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驾驶员和乘客]
东海一枭(余樟法)
·曹维录:和东海一枭诗六首
·推开上帝更文明---并警告余杰们
·神教的出路------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一)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关于“推开上帝”一文答客难(三)
·愿把上帝拉下,耻与鲁讯并论----关于“推开上帝”答客难(四)
·神棍虚虚哪有神----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二)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yan1988问东海一枭:新儒家还有什么假不能造?(一枭附言)
·抒志二绝
·东海胡思小录(一)
·为马英九欢呼:儒家的胜利,中华的福音!
·倘崇孔庙三千座,当耀良知十万年
·刘晓波的偏误与矛盾
·小诗一组献胡温(胡锦涛、温家宝)
·中共,最大的敌人!
·彭越栖: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
·《小诗一组献胡温》和诗二首
·习性论
·叶芸枝:七律-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对待回教、基督教的原则态度
·《再贺马英九》更正并向玉出昆冈网友致谢
·自由主义与道德自由
·小溪:东海一枭你走得太远了(一枭附言)
·我比教皇更智慧
·示有关网民
·网友酬赠拾萃(之17)
·小溪:东海一枭如此“捍卫信仰自由”?(一枭附言)
·尊重是一种能力
·把马家从宪法中踢下来!
·东海答客难(452--458)
·咏仁杂诗十六首
·时事六感
·关于道德自由
·答慈天元
·二示慈天元君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莫拿真理做人情
·东海答客难(459---462)
·忍看民运成“痞运”,岂可风流变下流---东海答客难(463--466)
·黄河清:读东海一枭《时事六感》,敬和之
·补贺云高公乔迁之喜
·谢客八绝
·c.x:小幽默【枭论的由来(一枭附言)
·求同非苟同,排异要文明
·“答慈天元九诗”附论
·尘色依旧:和老枭《谢客八绝》(一枭附言)
·《上帝》
·敬答黄公河清三绝
·见不得老枭的都不是好东西!
·尘色依旧:和老枭《时事六感》
·莫朝心外拜神佛,宜向人间献赤诚---东海答客难(467---469)
·向魏京生敬礼
·和东海先生九绝(好诗荐赏)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
·尘色依旧:和老枭《咏仁杂诗十六首》
·抵制爱国贼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
·悼党治国先生联
·上帝将死我永生----兼与黄河清先生商榷
·上帝将死我永生
·三水二人半月谈:挽党治国先生
·奥运大典在即,呼吁中共大赦!
·学者三弊
·一枭要做尼采---評
·莫对野蛮弯脊骨,休朝弱势耍威风
·爱国贼的来历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悼党治国先生(张鉴康、东海老人)
·两位大神为老枭跳了起来并打成一团
·转发一篇让我肚痛头痛心痛的奇文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良知必灿三千界,好汉待寻十八条
·康庄生:《谢客八绝》和诗六首(好诗荐赏)
·骂人未必不中庸!
·利己岂能成主义?杀人未必不中庸!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驾驶员和乘客

   乘客离不开驾驶员。但正常情况下,乘客们有权选择乘车的方向和目的地,有权要求驾驶员好好开车,不能因夹带私货、喝酒享乐等私事而影响公务、耽搁时间。如果驾驶者不听劝告、一意孤行,乃至出了路线方向的大错,犯了浪漫主义的疯病,将车子开向峭壁悬崖,那么,乘客有权中止他的工作,按照自己的意愿,重新选择驾驶员。      如果有这样的驾驶员:他的驾驶权是抢来的,或上头委任的,又独断专行,想怎么开车就怎么开,想往哪开就往哪儿开,想带多少私货带多少私货,想回家就长途绕道回家玩,而且蒙住乘客眼晴、塞住乘客耳朵、缝住乘客嘴巴,不许乘客提意见,更不许示威抗议!把胆敢异议者打为反革命分子、反动人士,或砍掉脑袋或关进监狱或赶出车外。纵然东撞西碰进一退三,零件丢的丢坏的坏,乘客死的死伤的伤,还要逼着全车老小强忍悲痛昧着良心大唱赞歌。而且耳聋眼花老态龙钟了,还抓着方向盘不放,去见马克思前,还要指定亲信作为下一任开车人。如果有这样的驾驶员,一定很可笑很可恶也很可耻;如果有这样的故事,一定是发生在童话里的。      老枭曰:非也非也,这样可笑可恶可耻的事,古今中外都有发生!世间一切封建专制统治者,家天下的所有者,法西斯独裁者,不都是这样干的吗?包括现代和当代中国。那大大小小的领导人,上到国家主席,下到乡镇县长,不都是指派来的驾驶员吗。碰上好的(清官)还好,碰上坏的(昏官、贪官),乘客们(老百姓)可就倒霉了,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能听天由命,个人的国家的命运之宝,只能押在指派的驾驶员身上。小驾驶员犯了错误,还有上面能够阻止;而大驾驶员的权力,则是全赖他道德自律而不受任何制约的。乘客纵然大祸临头,也只能怪父母不好,让自己上错了车。      以上感慨,是最近读古籍读到一则小故事而引起的。《后汉书-杜栾刘李刘谢列传第四十七》,原注中写道:说苑曰:“有东郭祖朝者,上书于晋献公曰:‘愿请闻国家之计。’献公使人之曰:‘肉食者已虑之矣,藿食者尚何预焉?’祖朝曰:‘肉食者,一旦失计于庙堂之上,若臣等藿食,宁得无肝胆涂地于中原之野?其祸亦及臣之身,安得无预国家之计乎!’”      查《说苑》原文是:晋献公之时,东郭民有祖朝者,上书献公曰:“草茅臣东郭民祖朝,愿请闻国家之计。”献公使使出告之曰:“肉食者已虑之矣。藿食者尚何与焉?”祖朝对曰:“大王独不闻古之将曰桓司马者,朝朝其君,举而宴,御呼车,骖亦呼车,御肘其骖曰:‘子何越云为乎?何为借呼车?’骖谓其御曰:‘当呼者呼,乃吾事也,子当御正子之辔衔耳。子今不正辔衔,使马卒然惊,妄轹道中行人,必逢大敌,下车免剑,涉血履肝者固吾事也。子宁能辟子之辔,下佐我乎?其祸亦及吾身,与有深忧,吾安得无呼车乎?’今大王曰:‘食肉者已虑之矣,藿食者尚何与焉? ’设使食肉者一旦失计于庙堂之上,若臣等藿食者,宁得无肝胆涂地于中原之野与?其祸亦及臣之身。臣与有其忧深。臣安得无与国家之计乎?”献公召而见之,三日与语,无复忧者,乃立以为师也。      大意是,东郭草民祖朝,上书晋献公要求听听国家大事和方针大计,献公派人告诉他:国事有我们吃肉的人考虑,关你们这些吃野菜的小民屁事呀。祖朝回话把国家比作车子,把君主比作开车的,把老百姓比作乘客:你万一乱开车把车开到山沟沟里,我们也将一起遭罪,怎么能说与我无关呢?      说得多好啊,这个祖朝,民主意识之强烈,比起许多当代人,犹有过之,可谓古代的民运人士嘛。更难能可贵的是,晋献公听了,不但不把他赶出国门或打成反革命分子,反而召见他,与他恳谈了三天,并立为国师。可叹当今,祖朝尤在,献公无存! 2002、1、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