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谁能让我生回气?]
东海一枭(余樟法)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长生不是梦想
·精卫:向大家推荐东海一枭的《良知三论》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到了告别的时候》
·被公安机关认定为非法信息的枭文(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关于支持中华文化城建设的呼吁
·南怀瑾“神话”
·忍看民运自残多
·嘲小人儒
·雪峰君欢迎吗?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修正稿)
·中国向何处去?
·敢劝宗愚休扯蛋
·雪峰:《净化开始 先死一亿》
·论尊重生命----兼批上帝之道
·良知的级别
·读雪峰君《系列清扫东海之道告天下贤士书》戏占
·雪峰:亵渎上帝罪责难逃(一枭附言)
·《小草们》
·乾坤草谈体用(一枭附言)
·z雪峰:妄论生命: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二)
·犟嘴名家多软蛋,疗愚大侠尽村夫
·枭心有爱原无愧,上帝无人哪有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能让我生回气?

   谁能让我生回气?

   

   年轻时广泛结交,诗友酒友文友拳友棋友商友,不仅来者不拒,而且主动寻访。但随着年龄增大阅历加丰,便越来越不擅于也不喜欢与人打交道了。许多旧雨渐疏远,寻朋访友的冲动基本已绝。原因很多,主要有三:一是对一些事兴趣渐趋淡薄及消失,如下棋喝酒经商挣钱等;有的爱好兴趣依旧但实在抽不出时间去玩,如拳术气功,这方面的朋友自然交往就少了;二是德行皆优直谅多闻造诣精深值得交往的益友越来越少见,言不及义的闲聊、毫无意义的应酬素为我所不喜。

   

   最主要的是太忙,忙世人之所闲,忙于读书思考写作探研体悟人生社会宇宙之道,如日前《给你一个研究院!》中所说:许多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及人生问题待进一步思考,许多诗词文章待写,许多读过的书待重读,粗读的书待细读,还有些未读过的书待补读…,实在太忙,不可开交,每天酒也匆匆饭也忙忙睡觉也迟迟,恨不得把一分钟搿成两分化!连多位mm喝酒之约都一推再推,玩拳习武的时间再也抽不出来,功夫都荒废了。

   

   对于研究院这块牌子,放弃是有些可惜。好友川歌建议委托他人经营,老乡伙夫建议我先“维持”着:“好不容易创办的这个研究院,是含金量颇高的无形资产,转让了实在可惜,可以先养几年嘛,机会来时启动也快,报禁一开,出书、办刊、办报都可用这块牌子。书、刊、报一启动,其他业务及整个研究院的运转不但不会困难,而且红火得让你发晕。时刻准备着,没错…”朋友们大都反对将它轻易废停或送人,说得都有一定道理。

   

   只是,委托经营,找到合适的人选不易,况且这么办总得时常顾而问之,我是实在拨不出什么时间精力也提不起一点兴趣来管这种实务琐事了;维持着,老是有出无入,白白浪费,今后自己也不太可能再从事具体工作。所以一次性转给或送给合适的人是上上之选。先这么定,如实在无妥适之人接手再说。

   

   由于近几年来所从事的工作使自己“敏感”起来了,担心给别人带去不必要的麻烦,加上忙于“务虚”,对许多老前辈老朋友都疏于问候。对于近几年结交的同道及网上认识的网友,更是极少主动问讯,失礼之至,在此谨向旧雨新朋致歉。我1997年连自己办了多年的小公司都宁愿关门,现在又连自已颇费周折创办的研究院都没空打理,可见我是真忙乎了吧。有些好友或同道责我摆架子,或以为我对他有什么误会,或者生气了,要求与我多多勾通,这才是天大的误会呢。

   

   我常常神游万里“魂飞天外”,最不爱理睬过问世俗纠葛琐屑事务,越来越不擅于与人勾通了,但我绝不会为什么鸡毛蒜皮误谁的会生谁的气的。不论持什么观点走什么路,只要您是反共的,就是我的同道。不论骂没骂过我不论如何骂我,都没有关系。除了中共特权阶级,天下之大,谁配让我生气?几人能骂到我生气?真有那本事,我还生什么气?拜师去啊,呵呵,所以务请有关同道释念,同时也务恳恕我粗疏失礼之处。倘是同道,如有必要,欢迎来电“勾通”。至于QQ电邮,我不会打字,能拨冗回答一二已是天大的面子,不可能就什么事长篇大论作出详细解释说明,请多多理解。最后,小诗二首,就此向海内外同道拜年了:

   

   其一

   辛劳筑梦几时圆?啼血抽思又一年。

   个我安危何足道,不忧鬼击愿回天。

   

   其二

   夜长休怨路难行,听我嘹天报晓声。

   我说有光光便有,早登高处早相迎。

   

   其三

   莫叹云低气不伸,浮冰积雪兆阳春。

   梅花消息正传遍,备酒待聆燕讯新。

   2006-1-6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