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蒋家儒学”的几大认识误区----蒋庆批判之一]
东海一枭(余樟法)
·嘲小人儒
·雪峰君欢迎吗?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修正稿)
·中国向何处去?
·敢劝宗愚休扯蛋
·雪峰:《净化开始 先死一亿》
·论尊重生命----兼批上帝之道
·良知的级别
·读雪峰君《系列清扫东海之道告天下贤士书》戏占
·雪峰:亵渎上帝罪责难逃(一枭附言)
·《小草们》
·乾坤草谈体用(一枭附言)
·z雪峰:妄论生命: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二)
·犟嘴名家多软蛋,疗愚大侠尽村夫
·枭心有爱原无愧,上帝无人哪有灵
·上帝之道乎?邪魔之道乎?
·随风舞动:不曾遗忘的网事---东海一枭与画(一枭附言)
·敬礼雪峰
·雪峰真有病,草木岂无仁
·雪峰,有空一起喝喝酒、泡泡妞、玩玩麻将吧
·慈天元:答东海一枭兼论六道及净土(一枭附言)
·[转贴]为一个“汉奸”翻案----读老枭《还汪精卫真实面貌!》有感而转
·为台湾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七绝五首
·关于王阳明四句教----小驳南怀瑾
·不丹“政变”,内力何来?
·良知的力量(二)----答张三一言
·闻柳州领导集体低价买豪宅
·zkdm:一孔之见,望东海先生思(一枭附言)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彻悟本来无一物,随心所欲自千秋
·一页心网友评点《摩诃罚阇耶帝》(一枭附言)
·良知的力量(三)----再答张三一言
·四本:转帖老憨和作(和枭诗《摩诃罚阇耶帝》)
·示“正信传世间”网友
·天真自咏
·良知教与上帝教
·《再贺马英九
·和东海先生《天真自咏》
·《万物一体论》与新的生命观
·再和东海先生一组
·曹维录:和东海一枭诗六首
·推开上帝更文明---并警告余杰们
·神教的出路------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一)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关于“推开上帝”一文答客难(三)
·愿把上帝拉下,耻与鲁讯并论----关于“推开上帝”答客难(四)
·神棍虚虚哪有神----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二)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yan1988问东海一枭:新儒家还有什么假不能造?(一枭附言)
·抒志二绝
·东海胡思小录(一)
·为马英九欢呼:儒家的胜利,中华的福音!
·倘崇孔庙三千座,当耀良知十万年
·刘晓波的偏误与矛盾
·小诗一组献胡温(胡锦涛、温家宝)
·中共,最大的敌人!
·彭越栖: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
·《小诗一组献胡温》和诗二首
·习性论
·叶芸枝:七律-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对待回教、基督教的原则态度
·《再贺马英九》更正并向玉出昆冈网友致谢
·自由主义与道德自由
·小溪:东海一枭你走得太远了(一枭附言)
·我比教皇更智慧
·示有关网民
·网友酬赠拾萃(之17)
·小溪:东海一枭如此“捍卫信仰自由”?(一枭附言)
·尊重是一种能力
·把马家从宪法中踢下来!
·东海答客难(452--458)
·咏仁杂诗十六首
·时事六感
·关于道德自由
·答慈天元
·二示慈天元君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莫拿真理做人情
·东海答客难(459---462)
·忍看民运成“痞运”,岂可风流变下流---东海答客难(463--466)
·黄河清:读东海一枭《时事六感》,敬和之
·补贺云高公乔迁之喜
·谢客八绝
·c.x:小幽默【枭论的由来(一枭附言)
·求同非苟同,排异要文明
·“答慈天元九诗”附论
·尘色依旧:和老枭《谢客八绝》(一枭附言)
·《上帝》
·敬答黄公河清三绝
·见不得老枭的都不是好东西!
·尘色依旧:和老枭《时事六感》
·莫朝心外拜神佛,宜向人间献赤诚---东海答客难(467---469)
·向魏京生敬礼
·和东海先生九绝(好诗荐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家儒学”的几大认识误区----蒋庆批判之一

“蒋家儒学”的几大认识误区----蒋庆批判之一

   蒋庆,当代大儒也,在贵阳龙场建有阳明精舍。蒙诗友某君多次诚邀,乃于2005年8月中旬到贵州,拟联袂赴龙场向蒋君请益。憾闻蒋君身体不适,而老枭恰家有要事,匆匆赶回,失之交臂。但在好友多次隆重推荐下,自去年8月份至今断续粗阅了蒋君两本大作《公羊学引论》与《政治儒学》的主要章节。蒋君继往圣绝学,弘外王大道,接孔子心脉,标政治儒学,让我大为叹赏,当代大儒之称,实至名归。然而不可讳言,“蒋家儒学”疏漏迂阔、空疏粗浮、肤浅错误处所在多有,今略捡部分拨冗批判之,以就教于蒋君及海内外儒学方家。

   一、蒋庆对自由主义的认知存在重大误区

   (一)、蒋庆认为自由主义有四个“严重缺陷”。第一个“严重缺陷”:自由主义对人性的看法过分乐观,认为人能凭借自己清明中的理性公正地追求自身的利益而不危害他人,社会亦会因此达到一种自然的和谐,故政府以及社会不应干预人的个人自由,任何对个人自由的强制都是一种政治上的邪恶。其结果必须造成个人自由的无限膨胀,人人都可以假自由之美名遂一已之私欲败坏人心社会而不受约束,现代西方许多弊病就是由于个人自由过分膨胀不受限制而生。(121页)

   老枭曰:恰恰相反,西方文化主流思想是“性恶论”,自由主义是西方显学,对人性的看法不仅不是过分乐观而是十分“悲观”低调,把人视作自私自利的个体,认为人的德性理性知性皆有限度且易反复。这方面与公羊学大师荀子异曲同工。荀子论性恶非指人性本身,而是指放纵人性所出现的“犯分乱性”、“偏险悖乱”的结果,所以他倡礼制,重视人的外部教育和规范。自由主义理论前提与核心理论都建立在“性恶论”的基础之上。对法律和制度的重视就是性恶论在社会和政治理念中的体现,因为人性本恶,就必须通过各种法律和制度,来预先设立行为规范,不然,“人就难以理性公正地追求自身的利益而不危害他人。”

   同时,法律也严防公共领域的政府权力越界侵犯私有空间,从而让个人自由不受政府以及社会的非法干预。但个人自由是有一定限度的,控制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绝不至于“造成个人自由的无限膨胀,人人都可以假自由之美名遂一已之私欲败坏人心社会而不受约束”的结果。当然任何社会都难免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如在西方,由于法律环境的宽松,个人自由过度的现象确亦难免。但自由社会的弊病与专制国家的“疾病”其质其量皆截然迥异,毫无可比性。现代自由国家的社会和谐度、人民幸福度之高,有目共睹。

   (二)、蒋君认为自由主义的第二个“严重缺陷”是:自由主义将自由人权的理据建立在个人约定的基础上,即建立在社会契约与同意学说的基础上,而否认传统的习俗制度在保障自由人权上的作用。对自由主义这一思想,政治儒学亦持否定态度。政治儒学认为自由人权并非由个体之间的相互作用产生,而是由历史中形成的制度产生,正是传统的制度产生并保障了人权。(中国历史上虽无现代自由人权之名,但确有自由人权之实)。(122页)

   老枭曰:我一直认为历史上的君主专制比现代党主专制更好更宽容,君主专制在历史上有过一定的合理性合法性进步性,创造过一定程度的辉煌。但是,蒋君之说,则过度地、极端地美化了“传统的制度”。 对于君主专制之罪恶,古人早有揭露和抨击,黄宗羲称之为“天下之大害”;郑观应著《盛世危言》,认为王权专制有百害而无一利,既害民亦害君,因为根本说来,君、民利益相连,“不利于民者终不利于君”。谭嗣同痛斥封建君主是独夫民贼,认为君主专制是一切罪恶的渊薮,对之予以根本否定;一千多年前,皮日休在《原谤》中写道:“呜呼!尧舜大圣也,民且谤之;后之王天下者,有不为尧舜之行者,则民扼其吭,揪其首,辱而逐之,折而族之,不为甚矣。”(这些思想家如有机会经历党主专制,不知会骂得怎样激烈?或者连骂的机会也没有了)。

   如果说中国历史上有自由人权之实,历史就不会那么血淋淋了(这还是经过了史书美化的历史),就不会有数不胜数的有文字记载的冤假错案文字狱,就不会有那么频繁的农民起义、宫闱宫廷内斗和充满血腥味的改朝换代了。既使是所谓的盛世,民众也不过如鲁迅所说“做稳了奴隶”而已。只要没有真正的现代的民主,国民就不可能享有自由人权。枭文《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中说过,“天下”不论属于君还是属于党,不论这个君这个党及其广大官僚口头上说得多么动听叫得多么响亮,甚至实行了什么仁政新政,吏都会变成盗,官都会“以己为天下累”,官场腐败、暴政残酷、政客贪恶、政令不畅、军人于政、税赋沉重、民生凋蔽、贫富悬殊、奸邪当道、贤良被害、治安混乱、道德败坏、阶级矛盾深化激化等病象迟早要发作。古今中外无数血的事实已充分证明,除了民主,其它任何历史中形成的传统的制度都产生和保障不了人权。自由人权只能由建立在社会契约与同意学说的基础上的民主制度产生,并由民主有效保障之。

   (三)、蒋君认为自由主义的第三个“严重缺陷”是:自由主义将个人置于社会和国家之上,认为私人利益先于并高于社会利益和国家利益,并把个人作为考虑一切政治问题和社会问题的基点。政治儒学亦反对这种个人至上的看法,认为个人与社会国家相比,二者固然都重要,但由于人注定是历史中的社会存在,是天生的政治动物,人的这种社会政治属性决定社会和国家往往要比个人重要,个人的自由人权只有当社会和国家处于自由、和谐、公正、稳定、合法的状态时才有可能。故政治儒学反对自由主义个人至上的思想,主张社会国家先于个人而又不否认个人的存在。政治儒学非常清楚,溢出特定团体游荡在社会中无依无望的单子式的个人正是极权主义产生的温床。(123页)

   老枭曰:确实,社会和国家如果真的处于自由、和谐、公正、稳定、合法的状态,个人应可享有自由人权的。问题是,社会和国家怎样才算处于自由、和谐、公正、稳定、合法的状态?标准由谁来定?“个人的自由人权只有当社会和国家处于自由、和谐、公正、稳定、合法的状态时才有可能”此言不能说错,但不准确。准确的说法应该倒过来:只有个人的自由人权得到有效保障时,社会和国家才有可能处于自由、和谐、公正、稳定、合法的状态。

   社会、国家或曰集体有两种型态:一种是契约性、民主性的,每个成员对社会、国家或曰集体承担法定的义务,但个人基本人权与自由不受侵犯;一种是强制性、专政性的,不论当政者如何表态“不否认个人的存在”,如何大唱各种高调,个人权利都得不到实质保障。自由主义追求的是建立在个人自由、平等、人权之上契约性的社会利益和国家利益。

   “溢出特定团体游荡在社会中无依无望的单子式的个人正是极权主义产生的温床”此言纯属胡话。自由主义的四大核心价值是个人安全、个体自由、社会公正、民主选举,当然有无门无派独往能来“溢出特定团体”的社会成员,但自由社会有各种福利保障和自由的宗教信仰,“无依无望的单子式的个人”却是蒋君想当然耳。退一步讲,纵然有“溢出特定团体游荡在社会中无依无望的单子式的个人”,也与“极权主义”风马牛不相及。

   (四)、蒋君认为自由主义的第四个“严重缺陷”是:自由主义纯以个人的自由和权利为归依,而不考虑自由所涉及的内容为何物,亦不考虑权利应以义务为基础,结果自由仅被作为谋取一已私利的手段,权利保护的只是个人的狭隘利益。在这种情况下,自由主义提不出任何具有实际内容的依于崇高道德理念的政治理想,不能激励人心超拔向善,不能给予陷于锱铢必较利益场中的人以超越的希望,故自由主义遂蜕变为一种无激情、无理想、无希望、无追求的自私平庸的学说。(123页)

   老枭曰:自由主义以个人的自由和权利为归依,但不“纯”。盖自由所涉及的内容不论为何物,都不允许超越法律、侵害别人危害社会和国家。权利与义务对称,每个国民都有维护社会公众和国家利益与安全的义务与责任。说“自由仅被作为谋取一已私利的手段,权利保护的只是个人的狭隘利益”,是对自由主义的肤浅理解。自由主义始终是把利已伦理与社会秩序和谐的要求谐调起来的。它通过巧妙的制度设计,达到“虽然人人自私自利,整个社会却仿佛天堂”(某西哲语)的效果。

   自由主义确实不象其它“主义”那样总是出种种“具有实际内容的依于崇高道德理念的政治理想”,它只是提供两道最基本的制度防线,一是限制公权力,二是为个人自由提供法律保证,使个人免受某种意识形态以“崇高道德理念的政治理想”名义的精神施压乃至权利侵犯。自由主义设计制度的目的,以防恶为主,在道德要求上则较低调,如对他人权利的尊重、对信仰的宽容等。

   在道德要求上的低调,作为一种政治制度,让各种不同的价值系统同在共存,恰恰是最大的道德。《正义论》作者罗尔斯表达过“权利优先于善”的观点,道理就在于此。中国人民吃制度性的高调道德的亏,吃有激情、有理想、有希望、有追求的伟大祟高大公无私的学说的亏还少吗?教训还不够深刻吗?还不明白保障个人权利,就是制度最大的善的常识?至于如何激励人心超拔向善,如何给予陷于锱铢必较利益场中的人以超越的希望,自由主义留下了巨大的空间,可以供包括儒学儒教在内的各种文化、宗教大展拳脚。我认为,在这方面,儒学与自由主义正好互补。

   关于自由主义,枭文《自由主义素描》结尾指出:自由主义作为一个理论体系非常庞大,内涵也十分丰富而歧异,其基础则是一些常识性的东西。自由主义可概括如下:强调个人权利,以个人为社会的基础,主张用契约方式建构社会关系;倡导和实行宪政和法治,以保护个人权力和维护契约的正当性。如果参照佛兰克的分类法,则可总结为:自由主义就是政治上实行民主政治、经济上实施市场经济、哲学上崇尚理性优先、道德上强调发展个性、文化和宗教上主张多元并存。自由主义的根基,则深扎于每一个人的内心,可以概括为两句话:过人的生活(个人的角度)、把人当人看(政府的角度)。

   综上所述,由于蒋君对自由主义的认识和理解失之肤浅偏颇,其在谈及儒学与自由主义的关系时,难免常犯错误,有的属于不应该犯的常识性错误,得出的结论常常站不住脚。

   二、蒋庆对民主制度的认知存在重大误区

   民主是自由主义的核心价值。无论是古典自由主义还是现代新自由主义,政治自由主义的精髓是强调政府和平定期地“改朝换代”并使这种“改朝换代”形式予以合法化,同时强调个人权力的优先性:这就是民主制度;自由主义的形而上学基础是个人主义,构成政治个人主义观念的首要观点是:政府是建立在公民同意基础之上的,政府的权威或合法性来自公民同意(表现在自由选择中的连续性同意):这也直接指向民主。由于蒋君对自由主义认识上的偏差,他对民主的看法也就差之毫厘缪以千里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