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数声芦笛秋风暮]
东海一枭(余樟法)
·直击中国系列之:流氓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小小中国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天上地下,唯我民主──反击芦笛系列之二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人民十亿尽幽囚
·“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反击芦笛系列之四
·出门一笑大江横
·男儿一恸鬼神愁
·“六四”、温家宝及其它
·对国安部门的一点恳求
·维权人士李圣龙
·勒马回缰归去来-----戒网启事
·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
·请封我网站的鹰爪孙站出来!
·数千年“古董”,半小时“院长”
·腹底有牛吹不得,铁拳密网在前头!
·感谢社科院,还击宣传部
·把残剰的温情和爱心一点一点聚集起来-----兼为杨春光同道募捐
·相濡以沫度艰危
·东海有真人
·希望工程,朝阳事业,英雄集团,光荣使命---------团结起来,为弘扬传统艺术、振兴中华文化而努力
·为中国测命
·癌变社会的小小切片:透视张青帝
·透视张青帝
·国人的变脸妙术
·一言惊醒梦中人
·还我师涛,还我自由!
·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
·忠告共产党-----并以此文抗议警方迫害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同道!
·【一枭网评】“多情”的黑手!
·岁暮偶成,并向震旦社区各版主、居民及海内外同道拜年
·【一枭网评】中国公安不公、司法不法的又一铁证
·抒愤。时震旦文化网被封
·向小安子借胆
·吐你们一口浓痰!
·拜年祝辞:让我们都来做鸡吧
·【一枭网评】芦笛快逃,x色恐怖又来啦
·悼紫阳
·希望在“民间”
·气发丹田扬异帜,天降圣水洗神州──向杨天水同道致敬——
·低头悼紫阳,昂首向豺狼!
·挽联二
·为中共送行——对赵公紫阳的最好祭悼
·“要将诚信服群雄”--给胡哥讲故事
·专制灭亡之日才是人民新生之时
·中共比君主专制更坏
·胡锦涛算什么东西!
·地雷阵和万丈深渊
·再谈为中共送行
·呼唤大政治
·兽化中国
·忍看英雄沉黑狱,共将悲愤诉同胞!------关于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呼吁书!
·平书之四十七:中华第一美男子
·将作秀进行到底!
·贼党黑窝
·非健康的批评
·好大一张画饼!--构建和谐社会漫谈
·为阿扁喝彩
·为何枭诗次品获首奖?
·东海一枭像自赞
·仁爱之光
·最好文章血写成!——驳草根兼评芦笛小安子
·我骄傲,我没有这样的经验!
·对中国人民的最大侮辱--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道学思维”批判
·鸡零狗碎(十四篇)
·平书之七十:东海一枭:我不当总统,谁当总统?
·平书之七十一:岂有欺人东海君!
·险恶江湖任我行
·垂死的疯狂!
·凉风起天末,一笑归去来!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布制度的公开信
·以义抗暴:中国民主化的大道
·己平书之七十七:动起来就好--寄语连战先生
·乘风破浪正其时!--讨中共檄一号
·平书之七十九:法轮功是在搞政治吗?
·孟子精神的现代意义—五四反传统思潮再思考
·我拿什幺来拯救你,我的妹妹?
·含泪鼓呼,泣血举报:为了我的乡亲父老!
·鸣冤备忘录之四:
·1
·高智晟:政府不做事,是对公民最大的善举
·欧阳懿 :浙江公安勒索山民,网选总统愤怒举报!
·一颗黑心,两副面孔----龙泉市政府执政为谁、意欲何为?
·龙泉公安,贪婪又凶恶的渔翁!
·扑朔迷离的“林樟旺案”
·向浙江遂昌的“父母官”致敬
·周光明,黑暗制造者!
·执法人员?索命无常!---浙江龙泉法院制造命案!
·感谢、忧虑和恳求-----写给省市“林樟旺案”调查人员
·一傻到底,不死不休!
·“他们是猎人,我们是猎物”-------林樟旺案引起的思考
·本案没有赢家…
·小贼入监狱,大匪当公安!
·将罪错进行到底?!—应战龙泉公安并质疑浙江省林业公安领导
·向公安部控告-- 浙江省龙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部分人涉嫌绑架勒索
·看了这些照片,谁能无动于衷?
·改名玩民赶时髦,南宁政府成被告
·东海一枭是不可战胜的!---副题:为林樟旺案第N次向有关领导求情…
·杨在新律师:亏龙泉公安下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数声芦笛秋风暮

数声芦笛秋风暮

   老芦满嘴污言秽语,比起旧上海滩小瘪三来犹有不如,令我失笑。说我造谣,实乃自已健忘或不认旧帐。

   关于以“五统一”描绘儒家理想的“和谐社会”,出自芦文《“太平盛世”危言》,是有热心网友曾特别找来供我当靶子的,原话是:

   [什么叫“太平盛世”?我早在旧作中指出过了,儒家老祖宗这个概念,跟现代人理解的完全不同,与物质繁荣其实无关,指的是理想的“和谐社会”,也就是所谓“大同世界”。在这种社会中君王节用爱民,父慈子孝,主仁奴忠,夫唱妇随。漫说矛盾冲突,就连意见分歧都没有。放眼望去,但见到处都是“同”而没有“异”,也就是后世伟大领袖描绘的“统一思想,统一意志,统一部署,统一指挥,统一行动”。]

   你自己看看这段话,难道不是在强奸或栽赃古人么?关于“大义灭亲”,我是记得你曾多次把这“观点”栽到我和儒家的头上的,我也曾反驳过,具体文本就懒得寻找了。Tnnd,你满嘴喷粪辱骂不止,老枭丝毫不计较,你让我从旧作的附件或网上寻寻觅觅找证据,无端耗费我大好光阴,却令我讨厌之至!

   你说我“根据‘君子和而不同’一句话,就有本事硬要把孔孟之道说成是民主的”,倒是在造我的谣呢。我早说过,“和”之一字乃儒家文明的重要精神特征。对儒家而言,它既是个人待人处事之道和自我实现的境界,也是处理宗族与国家事务、构建美好社会的重要原则和群体昌盛的理想。另一方面,由于儒家强调大一统的秩序,其和谐的追求天然地带有对个性和差异性的排斥,当然不是西方式多元的和谐。有美国学者说过:由于将稳定、秩序的和谐看作很高的价值,儒家文化很难视民主政治的纷纭情态为当然。然而,无论如何,儒家文明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允许求同存异、和而不同的,儒家追求的和谐社会与毛领袖描绘的五大“统一”社会毫无可比的。------老枭何时“硬把孔孟之道说成是民主”过?拿出证据来!不然,“无耻地捏造对方的论点”的话,又得自己享用啦。

   谢谢你终于说出“算我认栽”的话,倒也难得,可你又愤愤不平,说出“难得让你赢一次,论寻章摘句,我可能确实不如你这种搜剔剩饭的腐儒”的话,又“小”得可怜了。“芳名”古代男女通用,现代庄重场合仍通用,属于常识,腐儒之外,一般知识分子也大都知道的。其实你挑出“芳名”一说认栽,目的乃认小避大试图蒙混过关,小算盘打得不错嘛。且慢,别急,你要认栽的地方多啦。

   你“美人香草多为自况,不作他指”之芦式定论,已被我在《尤怜肚小蜂腰细,我看芦君亦美人》驳得体无完肤,还敢拿出来炒剩饭,当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多病逾八旬,犹令独夫惊恐;

   出声仅九载,便留百代光辉。

   联中“多病逾八旬”与"出声仅九载”,声对病,仅对逾,九载对八旬,对得颇工,但出字动词对多字形容词,词性不同,就“对不起”,当然这在旧体诗联中是允许的,这当然属宽对了。

   你认为“多病逾八旬”绝对只能解为“病了八十多年”,特别是跟“出声仅九载”相对,就更是坐实了这种理解,绝不能解释为“多病又年逾八旬”,不然就不是一个整句,就“当真无耻到极点”, 就“彻底颠覆了中国文学特有的对仗”?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请高明者帮我翻译一下,哈呵。

   你认为如果“用句读将上联断成两截,下联却是一个整句”(意指上下文在解释时使用不同句读)就不能算对联,那是你把对联看得太“神圣”了,近体诗五七律中间两联也允许如此,何况比诗更宽松的对联?须知对联是一种极灵动活泼的文学形式,只要上下联符合平仄对仗,怎么弄狡狯都行,愈弄狡狯愈佳。上下文要使用不同句读解释那才高明呢。至于例子,懒得为你费心,自个找去。想起袁世凯死后有人写的一挽联:中国人民万岁;袁世凯千古。老芦如看到,只怕要惊呼“颠覆了中国文学特有的对仗”了吧?

   关于挽联横批问题,怕把握不准误导世人,特地向一位前辈请教了一番:横批是对联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联语有着概括、提示、补充、说明等作用,内容或配合对联,或点明场景,或标示对联的主题思想,起画龙点睛与锦上添花之作用。题赠联、不宜楹间贴挂的挽联等可以省去横批,但如祭堂、纪念堂有可供贴挂处,则应配挂为妥。是否配写横披,可以由挽联作者自己决定或征求遗属意见。

   芦笛说“四字的横批确实有,不过那叫“挽幛”,并不与对联配对”。错。横批是横批,挽幛是挽幛,两回事。挽幛是用以悼念死去亲友的祭品,一般用素色绸布或其它较好的布料制成。用挽幛比送挽联隆重些。

   胡联出笼之后,见仁见智,褒贬不一,这很正常。我确认为此联艺术性思想性皆优,理由前文已阐述。毕时圆网友斥我言过其实,拿出一联来,自认为“俺为刘宾雁先生写的挽联肯定比胡大爷的要好一些。”联曰:“人妖之间,有两种忠诚,数十年董狐舌锋,公为中国良知呼喊;道魔分明,无一根媚骨,洒几点书生血泪,我替海外孤忠招魂。”我指出,上下联之间与分明、忠诚与媚骨、董狐舌锋与书生血泪、呼喊与招魂,都失对。但我也予以肯定:用当代标准衡之,自有可取。胡联有胡联的好,毕联有毕联之佳。但说“肯定比胡大爷的要好”就过了。至少我觉得胡联更合律,更字少意丰,精悍凝重。征得胡平兄同意,这里我再供出胡平悼刘宾雁联一副:宾归暂无路,雁过永留声。优劣如何,欢迎讨论。

   说老枭赏识胡平悼刘宾雁联,是“为尊者讳”,“拍胡平马屁”,不仅辱我,而且辱胡。我与胡平君不曾识面早相知,听人说起过他的为人和人品,读过他一些文章,甚为钦佩,电邮往来,交情乃订。不论批评赞誉,一切“唯心”唯实。老枭岂是苟誉苟批之徒,胡平又岂是喜人滥夸之辈?无端相诬,恰显老芦的“小”来。胡平兄一次心血来潮,以东海师相称,老枭虽狂却非妄人,当然坚辞而主平辈论交。如果客气起来,胡平君更多地方值得我好好学习呢。我对胡君钦赏有加,胡君对我谦恭有礼,君子之交,道义之友,固当如是。儒家倡导尊老敬贤,佛教强调尊敬供养善知识,胡平君与我,可谓继儒释待人之道,有古人交友之风,不仅足为老芦,而且足为世人的楷模!

   就芦文所提几个常识性问题简略释疑如上。至于芦笛是否挑战过我,是否和我交流过,老枭是否“不吹自己就没人代劳”,诸如此类重大问题,还有芦文对我其它稀奇古怪下流放肆的诋毁辱骂,解释或回骂起来纯属浪费,老枭的境界,又岂是你所能望尘?恕我一笑置之了。

   老芦啊,说你“尖尖小嘴薄红唇”、“肚小蜂腰细”,真是一点没错。好好一个有点才学的男人,偏弄成这么一副轻薄子下流胚的模样,恶不恶心?知错不改,逞词狡辨;不懂装懂,唯我独高;心胸狭窄,语言下流;好坏不分,对友逞刁…,如此品行,纵才高八斗,亦何足道,还敢tian颜妄谈孔孟之道!况你于西学国学皆一知半解,浮在表面,连起码的待人交友之道也不懂,于人生社会宇宙之道更是一片茫然如坠烟雾,不过擅作惊人语,文才不错且笔头勤快,会翻来覆去炒剩饭而已。螺丝壳里做道场,自以为天大的排场,实不值方家一哂。

   读你骂文,恶声连篇,愈趋愈下,不堪卒读,真有“数声芦笛秋风暮”之感。秋风起矣,夕阳西下,是告别的时候了。况我实在太忙,许多经书待读,许多诗文待写,许多山水待游,许多美女待泡,许多美酒待喝,许多好友待交流,许多问题待思考,有太多正经事要干,以前认真回你的话,实在过于抬举你了。以后,类似幼稚园问题,恕不搭理了。

   2005-12-18东海一枭

   作者:芦笛 标题:笑看21世纪最伟大的诗人东海一枭再度奋勇搞笑造谣 -

   嘿嘿,老枭堕落到造谣的地步了?

   【老芦曾把“大义灭亲”之类邪恶的斗争学说栽赃到孔孟的头上,又如把儒家理想的“和谐社会”描绘成“统一思想,统一意志,统一部署,统一指挥,统一行动”云云,诸如此类,常闹常识性笑话,被老嘲笑多次,其“毫无旧学功底”已成板上钉钉众所周知,此君遂化友为敌,与老枭算是对上啦。】

   第一句话我早就辟过谣,我从来没有把党文化的斗争哲学栽赃到孔孟头上。我只是指出,虽然圣人强调中庸、忠恕,但古人从来说归说,做归做,从无西方式的双赢妥协传统。至于什么“大义灭亲”更是造谣。相反,我指出中国是典型的家族社会,实行的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你无耻地捏造对方的论点,羞也不羞?

   孔孟之道的实质,就你这点悟性,一辈子也不可能领会。毛的“统一思想”就是从那“大同世界”来的,这点宋儒阐明得最清楚。像你这种无聊之辈其实很有代表性,抓住个别零言碎语,忽略总体倾向,根据“君子和而不同”一句话,就有本事硬要把孔孟之道说成是“民主”的,全不顾两千年的历史事实究竟是什么样子。其实我早就阐述过了,自秦汉以后,中国从来没有出过真正的异议人士,实行的乃是“精神自阉术”,用两三个死人脑袋统一全体知识分子的思想。你若胆敢连这起码事实都敢否认,那就趁早把“国学专家”的幌子收起来。建议你去看看我的旧作<如果日本没有“进入”中国>、<党同伐异论>、<中国为什么没有大思想家>以及<中华民族是不是一个愚昧的民族>。其中<中国为什么没有大思想家>一文曾被北大办的“中国学术城”选入,那还不是我自己去贴的,是在网上流传被主编打捞去的。此后他专门来信请我去主持讨论,我也没去。

   不过你就算看了那些文章也没用,你不可能掌握孔孟之道的神髓,一辈子只会寻章摘句,绝不会有全局战略观。因为你和传统士人一样,是用中式模糊思维而不是用西方思维方式去研究国学,所以永远摸不着门。这道理我早在<再论不读和少读中国书>中讲述过了。正确的方法还是得像王国维、费正清、胡适、黄仁宇那样,用西方治学方式去整理国故。不过这些话,说了也是白说,你没有掌握西方思维方式,终生只能是土包子,三家村西席老夫子的水平。

    “芳名”之说,算我认栽,难得让你赢一次。论寻章摘句,我可能确实不如你这种搜剔剩饭的腐儒。

   可笑的是,你居然避开我对“美人香草多为自况,不作他指”的指责,却要硬说我那“中国传统士大夫的怨妇心态”乃是剽窃你的旧说,当真是让人笑掉大牙,早在我遇到你之前就在多篇文字里指出了这条,并用陶铸在斗彭德怀时说“我们共产党人也要从一而终”指出了我党干部和传统臣子的传承关系。你这种诬蔑法,当真无聊而且无耻。这TMD还算学术发现哪?我会剽窃你?我看过的你的全部文章也就是你那本书而已。此外你还写过什么,我根本就没兴趣看,早说了,毫无思想内容。如果不是这次你在标题里提到胡平,我根本也就不会打开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