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贪腐可恶,书法何辜?-----驳余杰《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不要封儒家的路!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云尘子们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儒家”及自由主义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钱老明锵最新赠诗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重复打来的下流炮
·《自由圣火》关于网站受到攻击的公告(附一枭敬告qq友人)
·小节不妨出入,思想切莫帮闲
·Qq号码被盗,谨防上当受骗
·杨川太太的感谢信
·《总有那么一天》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与东海居士商榷(一枭附言)
·欢迎开骂
·《操心的事》
·东海之道(修正稿)
·找一个妓女跟他做爱(枭注:这就是仁德,这就是义举,这才合乎道德)
·车宏年:将今年稿费捐助狱中朋友
·别把自己往耻辱柱上钉!----从华坛儒家封杀老枭说起
·岂有欺人东海君!(修正稿)
·我是一只老母鸡
·想找亮女么
·把天涯落日追回来----老枭的诗
·《顶礼美眉,顶礼阴道》
·最大的梦想
·做一颗流星也没什么不好
·垃圾时代(三首)
·廖国华:和一枭原玉
·《顶礼美眉,顶礼阴道》(修正稿)
·翟鹏举,请对准了开炮!
·外王摄民主,吾道通自由-----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问(一)
·党啊你不用客套(五首)
·正气充天地,学行炳古今------为严正学君鼓与呼
·豪华人生,豪华大道
·弘儒家之人道,立千年之人极
·天下无妖(组诗)
·请刘晓波、毕时圆及自由派诸君指正
·湖湘先生:略谈儒佛二殊途兼评东海先生“此是乾坤万有基!”一文(一枭附言)
·乾坤大德曰生生----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难(二)
·《命运》(组诗)
·东海之道”的平等观
·《年关》
·东海之道”的平等观
·“我仅仅是个得道者”
·“善统治恶”还是“恶统治善”?----关于人性问题答客难
·为社会避凶,向理想趋吉!-----关于“群龙无首”答“渭水垂钓客”的质难
·道德圣凡有别,人格尊严无异
·《放不下》
·《只要刑法中还有煽动罪》
·请中共不要钻进我的裤裆来!
·維淵论熊十力:毒草生处,必有良药
·旧雨新朋休问讯,老枭产蛋正忙时
·为释迦牟尼一哭!
·若冰等:东海一枭《老母鸡》赏析
· 仅有自由主义是不够的
·《食人虎》
·扬起天下主义理想-----并与刘晓波君商榷
·赖立人:读东海一枭《老母鸡》
·老枭“之所以還活著,那是由於偶然”
·眼明始会识青天---关于佛学、熊十力等问题答金石流君
·野火:老枭,去弄一杆猎枪来吧!
·老狗:将阻碍赞誉视为有益(好文共赏,一枭荐)
·要谦虚,不要“虚谦”!
·不速之客偷访枭居,警耶匪耶扑朔迷离---请高手破案
·请高手破案
·《特殊尊重》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妙文推荐)
·以儒为本旁通佛道,以中为体融摄西学
·《最后的夜晚》
·东海之道众口谈(辑二)
·雷雨:帮老枭辨析案情
·时间开始了(枭声重放)
·HuXiangXianSheng:我怕黑---与东海先生共勉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东海之道答客难(之八)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一)
·“东海之道”入门书
·管中窥豹狭又狭,海上钓鳌深复深!-----东海之道答客难(之九)
·穿越平凡:如果老枭落水了我才懒得施救
·顾万久:坚决炮轰东海一枭! 3/9/2007
·孔孟为主将,老释作参谋
·管党生:如果老枭落水了
·皮旦:《如果老枭落水了》
·《枭友憨豆说》
·祝贺张星水,感谢国务院
·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关于良知学超人学分别心大圆满法诸问题答客难(之十一)
·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借谈锡永上师金言为“海石之争”(东海一枭金石流)作结
·世间毁誉何足道 佛性光辉自千秋(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戏论纷纭何足道,熊师光焰自千秋!
·老枭是个老不死:《如果老枭落水》同题诗展(一枭附言)
·关于利他主义的思考
·请三个秘书
·《独行客》
·維淵先生:“智造真境,悲以兼濟”!
·东海一枭郑重声明
·讲道理慎言诽谤,仰龙象略为遗憾
·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和易叶秋《抒怀一首》
·莫谓外道气焰高 佛门自有狮子吼(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老枭收费,一个问题5000元!
·憨豆:如果老枭落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贪腐可恶,书法何辜?-----驳余杰《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贪腐可恶,书法何辜?-----驳余杰《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余杰疾恶如仇,出招尖锐,可惜刚猛有余,底气不足,强辞夺理,破绽时出。《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一文,又是如此。对贪官污吏,谁不痛恨?小余却恨乌及屋,连他们使用过的毛笔也骂上啦。

   

   胡长清、张二江的书法,我不曾亲眼见过,也不曾听人说过,想必在书法界名气不大,水平二三流而已。盖书法与太极拳一样,都是十分“杀”时间的国粹,经典书法训练没有捷径可走,只能靠大量、长期的临摹古帖来“走向辉煌”。要比较全面地掌握各种书法主要结构和章法技巧,要真正成家,非下数十年苦功不可。想胡张之流,虽少年时“下过功夫”,读书时“最大的业余爱好是练毛笔字”,长大了,当官了,“吹卖嫖赌贪”公务繁忙,恐难以静下来,钻进去,持之以恒,苦练不辍,真爱有加,乐在其中,纵为了腐败和“装饰”自己的需要,勉强玩玩,能玩出多高造诣来?只怕他们的书法,有肉无血,无筋无骨,逃不掉一个“俗”字,只怕那“书法家”的头衔,是沾了“书记、省长”之光罢?

   

   中国书法是一门古老的艺术, 具有悠久的历史。从甲骨文、金文演变为大篆、小篆、隶书,再到东汉、魏、晋时期,草书、楷书、行书、诸体基本定型,它散发着古老艺术的魅力。为一代又一代人们所喜爱。一代又一代人读碑帖、游山水、考金石,从中满足审美欲望,实现自我价值,而这些都是书法的源泉。

   

   书法是构成艺术,也是实用性、表现性的艺术,是一种更倾向于表现主观精神的综合性艺术。它比较集中地体现了中国艺术的基本特征,与绘画一起,管领着中国美术的其他门类,堪称中国美术之首。它以一种视觉美来展示一种神韵、一种心境,通过作品把个人的生活感受、学识、修养、个性等曲折地折射出来,故有"字如其人"、"书为心画"的说法。古代书家,没有专攻书法的,只是把书法作为文字的附属。有许多名人骚客既是文学巨匠又是书法名家。唐宋八大家之一苏东坡,书法上的成就很高,位于宋四家(苏、黄、米、蔡)中的首位,他的"黄州寒食帖"被誉为天下第三行书;北宋诗人黄庭坚,与苏轼、蔡 襄、米芾并称书法"宋四家";唐朝大诗人李白,也是一位很有影响的大书法家,风格自成一体…。

   

   不错,由于“在专制社会中,思想是被禁止的,任何与统治者意志相左的个人想法、观点和感情都会被严加铲除。思想者的任何思想活动仿佛都是在冒一种生命的风险”,于是,许多才人志士,将书法与琴棋书画一起,当作一种精神寄托,当作了“冶性情,遣怀抱”的艺术,当然在许多文人手里,它也作为科举考试的敲门砖。但因此就断言所有的人“对书法的迷恋,说到底也就是对权力的迷恋”,被“招安在权力网络中,参与了规模庞大的"愚民工程"”,这就有些不分青红皂白,厚诬古今书家了。

   

   艺术是审美的,真善美是辨证统一的,一个“美”人,往往也是“真”人、“善人”(当然,人品与诗品、书品的统一,是相对的,不能简单地划等号。潘岳的诗,秦桧的书,皆技高一代,极有造诣,为人却下流无耻)前不久去世的我的忘年至交陈政老人,就是一个典型。陈老集教育家、古文字学家、诗词家、书法家于一身,尤其是书法,从私塾开始,在先生、母亲督促下开始习字,到文革期间,被贬入“牛棚”,仍潜心练字,每天坚持写六体书法,始终把书法艺术当作一项事业,毕生热爱之、追求之,矢志不渝。陈老书法、擅长甲骨、钟鼎、秦篆、汉隶、魏碑、行草多种书体,所作卜辞书契、吉金文字,出入于商周之间,深得甲金风范;所作魏碑,以“二爨”为体、晋楷为用、汉隶为法,秦篆为意,熔魏碑、隶篆、行草于一炉,高古朴茂、风神超逸、创意标新、自成一家,书坛誉之为“陈氏魏体”。

   

   我有一付联语:“众生忧乐心头挂,一代风云笔底牵”,颇为陈老赞赏,引杜甫“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为比。“小子何人,敢攀诗圣?”忙敬谢不敏。陈老正色对我说:“王国维说‘有第一流人品,第一流境界,第一等胸襟,斯有第一流诗人’。作为一个诗人,就应该学习杜甫,身居茅屋,心忧天下,与祖国共命运,与人民同呼吸。如果一个诗人艺术家,笔底找不到时代的风云,眼底看不见大众的忧乐,那是不会有出息的。”说得何等的好啊。陈老将拙联写成书法赠我,希望我真正以此自勉。

   

   陈老与我谊结忘年,情深莫逆,相互之间,可谓无话不谈、同声相应,唯有一次,陈老很坚决地拒绝了我。那是我因私谊设宴招待来到广西的国家某领导人,特邀陈老作陪,陈老以“不能饮酒、不耐久坐、不擅应酬”为由坚辞,令我夫妇感叹不已:这才是大艺术家、大知识分子的风范啊。清高是自然界梅菊莲的品格,更是我们中华民族知识分子的传统品格。不媚俗、不随俗、不攀附、不受污染和引诱。历史上,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狂奴故态的严子陵、笑傲王侯的李白、梅妻鹤子的林和靖……,都是知识分子清高的典范。对比陈老,自觉俗不可耐。陈老一生迷恋书法,又何尝“迷恋权力”,借此作进身计?

   

   艺术家与思想家,各有各的追求目标和势力范围,艺术毕竟属于审美的范畴,要求艺术家与思想家一样去对权力“投枪匕首”,“冒生命的危险”,未免苛求。照小余标准,国画,篆刻,更是病态的艺术、僵尸的艺术了。如此一路骂将下去,伊于胡底?

   

   至于胡江之流,既使玩出了很高的水平,玩出了筋骨神采,也不能就此得出普遍性结论:“书法不仅是一种腐败的手段,而且还是文化衰败的表象之一”。个别流氓恶棍床上功夫一流,难道凡有一流床上功夫者,都成了流氓恶棍吗?十足的强盗逻辑!

   我倒以为,领导干部中多一些书法家,艺术家,益多害少,毕竟,艺术家成为骗子恶棍贪官恶吏的概率,总要低得多。那怕是玩艺术,是附庸风雅,也比玩权力玩女人,附庸丑恶为好。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议报》和本报网址 http://www.chinaeweekly.com

   东海一枭2002、8、29

     

   注:我没学过书法,耗不起那个时间,但喜欢,也交过些书家朋友。以前见余杰胡骂,曾辨以一短文。据说最近《杂文选刊》又刊发了余杰和赵达功君骂书法的文章,特找出旧作,算是为这一古老艺术“卫道”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