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修正稿)]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想要快乐跟我来
·《东海反思录之二:有一种人》
·《东海老人:官虽易跑道难行》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修正稿)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

   

   草庵君是个极热心的人。林樟旺案发生后,他和伍凡君在新唐人电视台做了一期电视评论节目专门谈林案。他还要我将涉案人员的详细名单和电话职务告之,以便他找些朋友从上层施加压力或修理他们。林案初审缓刑,二案迟迟不复,“功劳薄”上少不了草庵君的大名。这次颜峻事件,他竭力施援,更是将侠义精神热心肠发挥得淋漓尽致。

   

   然而,好心获恶报,他为此招致诸多指控,乃发出《草庵居士的政治声明》。草庵君表示,“本人将会继续将援救颜钧先生的工作完成。本人将继续支持国内的民主活动及民主人士,继续支持海内外的宗教团体及独立的新闻媒体”,在下欣慰之至;但“郑重身声明,本人将不再参加任何与中国海外民运组织有关的任何政治活动.并断绝与这些组织的任何联系”,则似乎不必如此决绝。世俗之毁誉,任之可也,如有必要,辩之亦可也,为避嫌而心生退缩则大可不必。

   

   会干的不如会说的,会说的不如会看的,做事的跑断腿不如旁观的动动嘴,这都是中国社会正常现象。老枭也曾因饱受误解嘲讽而心灰意懒,产生不如归去的念头,但终究没有退回去独善其身。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弘,宽广也。毅,强忍也。非弘不能胜其重,非毅无以致其远(《论语•泰伯章》)。计较闲言碎语,不弘,略逢挫折便退,不毅。不弘不毅,不足以为士也。

   

   我辈做事,只为任重(社会责任历史责任),只求尽心,世人毁我不足为辱,誉我不足为荣,掌声固佳,恶声何辞!便一时的输赢成败结局如何,亦何妨置之度外。从历史高度看,民主大潮终将席卷我神州大地,相信公道自在人心----只要始终如一一以贯之地坚持下去,只要尽心尽力地做了,是非功罪,终将有一个相对公正的“说法”!我很喜欢苏东坡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苏子的可敬可爱,不仅在于“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的豪放,更在于那“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旷达洒脱呀。

   

   各方对草庵君的控词我无暇细看,对颜峻事件有关详情亦不了解,故其中之是非对错如何,无从判断亦无权过问。各海外民运人士无论德望如何,往往大有功于民主事业并为此作出了重大的个人牺牲,一枭后生小子,岂敢隔海雌黄诸位前辈?故这里仅就《草庵居士的政治声明》略发一点感慨,以与草庵兄和海内外同道之士共勉。

   

   2006-1-9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