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薛振标:就许万平被判十二年向当局进一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戏儒者杨万江
·东海一枭:圣火时代(组诗)
·示网友一联
·三戏杨万江
·这是东枭海外小家之一,琳琅满目,欢迎作客!
·与老象、天高任鸟飞、杨万江、扫煤才子、搜神、紫光、丰润姜子诸君商榷
·老是思想大老,鸟之大鹏鸟----答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东海教导:不识本心,学儒无益!
·一枭五调杨万江
·与雪峰共勉二联
·与老象共勉
·“致良知”与“致良制”----兼为刘晓波解惑
·严正学张林获第四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致贺并致谢
·读雪峰《东海一枭占领了生命禅院》戏作
·雪峰批判(二则)
·为刘杰纠错,为“义德”鸣冤
·最高言论是行动,最高友谊是“性交”
·恕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怒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东海六调杨万江联
·东海七警杨万江联
·八警杨万江
·九嘲杨万江联
·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警告》(外三首)
·东海自题联
·与友人共勉
·举世闻枭皆欲杀,何人见面泪双飞
·东海自题联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zt老象:求“真”应求究竟境——读东海一枭与熊焱关于“本心”与“上帝”相比较之诗偈
·人棍
·敬郭泉、训胡温
·小偈答九公
·推荐玉峰山人之联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答黄河清先生
·笔耕别有千秋梦,棒喝谁知一寸丹
·敬佩萧大侠大仁大义,打击刘晓波又稳又狠
·不识自由真面目,只缘身在专制中!
·不可嘴封无理者,何妨尿撒老枭头
·和易叶秋《咏梅》诗
·嘲学界
·江婴老获首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遥贺(外八联)
·东海老人:命运(七首)
·调梁泉兄(联)
·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补裂待圆东海梦,援枭何必新华门!
·自题联
·自题并答谢九公慰勉(联)
·迷性反儒休近我,亲仁重道始成人
·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答谢九公(联二)
·你们为什么那么蠢笨困苦?
·答谢九公(修正稿)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薛振标:就许万平被判十二年向当局进一言

   薛振标:就许万平被判十二年向当局进一言

   

   昨天接到许万平之妻陈贤英女士的电话,告诉我几经周折总算拿到了许万平的判决书。根据她读的判决书的内容归纳一下,大概指控许万平的罪状有:(1)接受海外敌对势力的捐款,接受王希哲5000元的捐款用于购买电脑,利用敌对分子唐柏桥的捐款资助民运人士何斌、蒋世华子女400美元,将海外民运人士王华的钱(400英镑中的)2300元捐助给民主党成员王森的家属,还有向李必丰提供资助等等。(2)接受海外民主党负责人徐文立、王希哲的鼓动民众起来斗争的指令,许万平利用婚庆之机纠集湖南、湖北等地的民运分子和重庆本地的民运分子,在大渡口区聚会商议组建中国民主党“大西南协调中心”,重新组建中国民主党,以交新朋友的方式发展新党员,许是主要负责人。(3)外出到西安和甘肃等地会见西安的马晓明、甘肃的王凤山,提出以重组大西北的中国民主党的计划。(4)积极推动评选魏京生为民主斗士奖的活动。(5)2004年初,利用大渡口居民苏XX房屋被拆迁的事件,像苏XX索取相关资料,2004年7月,许万平同因扰乱社会秩序一罪被判刑的杜XX之妻李XX取得联系,把杜XX的情况提供给境外敌对组织,用以攻击人民政府。当局是根据刑法第105条第一款,刑法第106条规定称许万平构成危害国家政权罪,且系首要分子、累犯,根据刑法第66规定从重处罚。

   对于以上这些指控许万平的罪证是完全站不住脚的,许万平本人都全部否认了。根据我对许万平的了解,许万平是个性格温和,几乎没有什么脾气的人,但对民主事业的追求表现出一种坚忍不拔的毅力,他是反对暴力主张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实行民主化改革的。

   所谓许万平接受海外敌对势力的捐款资助民运人士家属,凭这件事给他定罪是很不人道的,这些重庆的民运人士由于受到各种磨难后家境都极度贫困而政府又不给他们帮助,难道也不允许别人帮助他们吗?当局应该放心,这些捐款自然不是xx党的第三XX国际的资金,也不是XX国的卢布用于购买军火推翻合法政府的,这些通过许万平的捐款都是海外游子通过自己辛勤打工得到的报酬,根本不是什么敌对势力的捐款,他们的捐助完全是出于人道主义的救济,这是慈善的事业,也是我们国家和政府当前所提倡的, 为什么就不让人做点善事呢?难道做慈善的事也要规定谁可以做谁不可以做吗?当然我也相信海外的朋友不会通过捐款帮助国内民运人士而附加要求他们发动群众对抗政府的,我相信海外的朋友中绝大多数人的捐款都是善意的,当局大可不必为此惊慌失措。

   由于我有类似的经历,这么多年同国内民运界的朋友有过不少的交往,我知道他们中绝大部分人生活都很艰难,很多人由于受到各种各样的打压都被逼到了社会的边缘,和主流社会产生了严重的隔阂,这些民运人士交流圈子大部分都局限在民运人士内部,这可以说他们是同病相怜吧?但他们都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自然对现实社会有各种各样的不满,而他们又不甘寂寞,经常互相走走动,寻求一些安慰。我在贵阳和南宁居住时也都接待过一些国内的民运朋友,尤其是当这些朋友们都聚在一起时,可以说知音难觅了,就会把各种各样心里话都吐出来,他们大部分都是说的多做的少或者根本就没做,每次聚会的内容也是大同小异,有不少人说过之后也就忘了,很多来玩的人无非是在苦闷中寻求一丝安慰,释放一下长期就被压抑的感情。像许万平这样在结婚的喜庆日子里可以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或许熬不住会大发一顿“宏论”,可能他自己说过之后也都忘了,然而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当局凭这些言论抓捕异议人士,并给他们定颠覆国家政权罪。类似情况在中国可以说车载斗量不可胜数。这无异于看到漂亮姑娘说有性冲动,就给人家定一个强奸罪一样荒谬!

   我到过重庆,据我了解所谓民主人士不过那么几个人,而绝大多数都被逼到社会的边缘,生活处于极度艰难之中,就凭他们几个人又能兴起多大风浪?从这次许万平被认定是首要分子却没有从犯分子来看,这就说明了他并没有真正去组建或没有组建成中国民主党什么“大西南协调中心”,要不然许万平怎么会光杆司令一个?

   还有指控许万平向拆迁户苏xx索要什么相关资料,这居然也可以拿来定罪,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这就让人不难理解上次肆意诬陷许万平贩毒的事了。 还有指控许万平同扰乱社会秩序一罪被判刑的杜XX之妻李XX取得联系,把杜XX的情况提供给境外敌对组织,用以攻击人民政府,这居然也是一条罪状。请问一下当局境外那些是敌对的那些不是敌对?别让我们弄不明白!记得许万平所发表的文章或传送信息的媒体,也有在萨斯病流行期间对国家领导人胡锦涛大加称赞称为“胡哥”的,是否可以肯定胡锦涛和他们就是一伙的?是否记得邓小平也曾经多次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风云人物?时代变了希望当局能真正与时俱进,不能老是用斗争的思维来看待世界,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新的世界和民运人士,在互联网时代再也别指望靠封锁消息来实现独裁统治了。我看世界上没有一个政府办事能十全十美的,我们可以肯定地说任何政府都不可能真正获得全体国民的支持,像美国这些民主国家政府的支持率在50%以上就算是不错的了,自然有不少反对派,只有像伊拉克的萨达姆政权才是100%的支持率,还有朝鲜的金正日政权才是100%的支持率,这些政府都没有任何一个反对派公开存在,难道我们中国领导人要学他们?有几个人反对那是很正常的啊!没什么了不起的吗?干吗要赶尽杀绝?

   我可以坦诚地告诉当局,国内外的民运团体实际上是一盘散沙的,既无组织也无纪律,且各自为政。绝对没有XX党那样有一套,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的严密的组织纪律。也没有XX党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指导思想,也没有宣扬暴力革命进行武装斗争,也没有通过打土豪分田地那动人的口号来欺骗群众发动革命制造社会动乱。他们宣扬的是和平理性的民主理念,参加的人是无利可图的,而且要承担坐牢的风险,目前响应者同六千多万的xx党来说是寥寥无几,因此当局大可放心不必如此过激。

   当前当局反复强调稳定压倒一切,要求构建和谐社会,这比起过去毛xx时代用阶级斗争的方法来制造社会动乱来夺取政治权利的目的来可以说是一种进步,但稳定压倒一切首先应该压倒独裁专制,应该压倒无道暴政,应该压倒腐败官僚的违法乱纪,而不应该只压倒抗议暴政的人民群众和要求民主人权的像许万平这样的民运人士,构建和谐社会也应该包括许万平在内的所有中国民众而不是只同一群腐败官僚的和谐。因此希望当局不要再沉迷于暴力,暴力只能逞强于一时,终究逃脱不掉灭亡的命运。正理才是永恒的、不可战胜的。能顺应时代发展的潮流,真正以构建和谐社会为目的来解决社会问题,通过对话协商的方法来处理社会矛盾,还给许万平一个公道。对许万平问题处理的最终结果,就是检验当局对自己执政能力的信心的晴雨表!对许万平越是重判越会提高许万平在国际和国内的地位,也就越说明当局腐败无能和内心的恐惧,也就越反映社会矛盾已经极度激化,要不然就不会如此神经过敏了!要不然就不会对自己如此没信心!

    像许万平这样的人假如没有经过当局多次打压,哪会有今天这样的名气?哪会受到各国媒体如此普遍的关注?国内外民主人士怎会有如此空前的支持和声援?当局又怎么会遭受到各国媒体如此强烈的谴责?这些是否值得当局的深思?

   薛振标

   2006年元11日于广西南宁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