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感时四绝,向广大法轮功学员致敬,并声援高智晟大律师]
东海一枭(余樟法)
·《黑砖窑事件抒愤》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博讯东海一枭博客点击逾250万自贺
·摩诃般若(组诗)
·《任何人都不应该是工具》
·《写怀答网友》
·东海草堂(网络)开堂迎客志喜
·黄河清:口占贺东海一枭(余樟法)博客点击逾250万
·《火花小集》
·杀人不碍大慈悲!
·《最高法印》(四首)
·《东海之道,共同的家》
·《债总是要还的》
·《劫持》
·zt老枭的东西一出笼就有人消受不起
·《杀死他们》
·有时杀得,有时骂不得-----经权简论兼往事忏悔
·无存: 《救救他们》
·《南无圣火》
·这是刚收到的李作的材料
·回到九龙山
·“记取飞尘难到处”
·安得黄金千百万
·东海小语
·山居的日子(组诗)
·《囚》(三首)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杭州有诗侠》
·欲开风气愿为师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感时四绝,向广大法轮功学员致敬,并声援高智晟大律师

   感时四绝,向广大法轮功学员致敬,并声援高智晟大律师
   其一
   岂仅无权岂仅贫?受尽欺凌不敢嗔。
   虚冠主人逾半纪,国民依旧是奴民。
   

   其二
   和平年代不和平,处处干戈日战争。
   旧债重重偿不尽,又降人祸祸千城!
   
   其三
   虽非同道亦情亲,都是基层草芥人。
   未泯良知难袖手,不容吾族再蒙尘!
   
   其四
   罪恶滔滔遍九州,吾民苦难几时休?
   忍无可忍何须忍,续起公羊大复仇!
   
   2005-11-26东海一枭
   
   
   闻何祚庥院士之“盛世名言”抒愤(古风)
   
   苦生枉死怨不得,
   谁教不幸生中国!
   圆谎本为帮闲职,
   不慎竟将真言溢。
   我闻此语长太息,
   我念斯民百忧集。
   某党已成国之贼,
   公仆无非民之敌。
   少数公仆何喧赫,
   广大主人执贱役。
   受欺受迫受勒索,
   十亿神州尽人质。
   真言难吐喉被扼。
   真相难闻耳被塞。
   真才难用庸者奕,
   真知难传伪学煜。
   真情难觅心尽黑,
   真谛难求路尽棘。
   百忧集,泪沾臆。
   生在中国真天厄。
   虚说生存权第一,
   要想活着大不易。
   假冒伪劣难辨悉,
   天灾人祸无穷极。
   多少贫者无家室,
   多少病者熬到卒。
   多少孩童学路失,
   多少人脸无人色。
   多少天灾变人祸,
   多少矿难将人殛。
   多少民愤地下积。
   多少冤魂中宵泣。
   冤魂冤魂且莫泣,
   尔等泣死亦何益。
   苦生枉死怨不得,
   唯怨不幸生中国!
   
   2005-12-11东海一枭
   注:何祚庥说矿难:“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
   首发民主论坛2005.12.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