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修正稿)]
东海一枭(余樟法)
·次韵酬九狮山民
·愿我儒生如孔雀
·归林:东海良知与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之"欲与矩"(东海附言)
·儒家唱和观:该和则和,该唱则唱
·外道漫论
·Z拐峁山人:次韵东海一枭《抒怀示友人》二首
·道德的政治如何可能?
·z拐峁山人:读东海一枭四绝句有感
·z一个多情的基督徒为东海作祷告
·都来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真认识我不容易》
·勉jiang、赤二生
·东海指月录(问答卷1--5)
·只有认识良知,才能认识一切
·圣贤快乐自足,道德真力弥满----小启贝苏尼
·东海指月录(问答6--9)
·东海荐文:论大学"治国平天下"(作者:赤子之心)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政治以外另一境界
·大德者必有言,大智者必能言
·戊子杂诗(五十三----六十二)
·周敬诚:《中国未来政治制度构想》(东海荐语)
·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千家万派,东海最派
·黎文生:“转向东海,并不弃佛”(东海附言)
·焦国标,你住嘴!
·关注现实,升级儒家,洪传真理,建设文化 ----勉东海儒者
·《恶毒时代》
·被褐:某些知识分子的“策略”(东海附言)
·支持方家华等提名洪哲胜为“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
·宋大琦:“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
·黎文生: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东海荐文)
·考验
·“化缘”功夫
·《东海儒家》
·为余秋雨先生改联
·教化
·枭声重发: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z紫光:农历赠余兄樟法
·忍辱功夫
·黎文生关于《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一文的补充说明
·万法皆从自性生
·黎文生:人生一大快事(东海附言)
·新词别释:德残智弱(四则)
·大良知的呼唤----东海儒家欢迎你
·南老怀瑾,请勿自辱!
·反儒者的命运
·反儒者的命运
·好诗共赏:敬步原韵呈枭先生(作者:九狮山民)
·最大的非礼(东海胡思录5--9)
·东海老人:《最高尊重》
·请教方应看、不锈钢老鼠等自由中国管理员(劳热心人士一转)
·《杨一刀》
·我的“打击面”
·良知恒久远,一颗永留传
·谭嗣同殉难110周年祭
·焦芽败种尚能芽否?--兼示东海原粉丝们
·怎样对待外道异端?
·z一手接纳民主宪政,一手拥抱中国传统
·气壮体亦壮,心良身自良
·中共渐明智,华夷尚倒置
·利他利己都是良知的作用
·东海的红与秋雨的红
·好诗荐读:中华(作者:黎文生)
·儒者、儒学爱好者及有关刊物负责人请进
·警惕冒充东海的人
·真理高于一切,半步也不退让!
·见到我自然会有奇迹
·尘色依旧:谭嗣同殉难110年祭(用东海老人韵)
·九狮山民:奉和东海老人纪念谭嗣同殉难一百一十周年诗
·汤池不是“儒家特区”!
·制度道德,何者为本?
·z鸟鸣可待成追忆:“阐述学理是一个叫真儿的事情”!
·拐峁山人:东海哲理小诗印象
·儒新社:“不教而罰謂之虐”( 东海附言)
·孔子不诛少正卯!
·也和东海老人夜读谭嗣同其二(作者:不靠运气)
·你值得我团结吗?
·刘晓波的狂妄
·信必安:“我认识了更高的真理”(东海附言)
·敢问基督徒:大舜真的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吗?
·冯学成:天堂地狱一肩挑(东海荐读)
·通亦乐,穷亦乐
·道德大棒来了
·z为孔孟讨东海贼枭文(东海附言)
·z黎文生:希望在儒家
·自杀是一种犯罪
·z邹生:赞叹大良知学
·《开国》
·胡平一言三错误
·良知期待你的支持和信仰
·万岁、万岁、万万岁!
·老黄:你們可別再錯過了
·自由专制不兼容-----复徐水良
·牛客人:谈谈我对儒家的认识---答东海一枭
·揽风驻云 :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毫无疑问的问题
·佛门大德的迟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修正稿)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

   

   草庵君是个极热心的人。林樟旺案发生后,他和伍凡君在新唐人电视台做了一期电视评论节目专门谈林案。他还要我将涉案人员的详细名单和电话职务告之,以便他找些朋友从上层施加压力或修理他们。林案初审缓刑,二案迟迟不复,“功劳薄”上少不了草庵君的大名。这次颜峻事件,他竭力施援,更是将侠义精神热心肠发挥得淋漓尽致。

   

   然而,好心获恶报,他为此招致诸多指控,乃发出《草庵居士的政治声明》。草庵君表示,“本人将会继续将援救颜钧先生的工作完成。本人将继续支持国内的民主活动及民主人士,继续支持海内外的宗教团体及独立的新闻媒体”,在下欣慰之至;但“郑重身声明,本人将不再参加任何与中国海外民运组织有关的任何政治活动.并断绝与这些组织的任何联系”,则似乎不必如此决绝。世俗之毁誉,任之可也,如有必要,辩之亦可也,为避嫌而心生退缩则大可不必。

   

   会干的不如会说的,会说的不如会看的,做事的跑断腿不如旁观的动动嘴,这都是中国社会正常现象。老枭也曾因饱受误解嘲讽而心灰意懒,产生不如归去的念头,但终究没有退回去独善其身。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弘,宽广也。毅,强忍也。非弘不能胜其重,非毅无以致其远(《论语•泰伯章》)。计较闲言碎语,不弘,略逢挫折便退,不毅。不弘不毅,不足以为士也。

   

   我辈做事,只为任重(社会责任历史责任),只求尽心,世人毁我不足为辱,誉我不足为荣,掌声固佳,恶声何辞!便一时的输赢成败结局如何,亦何妨置之度外。从历史高度看,民主大潮终将席卷我神州大地,相信公道自在人心----只要始终如一一以贯之地坚持下去,只要尽心尽力地做了,是非功罪,终将有一个相对公正的“说法”!我很喜欢苏东坡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苏子的可敬可爱,不仅在于“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的豪放,更在于那“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旷达洒脱呀。

   

   各方对草庵君的控词我无暇细看,对颜峻事件有关详情亦不了解,故其中之是非对错如何,无从判断亦无权过问。各海外民运人士无论德望如何,往往大有功于民主事业并为此作出了重大的个人牺牲,一枭后生小子,岂敢隔海雌黄诸位前辈?故这里仅就《草庵居士的政治声明》略发一点感慨,以与草庵兄和海内外同道之士共勉。

   

   2006-1-9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