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0四:反革命宣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央行微调,股市或大跌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尊佛不是这么尊的----敬告某些佛门人士》
·《可疑的“神卫兵”》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精卫衔花东海香》
·儒家不许宗教化!
·《上帝信仰:多走了两步》
·《断章师爷犯规了》
·《东海老人:内外兼修的儒门功夫》
·《装罢高明留笑柄,驱开病弱盼真人》
·《教授多落草,大学尽贼窝》
·《道及高处莫葛藤》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尚留三字经
·东海老人:真言传万古,妙法度群迷
·从格瓦拉一句名言说起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答司徒一先生》
·《答司徒一先生》
·《东海老人: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
·《台湾尚如此,大陆何以堪?---再回司徒一先生》
·外人请随意,友人请注意
·《东海老人:欢迎回家共迎升平》
·《东海老人:致良知以成圣,妙万物而为言》
·平生不受等闲恩
·圣贤论---儒家进德次第初阐
·天下唯豪杰,圣贤立地成
·《东海老人:与基督徒对着说》
·凡是圣人都最骄傲最自大
·《东海老人:转身》
·《东海老人:半字治天下》
·《东海老人提醒:知见不正枉修行》
·祸福常相倚,因缘难思议
·我怕…
·儒家邮报开东海一枭专栏,欢迎下载
·有个著名的小段子…
·《良知不是空洞的---答张文峰网友》
·《因果谁不落?责任要自负----小启刘大生教授》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万行大师胜过释迦牟尼》
·佛教“转业”有办法,儒家造命是责任
·《辱人犹可恕,毁儒绝不饶》
·说说张国堂、郭庆海之流
·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如何减少人际间的误会和伤害
·洪哲胜:用动机判断是不是“好人”.用成果判断是不是“贤人”
·拜向江湖谢赏音
·刘路,站住!
·应疾不仁休已甚
·东海老人:暴戾小说
·请自问鄙不鄙,请自测哪一品?
·东海老人:想要快乐跟我来
·《东海反思录之二:有一种人》
·《东海老人:官虽易跑道难行》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0四:反革命宣言

   中华民族又到了相当危险的时候。

   社会分配严重不公,两极分化不断加大,贫者益贫,富者益富,民风官风极端败坏,腐败顽疾如附骨之疽、燎原之火,驱之不去,扑之难灭,腐朽僵化的官僚体制,已严重滞后,成了社会、经济发展的拦路虎。社会矛盾,特别是官民之间、公仆与主人之间的冲突,正在不断深化、激化、表层化。这些,皆为有目者共睹,有耳者共闻。

   一股巨大的不满和敌视的情绪,正在底层酝酿着、沸腾着。目前的时势,正如贾谊痛哭而呈的《治安策》中所指出:“夫抱火厝之积薪之下而寝其上,火未及燃,因谓之安,方今之势,何以异此!本末舛逆,首尾衡决,国制抢攘,非甚有纪,胡可谓治”同样是本末颠倒、首尾冲突,国制混乱,没有纲纪,同样也有一批马屁虫歌功颂德涂脂抹粉,高唱盛世!

   面对政治的黑暗,社会的混乱,一些民运志士发出了革命的号召,而不少网友因不堪现实的丑恶,国势的危殆,也忍不住随声附和。如生活之痒网友的观点就很有代表性:

    “多少豪杰受了命运的围追堵截,有的躲进温柔乡,有的吟诗做画,有的参禅打坐! 这些边缘化生活着的人,恰恰正是整个社会偏离轨道的差距坐标,永远绕不开的是革命二字,枭兄的态度当引人深思,但革命还是要革一革的!那怕是最差劲的一次革命,也比闭了眼睛,关了门,完成小我,无视大我来的好!”

   关于革命,老枭期期以为不可,并已发过数贴,摆事实讲道理,希望把钻进牛角尖者多少拉几个回来,另觅出路。

   纵天下大乱,民不聊生,老枭出身草莽,而又才略奇伟、交游广阔,自保身家,绰乎有余。要是愿意混水莫鱼、乱中取胜,弄顶枭雄之冠戴戴也说不定。之所以成为旗帜鲜明、立场坚定的反革命分子,实在是不忍见生灵涂炭、历史倒退,不忍使民族的元气再受一次巨大的戕残啊。

   毛领袖曾经教导过我们,革命不是绣花,不是请客吃饭,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斗争。它是恐怖的、疯狂的,血淋淋、非理性的,是血流漂杵、头堆成山,是一个将军、英雄、权威站起来,千万个士兵、平民、无辜者倒下去……。

   而那些既使利益者,那些吸饱了民脂民高、捞足不国资公款不义之财的大小蛀虫们,大多将闻风而逃,到海外当寓公享受去了,甚至摇身一变,成了新的军阀及其帮凶,篡夺革命成果成为革命英雄。

   所以,我主张:不到国灭族危的最后关头,不要轻言革命;不到彻底绝望的时候,不要放弃和平的改良。这一点,出尘公子知我颇深:“这老枭同志另一桩让出尘佩服的便是坚守原则,前阵子一班爱国青年群“龙”无首,天晓得居然瞅上了老枭同志,效那梁山泊卢俊义故事,哭着喊着要死要活地求着老枭做他们的“龙”头。而老枭同志不为“权”“利”所动,好言相劝,坚不入伙,可敬”!

   作为新时代的反革命分子,老枭所反对的是血腥、恐怖、暴力、非理性的革命,是揭竿而起,工农暴动、造反,而不是受剥削压迫的贫苦农民、下岗工人合理合法的局部抗争。在宪法允许的前提下,上访,静坐,示威,以争取和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那是人民觉醒、社会进步的表现。老枭不但不反对,而且鼓掌欢迎。听雨醉客网友之言甚合我意:

   “民主运动从一百多年前就在中国兴起,但是到了今天民主对于普通的中国人来说依然很渺茫。我以为当今实行民主应该逐步缓行。把民主所拥有的手段逐步运用于中国社会。其中最迫切的需要就是对绝对权力的监督和约束。舆论自由,地方普选都应该是现在中国能够实现的措施。我认为只要是符合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措施都可以实行。如果民主在中国目前不可能得到彻底实现,还不如暂且把民主措施当作手段,切实的为中国的富强服务”

   中国底层民众不是不懂民主,而是不懂得如何主动而合法地去争取民主。他们能忍就忍,不能忍就反抗,就暴动。如寒山心客所说“由于缺少各方面的联动,中国农村的改革只取得有限成功,并又呈现出一派“老少边穷”的面貌。但我对农民很有信心,我相信,只要再给他们一点点民主,他们的创造力足以让全世界耳目一新”不错,“再给他们一点民主”。如果上面愿给,下面能争,自然水到渠成;如果下面能争,上面纵不愿,也不得不多给一些-----任何当政者都不可能长时间与大多数人唱反调的。最怕是下面不懂争,上面不愿给,社会矛盾、阶级矛盾激化,又走上几千年来暴力革命的老路---那又是一场民族、国家和人民的灾难!

   所以,下启民智,上促改良,让老百姓了解只有民主---而非明主,才是民之福,才是生活的保障,从而通过正当的途径逐步争取;让政体改革-----缓进、阶进的革命的步伐加快一些,这,便是当今知识分子的责任和义务。

   2002、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