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三:仁者强
·儒词训解之十五:三道唯仁
·论语点睛:君子周急不继富
·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最大的国耻
·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最大的国耻
·历史由德性决定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统一不是最高道德
·于转物时观世界,向无心处得天真---近日微言集
·《论语点睛》:英雄不怕出身低
·吳元士:讲仁义是对弱势最好的保护(附东海荐语)
·盗贼崇拜要不得,圣贤崇拜不可少
·君子心细微论
·伪善的口和祸害的手
·佳联欣赏
·从耶诞说起(微论)
·新词语之二十五:仁道致远
·新词语之二十六:指马为儒
·写在毛诞日:我是来救人的!
·儒词训解之二十三:君子无戏言
·【吴元士】德不孤,必有邻——访浙江儒林前辈吴光教授记
·三教不可合一論
·关于“三教不可合一”答客难
·关于“主权在民”答客问
·殷周皆王道,殷秦非一系
·长住仁宅的颜回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今日微言(君子于言无所苟,大人处世要全真)
·儒家关于复仇的规定
·关于“子诛少正卯”
·今日微言(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致敬)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儒家是否会极端、排他、自大和宗教化
·关于修宪的百字意见
·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击蒙资中筠
·今日微言(巨变时代来临)
·习近平最适合现中国(微集)
·与陈明兄游山
·论语点睛:世事难免有例外
·陈宝生的教育特色
·一本实诚而光辉的书
·文化和文明(微集)
·文化和文明(微集)
·关于民族主义(微集)
·刘瑜的蠢话
·关于托利得定理
·《论语点睛》:孔颜之乐的奥秘
·今日微言(文章底事狂如许,知不可为偏要为)
·《论语点睛》:不要画地自限
·书能明理自然佳----序《元士文集》
·关于《中国历史精神》与萧三匝先生商榷(附言并附萧先生原文)
·别太抬举孙中山
·好人必有好报----善良小论
·今日微言(流氓就应该受到谴责和相应的惩罚)
·东海联萃(投赠联)
·从佛道之优善,尊两家为辅统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关于华夷之辨,批判某君之误
·关于仁本主义(微言)
·吕不韦:风险投资第一人
·关于华夷之辨(微言)
·今日微言(最好的人和最坏的蛋)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从暴秦说开去(微言)
·准备迎接百年来最好的时代(微集)
·儒家之隐:行其庭不见其人
·港台新儒家微论
·今日微言(防儒之口、与儒为敌罪恶特别大)
·《论语点睛》之:君子儒与小人儒
·为什么而读书?(微集)
·儒家也讲因果(微集)
·今日微言(知识分子应以立德为第一义)
·《礼运》大义前言
·《中庸精义》前言和目录
·《孟子•尽心篇解读》前言和目录
·千万不要恶度人生(微集)
·今日微言(圣贼颠倒是最根本的颠倒)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金朝微论(外交大方略:联美、谐欧、和俄、睦日、防阿、友韩、灭金)
·今日微言(大老实人最吉祥)
·教育微论
·今日微言(最邪的魔也要避我三舍,最大的佛也得让我三分!)
·关于文化认同和国族认同(微集)
·今日微言(一条最好最幸福的人生路)
·今日微言(寄望习近平先生)
·今日微言(半世城乡甘豹隐,中宵风雨待鸡鸣)
·儒家大中至正,西方精神分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

   

   草庵君是个极热心的人。林樟旺案发生后,他和伍凡君在新唐人电视台做了一期电视评论节目专门谈林案。他还要我将涉案人员的详细名单和电话职务告之,以便他找些朋友从上层施加压力或修理他们。林案初审缓刑,二案迟迟不复,“功劳薄”上少不了草庵君的大名。这次颜峻事件,他竭力施援,更是将侠义精神热心肠发挥得淋漓尽致。

   

   然而,好心获恶报,他为此招致诸多指控,乃发出《草庵居士的政治声明》。草庵君表示,“本人将会继续将援救颜钧先生的工作完成。本人将继续支持国内的民主活动及民主人士,继续支持海内外的宗教团体及独立的新闻媒体”,在下欣慰之至;但“郑重身声明,本人将不再参加任何与中国海外民运组织有关的任何政治活动.并断绝与这些组织的任何联系”,则似乎不必如此决绝。世俗之毁誉,任之可也,如有必要,辩之亦可也,但心生退缩则不可亦不必。

   

   会干的不如会说的,会说的不如会看的,做事的跑断腿不如旁观的动动嘴,这都是中国社会正常现象。老枭也曾因饱受误解嘲讽而心灰意懒,产生不如归去的念头,但终究没有退回去独善其身。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弘,宽广也。毅,强忍也。非弘不能胜其重,非毅无以致其远(《论语•泰伯章》)。计较闲言碎语,不弘,略逢挫折便退,不毅。不弘不毅,不足以为士也。

   

   况我辈做事,只为任重(社会责任历史责任),只求尽心,世人毁我不足为辱,誉我不足为荣,掌声固佳,恶声何辞!便一时的输赢成败结局如何,亦何妨置之度外。从历史高度看,民主大潮终将席卷我神州大地,相信公道自在人心----只要始终如一一以贯之地坚持下去,只要尽心尽力地做了,是非功罪,终将有一个相对公正的“说法”!我很喜欢苏东坡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苏子的可敬可爱,不仅在于“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的豪放,更在于那“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旷达洒脱呀。

   

   各方对草庵君的控词我无暇细看,对颜峻事件有关详情亦不了解,故其中之是非对错如何,无从判断亦无权过问。各海外民运前辈无论德望如何,大受大有功于民主事业并为此作出了重大的个人牺牲,一枭后生小子,岂敢隔海雌黄诸位前辈?故这里仅就《草庵居士的政治声明》略发一点感慨,以与草庵兄和海内外同道之士共勉。

   

   2006-1-9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