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打谁,谁就得倒!---从打倒张五常说起]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微言集(23)
·为什么中国政治转型特别难?
·儒家共识和中华愿景
·东海讲儒:主题“仁者寿——关于道德与寿命之关系”
·论革命(4月25日周日晚网络讲稿和问答)
·伟大的帝王师
·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君主制之思---兼论统一的模式和善恶的传染性
·秦法家的下场—兼论“恶必蠢”定律
·一生低首拜阳明
·【代发通告】“弘道基金”发起辞、章程、捐赠指南
·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东海辟毛言论小集
·人道政为大
·前辈不可见,古道邈难寻
·算历史旧帐,向日本索赔
·yyy中国的出路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双盲”龙应台
·正淘汰、逆淘汰和偏统论
·关于计生的思考
·反动就要挨打
·清算五四
·人性和仁爱
·知识群体要忏悔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新启蒙运动
·平民主义批判
·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说说五四吧
·善恶报应论
·道德和命运的关系
·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和仁本主义
·我是中国亡命徒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介绍周太王故事,谨供戴将军参考
·今日微博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杀人手段救人心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劣人论
·独尊儒术和言论自由
·从男尊女卑说起
·中国化就是儒家化
·两种成功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与余英时先生商榷:真理的力量和儒家的自信
·新礼制对民主制的三重超越—答刘路
·吴钩一段话三大错
·也谈儒家的认信准则
·今日微博2015。4.15
·为朱熹洗冤
·欢迎问难
·中华君子树,松柏和甘棠
·儒学让人强大
·反动就要挨打
·中国知识群体:最丑陋的时代最丑陋的人
·尊重言论权是儒家的优良传统
·知识群体要忏悔
·颂圣与颂贼
·极权政治的文化背景和社会底盘
·马唯然:一个通灵者的诗生活(附东海荐语)
·庶民有堕落的权利(微集)
·为什么好人没好报?
·三民主义批判
·今日微博:如果天祐中国,必然天祐习王
·人和制度
·今日微言(2015-5-24)
·略答寒网
·三民主义批判之二(微集)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呼吁美国(微集)
·历史是由儒家写的
·今日微博(2015-5-27)
·伟大的帝王师
·仁本主义宣言
·今日微博(2015-5-29)
·《哲学三慧》批判
·儒城---一个儒者的中国梦
·仁者无敌论
·儒家革命论
·旧作展: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专访之三】余东海:我为什么支持习近平(儒家网)
·权力的本质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儒家对西方的历史影响
·儒家十大教条
·新中体西用论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命运共同体论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旧声重发: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仁本主义人性观
·仁本主义世界观
·东海今日微博
·言论罪和妄语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打谁,谁就得倒!---从打倒张五常说起

   我打谁,谁就得倒!---从打倒张五常说起

   

   我《打倒张五常》,所要打倒的是张五常反对中国建立社会保障制度的观点。事关民生民命,非我个人私事也。不论能否打倒,我都有责任和义务出手。打不倒,不能让让建立符合经济实际的社会保障制度成为体制内外的共识,是国民之大不幸,社会之大不幸。正如2004舒阳网友所说:

   

   当前中国的医疗、教育、养老等最重要的社会福利已经基本上不存在了,被推到市场上了,结果是出现了几百万元的医疗费、贫困家庭因付不起学费而使子女抓阄来决定谁辍学、贫困大学生拣垃圾吃等等。基本上这些部门和大众全都从这样的“福利退场”中遭到前所未有重创。加之户籍制,导致大量流动人口完全丧失了享有应得社会福利的权利,更使得中国的福利缺失严重。这种“社会福利的缺失”,不就是现今中国社会矛盾激化的节点之一吗?不就是整个社会缺乏幸福感的原因吗?当经济学家脱离了具体的社会问题,只以所谓的理论、学说和技术模型为工具,是可以杀人的!

   

   说我不自量力,是不知我的“实力”。《论语》曰“大哉孔子!博学而无所成名”之意,是说孔子学问广博,很难用某一方面的专长来概括。老枭对于经济学没有专门研究,但比起多数经济学家来,多了点常识和热心,对中国社会的现实有更深入的了解。所以,从理论上打倒张五常是没有问题的。我说打,他就得倒。

   

   至于说我向张五常等人出手是借名人以自我抬高,更是无稽。斗筲岂能量大海,尺蠖岂能量高山?我的君子之腹、豪杰之腹、义士国士高人超人之腹,我“打通微奥中西脉,炼就精纯日月心”的文化修为,岂是世间猥琐小人、虚冷伪人、扁狭庸才、卑下奴才们“度”得了的。不客气地说,无论思想境界、精神高度还是历史上和文化上的地位,我都比张五常、季羡林等大师高出不可以道里计,我的历史责任更是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的。

   

   老枭奉行的人生政策是“深思考,广交友,不称雄”。当年行走江湖,交友无数,发现一个规律:愈是年高学富对我愈是尊重。我认识的擅于旧诗、深于国学、富于思想、潜心于儒佛道的老前辈大都很关爱敬重于我,多有尊我为“萧公”、“萧师”者。如广西宗教领袖沈明燧老当年与我一见如故,每相见或留言必称萧公,并隆重推荐我与北京野草诗社诸前辈结识;我出游北京,胡绳老两次抱病相见,对我赞誉有加,坚持要从病床上艰难地下来与我合影…。类似老前辈对我的关爱敬重的情况在所多有,充满我记忆的宝藏;他们惠赠称赞的诗书画联堆满一室数以千计。

   

   相反,愈是年少识浅者愈敢“瞧我不起”,例如芦笛,对传统文化所知有限,旧体诗词一窍不通,自恃才高,信口开河,被我敲打过几次,被迫认过一次错,却又认为我是赢得侥幸而已。这让我想起我的武术教头傅能斌君的一个故事:

   

   翁叔一生嗜武如痴,曾在部队接受到特殊训练并当过侦察连连长。他数十年如一日苦练不辍,到老一身肌肉坚实如铁,举手投足虎虎生威。93年底,他领着几个弟子到广场练拳时,每天都见一位矮小单薄的人耍拳。翁叔对那种乍看去软绵绵慢腾腾的拳术颇存轻视,终于从语言的交锋变成了一次拳脚的相争,结果不言而喻。翁叔开始以为是对方侥幸,但多次吃亏之后终于口服心也服,并且成了对方虔诚的学生。那人就是陈式太极高手傅能斌君。我就是经翁叔的隆重推介而结识傅能斌君的。

   

   文武道不同而理相通。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诗词行家读了枭诗,儒佛道行家见了我言行举止,自然敬服。外行之人,便是耳提面命他也茫然,便是甩他几个跟头,他爬起来还以为是自己不小心跌倒的。老枭以开一代风气自任,上网几年来,风气没开,狂气倒传染开了。许多人对我的大德内功没有丝毫发现和领会,却把我“权巧示现”、“别有用心”的狂态狂言学了个十足十,却是学虎不成反类犬。我说我打谁谁就得倒,那是以雄厚的思想、坚实的道义、深远的文化为资本、后台和背景的,言出法随,枭令如山!别人敢这么说,一般除了鼻青脸肿大丢其丑外,毫无意义。许多人说我狂,我则自认为太老实了。就算狂,我狂得起,你狂得起吗?

   

   宋人张载曰:“人多以老成则不肯下问,故终身不知。又为人以道义先觉处之,不可复谓有所不知,故亦不肯下问。从不肯问遂生百端欺妄人,我宁终身不知。”(《近思录》卷二,张载《论语说》)。张载说,有些人自认为已经老成,自认为明白义理在先,不肯向晚辈后学请益。老枭说,张载太苛求了。现在的晚辈后生,明知自己浅薄无知,宁可一辈子不懂也不肯向前辈先生求教的!芦笛固然骄傲,却大有才华,假以时日,尚有可能发现中华文化的博大。绝大多数等而下之者,便重来十辈子也只是个糊涂虫或小毛贼。

   

   有人以为我学李敖南怀谨,亦属皮相之见。李敖勇气可嘉但狂而无根,儒释道之门的边儿都没摸着,西学一窍不通,史籍虽读了不少,书厨而已;南怀瑾对传统颇有研究,西方文化则有限,作为一代文化大师,功力尚嫌不足。放眼中华,斯文丧尽。制度的革命,文化的重建等一系列工作,我是奉天承运,当仁不让。

   

   遗憾的是“圣人之道如天然,与众人之识甚殊邈也”(《近思录》),老枭之道也是如此,与众人隔如云壤,无论我怎样“俯而就之”,众人总是难以企及。十几亿人中,道德勇气学问文章能达到我十分之一,放眼中华,找得几个?我命胡锦涛拜师,那是他坐在那个位置上,历史需要,不得不然,亦“势利”耳。论德论才,他又怎配入我枭门?更可悲的是,两千多年前的孔子尚有三千门人弟子亲炙,而老枭孤身一人,连上上网都受到严密监控,毫无言论自由,更不允许"上台"(电台电视台北大讲台)开讲。Tnnd!

   2006-2-5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