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数声芦笛秋风暮]
东海一枭(余樟法)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自由派没有前途
·打倒一切反儒派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微言集(五)
·王道杂论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儒家的孤独---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错看正剧为闹剧,误演喜剧成惨剧---中国百年大悲剧
·期盼中国统一,反对统一台湾
·药家鑫也是受害者(东海随笔外一篇)
·反儒势力难成大气候,儒家中国才是大中华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别被管子误导了
·非我文化,其心必异---异端批判
· 马家道德批判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恩赐民主并非不可能
·东海微言集(七)
·东海微言集(七)
·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
·儒者当自重
·对夷狄也要讲信义
·东海微言集(8)
·非同一般的文章
·甘棠文化召公魂
·甘棠文化召公魂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东海微言集(9)
·论马克思主义
·支持茅于轼,清算毛泽东
·乱臣贼子如予何?----圣贤的自信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转载)秋风: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关于道德与位禄名寿及容貌之关系
·儒家政治观与中国政治生态略谈
·中纪委的狡辩---关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天下有大勇---与东海儒友共勉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乡愿固可耻,轻狂亦堪嗤
·胡适的高明和肤浅
·天地有正气
·儒家宪政纲要(最新订正稿)
·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从张二江的幸运说起
·迷人红十字,吃人黑狮子
·汪洋不负责任,政府不务正业---关于蛋糕问题
·万世罪人毛泽东(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思想与小农经济---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论跪族社会
·全民性丑陋,畜生化生存---兼为中国指一条明路
·好主义与坏主义---兼论言论自由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全民性丑陋”与“满街皆圣人”
·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东海微言集(10)
·王道霸道与暴政杂谈
·儒家的道德底线,东海的基本要求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物质主义与道德主义
·东海微言集(11)
·中华奇石我为王----石王铭
·儒家信仰与良知特征—兼论忠德
·东海微言集(12)
·温家宝坐上第一把交椅也不行(东海随笔八篇)
·东海微言集(13)
·东海微博,欢迎参观、指教和争鸣
·东海“两个凡是”,讨教天下英雄
·东海微言集(23)
·为什么中国政治转型特别难?
·儒家共识和中华愿景
·东海讲儒:主题“仁者寿——关于道德与寿命之关系”
·论革命(4月25日周日晚网络讲稿和问答)
·伟大的帝王师
·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君主制之思---兼论统一的模式和善恶的传染性
·秦法家的下场—兼论“恶必蠢”定律
·一生低首拜阳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数声芦笛秋风暮

数声芦笛秋风暮

   老芦满嘴污言秽语,比起旧上海滩小瘪三来犹有不如,令我失笑。说我造谣,实乃自已健忘或不认旧帐。

   关于以“五统一”描绘儒家理想的“和谐社会”,出自芦文《“太平盛世”危言》,是有热心网友曾特别找来供我当靶子的,原话是:

   [什么叫“太平盛世”?我早在旧作中指出过了,儒家老祖宗这个概念,跟现代人理解的完全不同,与物质繁荣其实无关,指的是理想的“和谐社会”,也就是所谓“大同世界”。在这种社会中君王节用爱民,父慈子孝,主仁奴忠,夫唱妇随。漫说矛盾冲突,就连意见分歧都没有。放眼望去,但见到处都是“同”而没有“异”,也就是后世伟大领袖描绘的“统一思想,统一意志,统一部署,统一指挥,统一行动”。]

   你自己看看这段话,难道不是在强奸或栽赃古人么?关于“大义灭亲”,我是记得你曾多次把这“观点”栽到我和儒家的头上的,我也曾反驳过,具体文本就懒得寻找了。Tnnd,你满嘴喷粪辱骂不止,老枭丝毫不计较,你让我从旧作的附件或网上寻寻觅觅找证据,无端耗费我大好光阴,却令我讨厌之至!

   你说我“根据‘君子和而不同’一句话,就有本事硬要把孔孟之道说成是民主的”,倒是在造我的谣呢。我早说过,“和”之一字乃儒家文明的重要精神特征。对儒家而言,它既是个人待人处事之道和自我实现的境界,也是处理宗族与国家事务、构建美好社会的重要原则和群体昌盛的理想。另一方面,由于儒家强调大一统的秩序,其和谐的追求天然地带有对个性和差异性的排斥,当然不是西方式多元的和谐。有美国学者说过:由于将稳定、秩序的和谐看作很高的价值,儒家文化很难视民主政治的纷纭情态为当然。然而,无论如何,儒家文明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允许求同存异、和而不同的,儒家追求的和谐社会与毛领袖描绘的五大“统一”社会毫无可比的。------老枭何时“硬把孔孟之道说成是民主”过?拿出证据来!不然,“无耻地捏造对方的论点”的话,又得自己享用啦。

   谢谢你终于说出“算我认栽”的话,倒也难得,可你又愤愤不平,说出“难得让你赢一次,论寻章摘句,我可能确实不如你这种搜剔剩饭的腐儒”的话,又“小”得可怜了。“芳名”古代男女通用,现代庄重场合仍通用,属于常识,腐儒之外,一般知识分子也大都知道的。其实你挑出“芳名”一说认栽,目的乃认小避大试图蒙混过关,小算盘打得不错嘛。且慢,别急,你要认栽的地方多啦。

   你“美人香草多为自况,不作他指”之芦式定论,已被我在《尤怜肚小蜂腰细,我看芦君亦美人》驳得体无完肤,还敢拿出来炒剩饭,当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多病逾八旬,犹令独夫惊恐;

   出声仅九载,便留百代光辉。

   联中“多病逾八旬”与"出声仅九载”,声对病,仅对逾,九载对八旬,对得颇工,但出字动词对多字形容词,词性不同,就“对不起”,当然这在旧体诗联中是允许的,这当然属宽对了。

   你认为“多病逾八旬”绝对只能解为“病了八十多年”,特别是跟“出声仅九载”相对,就更是坐实了这种理解,绝不能解释为“多病又年逾八旬”,不然就不是一个整句,就“当真无耻到极点”, 就“彻底颠覆了中国文学特有的对仗”?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请高明者帮我翻译一下,哈呵。

   你认为如果“用句读将上联断成两截,下联却是一个整句”(意指上下文在解释时使用不同句读)就不能算对联,那是你把对联看得太“神圣”了,近体诗五七律中间两联也允许如此,何况比诗更宽松的对联?须知对联是一种极灵动活泼的文学形式,只要上下联符合平仄对仗,怎么弄狡狯都行,愈弄狡狯愈佳。上下文要使用不同句读解释那才高明呢。至于例子,懒得为你费心,自个找去。想起袁世凯死后有人写的一挽联:中国人民万岁;袁世凯千古。老芦如看到,只怕要惊呼“颠覆了中国文学特有的对仗”了吧?

   关于挽联横批问题,怕把握不准误导世人,特地向一位前辈请教了一番:横批是对联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联语有着概括、提示、补充、说明等作用,内容或配合对联,或点明场景,或标示对联的主题思想,起画龙点睛与锦上添花之作用。题赠联、不宜楹间贴挂的挽联等可以省去横批,但如祭堂、纪念堂有可供贴挂处,则应配挂为妥。是否配写横披,可以由挽联作者自己决定或征求遗属意见。

   芦笛说“四字的横批确实有,不过那叫“挽幛”,并不与对联配对”。错。横批是横批,挽幛是挽幛,两回事。挽幛是用以悼念死去亲友的祭品,一般用素色绸布或其它较好的布料制成。用挽幛比送挽联隆重些。

   胡联出笼之后,见仁见智,褒贬不一,这很正常。我确认为此联艺术性思想性皆优,理由前文已阐述。毕时圆网友斥我言过其实,拿出一联来,自认为“俺为刘宾雁先生写的挽联肯定比胡大爷的要好一些。”联曰:“人妖之间,有两种忠诚,数十年董狐舌锋,公为中国良知呼喊;道魔分明,无一根媚骨,洒几点书生血泪,我替海外孤忠招魂。”我指出,上下联之间与分明、忠诚与媚骨、董狐舌锋与书生血泪、呼喊与招魂,都失对。但我也予以肯定:用当代标准衡之,自有可取。胡联有胡联的好,毕联有毕联之佳。但说“肯定比胡大爷的要好”就过了。至少我觉得胡联更合律,更字少意丰,精悍凝重。征得胡平兄同意,这里我再供出胡平悼刘宾雁联一副:宾归暂无路,雁过永留声。优劣如何,欢迎讨论。

   说老枭赏识胡平悼刘宾雁联,是“为尊者讳”,“拍胡平马屁”,不仅辱我,而且辱胡。我与胡平君不曾识面早相知,听人说起过他的为人和人品,读过他一些文章,甚为钦佩,电邮往来,交情乃订。不论批评赞誉,一切“唯心”唯实。老枭岂是苟誉苟批之徒,胡平又岂是喜人滥夸之辈?无端相诬,恰显老芦的“小”来。胡平兄一次心血来潮,以东海师相称,老枭虽狂却非妄人,当然坚辞而主平辈论交。如果客气起来,胡平君更多地方值得我好好学习呢。我对胡君钦赏有加,胡君对我谦恭有礼,君子之交,道义之友,固当如是。儒家倡导尊老敬贤,佛教强调尊敬供养善知识,胡平君与我,可谓继儒释待人之道,有古人交友之风,不仅足为老芦,而且足为世人的楷模!

   就芦文所提几个常识性问题简略释疑如上。至于芦笛是否挑战过我,是否和我交流过,老枭是否“不吹自己就没人代劳”,诸如此类重大问题,还有芦文对我其它稀奇古怪下流放肆的诋毁辱骂,解释或回骂起来纯属浪费,老枭的境界,又岂是你所能望尘?恕我一笑置之了。

   老芦啊,说你“尖尖小嘴薄红唇”、“肚小蜂腰细”,真是一点没错。好好一个有点才学的男人,偏弄成这么一副轻薄子下流胚的模样,恶不恶心?知错不改,逞词狡辨;不懂装懂,唯我独高;心胸狭窄,语言下流;好坏不分,对友逞刁…,如此品行,纵才高八斗,亦何足道,还敢tian颜妄谈孔孟之道!况你于西学国学皆一知半解,浮在表面,连起码的待人交友之道也不懂,于人生社会宇宙之道更是一片茫然如坠烟雾,不过擅作惊人语,文才不错且笔头勤快,会翻来覆去炒剩饭而已。螺丝壳里做道场,自以为天大的排场,实不值方家一哂。

   读你骂文,恶声连篇,愈趋愈下,不堪卒读,真有“数声芦笛秋风暮”之感。秋风起矣,夕阳西下,是告别的时候了。况我实在太忙,许多经书待读,许多诗文待写,许多山水待游,许多美女待泡,许多美酒待喝,许多好友待交流,许多问题待思考,有太多正经事要干,以前认真回你的话,实在过于抬举你了。以后,类似幼稚园问题,恕不搭理了。

   2005-12-18东海一枭

   作者:芦笛 标题:笑看21世纪最伟大的诗人东海一枭再度奋勇搞笑造谣 -

   嘿嘿,老枭堕落到造谣的地步了?

   【老芦曾把“大义灭亲”之类邪恶的斗争学说栽赃到孔孟的头上,又如把儒家理想的“和谐社会”描绘成“统一思想,统一意志,统一部署,统一指挥,统一行动”云云,诸如此类,常闹常识性笑话,被老嘲笑多次,其“毫无旧学功底”已成板上钉钉众所周知,此君遂化友为敌,与老枭算是对上啦。】

   第一句话我早就辟过谣,我从来没有把党文化的斗争哲学栽赃到孔孟头上。我只是指出,虽然圣人强调中庸、忠恕,但古人从来说归说,做归做,从无西方式的双赢妥协传统。至于什么“大义灭亲”更是造谣。相反,我指出中国是典型的家族社会,实行的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你无耻地捏造对方的论点,羞也不羞?

   孔孟之道的实质,就你这点悟性,一辈子也不可能领会。毛的“统一思想”就是从那“大同世界”来的,这点宋儒阐明得最清楚。像你这种无聊之辈其实很有代表性,抓住个别零言碎语,忽略总体倾向,根据“君子和而不同”一句话,就有本事硬要把孔孟之道说成是“民主”的,全不顾两千年的历史事实究竟是什么样子。其实我早就阐述过了,自秦汉以后,中国从来没有出过真正的异议人士,实行的乃是“精神自阉术”,用两三个死人脑袋统一全体知识分子的思想。你若胆敢连这起码事实都敢否认,那就趁早把“国学专家”的幌子收起来。建议你去看看我的旧作<如果日本没有“进入”中国>、<党同伐异论>、<中国为什么没有大思想家>以及<中华民族是不是一个愚昧的民族>。其中<中国为什么没有大思想家>一文曾被北大办的“中国学术城”选入,那还不是我自己去贴的,是在网上流传被主编打捞去的。此后他专门来信请我去主持讨论,我也没去。

   不过你就算看了那些文章也没用,你不可能掌握孔孟之道的神髓,一辈子只会寻章摘句,绝不会有全局战略观。因为你和传统士人一样,是用中式模糊思维而不是用西方思维方式去研究国学,所以永远摸不着门。这道理我早在<再论不读和少读中国书>中讲述过了。正确的方法还是得像王国维、费正清、胡适、黄仁宇那样,用西方治学方式去整理国故。不过这些话,说了也是白说,你没有掌握西方思维方式,终生只能是土包子,三家村西席老夫子的水平。

    “芳名”之说,算我认栽,难得让你赢一次。论寻章摘句,我可能确实不如你这种搜剔剩饭的腐儒。

   可笑的是,你居然避开我对“美人香草多为自况,不作他指”的指责,却要硬说我那“中国传统士大夫的怨妇心态”乃是剽窃你的旧说,当真是让人笑掉大牙,早在我遇到你之前就在多篇文字里指出了这条,并用陶铸在斗彭德怀时说“我们共产党人也要从一而终”指出了我党干部和传统臣子的传承关系。你这种诬蔑法,当真无聊而且无耻。这TMD还算学术发现哪?我会剽窃你?我看过的你的全部文章也就是你那本书而已。此外你还写过什么,我根本就没兴趣看,早说了,毫无思想内容。如果不是这次你在标题里提到胡平,我根本也就不会打开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