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打谁,谁就得倒!---从打倒张五常说起]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打谁,谁就得倒!---从打倒张五常说起

   我打谁,谁就得倒!---从打倒张五常说起

   

   我《打倒张五常》,所要打倒的是张五常反对中国建立社会保障制度的观点。事关民生民命,非我个人私事也。不论能否打倒,我都有责任和义务出手。打不倒,不能让让建立符合经济实际的社会保障制度成为体制内外的共识,是国民之大不幸,社会之大不幸。正如2004舒阳网友所说:

   

   当前中国的医疗、教育、养老等最重要的社会福利已经基本上不存在了,被推到市场上了,结果是出现了几百万元的医疗费、贫困家庭因付不起学费而使子女抓阄来决定谁辍学、贫困大学生拣垃圾吃等等。基本上这些部门和大众全都从这样的“福利退场”中遭到前所未有重创。加之户籍制,导致大量流动人口完全丧失了享有应得社会福利的权利,更使得中国的福利缺失严重。这种“社会福利的缺失”,不就是现今中国社会矛盾激化的节点之一吗?不就是整个社会缺乏幸福感的原因吗?当经济学家脱离了具体的社会问题,只以所谓的理论、学说和技术模型为工具,是可以杀人的!

   

   说我不自量力,是不知我的“实力”。《论语》曰“大哉孔子!博学而无所成名”之意,是说孔子学问广博,很难用某一方面的专长来概括。老枭对于经济学没有专门研究,但比起多数经济学家来,多了点常识和热心,对中国社会的现实有更深入的了解。所以,从理论上打倒张五常是没有问题的。我说打,他就得倒。

   

   至于说我向张五常等人出手是借名人以自我抬高,更是无稽。斗筲岂能量大海,尺蠖岂能量高山?我的君子之腹、豪杰之腹、义士国士高人超人之腹,我“打通微奥中西脉,炼就精纯日月心”的文化修为,岂是世间猥琐小人、虚冷伪人、扁狭庸才、卑下奴才们“度”得了的。不客气地说,无论思想境界、精神高度还是历史上和文化上的地位,我都比张五常、季羡林等大师高出不可以道里计,我的历史责任更是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的。

   

   老枭奉行的人生政策是“深思考,广交友,不称雄”。当年行走江湖,交友无数,发现一个规律:愈是年高学富对我愈是尊重。我认识的擅于旧诗、深于国学、富于思想、潜心于儒佛道的老前辈大都很关爱敬重于我,多有尊我为“萧公”、“萧师”者。如广西宗教领袖沈明燧老当年与我一见如故,每相见或留言必称萧公,并隆重推荐我与北京野草诗社诸前辈结识;我出游北京,胡绳老两次抱病相见,对我赞誉有加,坚持要从病床上艰难地下来与我合影…。类似老前辈对我的关爱敬重的情况在所多有,充满我记忆的宝藏;他们惠赠称赞的诗书画联堆满一室数以千计。

   

   相反,愈是年少识浅者愈敢“瞧我不起”,例如芦笛,对传统文化所知有限,旧体诗词一窍不通,自恃才高,信口开河,被我敲打过几次,被迫认过一次错,却又认为我是赢得侥幸而已。这让我想起我的武术教头傅能斌君的一个故事:

   

   翁叔一生嗜武如痴,曾在部队接受到特殊训练并当过侦察连连长。他数十年如一日苦练不辍,到老一身肌肉坚实如铁,举手投足虎虎生威。93年底,他领着几个弟子到广场练拳时,每天都见一位矮小单薄的人耍拳。翁叔对那种乍看去软绵绵慢腾腾的拳术颇存轻视,终于从语言的交锋变成了一次拳脚的相争,结果不言而喻。翁叔开始以为是对方侥幸,但多次吃亏之后终于口服心也服,并且成了对方虔诚的学生。那人就是陈式太极高手傅能斌君。我就是经翁叔的隆重推介而结识傅能斌君的。

   

   文武道不同而理相通。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诗词行家读了枭诗,儒佛道行家见了我言行举止,自然敬服。外行之人,便是耳提面命他也茫然,便是甩他几个跟头,他爬起来还以为是自己不小心跌倒的。老枭以开一代风气自任,上网几年来,风气没开,狂气倒传染开了。许多人对我的大德内功没有丝毫发现和领会,却把我“权巧示现”、“别有用心”的狂态狂言学了个十足十,却是学虎不成反类犬。我说我打谁谁就得倒,那是以雄厚的思想、坚实的道义、深远的文化为资本、后台和背景的,言出法随,枭令如山!别人敢这么说,一般除了鼻青脸肿大丢其丑外,毫无意义。许多人说我狂,我则自认为太老实了。就算狂,我狂得起,你狂得起吗?

   

   宋人张载曰:“人多以老成则不肯下问,故终身不知。又为人以道义先觉处之,不可复谓有所不知,故亦不肯下问。从不肯问遂生百端欺妄人,我宁终身不知。”(《近思录》卷二,张载《论语说》)。张载说,有些人自认为已经老成,自认为明白义理在先,不肯向晚辈后学请益。老枭说,张载太苛求了。现在的晚辈后生,明知自己浅薄无知,宁可一辈子不懂也不肯向前辈先生求教的!芦笛固然骄傲,却大有才华,假以时日,尚有可能发现中华文化的博大。绝大多数等而下之者,便重来十辈子也只是个糊涂虫或小毛贼。

   

   有人以为我学李敖南怀谨,亦属皮相之见。李敖勇气可嘉但狂而无根,儒释道之门的边儿都没摸着,西学一窍不通,史籍虽读了不少,书厨而已;南怀瑾对传统颇有研究,西方文化则有限,作为一代文化大师,功力尚嫌不足。放眼中华,斯文丧尽。制度的革命,文化的重建等一系列工作,我是奉天承运,当仁不让。

   

   遗憾的是“圣人之道如天然,与众人之识甚殊邈也”(《近思录》),老枭之道也是如此,与众人隔如云壤,无论我怎样“俯而就之”,众人总是难以企及。十几亿人中,道德勇气学问文章能达到我十分之一,放眼中华,找得几个?我命胡锦涛拜师,那是他坐在那个位置上,历史需要,不得不然,亦“势利”耳。论德论才,他又怎配入我枭门?更可悲的是,两千多年前的孔子尚有三千门人弟子亲炙,而老枭孤身一人,连上上网都受到严密监控,毫无言论自由,更不允许"上台"(电台电视台北大讲台)开讲。Tnnd!

   2006-2-5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