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一五:民主的拦路虎]
东海一枭(余樟法)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民主的拦路虎

   中国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国家。中国的改革就是从农村改革开始起步的。中国的民主进程也是从农村最基层的组织开始的。1998年11月4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然而,至今四年过去了,既使从公开发行的官方刊物的相关报道及信息严密封锁的情况下所了解到的状况看,基层民主不容乐观,在大多数地区,村民自治,仍然是有名无实的花架子,是可望不可及的幻影。

   不少领导干部、新闻媒体,包括一些知识分子,总是将基层民主进展迟缓归咎于农民素质低下、缺乏参政议政的热情和水平,归咎于部分地区存在的宗族、帮派问题,归咎于恶霸地痞黑势力对选举的操纵。

   这些是原因之一,但不是主要的。真正妨碍村民自治的阻力,往往来自上面,来自于乡镇县市权力机构、司法机构以及各种类型的既得利益者,是他们的胡作非为和不作为,弱化甚至剥夺了村民民主权利,影响、干预乃至破坏了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实施,极大地伤害了村民民主自治的积极性。因为他们并不满足于“指导和帮助”,而企图依旧象从前一样,充当农村、农业、农民说一不二的“民之父母”,以便更好地剥削、压迫、奴役农民。村委会主任、副主任,大多仍是由上面委派、委任或者以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操纵、干预出来的。由村民自己选举的村领导,往往得不到上面必要的支持,甚至饱受刁难、迫害、打击,无法开展工作,最后不得不自动辞职。

   日前收到河南省平舆县十字路张铁村委韩庄某网友的一封来信:“我是一个再也普通不过的农民,故深知人民生活的艰辛和无奈!”,并附一文:

   “1999年2月,平舆县十字路乡张铁村委换届选举。当时张铁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主任石秀云和该村委韩庄八组的共产党员、前任村支部书记韩世俊两个人同时被推选为村委主任候选人。根据村民投票选举的结果,韩世俊以高于半数票当选为村委主任,石秀云则落选。韩世俊走马上任后,不断接到群众反映:村党支部书记石秀云有严重的经济问题。出于一位老党员的党性,韩世俊多次到乡、县领导那里反映情况,但一直得不到解决,以致于两人矛盾逐渐激化。1999年11月八日上午11时许,有两个默生人要与韩世俊谈收购芝麻的生意,两人约定下午见面谈谈。下午4时许,韩世俊在赶往临村大秦集贸市场途中,一辆红色"昌河"车"嘎"的一声停在他面前,车上一人下车拉住他的衣服来到路边一两米深的沟旁要谈收购芝麻的生意,遭到韩世俊的拒绝后,那人突然从腰里掏出一支手枪逼他下沟,另一男子也从提包里掏出一支双管短枪,对着韩世俊的身体下部,只听到"叭哒"一声,短枪不知因何未打响。韩世俊死死抱着路边一棵杨树不愿下沟,恰巧这时,他儿媳妇看到了,便高喊救人。这时,一辆三轮车行驶过来,韩世俊乘机争脱凶手的追杀,跳上车跑了。三个月以后,凶手在其它地区作案而入狱,供认出在韩庄持枪要杀韩世俊是受石秀云的指使。后来韩世俊多次上访,迫使政府终止了石秀云的县人大代表资格,并开除其党籍、支书,而韩世俊随后也被迫辞职,呜呼!!现在我们村委支部书记是乡领导来代理的,村委其实共有两人:一人是村委会计,听命于石秀云;一人是计划生育专干。这个连自已的姓名就不会写的女文盲,先任支书后入党,凭几分姿色,玩村委大权于股掌之中。请问她的县人大代表谁选的?因为我们老百姓压根不知道人大代表竟还是人选出来的!”

   我没有深入该乡该村了解,但我是农村长大的,现今也常回老家看看,我相信网友文中所述,既使细节有出入,整体上定然是事实无疑。类似事件在当今农村层出不穷,具有一定的典型性。

   布什在清华的演讲中提及邓小平说过,中国的民主要逐步从村级扩展到中央级。小布什最猖狂最愚蠢,谅他也不至于公然造谣撒谎。改革的口号大喊了二十多年了,甭说中央级,连乡级选举的脚步都没迈出,就是村一级,四年了,还迈得歪歪斜斜摇摇晃晃,这到底是为什么?

   广大农民对于直选国家领导人的“大民主”,或许缺乏积极性,但对于自己村里的事情,包括推选对领导人,却不缺乏“参政议政”的热情。他们素质最差,头脑最愚昧,也区分得出,谁能够更好地代表村民的利益、维护村民的利益,谁能够实实在在为村里办事,谁只会吹吹拍拍、化公为私、贪污腐化,只会帮着“上面”欺骗、压榨村民!

   说穿了,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既得利益集团,僵化落后的官僚专制体制,才是村民自治的绊脚石和基层民主的拦路虎,也是造成广大农民素质低劣的罪魁祸首!

   2002、2、2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