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百零三:向官场外寻真乐]
东海一枭(余樟法)
·弱智问题收费办法暂行规定
·我为锦涛铸法印!
·和老憨:自许华文第一人
·再和憨豆:人唯权利我唯心
·《我的情人,艳绝人间》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东海楼头卧,湖湘眼底空!
·三和老憨:老枭没落,力虹先落水了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4)
·厚德最耐看,士当论志远-----关于儒家法印问题答客问(二)
·小王子: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一枭附言]
·对大陆佛门现状的批评
·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
·观点偏颇,导向错误-----对不锈钢老鼠的反批评
·九曲澄:读东海一枭“力虹入狱,鸦雀有声,何似无声!--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口占以寄
·东海草堂大联示警
·为力虹,也为你们自己!----呼吁知识分子兼吁中共当局
·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二辑)
·苗人凤呼唤胡一刀
·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与力虹站在一起---我的自由已气息奄奄!
· “统治者的心胸”是靠不住的!----关于言论自由复“订正”网友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有儒有民主,犹如插翅虎!
·代转芦笛一函,拜托“各位大侠”
·家宝君,我们为你造“温床”!
·见了魏老大,谁敢不低头!
·天下居然有芦笛这种垃圾!
·凡是美眉及上来娱乐的网友,请离我远点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吾家自有大神通!
·《钉子》(外二首)
·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
·zt无弦琴:述评“东海之道”入门书(一)
·刘晓波有进步
·毕时圆刘晓波张国堂芦笛们狂者乎妄人乎?
·东海一厢情愿,晓波一如既往!----替老刘澄清一下
·旧诗一束忆故人
·东海制联小萃三(投赠联)
·剥黄景仁诗赠某坛某些所谓的自由人士
·真反儒者,畜生也!
·芦笛问俩问题,要出一万元咨询费
·他(老枭)就既是小人,又是畜生!
·芦老谣子又乱造!
·欢迎参观:“我爹的雕塑作品: 东海一枭! ”
·本体初论
·雪峰可以在枭门称尊!
·应邀转发芦笛《东海之道要诀——在东海之道国际研讨上的发言》
·高人托梦大骂,老枭冷汗直流!
·慰勉高智晟(七律二首)
·稿费恐断流,老枭发了愁
·不拜老魏我拜谁?
·水古:力虹,我要宰你
·老枭落水演习全版(同题诗大展)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旧文新发并附言)
·芦笛为老枭所作之序及一枭附言
·不亦快哉(八则)
·不认识人民日报不要紧但要认识民主论坛(诗三首)
·过去错认为朋友的人翻脸后露出的狰狞面目
·在专制面前自我缴械!
·倡利己说,赞高智晟,非伪即愚!
·《为北岛改诗》
·《本体不许十论》
·垃圾文字,垃圾人物!----芦笛、张国堂现象略析
·与秦晖先生商榷
·在博讯赚了两百万!
·真想看我,总找得到的!
·致人性大知,发宇宙大秘:《本体二论》
·寂寂千秋终炽盛,区区一己任浮沉
·本体二论
·戒笔小诗
·黄喝楼主: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主张自私自利(一枭附言)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
·妄人刘晓波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修正稿)
·赠刘晓波君
·枭文点击率为何不高?
·乔眼花花真绝代,看将枭体作梨花!
·《我的眼里没有仇敌》
·可怜季羡林,九十尚空茫!
·切莫源头混清浊,宜将枭眼察秋毫!----再训秦晖诸君
·薛振标、东海一枭:探望杨在新
·《仁之二:你要对这一切负责》
·般若无尽藏真言,增长大智慧咒语
·受垢为王!
·外王学与民主路及民国纲要----略答Dck先生
·《十八个》
·《送“闲”下乡》
·“黄喝”黄喝楼主:为学不诚,不知其可!
·黄喝楼主严重警告老枭:我“绝不是善男信女”!
·告别词
·自题枭文《为学不诚,不知其可》调黄喝楼主
·《我正在最陡峭的悬崖上》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五)
·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自由之歌》(歌词初稿)
·《上网真好玩》
·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百零三:向官场外寻真乐

   

   官场自古皆贪腐。明朝嘉靖以来,士风官风败坏,李贽在《四书评-论语》中骂道:“今日从政者,只是一个无耻”。以豪杰自许、以圣贤自期的卓吾老子,因峥嵘的个性与官场风气捍格不入,而自动辞去好不容易才挣来的知府四品官,高吟“混世不妨狂作态,绝弦肯与俗为名?古来才大难为用,且看楞伽四卷经”,出家为僧去了。

   

   李贽对官人官场的痛斥,移之今日,也一样合适。尔虞我诈、争权夺利、弄虚作假、欺下瞒上,侍上如奴,迎客如妓,谎话连篇,大言不惭,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只讲功利,不讲原则……有伪造政绩和数字以图高升的,有跑官求官买官卖官的,有利用黑社会将竞争对手除掉的,有把老婆送给上司享用的。无官不腐,无腐不官------不搞歪门邪道就当不了官、当不久官,真可谓前腐后继啊。许多下流手段、无耻言行,比起古代来,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向更高的阶段和层次发展了。官场,已成了大大小小的骗子、小子、恶棍、伪君子、王八蛋翻云覆雨兴风作浪约场所。诗曰:

   

   世态无常荆棘多,凭谁法眼辨龙蛇。口中流蜜腹中剑,台上装神幕后魔。

   魅魑乘时争射影,豺狼携手笑登科。最难防处君知否,平地无风也起波。

   ----------《忧思吟限歌韵五首之三》

   

   儒家祖师孔老二曾高调明志: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可惜在专制社会里,他的徒子徒孙-----知识分子们,既无独立的社会地位,又缺乏经济基础,犹如无足轻重的毛,若想求富贵,只能依附在统治者的皮上。不义才能富且贵,义则只能长贫贱,此乃封建体制下知识分子的宿命,铁定的游戏规则。不论是追求一己名利享受,还是要实现“置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理想,只能向君----强权投怀送抱,向官-----强梁依门傍户。孔老二自己,弟子三千,名动天下,只因推行仁义学说,到处碰壁,惶惶如丧家之犬----鲁司寇的位子上,屁股还没坐热就被赶走了。

   

   自古以来,多少高洁之士因此进退失据、出处两难啊。一些为国为民的士之优秀者、英雄贤才之大者,为了一展抱负,不得不牺牲自己的独立人格知一己荣辱,放下身段,在脏肮的官场,与宵小之徒虚与委蛇。如李卓吾老子在《附衡湘书》中所写:“自古英雄欲建一功,立一节,尚且屈耻忍辱以就其事”。

   

   老枭曾用世心切、当官心热,盼只盼“倒洗人间尘污净,一朝巨臂挽银河”。不少师友也曾勉我奋力进取。网友南城游子尤其感人:

   

   “遍观枭兄诗文,知枭兄“政过商过”,具行政长才,仅仅埋没草莽,岂不可惜?我还是信奉罗素的观点,政治(其他事情我想也一样)的好坏,常在乎有“一打坚毅果敢正直之士”去实干,去改善它(大意)。如果具行政长才的“坚毅果敢正直之士”不去从政,只让一些下三烂的货色充斥其中,那么我们能等来政治清明的那一天吗?枭兄敬慕的朱镕基同志不就是这样的“坚毅果敢正直之士”吗?如果中国政坛真的能有一打这样的“坚毅果敢正直之士”,在体制内推动政治改革,岂不是百姓之福?望枭兄慎思吾言”。

   

   政过商过云云,吹牛皮也。当过几年十几个人七八条枪的小队伍的小老板,就算商过;呆过两年团县委,干过几天某委下面的“局座”,就算政过,听在真正的企业、政治大家耳里,岂不笑掉大牙。

   

   北大论坛恨不相逢网友,曾指点我三条路:一曰考取功名,循序渐进;二曰毛遂自荐,锐意进取;三曰自荐不成,投身革命。三条路都不合我的脚。第一条,蚂蚁爬大山,我不屑走;第二条,老枭乃山野草民,无政治资本,上层尽昏庸官僚,无识才慧眼,不能走;第三条,我一闻革命二字,便浑身发抖,四肢冰冷。盖自古以来所有的革命,不论名义如何动听、旗帜如何堂皇,没有不生灵涂炭、大干天和的也。老枭不能走也不愿走上这条殃民祸国害人害己的绝路!

   

   其实我早想通了。我的性情,暴烈如火,疾恶如仇,坦荡如砥,正直如松,散淡自在如风行水流,绝不适合官场这一方水土。既使混上了一官半职,也混不好,混不久,弄得不好,很可能断送了老头皮。狡狐野鼠已成窝,击狐捉鼠,还乾坤以清白,只怕无能为力;改正归邪改真归伪改善归恶改美归丑,变狐变鼠,大违本性,绝无可能!为世俗眼里所谓的富贵,自陷不义,恕我清高,我不屑!为了民众、国家的利益,委曲自己,自降身份,与狐鼠为伍,自置险境,与豺狼为友…,恕我自私,也不愿。

   

   钱不多,够我买书喝酒养家糊口就行了;名不大,却香在师友圈子中;能力不强,大事难为,但一些琐屑小事,如道上说句把话,局里捞个把人,还是可以的。生活由自己安排,时间由自己支配,何等逍遥自在?

   

   百无聊赖作诗人。世间富贵由你们享去,人间主席让你们争去,纸上荣华、网上皇帝,诗家天子,该让俺老枭了吧?竞陵派钟惺的《简远堂近诗序》中一段话,说到我心坎里去了:

   

   “诗,清物也,其体好逸,劳则否;其地喜净,秽则否;其境取幽,杂则否;其味宜淡,浓则否;其游止贵旷,拘则否,-------夫日取不欲闻之语,不欲见之事,不欲与之人,而以孤衷峭性勉强应酬,使吾耳目形骸为之用,而欲其性情渊夷,神明恬寂,作比兴风雅之言,其趣不已远乎。-----索居自全,挫名用晦,虚心直躬,可以适己,可以行世,可以垂文,何必浮沉周旋而后无适哉。”

   

   有人说世间至乐之事是玩政治和玩女人。女人则固然,政治则非也。政治既龌龊又危险,没见自古至今多少政坛大腕把命也玩进去了吗?跳出权力的魔圈,离政治远一些再远一些,将会发现,世间好玩的、快乐的事情太多了。

   

   许多一流人物,弄权无望,或勘破权力关,往往遁入情窝,追寻性乐,以醇酒妇人慰安自己。如明末岭南诗人屈翁山,晚年耽于酒色,买得香东、墨西二妾,皆绝色也。有人赠诗给他道:

   

   匹马三边听鼓鼙,吴钩笑拂月初低。英雄末路怜红粉,销得香东山墨西。(李伯元《南亭四话》)。

   

   好一句英雄落魄付红粉,不过仍属未能勘透之语。其实,红粉给人带来的乐趣,比起外在的权力和富贵来,更本质也更细腻、浓烈,与生命贴得更近,与心灵息息相关。倘有红颜为知己,何必再去求权力的亲赉呢。

   

   还有文学艺术、武术气功给人带来的快乐,比权力,精致高雅,比情爱性乐,淡远持久,古今中外多少高人雅士沉迷其中,不克自拔。

   

   还有一种至高约快乐,深不可测,妙不可言,至乐无乐,非凡夫俗子所能了解,更别讲体验了。释迦牟尼出生时既有预兆,不为人间伟大帝王,便为世外宗教领袖。鉴于此,其父处处设防,不让他看到死人、老人、病人和僧人,以免他生出家修行之念。二十九岁时,出宫游玩,接连遇到老人、病人、死人和僧人,大为震惊。乃决心出家寻求解脱之道。最估在一棵苦提树大彻悟妙人天妙谛,成了佛。惟大丈夫能皈佛。佛者,大智慧觉悟之意,一种大彻大悟的澄明境界。老子、庄子,都是大觉大悟者,可说是东方的佛。参禅求道,悟道了道,此中有真乐,欲辨已忘言呀。

   从不甘寂寞到甘于寂寞,从逃避孤独到热爱孤独,从不安平庸到安于平庸,从羡慕权力热心政治到视仕途为畏途,从视官人为小人、恶人到一群可怜虫,我正在步向人生的高境界,求取恒远的大快乐。

   此后诗文宜少作,牢骚宜少发,留取心魂相守。人生有限,妙乐无穷,退一步天空海阔,为权力呀官场呀昙花般的富贵呀之类身外之物和极粗浅的小小快乐而烦恼,太不值得了啊。

   

   2002、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