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谁能让我生回气?]
东海一枭(余樟法)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能让我生回气?

   谁能让我生回气?

   

   年轻时广泛结交,诗友酒友文友拳友棋友商友,不仅来者不拒,而且主动寻访。但随着年龄增大阅历加丰,便越来越不擅于也不喜欢与人打交道了。许多旧雨渐疏远,寻朋访友的冲动基本已绝。原因很多,主要有三:一是对一些事兴趣渐趋淡薄及消失,如下棋喝酒经商挣钱等;有的爱好兴趣依旧但实在抽不出时间去玩,如拳术气功,这方面的朋友自然交往就少了;二是德行皆优直谅多闻造诣精深值得交往的益友越来越少见,言不及义的闲聊、毫无意义的应酬素为我所不喜。

   

   最主要的是太忙,忙世人之所闲,忙于读书思考写作探研体悟人生社会宇宙之道,如日前《给你一个研究院!》中所说:许多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及人生问题待进一步思考,许多诗词文章待写,许多读过的书待重读,粗读的书待细读,还有些未读过的书待补读…,实在太忙,不可开交,每天酒也匆匆饭也忙忙睡觉也迟迟,恨不得把一分钟搿成两分化!连多位mm喝酒之约都一推再推,玩拳习武的时间再也抽不出来,功夫都荒废了。

   

   对于研究院这块牌子,放弃是有些可惜。好友川歌建议委托他人经营,老乡伙夫建议我先“维持”着:“好不容易创办的这个研究院,是含金量颇高的无形资产,转让了实在可惜,可以先养几年嘛,机会来时启动也快,报禁一开,出书、办刊、办报都可用这块牌子。书、刊、报一启动,其他业务及整个研究院的运转不但不会困难,而且红火得让你发晕。时刻准备着,没错…”朋友们大都反对将它轻易废停或送人,说得都有一定道理。

   

   只是,委托经营,找到合适的人选不易,况且这么办总得时常顾而问之,我是实在拨不出什么时间精力也提不起一点兴趣来管这种实务琐事了;维持着,老是有出无入,白白浪费,今后自己也不太可能再从事具体工作。所以一次性转给或送给合适的人是上上之选。先这么定,如实在无妥适之人接手再说。

   

   由于近几年来所从事的工作使自己“敏感”起来了,担心给别人带去不必要的麻烦,加上忙于“务虚”,对许多老前辈老朋友都疏于问候。对于近几年结交的同道及网上认识的网友,更是极少主动问讯,失礼之至,在此谨向旧雨新朋致歉。我1997年连自己办了多年的小公司都宁愿关门,现在又连自已颇费周折创办的研究院都没空打理,可见我是真忙乎了吧。有些好友或同道责我摆架子,或以为我对他有什么误会,或者生气了,要求与我多多勾通,这才是天大的误会呢。

   

   我常常神游万里“魂飞天外”,最不爱理睬过问世俗纠葛琐屑事务,越来越不擅于与人勾通了,但我绝不会为什么鸡毛蒜皮误谁的会生谁的气的。不论持什么观点走什么路,只要您是反共的,就是我的同道。不论骂没骂过我不论如何骂我,都没有关系。除了中共特权阶级,天下之大,谁配让我生气?几人能骂到我生气?真有那本事,我还生什么气?拜师去啊,呵呵,所以务请有关同道释念,同时也务恳恕我粗疏失礼之处。倘是同道,如有必要,欢迎来电“勾通”。至于QQ电邮,我不会打字,能拨冗回答一二已是天大的面子,不可能就什么事长篇大论作出详细解释说明,请多多理解。最后,小诗二首,就此向海内外同道拜年了:

   

   其一

   辛劳筑梦几时圆?啼血抽思又一年。

   个我安危何足道,不忧鬼击愿回天。

   

   其二

   夜长休怨路难行,听我嘹天报晓声。

   我说有光光便有,早登高处早相迎。

   

   其三

   莫叹云低气不伸,浮冰积雪兆阳春。

   梅花消息正传遍,备酒待聆燕讯新。

   2006-1-6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