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九十七:夏老爷和米老大的故事]
东海一枭(余樟法)
·小偈答九公
·推荐玉峰山人之联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答黄河清先生
·笔耕别有千秋梦,棒喝谁知一寸丹
·敬佩萧大侠大仁大义,打击刘晓波又稳又狠
·不识自由真面目,只缘身在专制中!
·不可嘴封无理者,何妨尿撒老枭头
·和易叶秋《咏梅》诗
·嘲学界
·江婴老获首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遥贺(外八联)
·东海老人:命运(七首)
·调梁泉兄(联)
·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补裂待圆东海梦,援枭何必新华门!
·自题联
·自题并答谢九公慰勉(联)
·迷性反儒休近我,亲仁重道始成人
·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答谢九公(联二)
·你们为什么那么蠢笨困苦?
·答谢九公(修正稿)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九十七:夏老爷和米老大的故事

   有个夏姓大家庭,名门贵族,诗礼传家,钟鸣鼎食,历史悠悠。家长夏老爷,年轻时文才出众,武功了得,放眼全村,难逢敌手,很受街坊邻居的崇敬,叫哥的叫哥,拜师的拜师,甚至有屈身为奴为婢,以侍候他为荣的。在家里慈爱虽然有点儿凶,可并不很过分。

   随着时间的推移,年龄的老大,情况开始起变化啦。夏老爷文才由高变低、武功由强转弱,而由于他的铺张浪费、独断专横,加上投资屡屡失误,家业也由盛转衰了。从前左邻右居小徒弟小兄弟,学去了他的不少本事,后来居上,创下各自的基业,逐渐赶上他又超过他了。

   偏偏夏老爷对内愈来愈霸道对外愈来愈昏庸,里子越弱,架子越大,谁见了他不下跪还不行。一次大耍酒疯,把全村七、八户人家得罪了,挨了结结实实一顿好揍!

   夏老爷一口恶气堵在胸口,无处发作,天天拿自家儿女撒气。稍不如意,就又骂又打,动辄把儿女们打得死去活来!他希望棍棒底下出孝子也出贤子,以达到维护家长威严并重振家声、重兴家业的伟大理想。他还在原来就相当严厉的家规的基础上,制订更繁琐更不通人情的家法,谁敢不服,轻则或发配上山,或关进黑牢,或赶出家门,重则砍掉脑袋!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却说村西头米老大,原是出身小户人家、打家劫舍的强盗大老粗,凭几票生意发了点财后,乃改邪归正,成家立业,夫唱妇随,父慈子孝,有商有量和和美美的过日子,很快就成了村里的一大家庭。

   米老大喜欢收买人心,经常拿出点散碎银子救济贫困遭灾人家,端几盘糖果零食打发小孩子叫花子们;他又喜欢多管闲事,俨然以村里的警察自居,谁家与谁家吵嘴了、打架了,等他们吵够了打得差不多了,便出来充当和事佬,自己也从中捞到了不少好处。家兴之旺、威信之高,早已盖过了夏老爷。

   夏老爷倒也不去惹他,只想关起门来,把家业弄兴旺了再说。可夏老爷为人顽固专制、一意孤行,管家的方式方法又极粗暴,弄得一团糟。他又听不进不同意见,动辄武力解决,把不听话的儿女打死了好几个。米老大见老夏家鬼哭狼嗥,闹得实在不成话,就时常过来劝上几句:儿女成人啦,就给他的一点自由嘛。劝说无效,又约上全村各家长出来评理。这可让夏老爷下不了台,怒冲冲气哼哼骂上门去:

   “你小子十年前不也打过老婆一耳光吗?你前天夜里不也训过几子好几回吗?你有啥资格在俺面前说三道四充大头?”

   “我养的儿女,我想骂就骂想打就打想杀就杀。此乃我一家之主的权利。轮得到你瞎操心吗?你这是干涉我的家政侵犯我的主权,是严重的挑衅!”…

   如此这般,把米老大骂了个狗血喷头!之后,得意洋洋奏凯还家了。

   气人的是儿女们骂不怕打不怕杀不怕。有的偷了家里大批金银财宝跑得不知去向,有的骗吃骗喝混一天是一天,有的跑到米老大家里躲着再不肯回家,有的干脆认了米老大为干爹,还嚷嚷着要为兄弟姐妹报仇,剩下几个最没本事的表面上毕恭毕敬,拚命巴结,图个好吃好喝…,人心全散了,已没有人认真下地干活了。家里已愈来愈穷了。

   人穷志短,夏老爷在村里受尽欺负,连东边的小鬼头,南边的徒子徒孙也敢常常闹上门来,还不得不看米老大的眼色行事。愈是这样,他愈是把气出在剩下的儿女身上。又怕儿女们结伙反抗。现在,儿女们在家里说话也受到秘密监视,既使躲到互联网的角落里发几句牢骚,一旦被他察觉,也没有好果子吃。

   村头广播喇叭里经常传来夏老爷的官腔高调来。现在,夏老爷是靠大话假话空话过日子啦。尽管村里、家里没有一个人相信,尽管他自个儿也不相信……

   2002、1、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