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0九:拳击“魔鬼身材”]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0九:拳击“魔鬼身材”

   我对赵本山这个极富表演才能的本色演员很反感,他所表演的小品,总是拿最底层的农民来开涮;我对许多极有创作才华的文人也很反感,因为他们放着体制批判、社会批判、大众批判的责任和义务不尽,尽拿知识分子来当箭靶子,所瞄准的,又恰恰是少数知识分子最可贵的地方-----反抗专制和强权的精神。

   今晨一不小心又在猫言无忌中就看到了魔鬼身材的一篇奇文《做事与作秀》(见附页),仿佛吃下了一颗苍蝇,不吐不快。

   做秀(SHOW),表演也,有展示、炫耀、卖弄之意,在英文中为中性词。从香港传入大陆,含了贬意。这是一个作秀的时代,各行各业的精英,包括政坛要人,都在大作其秀,确有大批痛击的必要。可文章却倒打一耙,矛头指向进步知识分子:“近年来知识界作秀的事好象越来越多,有作抵抗霸权、关注底层和弱势群体秀的,天天高喊口号,似乎真的象格瓦拉一样去打游击,事实上自己却躲在洋地洋房和洋车中,刻意地与底层隔离起来。也有的三天两头发个宣言、签名信什么的,一副与专制势不两立的样子,但是这些东西在推动事业进步上到底能起到多大的作用,还不如从身边的一、二件小事作起,改变愚昧和奴性,踏踏实实的推进我们民族的进步”。

   喊口号、打笔仗、发宣言、签名信,本来就是知识分子为社会尽责尽力的具体体现,就是在“踏踏实实推动社会进步”。不一定非要要他们闭嘴封笔,上山下乡、“象格瓦拉一样去打游击”,才能在“推动事业进步上”起作用。至于他们住的是洋地洋房还是茅屋草棚,行的是洋车还是牛车,与他们的所追求的“事业”,是两回事。富有者就不应或不能追求正义吗?

   有位旭日东方网民就曾大义凛然地指斥东海一枭等人:“要过年了,你们谁为西部农村尚在饥寒中的老人送去一丝棉一粒饭?你们高呼自由、和平、民主、博爱,享受现代网络通讯的时候,你们是否为解决明年春季春耕用水而加班加点”?我在《说完这些泡妞去》贴中作过反击:

   “社会是多元的,每个人分工不同,所扮演的角色不同,所尽的责任和义务也不同。工农兵学商,各在其位,各谋其政。一个正常、健康的社会,需要有“一个一个解决具体问题”的实干家,也需要“孤身奋战的勇士,抚哭叛徒吊客”的热血青年;既需要“日复一日为生计而操劳,从媳妇到婆婆”的升斗小民,也需要“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英雄;既需要“广大人民”也需要“独醒者,不醉于世者,如一枭之辈,以关注民生为已任,以抨击社会为能事”…”

   既使他们这样做,是为了“个人的清名和美誉”,也是可以理解的,也没什么不好。重清名爱美誉,就不会与污浊同流,就不屑与丑恶合污。孔夫子曰:“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也”。老枭就是个“处处想着自己清名的人”,堂堂正正坦荡荡荡,凡有损我清名美誉之话、之文、之事,不论有啥好处,也绝不肯说、绝不肯写、绝不肯做!我所喜爱的狂人李贽也极好名,声称:“文章鸣世与道德垂芳等。然众生尽时则此名尽,大丈夫不愿寝处其中也”,“多少无名死,余特死有声。只愁薄俗子,误我不成名”。他好名求名,有时甚至到了俗气可笑的地步,说什么“一棒打杀李卓午,立成万古之名”,在《豫约》中要弟子及香客们把他当圣人来礼拜。但对名的执著,丝毫不影响他作为晚明思想界的异端的伟大。

   在当代中国,抵抗强权、反对专制、为底层和弱势群体讲话,弘扬民主自由的理念,是要冒一定风险的,据我了解的(由于信息封锁,所知有限),就有四川黄琦、北京羊子等数十位知识分子,因此或遭牢狱之灾,或受流放之罪,或影响了仕途的“进步”,工作的稳定。不在道义上声援、支持他们,反而谥以做秀、视为图名,说轻点,是冷血行径假清高,说重点,是落井下石为虎作伥!这种行为本身,就是愚昧和奴性在作怪。

   有联语曰:“百善孝为先,原心不原迹,原迹贫家无孝子;万恶淫为首,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少完人”。说得有理。可古代一些道学家却严刻到连梦也不放过,做梦也不准梦见女人的,那样一来,既使太监也算不上精神上的完人------据说太监也会想女人的。对知识分子之好名,也当论迹不论心。那踏实做事、默默做事、高尚忘我、甘做无名英雄者,当然值得万分敬仰;对“三天两头发个宣言、签名信什么的,一副与专制势不两立的样子”、冒险犯难的有名志士,我一样敬佩万分!不管主观上,他们是为了“清名美誉”,还是“事业的进步”,不管他们个人是“毫毛无损”还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客观上,他们都产生了“媒体效应”、“推动了事业的进步”,对加速中国民主化的进程作出了贡献!

   2002、2、15

附: 做事与作秀

   文章提交者:魔鬼身材 加贴在 猫言无忌 凯迪网络 http://www.cat898.com

    世上有专门做事的人,也有专门作秀的人。做事的人心底纯朴,一心想用自己的实践来证明自己的理论和誓言,用实实在在的业绩做能真正推动自己事业发展的事,做了再说,或做了不说,在他们的心目中,事业是第一位的。作秀的人却不做真正推动事业发展的事,只一味地宣传自己的理论,宣传自己的光辉形象、高风亮节,他们其实并不想真正做事,他们只想作秀,他们的真实目的是通过作秀来宣传、炒作自己,抬高自己,使自己名利双收,忘记甚至背叛了自己的事业,他们的心目中,个人的清名、盛名才是第一位的。中国知识分子的作秀花样繁多,有作爱国秀的,有作叛逆秀的,有作民主秀、自由秀的,实在是可以大写一笔。

    我早年曾参与过一些社会活动,当时我们的领导者是一个研究生。当我们为那些受害者做了不多的几件事后,他却不想再做任何的推进工作了,他去干什么了呢?原来他去天天召见记者了,他大肆宣传自己的英雄无畏形象,当时很多媒体上都有了他的名字,这还不够,我亲眼见他把数十封介绍他和我们的一些活动的信寄给了国内的各界名流们。(那个写信图名的可怜模样我还记得很清楚)。我觉得我们当时根本没干什么事情,就开始宣传炒作,实在不很诚实,象作秀而不象做事。果然,在他大大出名之后,就突然不做事了,而我们这些没有名气的人却还在冒着压制默默地做事,因为我们实在没有其他私心杂念,我们认为干这些有风险的事的人都应是高尚的、忘我的人。现在回头来看,真的会为那个在校研究生高人一筹的聪明和善于作秀感到惊讶,小小年纪的知识分子,就学得那样精于算计、善于作秀,除了佩服咱们中国的文化传统外,还能说些什么呢?

    那些不真正为事业的发展作贡献,却处处想着自己的清名的人,实际上是在作秀,而不是在作事。在压力阻力来的关键时刻,作事的人会挺住,作秀的人会溜之大计。作秀的人的目的只是个人的清名和美誉,作事的人的目的却是真正为了事业的进步。所以衡量一个人是在作秀还是在作事,就要看他的行动到底对推动事业的进步有没有实际的作用。大多数作秀的人的行动既为他带来了美誉,对自己也毫毛没损。但也有一些作秀的人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没有眼力的人以为他真的为事业在作事,实际上,如果他真的为事业而奋斗的话,他是不会采取只有媒体效应而无实际功效的行动的。对这些付出代价的人的牺牲精神的钦佩是一回事,反省他们的错失、真正一点一点的推进事业的进步是另外一回事。为了一己的清名和美名而去作事,只会带来事业的退步而非进步的。

    近年来知识界作秀的事好象越来越多,有作抵抗霸权、关注底层和弱势群体秀的,天天高喊口号,似乎真的象格瓦拉一样去打游击,事实上自己却躲在洋地洋房和洋车中,刻意地与底层隔离起来。也有的三天两头发个宣言、签名信什么的,一副与专制势不两立的样子,但是这些东西在推动事业进步上到底能起到多大的作用,还不如从身边的一、二件小事作起,改变愚昧和奴性,踏踏实实的推进我们民族的进步。

    总之,当大家都以是否真正推进事业进步为唯一标准时,作秀的人就不会再有市场,而那些默不作声的真正作事的人才会得到大家的仿效和推崇。 输入时间:2002-2-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