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九十九:谁玷污了绝代佳人?]
东海一枭(余樟法)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地雷》
·东海难不倒(69---75)
·东海一枭:《东海笔记》(外五首)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有戏没戏》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越狱》(外四首)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找人》
·东海一枭:《最后一晚》
·东海一枭:只身东海挟春雷
·关于有关刊物“拒刊枭文”之传言的郑重说明
·东海一枭:《呐喊》
·《下一个九》
·为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拟联
·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九十九:谁玷污了绝代佳人?

   有朋友来串门,喝酒聊天吹牛,每当话题滑向新闻、时政,吹得热火朝天之时,老妻常会在一边提醒我们:注意分寸呀别靠政治太近呀。仿佛政治是个麻疯病或爱滋病人,一不小心就会给传染上似的。

   法国路易斯-博洛尔在《政治的罪恶》序言中写道:“政治本来是一门非常高尚、非常重要的关于管理公共事务的艺术,但是,这一美好的形象长期以来一直被许多错误的政治原则所玷污。这些错误的政治原则在合法的外衣下把政治变成了一种说谎和欺诈的骗术,甚至变成了一种抢夺与压榨的霸术”。

   是的,在大多数眼里,政治是肮脏甚至恐怖的,是与老谋深算、模棱两可、背信弃义、谎言诡计、欺诈冷酷乃至血腥、残暴、监狱等词语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而且是神秘、高深莫测、普通人不宜问津的。

   在拙贴《国家主席竟选书》后,有名zucker者题曰:“幼稚”这俩字我没好意思说出口。让不懂政治的人搞政治是一场灾难,这是当时基辛格对王丹和财玲之流的评价。如果你们想让历史重演,机会多的是。。。。

   关于六x以及王丹诸君的是非功过正邪得失,且留得历史去评说吧。老枭无缘也无意涉足政坛,但在政治方面冠我“幼稚”二字,未免太“粗暴”太“幼稚”。大半生来,我广交各界朋友,熟读古今史籍,韩非子、马基雅维利、厚黑字、二十四史、中共党史…,无不涉猎,对权术、厚黑术、求名博利之术…,不敢说精研,却也有所了解,若谓我不懂政治,天下何人敢说一个懂字?

   精通兵法和十八般武艺,未必一定要与人斗个死去活来从而体现自己的价值。侠之大者郭靖,曾无意中练成一门邪派武功,他不但不屑使用,反而千方百计想自行废掉。老枭的心情与郭前辈灵犀相通。别说我一向无意去目前中国政治阴沟里螳浑水,既使万一天不从人愿,逼下阴沟,老枭也不屑于施展邪门武功,自污清白。不论从功利还是从道德的角度考虑,都不愿、不屑为之。有几个邪派高手有好下场的?既使成功地欺世欺天,却欺不了自己的良知,付出道义的代价,值得吗。小人常戚戚,君子坦荡荡,堂堂正正光明正大,人不堪其忧我不改其乐。多好啊。

   方皇网友说得好:“把政治搞的普通人不懂,这才是政治的腐败。政治,政策,治理也?有什么复杂的?孔子懂政治吗?他不懂,但是他懂得人性,所谓“俗之所欲,因而与之,俗之所恶,因而去之”。故而他将鲁国治理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政治本是绝代佳人,那个男人不喜欢?可惜被恶棍、酒鬼、浑蛋、草包们玷污、蹂躏得太久,堕落在龌龊邪恶中太深,并染上一身脏病了。但愿有朝一日,她能够回到正常的人性的轨道上来,把身子洗得干净、清白些。那时,没准老枭兴致上来,会找她玩玩。

   2002、1、3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