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狂妄的标本]
东海一枭(余樟法)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狂妄的标本

   狂妄的标本
   
   网友叫我欣赏一篇妙文,颇为有趣,录下共赏。趣文标题曰《普天之下,莫非管诗,率诗之滨,莫非管迷!!!》:
   
   中午和朋友通电话,因为都是写诗的,他问我“你认为中国诗人谁写的最好?”我不假思索的认真的回答“如果在3年前我也许可以想起来100至200个名字,现在嘛,我实在不知道除了我自己,还有谁的诗可以获得‘最好’这个称号!!!”朋友笑道“你不是写诗把自己头脑写坏了吧?”我说“我非常冷静,非常清醒。”

   看看今天的诗坛,有谁对于诗歌最有创造性?管党生!是谁对于自己的文本最有清醒认识?管党生!!是谁学贯东西,集知识于大成?管党生!!!是谁最有生命感觉并且把这感觉贯彻到诗歌中间?管党生!!!!是谁最宽容,宽松,宽敞?管党生!!!!!是谁在中国甚至国际上最有影响?管党生!!!!!!
   现在的诗歌,充满了假,大,空。同时也充满了伪,小,恶。并且充满了莫名其妙胡说八道的文字游戏。有的人故做高深,有的人歇斯底里,有的人鬼哭狼嚎,有的人病入膏肓。
   只有我“找到被黄金紧锁的雷霆”!!!
   只有我写出来真实的生命!!!
   只有我是汉诗的新开拓!!!
   那些唯唯诺诺的人,那些固步自封的人,那些夜郎自大的人,那些胆战心惊的人,那些卖身投靠的人,那些小国之君们,那些恍恍惚惚的诗人们。管党生说:
   我来了,我成了,我要征服你们!!!
   从现在开始凡是听从我的人,历史会记载你们的名字。凡是在我背后鬼鬼祟祟者,你们的末日到了!!!
   普天之下,莫非管诗,率诗之滨,莫非管迷!!!
   
   文中对现在诗歌的批评,如假,大,空,伪,小,恶,充满了莫名其妙胡说八道的文字游戏,故做高深,歇斯底里,鬼哭狼嚎,病入膏肓等等,我很赞同。可作者本人毫无事实根据、毫无自身根基的狂妄,却让我鄙夷。认为自己是中国诗人中写的最好的,对于诗人来说,这也正常。况诗的好坏,殊不易言,人人说坏,自以为好,别人也无奈。可是,“是谁在中国甚至国际上最有影响?管党生!!!!!!”、“只有我写出来真实的生命!!!只有我是汉诗的新开拓!!!”“从现在开始凡是听从我的人,历史会记载你们的名字。凡是在我背后鬼鬼祟祟者,你们的末日到了!!!”、“普天之下,莫非管诗,率诗之滨,莫非管迷!!!”这些话,凭空胡吹,就等乎妄言呓语了。作者不知,这也是一种假,大,空!
   
   记得前不久郑义君来函要我与他共同推荐一个叫管党生的诗人加入独立中文笔会,不知是否就是这位?如果是,我是羞与这种类型的妄人狂徒共伍的。不管是不是,既然此君公开狂吹,那我就公开劝一句,同时也是对网络上大大小小狂人的一种友好警示吧:诗人狂些、口气大些无妨,但还要有个度,发言还是要有一定的事实为依据为好,同时要注意狂的方向性与目的性,是针对权贵还是针对“平民”,是为了抗恶还是为了自炫?如果仅仅为狂而狂,狂而至于妄,除了沦为笑料,除自欺自慰,是“征服”不了任何人的!
   
   我在《略为芦笛指大道》中说过:遇见大善知识要恭敬,做学问来不得一点虚头巴脑。就象武术,凭三脚猫功夫跑跑江湖赚点散碎银子度日,那没什么,但千万别狂言妄语,万一遇上内家高手,当场出点丑是好的,万一经脉或任督被“封”,洋洋得意凯旋回家后一病不起,亏就大了。当然文场与武界不同,不会有生命危险。但妄言妄语信口吹,终究是遗笑大方而自己吃亏。
   
   如果认为我批评的不对,或者此文另有什么微言大意神机妙用,欢迎管党生反砸和指教。
   东海一枭2005-12-2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