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王达三,不要为流氓帮腔!]
东海一枭(余樟法)
·死刑微论(微言集萃)
·丧心病狂的司法,伤天害理的判决
·今日微言(暴民的三大特征)
·【《大学》《儒行》精义】前言
·关于宗教、绿化和恐怖主义(微论)
·杜运辉正邪颠倒
·杜运辉正邪颠倒
·利用微论---为习近平先生小辩
·郭晓明半对半错
·今日微言(儒化中国的两个方向)
·汉初政治论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
·杂时代(微集)
·牝鸡不可以司晨,小智不可与论道
·杂家的自我写照
·张铁军批判
·善善恶恶论
·天性健,仁体刚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达三,不要为流氓帮腔!

   王达三,不要为流氓帮腔!

   

    在《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应该达成怎样的基本共识?》一文中,我对当代大儒王达三君关于中国的知识分子应该达成“不管信奉什么主义什么思潮,都应坚定地维护国家民族的利益”的基本共识予以批评,并提出枭式“基本共识”:不管信奉什么主义什么思潮,都应坚定地维护人的自由和权利”。谷洪网友将标题改为《评王达三的本位文化共识》,转帖到猫眼看人论坛,争论蜂起。有网友转来王达三君的回复曰:

   

   才看到。说几句:在一些人看来,个人个体和国家民族总是一个二难的选项,非此即彼,这恐怕不符合儒家义理的常识。否则,如何理解孔子的“执干戈以卫社稷”?在古昔,修齐治平之理想融个人和家国于一体,或有笼统,但不无道理。在当下,个人和国家或可适当分开,但不可走极端。中国的民族国家叙事,恐怕还要走很长的一段时间。这是事实,也是不得以。

   

   短短的答复,暴露出当代大儒头脑之僵化落后和酱糊冬烘。在老枭与自由主义者眼里,个人个体和国家民族并非什么非此即彼的两难选项,更不走极端。我们认为,国家政权也好民族利益也好,都应以公民的权利与利益为基础,即建基于人权自由之上。有民才有民族,有家才有国家,先个人个体后国家民族,就象儒家的仁爱原则“亲亲仁民爱物”,秩序井然。这也符合以民为本的儒家义理。

   

   就象“亲亲”(关爱亲人)不等于不“仁民”一样,坚持人的价值人的权利至上并非不爱民族国家,而是所爱的国家必须是以人为本维护人权、属于每一个公民的民主国家。这与孔子赞成“执干戈以卫社稷”丝亳没有冲突(古时,社稷和君主是国家的合法代表)。西方国家的公民难道就不爱国不卫国了吗?

   

   强烈的责任感使命意识往往促使历代大儒迎难而上为所当为,甚至知其不可而为之。所以,“中国的民族国家叙事,恐怕还要走很长的一段时间。这是事实,也是不得以”之言,未免有失大儒气概。而且承认“不得以”之事实与为之鼓吹,乃两回事。如明知“民族国家叙事”落后于时代却建议以此为共识,太不君子了吧?

   

   关于国家、政府与公民之间的关系,关于爱国主义等问题,有兴趣的读者有空可一看枭文《警惕爱国贼》、《爱国主义反思》,或有启迪。这里仅引约翰逊之言提醒达三君:“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庇护所。”(保罗•约翰逊《知识分子》)。可以说,在当今中国,是以民为本还是以国为本(专制统治者不是动辄惊呼动摇国本么),是立国为民、爱人为先还是以人殉国、以民殉国,乃是区分伪儒与真儒,区分爱民英雄分“爱国”流氓的关键所在。王达三君和广大置身流氓窝的大儒们,当心被流氓利用甚至与流氓为伍哦!

   2006-1-20东海一枭

   首发2006、1、20《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