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林樟旺案近况通报]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林樟旺案近况通报

   林樟旺案近况通报

   

   林樟旺案旷日持久,上诉至今尚无结果,因不断有海内外朋友和网友询问有关情况,特公开汇报如下:二00五年十月一日,林樟旺案当事人林樟法、梅善良、毛根寿三人因不服龙泉市法院一审枉判,委托本案辨护人陈冰先生(广西中企联知识产权事务所首席法律顾问)全权代理,上诉至浙江省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至今尚未审结。据了解,本案不开庭审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六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受理上诉、抗诉案件,应当在一个月以内审结至迟不得超过一个半月”,法庭已超过两个半月,严重逾期。此案罪与非罪界限非常清晰,但幕后“工作” 似乎错综复杂,请林案各位辨护律师、各法律援助团“团员”及关注此案的广大热心人士拭目以待,稍安勿躁。

   

   按原来约定,等此案结束,当从林案文章作者中选出“龙泉十八剑”,制剑相赠,以践前言,以酬高义!

   

   又,在《枭鸣虎穴,剑啸龙泉----林樟旺案初审漫记》中我提到,“在林案最扑朔迷离我最困难忧虑的时候,在其他律师对我闻风而避敬而远之或心怀疑忌欲助又退的时候,是张星水、高智晟两位给予我至诚的鼓劢、指点、支持,概然乐助”,多位友人问及“对我闻风而避敬而远之心怀疑忌的其他律师”究有何指。情况是这样的:“案”发之后,我与浙江某友谈及,友人表示要代我联系两个当地律师,不果。后来友人告诉我,先后联系的两个律师,都因有所疑虑而予以婉拒了。特此公开说明,以释众疑。

   

   2005-12-16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