,000万人失业那

   是胡说八道!”

   

   请看,张五常就是张五常,他本人胡说八道,居然说别人胡说八道,

   地球人都会算中国的失业人口能否超过1,000万。

   

   如果剩余劳动力不算失业人口的话,那应该怎么称呼?叫待业人员

   吗?中国人口统计数字里边的水分大家都知道,农村剩余劳动力至少

   在1.5亿左右,这个数字绝对不夸大,他们的生活怎么解决?

   

   这些似乎不是张五常之流考虑的,他们考虑的只是“成本最小、效益

   最大化”,他们考虑的是“谁叫你不幸生在了中国”,既然生在了中

   国就是“行货”,就必须以倒霉计算!张五常总是理直气壮,在谈这

   些问题之前他早就预设好了前提,他的经济学是一种“残酷的真

   实”,决不是绘画绣花,决不讲二十四孝,绝对是有权阶级和有钱阶

   级镇压无钱阶级的暴烈的行为。张五常的经济学,没有一点人味,极

   端一点说是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也并不为过。

   

   抛开对人的无视和残害不谈,张五常的劳动力优势论,在改革的实践

   中也被碰得头破血流。按照张五常的得意设计,50年内中国会保持廉

   价劳动力的绝对优势,积极的一面是引进外资,创造就业机会,可是

   20多年来走的是技术逆进的自杀之路,中国坐失技术引进和技术创新

   的机会,坐失发展技术含量高的民族工业的机会,靠外资和房地产,

   靠少数行业垄断所得支撑门面,结果步入“低技术陷阱”,这是中国

   企业失去技术创新原动力的基本原因。现在很清楚了,中国大陆不过

   是靠廉价劳动力支撑的一个世界低端产品的加工厂,不过是贪官、不

   法商人、不良知识分子合谋迫害和算计一般工农大众,追求“利益最

   大化”和肆意圈钱“空手套白狼”的一个伪现代化的大陷阱。

   

   常识是:工资只是劳动力费用的一个因素,你今天靠低工资降低了劳

   动力费用,不去考虑劳动生产率,明天就会因为劳动生产率太低,使

   劳动力费用居高不下,结果只能通过进一步压低工资来降低劳动力费

   用的上升。这个恶果我们也早看到了,不仅外资企业的实际工资20多

   年没有涨,国内企业的名义工资除掉物价因素也几乎没有上升,大家

   都在给“廉价劳动力优势”垫背,因为社会工资总额上升会引起外资

   企业工资波动。2004年颁布的《最低工资规定》或许是尊重企业经济

   理性,试图匡正江泽民时代“见物不见人”的改革斜路。就是这样一

   点新绿,张五常之流也十分痛恨,坐立不安,最近一些主管官员和相

   关学者还在坚持张五常的低工资优势的经济邪教。这就是我明知张五

   常的大部分经济韬略已经失宠于胡锦涛时代,还要坚持“痛打落水

   狗”的原因之一。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2-12] 修订:[2006-02-12]

   

   推荐给我的朋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