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九十七:夏老爷和米老大的故事]
东海一枭(余樟法)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长生不是梦想
·精卫:向大家推荐东海一枭的《良知三论》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九十七:夏老爷和米老大的故事

   有个夏姓大家庭,名门贵族,诗礼传家,钟鸣鼎食,历史悠悠。家长夏老爷,年轻时文才出众,武功了得,放眼全村,难逢敌手,很受街坊邻居的崇敬,叫哥的叫哥,拜师的拜师,甚至有屈身为奴为婢,以侍候他为荣的。在家里慈爱虽然有点儿凶,可并不很过分。

   随着时间的推移,年龄的老大,情况开始起变化啦。夏老爷文才由高变低、武功由强转弱,而由于他的铺张浪费、独断专横,加上投资屡屡失误,家业也由盛转衰了。从前左邻右居小徒弟小兄弟,学去了他的不少本事,后来居上,创下各自的基业,逐渐赶上他又超过他了。

   偏偏夏老爷对内愈来愈霸道对外愈来愈昏庸,里子越弱,架子越大,谁见了他不下跪还不行。一次大耍酒疯,把全村七、八户人家得罪了,挨了结结实实一顿好揍!

   夏老爷一口恶气堵在胸口,无处发作,天天拿自家儿女撒气。稍不如意,就又骂又打,动辄把儿女们打得死去活来!他希望棍棒底下出孝子也出贤子,以达到维护家长威严并重振家声、重兴家业的伟大理想。他还在原来就相当严厉的家规的基础上,制订更繁琐更不通人情的家法,谁敢不服,轻则或发配上山,或关进黑牢,或赶出家门,重则砍掉脑袋!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却说村西头米老大,原是出身小户人家、打家劫舍的强盗大老粗,凭几票生意发了点财后,乃改邪归正,成家立业,夫唱妇随,父慈子孝,有商有量和和美美的过日子,很快就成了村里的一大家庭。

   米老大喜欢收买人心,经常拿出点散碎银子救济贫困遭灾人家,端几盘糖果零食打发小孩子叫花子们;他又喜欢多管闲事,俨然以村里的警察自居,谁家与谁家吵嘴了、打架了,等他们吵够了打得差不多了,便出来充当和事佬,自己也从中捞到了不少好处。家兴之旺、威信之高,早已盖过了夏老爷。

   夏老爷倒也不去惹他,只想关起门来,把家业弄兴旺了再说。可夏老爷为人顽固专制、一意孤行,管家的方式方法又极粗暴,弄得一团糟。他又听不进不同意见,动辄武力解决,把不听话的儿女打死了好几个。米老大见老夏家鬼哭狼嗥,闹得实在不成话,就时常过来劝上几句:儿女成人啦,就给他的一点自由嘛。劝说无效,又约上全村各家长出来评理。这可让夏老爷下不了台,怒冲冲气哼哼骂上门去:

   “你小子十年前不也打过老婆一耳光吗?你前天夜里不也训过几子好几回吗?你有啥资格在俺面前说三道四充大头?”

   “我养的儿女,我想骂就骂想打就打想杀就杀。此乃我一家之主的权利。轮得到你瞎操心吗?你这是干涉我的家政侵犯我的主权,是严重的挑衅!”…

   如此这般,把米老大骂了个狗血喷头!之后,得意洋洋奏凯还家了。

   气人的是儿女们骂不怕打不怕杀不怕。有的偷了家里大批金银财宝跑得不知去向,有的骗吃骗喝混一天是一天,有的跑到米老大家里躲着再不肯回家,有的干脆认了米老大为干爹,还嚷嚷着要为兄弟姐妹报仇,剩下几个最没本事的表面上毕恭毕敬,拚命巴结,图个好吃好喝…,人心全散了,已没有人认真下地干活了。家里已愈来愈穷了。

   人穷志短,夏老爷在村里受尽欺负,连东边的小鬼头,南边的徒子徒孙也敢常常闹上门来,还不得不看米老大的眼色行事。愈是这样,他愈是把气出在剩下的儿女身上。又怕儿女们结伙反抗。现在,儿女们在家里说话也受到秘密监视,既使躲到互联网的角落里发几句牢骚,一旦被他察觉,也没有好果子吃。

   村头广播喇叭里经常传来夏老爷的官腔高调来。现在,夏老爷是靠大话假话空话过日子啦。尽管村里、家里没有一个人相信,尽管他自个儿也不相信……

   2002、1、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