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把脏话进行到底!]
东海一枭(余樟法)
·和老憨:自许华文第一人
·再和憨豆:人唯权利我唯心
·《我的情人,艳绝人间》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东海楼头卧,湖湘眼底空!
·三和老憨:老枭没落,力虹先落水了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4)
·厚德最耐看,士当论志远-----关于儒家法印问题答客问(二)
·小王子: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一枭附言]
·对大陆佛门现状的批评
·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
·观点偏颇,导向错误-----对不锈钢老鼠的反批评
·九曲澄:读东海一枭“力虹入狱,鸦雀有声,何似无声!--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口占以寄
·东海草堂大联示警
·为力虹,也为你们自己!----呼吁知识分子兼吁中共当局
·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二辑)
·苗人凤呼唤胡一刀
·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与力虹站在一起---我的自由已气息奄奄!
· “统治者的心胸”是靠不住的!----关于言论自由复“订正”网友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有儒有民主,犹如插翅虎!
·代转芦笛一函,拜托“各位大侠”
·家宝君,我们为你造“温床”!
·见了魏老大,谁敢不低头!
·天下居然有芦笛这种垃圾!
·凡是美眉及上来娱乐的网友,请离我远点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吾家自有大神通!
·《钉子》(外二首)
·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
·zt无弦琴:述评“东海之道”入门书(一)
·刘晓波有进步
·毕时圆刘晓波张国堂芦笛们狂者乎妄人乎?
·东海一厢情愿,晓波一如既往!----替老刘澄清一下
·旧诗一束忆故人
·东海制联小萃三(投赠联)
·剥黄景仁诗赠某坛某些所谓的自由人士
·真反儒者,畜生也!
·芦笛问俩问题,要出一万元咨询费
·他(老枭)就既是小人,又是畜生!
·芦老谣子又乱造!
·欢迎参观:“我爹的雕塑作品: 东海一枭! ”
·本体初论
·雪峰可以在枭门称尊!
·应邀转发芦笛《东海之道要诀——在东海之道国际研讨上的发言》
·高人托梦大骂,老枭冷汗直流!
·慰勉高智晟(七律二首)
·稿费恐断流,老枭发了愁
·不拜老魏我拜谁?
·水古:力虹,我要宰你
·老枭落水演习全版(同题诗大展)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旧文新发并附言)
·芦笛为老枭所作之序及一枭附言
·不亦快哉(八则)
·不认识人民日报不要紧但要认识民主论坛(诗三首)
·过去错认为朋友的人翻脸后露出的狰狞面目
·在专制面前自我缴械!
·倡利己说,赞高智晟,非伪即愚!
·《为北岛改诗》
·《本体不许十论》
·垃圾文字,垃圾人物!----芦笛、张国堂现象略析
·与秦晖先生商榷
·在博讯赚了两百万!
·真想看我,总找得到的!
·致人性大知,发宇宙大秘:《本体二论》
·寂寂千秋终炽盛,区区一己任浮沉
·本体二论
·戒笔小诗
·黄喝楼主: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主张自私自利(一枭附言)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
·妄人刘晓波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修正稿)
·赠刘晓波君
·枭文点击率为何不高?
·乔眼花花真绝代,看将枭体作梨花!
·《我的眼里没有仇敌》
·可怜季羡林,九十尚空茫!
·切莫源头混清浊,宜将枭眼察秋毫!----再训秦晖诸君
·薛振标、东海一枭:探望杨在新
·《仁之二:你要对这一切负责》
·般若无尽藏真言,增长大智慧咒语
·受垢为王!
·外王学与民主路及民国纲要----略答Dck先生
·《十八个》
·《送“闲”下乡》
·“黄喝”黄喝楼主:为学不诚,不知其可!
·黄喝楼主严重警告老枭:我“绝不是善男信女”!
·告别词
·自题枭文《为学不诚,不知其可》调黄喝楼主
·《我正在最陡峭的悬崖上》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五)
·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自由之歌》(歌词初稿)
·《上网真好玩》
·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证道诗(七绝六首)
·“先灭中共,后灭法轮。唯我东海,中华称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把脏话进行到底!

   把脏话进行到底!

   

   幼儿园小朋友都知道,讲脏话是没修养不文明的表现。中国自古号称礼仪之邦,特别讲究语言和文字的雅洁。儒家从世俗生活和日常应对上设计了一整套符合其道德理论和价值目标的“礼”的规范,强调温良恭俭让,要求“順辞令”(在語言辞令上温和驯順,不出恶言);佛法强调口业清净,恶口,即粗恶诽谤之言,属四种佛家必须去除的不好、不清净的语言习惯之一。可悲的是当今中国儒释并衰,传统美德荡然无存,粗话脏话风行现代社会生活每一个角落,礼仪之邦早成了粗口恶口之邦。

   

   当然,有些脏话已演变为谑而不虐的玩笑,一般讲讲也无伤大雅;文人有时笔下偶尔说点粗话脏话,更是出于“修辞”需要,所谓“道在屎尿”是也,与文不文明无关,与人格高低无关。枭词《贺新郎-感事》结尾:天下事,娘希屁!骂得何其响亮。此词以夕阳西坠的意象开局,定下悲凉慷慨之调,上阙悲世,下阙悲己,结尾处一腔悲愤尽行迸出,不暇雕饰矣!

   

   同时,人格,修养,道德,文明等等,有大小之分,相对一些更大的“义”,更高的“德”、“格”而言,语言文明与否就是小节了,要不要“拘”,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灵活掌握。小服从大、低服从高是“官场守则”,也是道德原则。有时讲点粗话脏话下流话,符合更大的道德,恰恰是一种更高的精神修养。

   

   我说过,在当前乃至今后一定的历史时期内,反共,乃是中国人的最祟高道德!面对中共反动派恶势力,面对防民如贼以民为奴的民贼,面对结党为私“以国为家”的国贼,面对集虚伪奸诈凶恶于一体的小丑党小人党,每一个有尊严有良知的人都应该站出来,发出怒吼,作出抗争!在怒吼和抗争的过程中说点粗话脏话下流话,在所难免。面对小偷大盗恶棍凶神,战土比绅士更道德,没有必要太文质彬彬,太温文尔雅温良恭俭让!粗话脏话,有时该讲还得讲,不吐不快,那是一种不畏强暴、笑傲威武的表现,一种阳刚之气、浩然正气的体现,一种蓄怒已久、忍无可忍的迸发,那是一种对邪恶和黑暗居高临下的轻蔑和渺视!

   

   有人问,骂,有用吗?老枭曰:什么才是有用的呢?拿起刀枪有用,也不能让每一个人都上山打游击吧。何况有没有用是一回事,敢不敢骂又是一回事,至少表明了一种不合作的态度!何况有水平有深度的“大”骂,应该建立在深厚的文化、祟高的思想之基础上,是可以唤醒迷梦深入人心的,并非单纯几句脏话而已。在这方面,已故大诗人杨春光不愧为我们的好榜样。

   

   去年,我写了一首《亮出你的鸡巴来》后,得到了已故大诗人杨春光和诗评家老象等人的鼓励,老杨跟帖夸曰:“好‘显’现,老枭只要这样走下去,新诗界您又将雄霸。修改稿非常好,可以成为我们的空房子写作力作!形象生动,骨质坚挺,以下犯上,锋芒无敌!”;面对一些诗友的嗤笑,老象还写了篇长文《低俗粗鄙又如何?》为之辨护。后来我又陆续写了《猜猜这个婊子的名字》、《屁》、《世尽颂圣,唯我操逼!》等“脏”诗、“下流”诗,发出之后,褒贬不一,可谓誉满江湖,谤满江湖。

   

   我的态度是,粗话脏话,不可不讲,不可多讲,讲的时候,应遵循两个原则:一是方向性:粗话脏话应该是向上或者向下的(特权阶级论权力上上,论道德下下),其方向是朝着特权集团反动势力的;二是节制性:只能在特定境况下偶一为之,不可泛滥。我赞成川歌的意见:“在低诗歌的写作中有时确实可以用些脏言脏语以下犯上以毒攻毒草,但应慎用,如用得太滥太过就达不到应有的目的”。粗话脏话,乃奇招奇兵,不是大经正道,常道常态,如果嘴边整天、笔下整篇都是屎尿屁和男女生殖器,只会令人反感和厌恶。所谓的下半身和低诗歌的写作,在这方面就过“度”了。

   

   在两大原则“指导”下,让我们把脏话进行到底,把脏话向专制中共的头上,扔去!

   

   2005-11-24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