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无知者无畏----芦笛笑话闹大了!]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知者无畏----芦笛笑话闹大了!

   无知者无畏----芦笛笑话闹大了!

   

   老芦曾把“大义灭亲”之类邪恶的斗争学说栽赃到孔孟的头上,又如把儒家理想的“和谐社会”描绘成“统一思想,统一意志,统一部署,统一指挥,统一行动’”云云,诸如此类,常闹常识性笑话,被老嘲笑多次,其“毫无旧学功底”已成板上钉钉众所周知,此君遂化友为敌,与老枭算是对上啦。

   

   日前胡平君为宾雁追思会制一联。老枭附了几句荐言,转贴到国内几个诗联网站,我信中与胡平说了,之所以用“好联共赏”的名义,是为了避“悼念刘宾雁”之忌,以减低被删概率。当然,其联“含金量”丰富,用词富有张力,意味深长,颇能概括刘君风采功迹。我见其出手不凡,也确很欣赏,值得鼓励一下。

   

   平仄方面,对联相对格律诗宽些,现代对联平仄方面更宽松,我主张,现代人制联,平仄可以不管(我自己不少联就不论平仄),对仗方面,只要大体对得上就可以了。胡联采新韵(普通话韵),完全合律;芳名与惊恐有点对不起,确属小疵,但作为现代对联,也是允许的。后来芳名改为光辉(又改为芳馨),就十分“对得起”了。

   

   说联中用“芳名”是笑话一场,恰恰暴露了老芦旧学家底。他以为芳名是女性的专用品哩。其实在古代,“芳名”男女通用,许多旧小说里,常可以见到“娘子久慕先生芳名”之类话语。现代一般情况下归女性和小花小草使用,但在比较严肃庄重的场合,仍男女通用。慈善赞助、放生功德、救灾募捐等名单,还有一些单位的名册,往往称“芳名”,如赞助芳名、功德芳名、校董芳名之类,基督教还有《中华殉道圣人芳名一览表》呢;祭词悼联中,“芳名不朽”之类句子更是司空见惯。四川天祥寺有一副颂文天祥的联曰:“天祥寺天祥街天祥路世代天祥芳名万古存,正气歌正气语正气诗一生正气忠烈秋志。”

   

   古典诗词中用到“芳名”,也可女可男,且多用于男身。老芦要我举例,一时难觅,一位忘年交“给”了我一首《全唐诗》里的薛存诚的五言古诗,结尾两句就是:青史应同久,芳名万古闻。诗题为《御制段太尉碑》,即称段太尉,必是男性无疑。《封神演义》写到纣王将梅伯炮烙在九间大殿之前,後人看此有诗叹曰,其中就有“烈焰俱随亡国尽,芳名多傍史官裁”的句子。

   

   关于“多病逾八旬”,可以解为“病了八十多年”,也可以解为“多病,年逾八旬”。这在旧体诗中不仅允许,而且很正常也极普遍。诗有诗的特殊“语法”,不能死解,不能用一般语法苛求之。不然,杜甫《秋兴》(第八首)“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皇枝”,就成了高山上擂大鼓----不通不通了。芦笛以为与“出声仅九载”相对,坐实了这种理解(“病了八十多年”),也是不懂对联“宽对”所致。什么叫宽对?从略,呵呵。如改为“多病兼八旬”,或“多病且八旬”,不是不可以,只是意思差了些,还擅自为刘老减了寿。

   

   “挽联居然还有横批”?老芦又蜀犬吠日了。用于张贴的春联、寿联、婚联、挽联通常加四字的横批,这是对联常识。当然挽联也可以省去横批。特别现代祭堂因悬挂不便,很有挽联就省了,但不证明挽联只能竖不能横。

   

   老芦啊,与你交流越来越难,许多问题要从常识乃至幼稚园谈起。你在《笑看21世纪最伟大的诗人东海一枭吹捧胡平挽刘宾雁联》中对我的所有指控,没有一条站得住脚的,“ 笑话”、“ 毫无旧学功底”、“有眼如盲”之类词句,尊驾留着自己享用吧。你多挑战老枭一回,便多露一回丑多丢一次脸,还敢激我把你“无畏”的雄文贴到我访问的一切论坛去,果然是无知者无畏,看来你不把自己弄成笑柄笑料誓不罢休,哈哈,哈哈。还有,你日前讥我以如来自许时顺便嘲笑一位网友“好像如来是复数,这倒透着新鲜”,你这话才真透着新鲜呢。如来当然是复数,你以为如来就指西天佛祖一个?真乃孤陋到了极点,连农村老太太都晓得还有药师琉璃光如来、千手如来咯。

   东海一枭2005-12-17

   

   附芦笛:笑看21世纪最伟大的诗人东海一枭吹捧胡平挽刘宾雁联

   昨天进来看见老枭急着拍未来党国领袖的马屁,忍不住笑话两句,这小子还不服气,不但强辩到底,还要造谣惑众,说什么“说你是诗盲还不承认”。你怎么不造谣就不会说话?我从来以诗盲自居,专门写过篇<诗盲谈枭诗>,文集里就有。我和你的区别,乃是我是诗盲,自己就老老实实承认,你比我还盲,投入精力无数,最后写的诗与洪秀全在伯仲之间,还要大言不惭,无耻自吹自擂。

   废话少说,那“芳名”不用诡辩了。胡平毫无旧学功底,看他的文字立刻就能看出这点,很明显,此句是从“百代流芳”中化来的,可是弄成“芳名”就是笑话一场。

   你硬要用屈原使用美人香草为他辩护,只能暴露自己急于拍马的无耻。谁都知道到那“美人”常常是官瘾大而没做上官或没作上大官的人自称,根本不是用来指别人。不但屈原如此,后世也如此,如老杜“绝代有佳人”、辛弃疾“长门赋,准拟佳期又误”然,从来就是专门用来指代君臣关系。换言之,古大臣一向将自己看成是君王的N奶,为此,昭君之类美人的遭遇才引起他们的强烈认同与共鸣。此乃传统文化中相当无聊无耻肉麻的一部分。你现在硬要用那来解释,难道刘老是胡平的臣子?这不是侮辱亡者么?

   就算不说这些,以美人比君子古已有之,却从未扩展到连名都要跟着作换性手术,成了“芳名”,要不你给个前例来看看?如此文过饰非,比较无耻,只有你才做得出来。

    “多病逾八旬”,绝对只能解为“病了八十多年”。只有胡平那国学盲才会闹这种笑话,也只有你这马屁精才始则视而不见,继而厚颜曲为之辩。古文中最常见的字样就是“卧病逾旬”,那意思是“病倒超过了10天”,胡平这句就是从那化来的,完全成了笑话,特别是跟“出声仅九载”相对,就更是坐实了这种理解。胡平事前居然看不出来,笑死人了。他竟然连个“八旬多病身,九载如椽笔”之类的句子都想不出来!如果一定要保留原句型,那也只能改为“多病兼八旬”,或“多病且八旬”之类,以免误会。

   这未来党国领袖要冒充毛泽东,是不是不自量力了些?当然,这任务远远没有比你冒充“21世纪最伟大的诗人”艰难。

   说到底,这是因为汉语特别是古汉语是一种模糊的原始语言,容易造成歧义所致。原也不能全怪他,但既然是给刘老写对联,万众瞩目,岂能掉以轻心,弄出如此笑话来?如果有三分自知之明,少几许矜伐之心,完全可以先写个底稿拿到网上来征求意见。可他要充民主先知,这种事是万万不会做的,怕丢脸,最后就是大丢脸。

   更可笑的是挽联居然还有横批,邪了门了,请问让遗属挂哪儿去阿?什么时候兴出挽联有横批的?始于历史何时?

   你替他遮丑,用“光辉”对“惊恐”,虽然平仄顾上了,而且用重复构成的词对上了“惊恐”这个重复构词,可惜不但俗而滥,而且非常勉强。重复构词在中文中多的是,随便拎一个都你这强,例如“百世峥嵘”就要比你那“百代光辉”强到不可胜计。

   老实跟你说,胡平这对联虽然毛病百出,但总的还是很不错,那优点在于立意新颖,巧妙地应用了对比技巧,获得了独特的艺术效果,例如“多病八旬,出声九载”,极言其有限,即使如此,尚令独夫惊恐,百世留名,通过这种强烈的对比,烘托出刘的威力和党的虚弱来。此所以虽然毛病百出,但此联仍不失为佳作。可惜你大言炎炎,自称21世纪最伟大的诗人,奋勇出来痛拍马屁,却有眼如盲,拍了半天,却无一字拍在点子上,羞也不羞?

   老枭,你若真是大丈夫,不妨把此文贴到你访问的一切论坛去,如何?

   【附】胡平原作:

   多病逾八旬,犹令独夫惊恐;

   出声仅九载,便留百代芳名。

   横批--唯我刘公

   老枭改作:

   多病逾八旬,犹令独夫惊恐;

   出声仅九载,便留百代光辉。(海纳百川 www.hjclub.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