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薛振标:就许万平被判十二年向当局进一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薛振标:就许万平被判十二年向当局进一言

   薛振标:就许万平被判十二年向当局进一言

   

   昨天接到许万平之妻陈贤英女士的电话,告诉我几经周折总算拿到了许万平的判决书。根据她读的判决书的内容归纳一下,大概指控许万平的罪状有:(1)接受海外敌对势力的捐款,接受王希哲5000元的捐款用于购买电脑,利用敌对分子唐柏桥的捐款资助民运人士何斌、蒋世华子女400美元,将海外民运人士王华的钱(400英镑中的)2300元捐助给民主党成员王森的家属,还有向李必丰提供资助等等。(2)接受海外民主党负责人徐文立、王希哲的鼓动民众起来斗争的指令,许万平利用婚庆之机纠集湖南、湖北等地的民运分子和重庆本地的民运分子,在大渡口区聚会商议组建中国民主党“大西南协调中心”,重新组建中国民主党,以交新朋友的方式发展新党员,许是主要负责人。(3)外出到西安和甘肃等地会见西安的马晓明、甘肃的王凤山,提出以重组大西北的中国民主党的计划。(4)积极推动评选魏京生为民主斗士奖的活动。(5)2004年初,利用大渡口居民苏XX房屋被拆迁的事件,像苏XX索取相关资料,2004年7月,许万平同因扰乱社会秩序一罪被判刑的杜XX之妻李XX取得联系,把杜XX的情况提供给境外敌对组织,用以攻击人民政府。当局是根据刑法第105条第一款,刑法第106条规定称许万平构成危害国家政权罪,且系首要分子、累犯,根据刑法第66规定从重处罚。

   对于以上这些指控许万平的罪证是完全站不住脚的,许万平本人都全部否认了。根据我对许万平的了解,许万平是个性格温和,几乎没有什么脾气的人,但对民主事业的追求表现出一种坚忍不拔的毅力,他是反对暴力主张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实行民主化改革的。

   所谓许万平接受海外敌对势力的捐款资助民运人士家属,凭这件事给他定罪是很不人道的,这些重庆的民运人士由于受到各种磨难后家境都极度贫困而政府又不给他们帮助,难道也不允许别人帮助他们吗?当局应该放心,这些捐款自然不是xx党的第三XX国际的资金,也不是XX国的卢布用于购买军火推翻合法政府的,这些通过许万平的捐款都是海外游子通过自己辛勤打工得到的报酬,根本不是什么敌对势力的捐款,他们的捐助完全是出于人道主义的救济,这是慈善的事业,也是我们国家和政府当前所提倡的, 为什么就不让人做点善事呢?难道做慈善的事也要规定谁可以做谁不可以做吗?当然我也相信海外的朋友不会通过捐款帮助国内民运人士而附加要求他们发动群众对抗政府的,我相信海外的朋友中绝大多数人的捐款都是善意的,当局大可不必为此惊慌失措。

   由于我有类似的经历,这么多年同国内民运界的朋友有过不少的交往,我知道他们中绝大部分人生活都很艰难,很多人由于受到各种各样的打压都被逼到了社会的边缘,和主流社会产生了严重的隔阂,这些民运人士交流圈子大部分都局限在民运人士内部,这可以说他们是同病相怜吧?但他们都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自然对现实社会有各种各样的不满,而他们又不甘寂寞,经常互相走走动,寻求一些安慰。我在贵阳和南宁居住时也都接待过一些国内的民运朋友,尤其是当这些朋友们都聚在一起时,可以说知音难觅了,就会把各种各样心里话都吐出来,他们大部分都是说的多做的少或者根本就没做,每次聚会的内容也是大同小异,有不少人说过之后也就忘了,很多来玩的人无非是在苦闷中寻求一丝安慰,释放一下长期就被压抑的感情。像许万平这样在结婚的喜庆日子里可以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或许熬不住会大发一顿“宏论”,可能他自己说过之后也都忘了,然而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当局凭这些言论抓捕异议人士,并给他们定颠覆国家政权罪。类似情况在中国可以说车载斗量不可胜数。这无异于看到漂亮姑娘说有性冲动,就给人家定一个强奸罪一样荒谬!

   我到过重庆,据我了解所谓民主人士不过那么几个人,而绝大多数都被逼到社会的边缘,生活处于极度艰难之中,就凭他们几个人又能兴起多大风浪?从这次许万平被认定是首要分子却没有从犯分子来看,这就说明了他并没有真正去组建或没有组建成中国民主党什么“大西南协调中心”,要不然许万平怎么会光杆司令一个?

   还有指控许万平向拆迁户苏xx索要什么相关资料,这居然也可以拿来定罪,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这就让人不难理解上次肆意诬陷许万平贩毒的事了。 还有指控许万平同扰乱社会秩序一罪被判刑的杜XX之妻李XX取得联系,把杜XX的情况提供给境外敌对组织,用以攻击人民政府,这居然也是一条罪状。请问一下当局境外那些是敌对的那些不是敌对?别让我们弄不明白!记得许万平所发表的文章或传送信息的媒体,也有在萨斯病流行期间对国家领导人胡锦涛大加称赞称为“胡哥”的,是否可以肯定胡锦涛和他们就是一伙的?是否记得邓小平也曾经多次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风云人物?时代变了希望当局能真正与时俱进,不能老是用斗争的思维来看待世界,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新的世界和民运人士,在互联网时代再也别指望靠封锁消息来实现独裁统治了。我看世界上没有一个政府办事能十全十美的,我们可以肯定地说任何政府都不可能真正获得全体国民的支持,像美国这些民主国家政府的支持率在50%以上就算是不错的了,自然有不少反对派,只有像伊拉克的萨达姆政权才是100%的支持率,还有朝鲜的金正日政权才是100%的支持率,这些政府都没有任何一个反对派公开存在,难道我们中国领导人要学他们?有几个人反对那是很正常的啊!没什么了不起的吗?干吗要赶尽杀绝?

   我可以坦诚地告诉当局,国内外的民运团体实际上是一盘散沙的,既无组织也无纪律,且各自为政。绝对没有XX党那样有一套,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的严密的组织纪律。也没有XX党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指导思想,也没有宣扬暴力革命进行武装斗争,也没有通过打土豪分田地那动人的口号来欺骗群众发动革命制造社会动乱。他们宣扬的是和平理性的民主理念,参加的人是无利可图的,而且要承担坐牢的风险,目前响应者同六千多万的xx党来说是寥寥无几,因此当局大可放心不必如此过激。

   当前当局反复强调稳定压倒一切,要求构建和谐社会,这比起过去毛xx时代用阶级斗争的方法来制造社会动乱来夺取政治权利的目的来可以说是一种进步,但稳定压倒一切首先应该压倒独裁专制,应该压倒无道暴政,应该压倒腐败官僚的违法乱纪,而不应该只压倒抗议暴政的人民群众和要求民主人权的像许万平这样的民运人士,构建和谐社会也应该包括许万平在内的所有中国民众而不是只同一群腐败官僚的和谐。因此希望当局不要再沉迷于暴力,暴力只能逞强于一时,终究逃脱不掉灭亡的命运。正理才是永恒的、不可战胜的。能顺应时代发展的潮流,真正以构建和谐社会为目的来解决社会问题,通过对话协商的方法来处理社会矛盾,还给许万平一个公道。对许万平问题处理的最终结果,就是检验当局对自己执政能力的信心的晴雨表!对许万平越是重判越会提高许万平在国际和国内的地位,也就越说明当局腐败无能和内心的恐惧,也就越反映社会矛盾已经极度激化,要不然就不会如此神经过敏了!要不然就不会对自己如此没信心!

    像许万平这样的人假如没有经过当局多次打压,哪会有今天这样的名气?哪会受到各国媒体如此普遍的关注?国内外民主人士怎会有如此空前的支持和声援?当局又怎么会遭受到各国媒体如此强烈的谴责?这些是否值得当局的深思?

   薛振标

   2006年元11日于广西南宁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