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天理说]
东海一枭(余樟法)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理说

   天理说
   
   天理,是北宋道学(后也称理学、心学)提出的贯穿宇宙论、形而上学和心性论的一个概念。“存天理,灭人欲”则是大理学家朱子的一句名言。“天理”在朱熹的哲学思想中指自然之理、万物常理、事物本来规律以及人的伦理、道理、情理等。朱子所谓灭人欲,并非消灭一切人之自然欲望,而是要消灭非分、过度、不合理的欲望,因为朱子把正常合理的“人欲”也纳入了“天理”的范围,“大而天地万物,小而起居食息,皆太极阴阳之理也。”(《朱子语类》卷六)“天理本多,人欲便也是天理里面做出来。虽是人欲,人欲中自有天理。”(《朱子语类》卷十三)。南宋大理学家胡宏认为“天理人欲同体而异用,同体而异情”,如男女之情,行之有道,便是天理,溺之无度,便是人欲。也就是说,人欲正当展开就是天理,不合社会通行准则,才是“人欲”。
   
   而且,“存天理,灭人欲”原初主要是针对“君”而言的。朱熹认为“天下事有大根本, 有小根本, 正君心是大本”, “天下之事本在于一人, 而一人之身其主在于一心, 故人主之心一正, 则天下之事无有不正; 人主之心一邪, 则天下之事无有不邪”。朱熹希望“正君心以正朝廷, 正朝廷以正百官, 正百官以正万民, 正万民以正四方”,希望用“天理”来制约“天子”巨大的特权。理学为何在庆元到嘉泰时期被称为“伪学”禁了几十年,也就可以理解了。

   
   后来,理学在民间愈传愈盛,统治阶级剿之不得就抚之,禁压之不得就抽象之改造之、异化之利用之,为我所用,把理学乃从修身养性、成德成圣的内圣之学发展成了官方的理论工具和治国牧民之道。从此,理学便成了民众的精神桎梏,成了禁锢自由的铁笼子,成了“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极端反动,“存天理,灭人欲”,只用来“灭”小民合理欲望,乃至“灭”了无数妇女的生命。于是,中国即进入历史上最为专制的时期,进入“中世纪的黑暗”,理学本来就不多的合理性彻底消失。说理学的合理性本来就不多,不仅因为它“先天”上有与君主专制默契之处,在思想上有统治者可资利用的资源和价值,而且因为其核心理念“存天理,灭人欲”总体上根本上有违人性。一个灭字,已远离了原儒的中庸之道。
   
   没有制度的有效约束,腐败是必然的、绝对的。但无论历代专制统治阶级怎样放纵,怎样腐败,怎样邪恶,毕竟承认“天理”,心目中也多少“存”了一定的天理,纵起欲作起恶来多少有些顾忌。多少总还有一些基本道德隐隐约约在内心管着,也还有少数忠直敢言之臣半真半假从外部盯着。到了中共,奉马列(无神论和斗争哲学)为国教,政教合一,终于抵达“灭天理,纵人欲”的巅峰。他们肆意妄为,为所欲为,无所不为,无恶不作,没有任何道理可讲,没有任何规则可言!
   
   凡专制政权都会给国民和社会带来巨大灾难,中共政权则是反天理的当代极权之尤,乃所有反天理恶行暴政之集大成者。据海外媒体报道,在中共过去 56年的统治中,竟发生多达八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包括饿死四千多万,以及迫害和屠杀。须知,这是没有外敌入侵也没有内战发生的和平年代呀,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个政权在和平年代让国民如此大规模地丧生。且不说其它方面的罪恶,如对环境的破坏,对道德的摧毁,对人权自由的剥夺,对国民尊严的侮辱,对民众空前的剥削压迫,对民有、国有资产无度的掠夺…等等,仅草芥人命这一条就可见这个政权伤天害理反道德严重到了何等地步。
   
   “天理”在朱熹的哲学思想中指自然界、人类社会和人类生命活动的普遍法则和规律。从儒学的角度看,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民视,天理不外乎民情民意,天理就是公道公义,就是世界潮流和民心所向;从佛学的角度和宇宙的层面,天理还可以作更幽微深刻的理解。就人间言,天理即人道,就天界言,天理乃天道和神佛之正道,就三千大千世界言,天理乃不成不住不坏不灭的宇宙之大道,也是三千大千世界一切生命包括众生众神众佛一体遵循的 “自然法”,只能实证,难以言传,不可思议。敢于违舆情逆潮流者,必遭相当报应,企图纵邪欲灭天理者,必被天理所灭!中共已是天谴天怒,天理不容!天象不断示警,天灾不断降临,各种各样各种形式的报应随时随地发生着,对中共作恶造孽的报应早已开始,更大、最大和最后的报应正在不可阻挡地到来。
   
   不少人见我文章写得好称我文字大家,令我苦笑,他们不知这是文字般若,更看不到我文字后面的丰富,不知道我身后有多少圣神仙佛!有海外记者夸我勇敢,我笑答曰:我的后台很硬背景很深的,孔子孟子,释迦牟尼,历代圣贤英烈和古今高僧大德,民心舆情和时代潮流,体制外体制内大批有识之士全都站在我身后!此乃戏语狂语,亦是实言真言。世间许多事除了一些粗浅的原因,背后还有更深层的因缘、更精微的道理在,只是俗眼看不到、无明之心体悟不到罢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老枭的出现乃是“天理”的安排,所谓人天推出,圣佛庇佑,有什么好怕的?相反,害怕的应该是那些为一己私欲而胡作非为的人,那些泯良知发兽念违天理乖人情的人,那些仇视我、对我起恶念的人和幕后蠢蠢欲“动”我的人,还有恭谨执行命令甘于为虎作伥的人…。出于无缘大慈之心,我不得不郑重警告:你们要小心了,你们的恶言恶行都有“神明”记录在案,并遭到应有的报应,而且是现世报,祸难防不胜防,下场极为悲惨!监狱为我辈准备,地狱却为尔等而设。“神明”就在头顶,地狱就在眼前。除了你们自已放下屠刀改过自新善念善行修德积德,大罗金仙地救不了你们,因为我后面的“天理”及其众多代表必须主持人界天界的公道!
   
   从朱子哲学上个人道德上的“存天理,灭人欲”,到专制君主政治上的“存天理,灭人欲”,再到中共的“灭天理,纵人欲”,历史的车轮到了“存天理,灭专制”时候。灭掉“灭天理,纵人欲”的专制主义后,中国将进入“存天理,导人欲”的合情合理合法的民主社会。这也是必然的天理天道也。
   
   东海一枭2005-12-9
   首发《自由圣火》(《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自由圣火》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震旦网zhendanwang.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