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东海一枭(余樟法)
·揽风驻云 :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毫无疑问的问题
·佛门大德的迟重
·枭声重发:亦开风气亦为师
·冒名文章寻找作者
·该执著还是要执著
·中华文化最大的敌人!---兼斥领袖徐水良
·良知大法
·东海老人:只有中共转身,绝无东海摇身!
·草根:给胡平君和东海一枭君启蒙(东海附言)
·谁“代表”东海参加了这个峰会?
·在义理上不容丝毫苟且-----复牛客人先生
·父父子子君君臣臣
·魏京生们的“领袖风范”!
·魏京生们的“领袖风范”!
·黎文生:反儒者为什么那么愚蠢!(东海荐文)
·东海老人:畜生别与佛爷奢谈平等
·东海老人:《转型期》
·东海老人:给我一滴还你汪洋
·东海老人:向净空法师致敬
·黎文生:中华之“道”与民主自由矛盾吗?(东海荐文)
·儒家的修行
·也讲一点道德常识
·谁把力气使错了地方
·东海老人:我说要有光就会有光
·翟鹏举:再向东海老人开一炮(东海附言)
·Goal:答东海一枭(东海附言)
·飞龙在野:儒家民主主义是中国的希望(东海附言:颇有见识,值得一阅)
·有无神不重要,谁是“本”才重要
·黎文生:道理的大而不当与狭小偏碍
·汝果欲民主,先拜大良知
·飞龙在野:惟有儒家民主主义才能托起中国的明天
·独尊儒家不是独尊
·东海老人:尊儒不是独尊
·三种武器
·东海曰
·《交通部派来的算什么》
·《大复仇之歌》
·东海小诗七首
·zt一衿:“逐渐认同康晓光和东海一枭”
·ztwyh:答网友诗三则
·东海哲理小诗四首
·皮旦:学习,并至东海先生的自由女神
·大复仇论(新稿)
·《与东海儒者共勉》
·网友酬赠拾翠(之20)
·人生能得几知己
·江晚愁:对东海老人,苟不敢同(东海附言)
·贺老象《中国低诗歌》出版
·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中篇)
·东海老人:“没有人是孤岛”
·Ykingc:东海老人,疯了(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下篇)
·曹维录别开生面解枭诗(外一篇)
·再过二十年
·关于叔孙通与方孝孺
·杀人不碍大慈悲!(新稿)
·谁是余杰? ------兼与东海一枭商榷(东海附言)
·谁是余杰? ------兼与东海一枭商榷(东海附言)
·为董仲舒鸣冤(新稿)
·东海老人:熊师或有误,东海敢不言?
·zhaoyao866:“且做一个善恶分明的人”
·金刚心(东海偈组)
·此联值得十万元么?
·请君先举杀人刀---建议胡温中央:贪污达五千万者,杀无赦!
·“解手”以后怎么办?-----东海评诗之:徐乡愁《解手》
·zt青山小雨:余杰的靠山是谁?
·东海老人:纷纷脑袋一根筋
·《良知是一种利器》
·良知大法(新稿全文)
·东海老人:最普遍的“性病”
·贪污多少才该死?
·东海老人:范美忠无罪等
·仁者无碍,得大自在(新稿)
·东海老人:实证良知大,方知道佛偏
·吾家自有大神通!(新稿)
·寂寞老人:和枭兄:人间要有大神通(东海附言)
·东海五偈
·东海老人:唯拜良知佛,何妨孔子师
·独坐大雄峰
·东海诗词选(点评本)
·为什么常常好人没有好报?
·文化大师,舍我其谁?
·人渣也有人权
·我的宗教观----简复郭国汀并示有关基督徒
·东海老人:蒋庆批判(新稿)
·反腐妙法等(东海老人随笔七则)
· 新浪网友:从西江洪流之中找回自己流失的宝贝!
·亚当-斯密,西方性善论者
·舞王失火,殃及局长等(东海老人随笔二则)
·东海老人:对一位佛门高士的开导
·知识分子最大的毛病!
·东海老人:庸众愚民休近我
·康德与儒家良知说的异同
· 东海指月录(问答10--30)
·致良知的前提
·Oestro网友:要“理”还是要面子?
·东海指月录(问答31--36)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新稿)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新稿)
·东海指月录(问答37--4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无知者无畏----“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

   老芦曾把“大义灭亲”之类邪恶的斗争学说栽赃到孔孟的头上,又如把儒家理想的“和谐社会”描绘成“统一思想,统一意志,统一部署,统一指挥,统一行动”云云,诸如此类,常闹常识性笑话,被老嘲笑多次,其“毫无旧学功底”已成板上钉钉众所周知,此君遂化友为敌,与老枭算是对上啦。

   日前胡平君为宾雁追思会制一联。老枭附了几句荐言,转贴到国内几个诗联网站,我信中与胡平说了,之所以用“好联共赏”的名义,是为了避“悼念刘宾雁”之忌,以减低被删概率。当然,其联“含金量”丰富,用词富有张力,意味深长,颇能概括刘君风采功迹。我见其出手不凡,也确很欣赏,值得鼓励一下。

   平仄方面,对联相对格律诗宽些,现代对联平仄方面更宽松,我主张,现代人制联,平仄可以不管(我自己不少联就不论平仄),对仗方面,只要大体对得上就可以了。胡联采新韵(普通话韵),完全合律;芳名与惊恐有点对不起,确属小疵,但作为现代对联,也是允许的。后来芳名改为光辉(又改为芳馨),就十分“对得起”了。

   说联中用“芳名”是笑话一场,恰恰暴露了老芦旧学家底。他以为芳名是女性的专用品哩。其实在古代,“芳名”男女通用,许多旧小说里,常可以见到“娘子久慕先生芳名”之类话语。现代一般情况下归女性和小花小草使用,但在比较严肃庄重的场合,仍男女通用。慈善赞助、放生功德、救灾募捐等名单,还有一些单位的名册,往往称“芳名”,如赞助芳名、功德芳名、校董芳名之类,基督教还有《中华殉道圣人芳名一览表》呢;祭词悼联中,“芳名不朽”之类句子更是司空见惯。四川天祥寺有一副颂文天祥的联曰:“天祥寺天祥街天祥路世代天祥芳名万古存,正气歌正气语正气诗一生正气忠烈秋志。”

   古典诗词中用到“芳名”,也可女可男,且多用于男身。老芦要我举例,一时难觅,一位忘年交“给”了我一首《全唐诗》里的薛存诚的五言古诗,结尾两句就是:青史应同久,芳名万古闻。诗题为《御制段太尉碑》,即称段太尉,必是男性无疑。《封神演义》写到纣王将梅伯炮烙在九间大殿之前,後人看此有诗叹曰,其中就有“烈焰俱随亡国尽,芳名多傍史官裁”的句子。

   关于“多病逾八旬”,可以解为“病了八十多年”,也可以解为“多病,年逾八旬”。这在旧体诗中不仅允许,而且很正常也极普遍。诗有诗的特殊“语法”,不能死解,不能用一般语法苛求之。不然,杜甫《秋兴》(第八首)“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皇枝”,就成了高山上擂大鼓----不通不通了。芦笛以为与“出声仅九载”相对,坐实了这种理解(“病了八十多年”),也是不懂对联“宽对”所致。什么叫宽对?从略,呵呵。如改为“多病兼八旬”,或“多病且八旬”,不是不可以,只是意思差了些,还擅自为刘老减了寿。

   “挽联居然还有横批”?老芦又蜀犬吠日了。用于张贴的春联、寿联、婚联、挽联通常加四字的横批,这是对联常识。当然挽联也可以省去横批。特别现代祭堂因悬挂不便,很有挽联就省了,但不证明挽联只能竖不能横。

   老芦啊,与你交流越来越难,许多问题要从常识乃至幼稚园谈起。你在《笑看21世纪最伟大的诗人东海一枭吹捧胡平挽刘宾雁联》中对我的所有指控,没有一条站得住脚的,至于“古大臣一向将自己看成是君王的N奶”的高论,不过拣枭文《妾妇中国》中的余唾耳,也敢拿到班门来炫弄。“ 笑话”、“ 毫无旧学功底”、“有眼如盲”之类词句,尊驾留着自己享用吧。

   你多挑战老枭一回,便多露一回丑多丢一次脸,还敢激我把你“无畏”的雄文贴到我访问的一切论坛去,果然是无知者无畏,看来你不把自己弄成笑柄笑料誓不罢休,哈哈,哈哈。还有,你日前讥我以如来自许时顺便嘲笑一位网友“好像如来是复数,这倒透着新鲜”,你这话才真透着新鲜呢。如来当然是复数,你以为如来就指西天佛祖一个?真乃孤陋到了极点,连农村老太太都晓得还有药师琉璃光如来、千手如来咯。东海一枭2005-12-17

   附芦笛:笑看21世纪最伟大的诗人东海一枭吹捧胡平挽刘宾雁联昨天进来看见老枭急着拍未来党国领袖的马屁,忍不住笑话两句,这小子还不服气,不但强辩到底,还要造谣惑众,说什么“说你是诗盲还不承认”。你怎么不造谣就不会说话?我从来以诗盲自居,专门写过篇<诗盲谈枭诗>,文集里就有。我和你的区别,乃是我是诗盲,自己就老老实实承认,你比我还盲,投入精力无数,最后写的诗与洪秀全在伯仲之间,还要大言不惭,无耻自吹自擂。废话少说,那“芳名”不用诡辩了。胡平毫无旧学功底,看他的文字立刻就能看出这点,很明显,此句是从“百代流芳”中化来的,可是弄成“芳名”就是笑话一场。你硬要用屈原使用美人香草为他辩护,只能暴露自己急于拍马的无耻。谁都知道到那“美人”常常是官瘾大而没做上官或没作上大官的人自称,根本不是用来指别人。不但屈原如此,后世也如此,如老杜“绝代有佳人”、辛弃疾“长门赋,准拟佳期又误”然,从来就是专门用来指代君臣关系。换言之,古大臣一向将自己看成是君王的N奶,为此,昭君之类美人的遭遇才引起他们的强烈认同与共鸣。此乃传统文化中相当无聊无耻肉麻的一部分。你现在硬要用那来解释,难道刘老是胡平的臣子?这不是侮辱亡者么?就算不说这些,以美人比君子古已有之,却从未扩展到连名都要跟着作换性手术,成了“芳名”,要不你给个前例来看看?如此文过饰非,比较无耻,只有你才做得出来。 “多病逾八旬”,绝对只能解为“病了八十多年”。只有胡平那国学盲才会闹这种笑话,也只有你这马屁精才始则视而不见,继而厚颜曲为之辩。古文中最常见的字样就是“卧病逾旬”,那意思是“病倒超过了10天”,胡平这句就是从那化来的,完全成了笑话,特别是跟“出声仅九载”相对,就更是坐实了这种理解。胡平事前居然看不出来,笑死人了。他竟然连个“八旬多病身,九载如椽笔”之类的句子都想不出来!如果一定要保留原句型,那也只能改为“多病兼八旬”,或“多病且八旬”之类,以免误会。这未来党国领袖要冒充毛泽东,是不是不自量力了些?当然,这任务远远没有比你冒充“21世纪最伟大的诗人”艰难。说到底,这是因为汉语特别是古汉语是一种模糊的原始语言,容易造成歧义所致。原也不能全怪他,但既然是给刘老写对联,万众瞩目,岂能掉以轻心,弄出如此笑话来?如果有三分自知之明,少几许矜伐之心,完全可以先写个底稿拿到网上来征求意见。可他要充民主先知,这种事是万万不会做的,怕丢脸,最后就是大丢脸。更可笑的是挽联居然还有横批,邪了门了,请问让遗属挂哪儿去阿?什么时候兴出挽联有横批的?始于历史何时?你替他遮丑,用“光辉”对“惊恐”,虽然平仄顾上了,而且用重复构成的词对上了“惊恐”这个重复构词,可惜不但俗而滥,而且非常勉强。重复构词在中文中多的是,随便拎一个都你这强,例如“百世峥嵘”就要比你那“百代光辉”强到不可胜计。老实跟你说,胡平这对联虽然毛病百出,但总的还是很不错,那优点在于立意新颖,巧妙地应用了对比技巧,获得了独特的艺术效果,例如“多病八旬,出声九载”,极言其有限,即使如此,尚令独夫惊恐,百世留名,通过这种强烈的对比,烘托出刘的威力和党的虚弱来。此所以虽然毛病百出,但此联仍不失为佳作。可惜你大言炎炎,自称21世纪最伟大的诗人,奋勇出来痛拍马屁,却有眼如盲,拍了半天,却无一字拍在点子上,羞也不羞?老枭,你若真是大丈夫,不妨把此文贴到你访问的一切论坛去,如何?【附】胡平原作:多病逾八旬,犹令独夫惊恐; 出声仅九载,便留百代芳名。 横批--唯我刘公老枭改作:多病逾八旬,犹令独夫惊恐; 出声仅九载,便留百代光辉。(海纳百川 www.hjclub.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