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导倔芦而无策兮!]
东海一枭(余樟法)
·青沉眼底山常见,绿满窗前草不除----草根听训!
·自由之歌(组诗)
·中华有三仁焉(高智晟袁红冰刘晓波们)
·尊儒尊的是什么?
·戏赠反儒批孔诸小将
·门外谈儒笑柄多(七绝四首)
·三十二子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从心所欲,率性而行!-----洋插队员与土老冒儿们上课啦
·为“国学辣妹”改诗
·百兽闻之皆脑裂!(顺便夸儒几句、给佛一棒)
·返本开新,重创辉煌-----为民主寻找文化之根
·废马列教,去中共化!
·官场称雄,挥刀自宫(旧文新改)
·老枭要不要反批任不寐?
·科学巨人,道德侏儒——杨振宁为什么会胡说八道?
·祝贺天水,致谢笔会
·任不寐批判之一:道德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 有感
·有感(修正稿)
·关于作家廖祖笙儿子惨死案的一封来信
·东海拾贝:怎样对待英雄
·登坛
·遥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为生民立命---兼砸刘晓波任不寐各一小砖
·奇“书”共赏)zt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援之以道,化之以文
·《异变时代》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自由和思想之王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谈龙(枭文新改)
·东海一枭与刘晓波问答(修正稿)
·《别动我---警告中共》
·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
·生命刹刹都在开花
·廖案真相难明,人间公道何在?
·为廖祖笙同道抒愤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关于南怀瑾先生
·《活在中国不容易》
·《情种》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网管且莫乱发骚!
·仿皮旦并与之唱反调及其它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人权漫谈
·佛山市公安局: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一枭附言)
·与“术士”们论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那五个字没人敢说破!
·如果连狗洞也堵死那就准备炸药吧!
·枭婆好小气,不让看电视!
·悼念杨川君
·宝盖下面一群猪
·《中华文化歌》(初稿)
·群龙无首,天下大同
·未能走路莫学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修正稿)
·《写给异议群体》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已换高速空间
·《你露着的是尾巴还是鸡巴?》
·悉高智晟君获轻判有感并慰勉之
·我与胡锦涛不平等
·诗王早有主,哪个敢争锋!
·怎样给自己的人生结尾?
·《大自由》
·不想要你太多
·警告十博士,警告王达三,警告儒家
·自为新诗鸣不平
·枭哥只图好玩不领赏,周君陪了银子又失脸----十万奖金赏给谁?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儒家视眼要全球------简复云尘子先生
·《新年祝福》
·为了明天的辉煌!
·道在高处,枭飞高处,弋人空羡!
·我为奇迹和梦想而活
·《一夜疯狂》
·最新消息:震旦文化网国内站开张,方丈fanyinkan,欢迎光临说法
·《总统张国堂下令了》(梨花体)
·《天机》
·请向真理低首,请向美人弯腰!-----写给我的手下败将们
·已给杨川上香的同道有劳到此登记
·《最后一道门》
·菩萨蛮:三千豪侠同声一恸
·批小儒论民主兼谈儒家发展路线
·重弹老调,以抒新愁----不要忘记他们!
·新嘲鲁儒(蒋庆云尘子王达三陈明诸儒)
·什么时候停止反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导倔芦而无策兮!

   导倔芦而无策兮!

   

   强忍恶心看你留在枭帖后面的这一堆污秽,称你文痞都过于抬举了。怪自己一直以来对你太抬爱,说甚“怜才”,你有什么才?无知孺子,酱湖脑袋,擅于胡搅瞎缠罢咧,什么玩艺,给我端洗脚水都不配!

   

   “启蒙芦笛系列,我从未打开看过”

   -------这么说表明你很高明么?你打不打开,丝毫不影响枭文传遍江湖,不影响你借枭文而露脸,并且说明你见了老枭就草鸡无言了,是个“上不得台盘的下水货!”

   

   “无耻东西,不会再理睬你了”

   --------江湖上小瘪三下三烂角色,在逃跑时一般也是扔下类似门面话的。

   

    “难道孔孟提倡物质追求而不是安贫乐道?”

   -----------孔孟倡导道德自律,安贫乐道,成圣成德,至多可说他财富观念比较淡薄而已,却不是清教徒,并不鄙视财富,不反对物质追求,孔子在《论语》中提到”富”十七八次。他说过,“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孔子弟子子贡就是一位儒商。《论语》说他“富而不骄”、”富而好礼”,孔子多次称赞过他,《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中说他”家累千金”。《大学》曰“仁者以财发身,不仁者以身发财。”朱熹注:”仁者散财以得民,不仁者亡身以殖货。”这可以看到儒家的财富观吧。孔子还有一句著名的话:“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就是说,如果物质财富可以通过正道求来,就是为人执鞭,我也干。如果求不到,那就从我所好,走我自己的路吧。朱熹这样解释这段话:“执鞭,贱者之事。设言富若可求,则虽为贱役以求之,亦所不辞。”这是的求,当然不是歪门邪道没有原则的乱来。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反对的是通过非法的、不正当的手段谋财致富。

   

   “把孔子的原教旨和孔教的实践混为一谈。”、“把大同的同与和而不同的同当成一回事。”

   ------我什么时候这么认为?哪个白痴这么认为?栽这种莫名其妙的赃好有意思吗?你那点水藏拙为妙,罗哩八索地显摆什么?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礼就是他的容忍界限,而那非常之严格,连八佾舞于庭他都要骂之曰:“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里礼指的是那个时代的文物典章制度,相当于现代社会的法律规章(类比,不是等同哦)。关于“八佾舞于庭”,按周礼规定,天子的乐舞,才可用八佾。按季氏的官职,只有用四佾的资格。孔子评论季氏说:“在家庙里冒用天子的乐舞,这种越礼僭制的事都忍心做,还有什么事他不忍心做呢?”世易时移,社会发展了,礼的具体内容当然也与时俱进了,但遵礼守制的精神至今仍有其价值在。现代公民一样要遵守法律和各种规章制度。孔子时代“八佾舞于庭”非礼,就象芦笛时代“芦尿撒于大街”不被允许一样。

   

   关于孔子诛少正卯,说来话长,但无论如何这事确是孔子一大历史污点,也有违于他的哲学核心概念:“仁”。正因如此,我们不仅不能把孔子的原教旨和孔教的实践混为一谈,也要把孔子本人的政治理想和具体实践、把他政治思想中的主要原则和次要观念适当区分开来。

   

   “老马最著名的丑事乃是‘左右互搏’,我非用上不可,而这一来就限制了下联,很难想出个平仄顾得上的对句来”

   --------这叫庸人自扰。左右互搏已是成语,用进对联,即使在以前严守格律的时候,也是可以通融而不必讲究其平仄的。左右互搏四仄,如下联对以四平,就更好了。

   

   “‘千年耻万古羞’竟然是褒语,倒也特别之至,却原来,遗臭万年乃是褒赞?”

   -------说你一根筋和毫无文学修养还不承认。遗臭万年当然是贬词,但此词“规格”却高,只能用在大奸大恶如秦桧之辈身上。用在马悲鸣或你身上,那就褒得太离谱了。你们配么?别说千年耻万古羞,离各领风骚三五年的目标,都还隔着千座山万条河哩。两千多年前屈原发出“驾蹇驴而无策兮”之叹,而今老枭碰到的驴不仅是腿蹶,而且一身毛病,还“愚而好自用”地倔,令我哭笑两难。

   2005-12-20东海一枭

   

   附:

   作者:芦笛 标题:行了,就此拉倒,论道于盲,完全是自渎

   你的什么启蒙芦笛系列,我从未打开看过,省省吧。你这种无耻东西实在太不要脸,我主动向你道歉,乃是指望用自己的高风亮节感化你,因为先错的是你。可你到现在不但不肯认错,反而连捏造我的观点的事都想赖掉。请问,我何时把斗争哲学和大义灭亲强加给儒家了?无耻东西造谣犯!而且,你才是满口污言秽语的下流胚,居然连性语言都有本事写在标题里,真是上不得台盘的下水货!离开性器官你就无法表示自己的伟大,也无法进行学术争论,是不是?下作黄子!据说你比佛祖更伟大,可唯一无法直接推翻的你的伪伟大便是据说你是当代劳矮(对不起,软件无此二字,以同音字取代),就算真是如此,那种伟大似乎只对吃软饭者有意义吧?

   听你那意思,似乎我那名言还成了什么把柄了,笑话!上次吵架你就亮过一次了,说的也是一模一样的话,我早就驳斥过一次,这次又当成宝贝祭出来了。你看你这人有多无耻:被我引用朱熹语录驳倒你的主旨,这次不敢再提那“统一思想”了,却拿物质追求作文章。当真可笑之极,难道孔孟提倡物质追求而不是安贫乐道?你到底看过<论语>和<孟子>没有?孔子为何要称赞颜回“贤哉回也”?

   忍不住还是要指点你一下:第一,只有白痴,才会把孔子的原教旨和孔教的实践混为一谈。第二,只有擅长国产模糊思维的白痴如你,才会把 “大同”的“同”与“和而不同”的“同”当成一回事。这种劣等错误,就连习惯于模糊思维的古人都不会犯。如果你看过<四书集注>,就该知道,“和而不同”的“同”根本不是“意见一致”的意思,而是“阿比”的意思。所以,“小人同而不和”,说的乃是小人朋比为奸,充满冲突。根据“君子和而不同”这句话就得出你那些结论来,则完全是加料白痴。

   漫说是天下最无容忍度的宋儒,就连孔子本人也没什么容忍度可言。<论语>里就有若干语录揭示了这一点,最著名的就是“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礼就是他的容忍界限,而那非常之严格,连八佾舞于庭他都要骂之曰:“是可忍,孰不可忍。”而那不过是因为类似例子,你要多少我都能给你举出来。更别说他执政不久就杀了勺子正卯,而那给出来的理由令人毛骨悚然: “居,吾语女其故。人有恶者五,而盗窃不与焉:一曰:心达而险;二曰:行辟而坚;三曰:言伪而辩;四曰:记丑而博;五曰:顺非而泽- -此五者有一于人,则不得免于君子之诛,而少正卯兼有之。故居处足以聚徒成群,言谈足饰邪营众,强足以反是独立,此小人之桀雄也,不可不诛也。是以汤诛尹谐,文王诛潘止,周公诛管叔,太公诛华仕,管仲诛付里乙,子产诛邓析史付,此七子者,皆异世同心,不可不诛也。诗曰:‘忧心悄悄,愠于群小。’小人成群,斯足忧也。”

   所以,儒道分支发展出法家来,其实不是偶然的。

   看在咱们有过点网谊份上,最后指点你一次,像你这样“治学”,白首穷经,终身只会是个章句腐儒,绝对不会学得“观其大略”的诸葛亮读书法。古人不懂逻辑思维,经书中使用的中心概念很混乱,此地与彼地常常并非一个意思,上面说的那“同”字就是例子之一,“和”也是这样,在不同场合出现有不同内涵。黄仁宇先生曾经总结出儒学的中心概念“仁”来,发现这个概念含有几十种不同涵义。要明白孔孟之道的要义是什么,就只能用西式思维去整理。不过你这人只有孔乙己的本事,也就是记住回的四种写法,研究“芳名”能否用于男性一类“学术问题”,所以跟你说这些,完全是论道于盲。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