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薛振标:就许万平被判十二年向当局进一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薛振标:就许万平被判十二年向当局进一言

   薛振标:就许万平被判十二年向当局进一言

   

   昨天接到许万平之妻陈贤英女士的电话,告诉我几经周折总算拿到了许万平的判决书。根据她读的判决书的内容归纳一下,大概指控许万平的罪状有:(1)接受海外敌对势力的捐款,接受王希哲5000元的捐款用于购买电脑,利用敌对分子唐柏桥的捐款资助民运人士何斌、蒋世华子女400美元,将海外民运人士王华的钱(400英镑中的)2300元捐助给民主党成员王森的家属,还有向李必丰提供资助等等。(2)接受海外民主党负责人徐文立、王希哲的鼓动民众起来斗争的指令,许万平利用婚庆之机纠集湖南、湖北等地的民运分子和重庆本地的民运分子,在大渡口区聚会商议组建中国民主党“大西南协调中心”,重新组建中国民主党,以交新朋友的方式发展新党员,许是主要负责人。(3)外出到西安和甘肃等地会见西安的马晓明、甘肃的王凤山,提出以重组大西北的中国民主党的计划。(4)积极推动评选魏京生为民主斗士奖的活动。(5)2004年初,利用大渡口居民苏XX房屋被拆迁的事件,像苏XX索取相关资料,2004年7月,许万平同因扰乱社会秩序一罪被判刑的杜XX之妻李XX取得联系,把杜XX的情况提供给境外敌对组织,用以攻击人民政府。当局是根据刑法第105条第一款,刑法第106条规定称许万平构成危害国家政权罪,且系首要分子、累犯,根据刑法第66规定从重处罚。

   对于以上这些指控许万平的罪证是完全站不住脚的,许万平本人都全部否认了。根据我对许万平的了解,许万平是个性格温和,几乎没有什么脾气的人,但对民主事业的追求表现出一种坚忍不拔的毅力,他是反对暴力主张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实行民主化改革的。

   所谓许万平接受海外敌对势力的捐款资助民运人士家属,凭这件事给他定罪是很不人道的,这些重庆的民运人士由于受到各种磨难后家境都极度贫困而政府又不给他们帮助,难道也不允许别人帮助他们吗?当局应该放心,这些捐款自然不是xx党的第三XX国际的资金,也不是XX国的卢布用于购买军火推翻合法政府的,这些通过许万平的捐款都是海外游子通过自己辛勤打工得到的报酬,根本不是什么敌对势力的捐款,他们的捐助完全是出于人道主义的救济,这是慈善的事业,也是我们国家和政府当前所提倡的, 为什么就不让人做点善事呢?难道做慈善的事也要规定谁可以做谁不可以做吗?当然我也相信海外的朋友不会通过捐款帮助国内民运人士而附加要求他们发动群众对抗政府的,我相信海外的朋友中绝大多数人的捐款都是善意的,当局大可不必为此惊慌失措。

   由于我有类似的经历,这么多年同国内民运界的朋友有过不少的交往,我知道他们中绝大部分人生活都很艰难,很多人由于受到各种各样的打压都被逼到了社会的边缘,和主流社会产生了严重的隔阂,这些民运人士交流圈子大部分都局限在民运人士内部,这可以说他们是同病相怜吧?但他们都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自然对现实社会有各种各样的不满,而他们又不甘寂寞,经常互相走走动,寻求一些安慰。我在贵阳和南宁居住时也都接待过一些国内的民运朋友,尤其是当这些朋友们都聚在一起时,可以说知音难觅了,就会把各种各样心里话都吐出来,他们大部分都是说的多做的少或者根本就没做,每次聚会的内容也是大同小异,有不少人说过之后也就忘了,很多来玩的人无非是在苦闷中寻求一丝安慰,释放一下长期就被压抑的感情。像许万平这样在结婚的喜庆日子里可以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或许熬不住会大发一顿“宏论”,可能他自己说过之后也都忘了,然而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当局凭这些言论抓捕异议人士,并给他们定颠覆国家政权罪。类似情况在中国可以说车载斗量不可胜数。这无异于看到漂亮姑娘说有性冲动,就给人家定一个强奸罪一样荒谬!

   我到过重庆,据我了解所谓民主人士不过那么几个人,而绝大多数都被逼到社会的边缘,生活处于极度艰难之中,就凭他们几个人又能兴起多大风浪?从这次许万平被认定是首要分子却没有从犯分子来看,这就说明了他并没有真正去组建或没有组建成中国民主党什么“大西南协调中心”,要不然许万平怎么会光杆司令一个?

   还有指控许万平向拆迁户苏xx索要什么相关资料,这居然也可以拿来定罪,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这就让人不难理解上次肆意诬陷许万平贩毒的事了。 还有指控许万平同扰乱社会秩序一罪被判刑的杜XX之妻李XX取得联系,把杜XX的情况提供给境外敌对组织,用以攻击人民政府,这居然也是一条罪状。请问一下当局境外那些是敌对的那些不是敌对?别让我们弄不明白!记得许万平所发表的文章或传送信息的媒体,也有在萨斯病流行期间对国家领导人胡锦涛大加称赞称为“胡哥”的,是否可以肯定胡锦涛和他们就是一伙的?是否记得邓小平也曾经多次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风云人物?时代变了希望当局能真正与时俱进,不能老是用斗争的思维来看待世界,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新的世界和民运人士,在互联网时代再也别指望靠封锁消息来实现独裁统治了。我看世界上没有一个政府办事能十全十美的,我们可以肯定地说任何政府都不可能真正获得全体国民的支持,像美国这些民主国家政府的支持率在50%以上就算是不错的了,自然有不少反对派,只有像伊拉克的萨达姆政权才是100%的支持率,还有朝鲜的金正日政权才是100%的支持率,这些政府都没有任何一个反对派公开存在,难道我们中国领导人要学他们?有几个人反对那是很正常的啊!没什么了不起的吗?干吗要赶尽杀绝?

   我可以坦诚地告诉当局,国内外的民运团体实际上是一盘散沙的,既无组织也无纪律,且各自为政。绝对没有XX党那样有一套,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的严密的组织纪律。也没有XX党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指导思想,也没有宣扬暴力革命进行武装斗争,也没有通过打土豪分田地那动人的口号来欺骗群众发动革命制造社会动乱。他们宣扬的是和平理性的民主理念,参加的人是无利可图的,而且要承担坐牢的风险,目前响应者同六千多万的xx党来说是寥寥无几,因此当局大可放心不必如此过激。

   当前当局反复强调稳定压倒一切,要求构建和谐社会,这比起过去毛xx时代用阶级斗争的方法来制造社会动乱来夺取政治权利的目的来可以说是一种进步,但稳定压倒一切首先应该压倒独裁专制,应该压倒无道暴政,应该压倒腐败官僚的违法乱纪,而不应该只压倒抗议暴政的人民群众和要求民主人权的像许万平这样的民运人士,构建和谐社会也应该包括许万平在内的所有中国民众而不是只同一群腐败官僚的和谐。因此希望当局不要再沉迷于暴力,暴力只能逞强于一时,终究逃脱不掉灭亡的命运。正理才是永恒的、不可战胜的。能顺应时代发展的潮流,真正以构建和谐社会为目的来解决社会问题,通过对话协商的方法来处理社会矛盾,还给许万平一个公道。对许万平问题处理的最终结果,就是检验当局对自己执政能力的信心的晴雨表!对许万平越是重判越会提高许万平在国际和国内的地位,也就越说明当局腐败无能和内心的恐惧,也就越反映社会矛盾已经极度激化,要不然就不会如此神经过敏了!要不然就不会对自己如此没信心!

    像许万平这样的人假如没有经过当局多次打压,哪会有今天这样的名气?哪会受到各国媒体如此普遍的关注?国内外民主人士怎会有如此空前的支持和声援?当局又怎么会遭受到各国媒体如此强烈的谴责?这些是否值得当局的深思?

   薛振标

   2006年元11日于广西南宁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