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己未能走路,莫嘲人不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论语点睛》:礼让为国
·辛庄杂记
·几个洋概念略析
·今日微言(中道医学和仁道英雄)
·男女有别论
·男女有别论
·今日微言(击蒙,答客,君子,历史眼)
·今日微言(信仰,概念,历史眼)
·今日微言(微调查,防民术,护法神)
·今日微言(启蒙,护法,本性,刘邦)
·中道论
·今日微言(本性,正命,福星,真谛)
·(日本,中国,世界,历史)
·(逢民之恶与逢君之恶一样可耻)
·主义的资格
·大秦帝国》批判
·不堪承受的爱
·今日微言(呼吁,中道,辟法,暴秦)
·今日微言(赶超西方的唯一法门)
·《论语点睛》:做好你自己
·今日微言(圣母情结和思想乡愿)
·改革原来是革命
·让蠢人生活幸福是聪明人的责任
·今日微言(仁是人和万物的尺度)
·驳“大仁不仁”
·今日微言(正君心和正民心)
·今日微言(美剧美国美人美味)
·今日微言(中道,王道,友道,后福)
·司马谈和班固对儒家的评价之比较
·儒家的超脱
·与黑恶保持距离
·今日微言(八华八夷,民主民粹)
·萨德微论
·丛林法则和因果铁律
·今日微言(曾公大开杀戒,实乃大仁大义)
·革命微论
·中美差距微论
·《论语点睛》:义利之辨
·事君小议
·为恶必苦,明心自乐
·今日微言(答客,劣根,建议,铁律)
·启蒙小议
·z从江湖“老枭”到《春秋》解人
·汉惠帝娶外甥女和同姓不婚
·今日微言(两原则,王天下,王宝强)
·纠正“莫洛夫”
·今日微言(无耻是最大的国耻)
·哈耶克支持我,我支持哈耶克
·贾谊微论(君主也要妥协呀,鬼神之义大矣哉)
·毛粉王宝强微论
·逢民之恶微论
·历史的因果(微论)
·辟毛微论(请习王明察)
·强烈抗议
·强烈抗议
·意识形态安全微论
·今日微言(反儒实力还很猖獗)
·煌煌大义为君陈---《论语大义浅说》荐读
·z中霖:中国出版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
·学历和学力微论
·百年误会至今深(马学微论)
·读经断想
·假如你有十个亿
·读经断想(二)
·人生断想
·让儒家言论先自由起来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微集)
·读经断想(三)兼驳《人民日报》
·《论语点睛》之:贤不贤都是我师
·女子毙子女和读经反读经(微论)
·辟毛微言小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己未能走路,莫嘲人不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

   己未能走路,莫嘲人不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

   

   蒋庆先生是国内极少数值得我尊重的学者之一。曾在安顺诗友老象家中读其《公羊学引论》,大为叹赏而起共鸣,也解决了我思想上的一些困惑。先生接孔孟之心脉,继往圣之绝学,弘外王之大道,大有功于儒学。胡江的“制度创新”口号喊了十几年,其实他们自己没有、广大学者大师也不敢越“社会主义制度”雷池一步。只有大儒蒋庆另辟蹊径,避开社会主义道路,创出了儒家民主制。

   

   蒋庆认为,民主是西方文化土壤中生出之制度,并非人类普世之共法,今日要再造中国政治制度,必须超越西方民主,回归儒家本原。蒋先生提出:王道政治乃至任何合法之政治秩序必须同时具备三重合法性基础,即超越之基础(天道的合法性)、文化之基础(历史文化的合法性)及民意之基础(民意的合法性)。在《政治儒学——当代儒学的转向、特质与发展》中他写道:“以‘天下归往的为民思想’来确立政治秩序合法性的民意基础、以‘法天而王的天人思想’来确立政治秩序合法性的超越基础、以‘大一统的尊王思想’来确立政治秩序合法性的文化基础。无论古今中外,凡政治秩序欲合法,必同时具有此三重合法性的基础,即必同时具有民意(世俗)、超越(神圣)、文化(传统)的合法性基础,缺一必不能合法。”

   

   如蒋先生所言,儒家民主确实革除事西方制度中民意独大的弊端,超越了西方民主的功利化平面化特征,确实具有无可比拟的优越性,不仅与所谓的社会主义“民主”不可同日而语,而且当代西方民主也是望尘莫及。参天通地,尽善尽美,陈义之高,令人惊叹。遗憾的是,这种“以儒学义理为基础反映时代要求的”、“依孔子改制的原则应该是创造性地综合各种制度的优点而形成的”的民主,这种“现代儒学开出的新外王既有现代的特征又坚守儒家的根本、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新制度,目前还只是一个空架子,具体内容,尚待“儒家学者长期细致的研究才能确定”。

   

   更遗憾的是,现政府别说什么超越、文化的合法性,连基本的“民意的合法性”都不具备。据说“基层民主”了,在城市,居民委员会选举走走形式(许多地方连形式也懒得走),职工代表大会形同虚设;在农村,村长的选举权是残缺不全的(在乡党委监管下)。纵然“西方民主政治是一种民意合法性一重独大的政治”,总比最基础的“民意合法性”都没有的一党独大的政治强吧?社会主义民主的优越性之类老调,人们听得耳朵都起茧了,中共也知道这些弥天大谎的效用越来越微弱,老邓提出“摸”论,实际上就已承认了“社会主义民主优越性”的破产。

   

   蒋庆对儒家民主是真诚信仰,中共坚持“社会主义民主”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双方真伪善恶截然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要躲开或抛开相当成熟的现成民主模式(西方各国民主制度各有特点,并非一致,但都离不开“公开定期的选举”这一“模式”),另搞一套更优越更高级的特色民主。蒋先生说得头头是道丝丝入微,我却不由得想起了“涸辙之鱼”的寓言。

   

   钱穆先生也说过类似的话,认为“较之中国文化传统中之治平大道”,“近代西方民主政治,仅尚社会一时多数人意见。而并无超社会以上更高一层之规矩道义可言。”连民意的合法性都不具备,奢谈什么“更高一层之规矩道义”,自己还没学会走路,却以为已经飞起来了,还嘲笑别人不会飞!

   

   作为一种学术研究,蒋庆先生与儒家学者当然可以躲进书斋成一统(其实儒学是一种济世之学,讲究现实和当下,可不主张躲进书斋搞所谓的纯学术),“继承孔子的王道理想,汲取《春秋》公羊学中的政治智慧及中国传统政治制度中可资利用的政治资源”,慢慢去“创”去“摸”比现存西方民主模式优越、先进、高级得多的儒家民主制度的具体内容,我也相信蒋庆心目中的儒家民主是比西方民主制度更高更完全的政治理想,可已成涸辙之鱼的中国人民,只望的升斗之水救命,等不及先生们引来那滔滔的西江之水啦。我对蒋庆先生是很尊重,但君子和而不同,见其迂阔处,忍不住做个怪脸。

   2005-11-14东海一枭

   

   注:文中括号内皆蒋先生语,见《政治儒学》一书

   首发2006、1《北京之春》,发表时标题改为《略论儒家民主》。同时,本文收入《“蒋家儒学”的几大认识误区-------蒋庆批判之一》作为第二章笫三小节。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