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不是添花,是送炭,是救命!----兼驳《打倒张五常不对》]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长生不是梦想
·精卫:向大家推荐东海一枭的《良知三论》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是添花,是送炭,是救命!----兼驳《打倒张五常不对》

   不是添花,是送炭,是救命!----兼驳《打倒张五常不对》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城乡贫富差距飞速上升。据报道,去年12月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简称UNDP)驻华代表马和励(Khalid Malik)指出,中国的基尼系数已超过0.4,甚至达到0.45。UNDP建议中国政府增加社会支出、改革财政体系并推进政府改革,以缩小这一差距。

   

   关于基尼系数,不同的调研数据测算结果不同,高的说早已超过0.5,低的为0.45,总之都超过了国际上认为的在0.3~0.4之间的中等贫富差距程度,而这通常被认为是表现一国潜在社会动乱的门槛性指标。通过提高最低生活保障标准、职工最低工资标准、离退休金标准以及完善医疗保障等提高保障水平,并进一步形成保障制度,这是政府的职责所在,也是缩小贫富、稳定社会的当务之急。同时,政府有必要通过建立健全公共财政预算体系、建立收入的监测、预警体系,发挥银行、财务、审计、税收等监督调控职能,缩小收入分配上极端悬殊的不公平不合理。

   

   中国社会弱肉强食,缺乏起码的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过程公平。巨大的贫富差距的形成恰来自于权利、机会、过程的巨大不公平。建立社会保障制度当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公平问题,但至少可以使贫富差距不至于无限度扩大,大到空前绝后、绝世无双的程度。

   

   "中国不能搞福利制度,就如同不能给公务员加薪一样"。此言差矣!给公务员加薪,是毫无必要的锦上添花,而建立符合中国经济实际的社会保障制度属于雪中送炭,两者毫无可比性。尽管这钱"最终来自社会",但这是社会必须承担的(严格地说,是国家和权贵富豪阶级必须承担的。众所周知,在中国,国家财产不等于人民财产,国库取之于民却是用之于官)。它绝非"意味着对更多的人的奴役",恰恰相反,它是一种相对轻微、理性的抑富济贫手段和再分配措施,有利于减轻劳苦大众肩上的重负。

   

   我多次强调,中国要建立的是"符合中国经济实际的社会保障制度","中国还属于发展中国家,当然不可能追求西方社会甚至香港那样的高福利,但根据现在的经济状况,完全应该也有能力在基本的生活、教育、医疗等方面为国民提供最低的保障。"那样做不可能也不是"让大家都过上奢侈的日子",而是通过各种社会保障措施使贫困者获得必要的国家救助,是为了救命,为了保住极端贫困家庭的基本生存权和受教育权,让他们能维持基本生存条件并看得起病,让他们的孩子上得起学,如此而已。

   

   社会保障制度与民主、科学、节制和创造等并不矛盾,而且相辅相成。它有利于社会的稳定,不仅保障劳苦大众,也从整体上有利于改善生存环境,缓和社会矛盾,避免新一轮革命性的剥夺与瓜分,从而间接地保障富豪和食利阶层的安全。绝大部分中国富豪是通过"发现"国有资产的价值,以低廉的价格"购买"国有资产,从而一夜之间"发"起来的,这样的社会怎么可能有基本的和谐?

   

   我在《张五常闭嘴吧!温家宝滚蛋否?》已指出:在中国,对社会保障制度持什么观点,更多的不是理论问题而是关乎城乡贫民生存还是死亡的大问题,是看到许多人在洪水中挣扎要不要扔救生圈的问题。之所以要把张五常的"反对"意见打倒批臭,原因就在于此。

   

   关于权力腐败和低效率问题,我在《张五常闭嘴吧!温家宝滚蛋否?》等文中说过,没有民主制度为基础,任何好的措施、政策、制度都可能被钻空子而变味,但比起"为公务员加薪"之类明显地杀贫济富的政策来,社保制度总体上总是利民、利贫的。中国国库取之于民却堂皇地用之于外援内斗和无数大大小小政绩工程面子工程,没有比社会保障制度更"用之于民"的工程了。更重要的是,不能因为容易产生权力腐败和低效率问题就见死不救吧!

   2006-2-7东海一枭

   首发2006、2.7《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