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为什么责骂孙大午?]
东海一枭(余樟法)
·九狮山民:奉和东海老人戊子杂诗一组
·博村夫君一笑
·十八根脊粱(组诗)
·严正声明
·为某网友疗心
·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家父犯罪怎么办?
·黄河清:拜读东海一枭戊子杂诗,敬步韵奉和郢政
·从中道说起
·靠自己争气,让真理发光
·狂童休看剑,醉眼莫挑灯----四答网友
·休笑木头鸟,且观东海潮----答网友
·请与我共赴光明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人本与仁本辨
·有勇有智,仁者无敌
·不入莽红尘,何以致良知?
·真理原有绝对,儒家最重践履
·吾门只向豪杰开
·给“真善忍”的高人一点提醒
·知其白,致其白,守其白
·我归一,一归我----关于“万法归一一归万法”答网友二则
·网友酬赠拾萃(之19)
·佛门中的利己主义者
·杀身成仁与明哲保身
·非人时代(组诗)
·戊子杂诗(十五---二十四)
·论遍江湖觅上流---兼答网友
·萧镜玄:良知是可以实证的
·儒家证道标准
·《心际歌》(大型组诗)
·天生我“理”必有用
·《空心人》
·戊子杂诗(二十五—三十七)
·可怜的康德
·九狮山民:读东海老人戊子杂诗纪感
·“不见水潦鹤”的可悲
·佛门大师也自欺
·最高审判(组诗)
·戊子杂诗(三十八---五十二)
·黯然销魂(组诗)
·答完这几题,暂告一段落---东海答客难(531--537)
·枭门今始为君开---勉尚生
· “我”能解决一切问题
·何为魔?
·《无相大光明---东海儒学》赠阅启事
·浙江行
·精卫:把儒家思想与现代人类主流文明对接
·境界(组诗)
·《枭门》
·忠于良知是最高最大的忠
·囧囧囧囧囧:切记要有独立的意志、自由的精神(东海附言)
·门外论道笑柄多---张远山《庄子奥义》批判
·同肩道义共擎天
·《代表》
·一条道走到底
·经权略论
·东海儒门的要求
·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中囯文人》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老实”的张远山(外一篇)
·次韵酬九狮山民
·愿我儒生如孔雀
·归林:东海良知与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之"欲与矩"(东海附言)
·儒家唱和观:该和则和,该唱则唱
·外道漫论
·Z拐峁山人:次韵东海一枭《抒怀示友人》二首
·道德的政治如何可能?
·z拐峁山人:读东海一枭四绝句有感
·z一个多情的基督徒为东海作祷告
·都来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真认识我不容易》
·勉jiang、赤二生
·东海指月录(问答卷1--5)
·只有认识良知,才能认识一切
·圣贤快乐自足,道德真力弥满----小启贝苏尼
·东海指月录(问答6--9)
·东海荐文:论大学"治国平天下"(作者:赤子之心)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政治以外另一境界
·大德者必有言,大智者必能言
·戊子杂诗(五十三----六十二)
·周敬诚:《中国未来政治制度构想》(东海荐语)
·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千家万派,东海最派
·黎文生:“转向东海,并不弃佛”(东海附言)
·焦国标,你住嘴!
·关注现实,升级儒家,洪传真理,建设文化 ----勉东海儒者
·《恶毒时代》
·被褐:某些知识分子的“策略”(东海附言)
·支持方家华等提名洪哲胜为“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
·宋大琦:“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
·黎文生: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东海荐文)
·考验
·“化缘”功夫
·《东海儒家》
·为余秋雨先生改联
·教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为什么责骂孙大午?

   我为什么责骂孙大午?

   

   在《孙大午,知大丈夫之怒乎?》中我批评孙大午之怒发错了地方,发错了对象,发得太没档次,太没文化,太不儒家,太不大丈夫!有的人认为我苛责了,定下了一个连自己也未能达得到的高标准来强人所难(高标准固然,我达不到则否。“锵尔鸣时狐鼠震,浩然冲处鬼神惊”的老枭,理所当然是大丈夫也。没听过我对老江小胡对中共所发的怒吼么?呵呵)。

   

   确实,对于普通人而言,枭文用词颇苛陈义过高了。世间芸芸下士下愚,倘能够发出这种鞋套层次的怒已值得老枭刮目相看予以鼓励了。但孙大午冲冠一怒为鞋套,就有牛刀杀鸡、高射炮打蚊子之嫌。

   

   原儒高扬人的道德价值和人格尊严,以体会、践履、发扬仁道和成圣成德为人生最高价值取向。但孔孟深知这样的理想人格非平常人所能达到。他们以此自律自期,以此“苛责”君主,为理想中“修己以安百姓,修己以安天下”的君主确定最高的人格目标和社会理想,但他们并不以此标准苛责平民百姓。在原儒眼里,百姓是“修已以安人”的君子所“安”的对象,是君主所“治平”的对象,是以德临民、以德化民的仁人圣人所“临”所“化”的对象。他们若有一定觉悟和操守,能够言行一致,就可以算“成人”了。

   

   就算最缺乏宽容度的宋明理学,其“存天理,灭人欲”的口号原初主要也是针对君主而提的。朱熹认为“天下事有大根本, 有小根本, 正君心是大本”, “天下之事本在于一人, 而一人之身其主在于一心, 故人主之心一正, 则天下之事无有不正; 人主之心一邪, 则天下之事无有不邪”。朱熹希望“正君心以正朝廷, 正朝廷以正百官, 正百官以正万民, 正万民以正四方”,希望用“天理”来制约“天子”巨大的特权。后来,理学在民间愈传愈盛,统治阶级禁压之不得就抽象之改造之、异化之利用之,把理学乃从修身养性、成德成圣的内圣之学发展成了官方的理论工具和治国牧民之道,那又是另外的问题了。

   

   又,有网友不明白孔子追求“天下为公选贤与能”的大同理想,为何又强调等级身份,承认并服务于君主专制,为了解决这个矛盾,只好胡说八道一番,把“天下为公选贤与能”的大同社会“诬蔑”为“五统一”的社会(统一思想,统一意志,统一部署,统一指挥,统一行动)。这位网友的误区在于不懂经与权的道理。根据儒家公羊学的经权论,“经”是指不能随意改变的原则,“权”是指因时、因地、因事制其宜的变通行为。孔子的等级思想,是针对当时的政治现实而言,是针对当时“家天下”的历史现实的“方便善巧”而已。便是如此,在向当时各国君主推销小康理想时,已是到处碰壁,已嫌陈义过高呀。小康无望,焉望大同?

   

   君子、仁人、贤人、圣人的道德要求是针对“上智”的,同样,老枭的“大丈夫之怒”也是为孙大午和少数“大”人物量身定制的。大午君本人以儒学实践者自期,一些学人亦以当代儒家重要人物乃至宗师相许,我对大午君颇为尊重,期望值颇高,当然要用大儒大丈夫乃至贤人圣人的高标准去衡量,从文化、历史的角度去衡量他的行为。当今中国小人成群,犬儒成堆,有资格提出大儒大丈夫标准并以此“苛责”孙大午的,舍我其谁?老枭不责,奈大午何?奈苍生何?

   

   裘实网友在《有感于东海一枭的大丈夫之怒》中说我“倾向于李草根的观点”,是想当然了。李草根估计也就一介卑琐恶俗都市女商人耳,能有什么观点值得我“倾向”?我是认为大午不值得与之较劲而已。我说过,我当然不奢望孙大午象文王、武王一样“一怒而安天下之民”,但我希望孙大午能弃血气之怒而养理义之怒,无好小勇而好大勇,希望他多发理义之怒,大儒之怒、大丈夫之怒!大午君在生活和生产经营活动中实践儒家道德并多次为农民鼓呼,表现之杰出已颇具儒者和思想领袖的风范,我的骂文,只是希望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罢了。

   

   大午秘书马英华君来电邮表示她那篇《向“鞋套”宣战》有些情绪化,有些事没有交代清楚(大午君当时仅草草看了一眼,只字未改)。或许大午之怒并没那么“严重”。小马又写了一文并寄我看了,想澄清一些事情,但大午君不同意其文上网,怕她再次挨砸。更让我欣慰的是大午君“不负厚望”,前些日子邮来一文《鞋套事件的反思》(似未公开),对自己已已有相当深刻的反省。

   

   话说回来,任何“大”人物,都有这样那样“小”的甚至可笑的地方,从“权”考虑,偶尔发发小怒也无不可,恰显大午君之农家本色和赤子心肠。何况何况鞋套之争,自有其一定的文化价值和现实意义在,用一般标准衡之,并不“小”。至于网络上的议论纷纷,大都无根无稽无深度,褒之不足为荣,毁之亦不足为辱,又何必放在心上?大丈夫以移风易俗造命回天之任自荷,心中当自有主心骨也。谨以此与大午共勉。

   2005-12-22东海一枭

   原载《议报》第230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