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谁能让我生回气?]
东海一枭(余樟法)
·这是东枭海外小家之一,琳琅满目,欢迎作客!
·与老象、天高任鸟飞、杨万江、扫煤才子、搜神、紫光、丰润姜子诸君商榷
·老是思想大老,鸟之大鹏鸟----答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东海教导:不识本心,学儒无益!
·一枭五调杨万江
·与雪峰共勉二联
·与老象共勉
·“致良知”与“致良制”----兼为刘晓波解惑
·严正学张林获第四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致贺并致谢
·读雪峰《东海一枭占领了生命禅院》戏作
·雪峰批判(二则)
·为刘杰纠错,为“义德”鸣冤
·最高言论是行动,最高友谊是“性交”
·恕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怒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东海六调杨万江联
·东海七警杨万江联
·八警杨万江
·九嘲杨万江联
·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警告》(外三首)
·东海自题联
·与友人共勉
·举世闻枭皆欲杀,何人见面泪双飞
·东海自题联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zt老象:求“真”应求究竟境——读东海一枭与熊焱关于“本心”与“上帝”相比较之诗偈
·人棍
·敬郭泉、训胡温
·小偈答九公
·推荐玉峰山人之联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答黄河清先生
·笔耕别有千秋梦,棒喝谁知一寸丹
·敬佩萧大侠大仁大义,打击刘晓波又稳又狠
·不识自由真面目,只缘身在专制中!
·不可嘴封无理者,何妨尿撒老枭头
·和易叶秋《咏梅》诗
·嘲学界
·江婴老获首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遥贺(外八联)
·东海老人:命运(七首)
·调梁泉兄(联)
·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补裂待圆东海梦,援枭何必新华门!
·自题联
·自题并答谢九公慰勉(联)
·迷性反儒休近我,亲仁重道始成人
·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答谢九公(联二)
·你们为什么那么蠢笨困苦?
·答谢九公(修正稿)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能让我生回气?

   谁能让我生回气?

   

   年轻时广泛结交,诗友酒友文友拳友棋友商友,不仅来者不拒,而且主动寻访。但随着年龄增大阅历加丰,便越来越不擅于也不喜欢与人打交道了。许多旧雨渐疏远,寻朋访友的冲动基本已绝。原因很多,主要有三:一是对一些事兴趣渐趋淡薄及消失,如下棋喝酒经商挣钱等;有的爱好兴趣依旧但实在抽不出时间去玩,如拳术气功,这方面的朋友自然交往就少了;二是德行皆优直谅多闻造诣精深值得交往的益友越来越少见,言不及义的闲聊、毫无意义的应酬素为我所不喜。

   

   最主要的是太忙,忙世人之所闲,忙于读书思考写作探研体悟人生社会宇宙之道,如日前《给你一个研究院!》中所说:许多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及人生问题待进一步思考,许多诗词文章待写,许多读过的书待重读,粗读的书待细读,还有些未读过的书待补读…,实在太忙,不可开交,每天酒也匆匆饭也忙忙睡觉也迟迟,恨不得把一分钟搿成两分化!连多位mm喝酒之约都一推再推,玩拳习武的时间再也抽不出来,功夫都荒废了。

   

   对于研究院这块牌子,放弃是有些可惜。好友川歌建议委托他人经营,老乡伙夫建议我先“维持”着:“好不容易创办的这个研究院,是含金量颇高的无形资产,转让了实在可惜,可以先养几年嘛,机会来时启动也快,报禁一开,出书、办刊、办报都可用这块牌子。书、刊、报一启动,其他业务及整个研究院的运转不但不会困难,而且红火得让你发晕。时刻准备着,没错…”朋友们大都反对将它轻易废停或送人,说得都有一定道理。

   

   只是,委托经营,找到合适的人选不易,况且这么办总得时常顾而问之,我是实在拨不出什么时间精力也提不起一点兴趣来管这种实务琐事了;维持着,老是有出无入,白白浪费,今后自己也不太可能再从事具体工作。所以一次性转给或送给合适的人是上上之选。先这么定,如实在无妥适之人接手再说。

   

   由于近几年来所从事的工作使自己“敏感”起来了,担心给别人带去不必要的麻烦,加上忙于“务虚”,对许多老前辈老朋友都疏于问候。对于近几年结交的同道及网上认识的网友,更是极少主动问讯,失礼之至,在此谨向旧雨新朋致歉。我1997年连自己办了多年的小公司都宁愿关门,现在又连自已颇费周折创办的研究院都没空打理,可见我是真忙乎了吧。有些好友或同道责我摆架子,或以为我对他有什么误会,或者生气了,要求与我多多勾通,这才是天大的误会呢。

   

   我常常神游万里“魂飞天外”,最不爱理睬过问世俗纠葛琐屑事务,越来越不擅于与人勾通了,但我绝不会为什么鸡毛蒜皮误谁的会生谁的气的。不论持什么观点走什么路,只要您是反共的,就是我的同道。不论骂没骂过我不论如何骂我,都没有关系。除了中共特权阶级,天下之大,谁配让我生气?几人能骂到我生气?真有那本事,我还生什么气?拜师去啊,呵呵,所以务请有关同道释念,同时也务恳恕我粗疏失礼之处。倘是同道,如有必要,欢迎来电“勾通”。至于QQ电邮,我不会打字,能拨冗回答一二已是天大的面子,不可能就什么事长篇大论作出详细解释说明,请多多理解。最后,小诗二首,就此向海内外同道拜年了:

   

   其一

   辛劳筑梦几时圆?啼血抽思又一年。

   个我安危何足道,不忧鬼击愿回天。

   

   其二

   夜长休怨路难行,听我嘹天报晓声。

   我说有光光便有,早登高处早相迎。

   

   其三

   莫叹云低气不伸,浮冰积雪兆阳春。

   梅花消息正传遍,备酒待聆燕讯新。

   2006-1-6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