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0四:反革命宣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0四:反革命宣言

   中华民族又到了相当危险的时候。

   社会分配严重不公,两极分化不断加大,贫者益贫,富者益富,民风官风极端败坏,腐败顽疾如附骨之疽、燎原之火,驱之不去,扑之难灭,腐朽僵化的官僚体制,已严重滞后,成了社会、经济发展的拦路虎。社会矛盾,特别是官民之间、公仆与主人之间的冲突,正在不断深化、激化、表层化。这些,皆为有目者共睹,有耳者共闻。

   一股巨大的不满和敌视的情绪,正在底层酝酿着、沸腾着。目前的时势,正如贾谊痛哭而呈的《治安策》中所指出:“夫抱火厝之积薪之下而寝其上,火未及燃,因谓之安,方今之势,何以异此!本末舛逆,首尾衡决,国制抢攘,非甚有纪,胡可谓治”同样是本末颠倒、首尾冲突,国制混乱,没有纲纪,同样也有一批马屁虫歌功颂德涂脂抹粉,高唱盛世!

   面对政治的黑暗,社会的混乱,一些民运志士发出了革命的号召,而不少网友因不堪现实的丑恶,国势的危殆,也忍不住随声附和。如生活之痒网友的观点就很有代表性:

    “多少豪杰受了命运的围追堵截,有的躲进温柔乡,有的吟诗做画,有的参禅打坐! 这些边缘化生活着的人,恰恰正是整个社会偏离轨道的差距坐标,永远绕不开的是革命二字,枭兄的态度当引人深思,但革命还是要革一革的!那怕是最差劲的一次革命,也比闭了眼睛,关了门,完成小我,无视大我来的好!”

   关于革命,老枭期期以为不可,并已发过数贴,摆事实讲道理,希望把钻进牛角尖者多少拉几个回来,另觅出路。

   纵天下大乱,民不聊生,老枭出身草莽,而又才略奇伟、交游广阔,自保身家,绰乎有余。要是愿意混水莫鱼、乱中取胜,弄顶枭雄之冠戴戴也说不定。之所以成为旗帜鲜明、立场坚定的反革命分子,实在是不忍见生灵涂炭、历史倒退,不忍使民族的元气再受一次巨大的戕残啊。

   毛领袖曾经教导过我们,革命不是绣花,不是请客吃饭,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斗争。它是恐怖的、疯狂的,血淋淋、非理性的,是血流漂杵、头堆成山,是一个将军、英雄、权威站起来,千万个士兵、平民、无辜者倒下去……。

   而那些既使利益者,那些吸饱了民脂民高、捞足不国资公款不义之财的大小蛀虫们,大多将闻风而逃,到海外当寓公享受去了,甚至摇身一变,成了新的军阀及其帮凶,篡夺革命成果成为革命英雄。

   所以,我主张:不到国灭族危的最后关头,不要轻言革命;不到彻底绝望的时候,不要放弃和平的改良。这一点,出尘公子知我颇深:“这老枭同志另一桩让出尘佩服的便是坚守原则,前阵子一班爱国青年群“龙”无首,天晓得居然瞅上了老枭同志,效那梁山泊卢俊义故事,哭着喊着要死要活地求着老枭做他们的“龙”头。而老枭同志不为“权”“利”所动,好言相劝,坚不入伙,可敬”!

   作为新时代的反革命分子,老枭所反对的是血腥、恐怖、暴力、非理性的革命,是揭竿而起,工农暴动、造反,而不是受剥削压迫的贫苦农民、下岗工人合理合法的局部抗争。在宪法允许的前提下,上访,静坐,示威,以争取和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那是人民觉醒、社会进步的表现。老枭不但不反对,而且鼓掌欢迎。听雨醉客网友之言甚合我意:

   “民主运动从一百多年前就在中国兴起,但是到了今天民主对于普通的中国人来说依然很渺茫。我以为当今实行民主应该逐步缓行。把民主所拥有的手段逐步运用于中国社会。其中最迫切的需要就是对绝对权力的监督和约束。舆论自由,地方普选都应该是现在中国能够实现的措施。我认为只要是符合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措施都可以实行。如果民主在中国目前不可能得到彻底实现,还不如暂且把民主措施当作手段,切实的为中国的富强服务”

   中国底层民众不是不懂民主,而是不懂得如何主动而合法地去争取民主。他们能忍就忍,不能忍就反抗,就暴动。如寒山心客所说“由于缺少各方面的联动,中国农村的改革只取得有限成功,并又呈现出一派“老少边穷”的面貌。但我对农民很有信心,我相信,只要再给他们一点点民主,他们的创造力足以让全世界耳目一新”不错,“再给他们一点民主”。如果上面愿给,下面能争,自然水到渠成;如果下面能争,上面纵不愿,也不得不多给一些-----任何当政者都不可能长时间与大多数人唱反调的。最怕是下面不懂争,上面不愿给,社会矛盾、阶级矛盾激化,又走上几千年来暴力革命的老路---那又是一场民族、国家和人民的灾难!

   所以,下启民智,上促改良,让老百姓了解只有民主---而非明主,才是民之福,才是生活的保障,从而通过正当的途径逐步争取;让政体改革-----缓进、阶进的革命的步伐加快一些,这,便是当今知识分子的责任和义务。

   2002、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