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驾驶员和乘客]
东海一枭(余樟法)
·宝盖下面一群猪
·《中华文化歌》(初稿)
·群龙无首,天下大同
·未能走路莫学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修正稿)
·《写给异议群体》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已换高速空间
·《你露着的是尾巴还是鸡巴?》
·悉高智晟君获轻判有感并慰勉之
·我与胡锦涛不平等
·诗王早有主,哪个敢争锋!
·怎样给自己的人生结尾?
·《大自由》
·不想要你太多
·警告十博士,警告王达三,警告儒家
·自为新诗鸣不平
·枭哥只图好玩不领赏,周君陪了银子又失脸----十万奖金赏给谁?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儒家视眼要全球------简复云尘子先生
·《新年祝福》
·为了明天的辉煌!
·道在高处,枭飞高处,弋人空羡!
·我为奇迹和梦想而活
·《一夜疯狂》
·最新消息:震旦文化网国内站开张,方丈fanyinkan,欢迎光临说法
·《总统张国堂下令了》(梨花体)
·《天机》
·请向真理低首,请向美人弯腰!-----写给我的手下败将们
·已给杨川上香的同道有劳到此登记
·《最后一道门》
·菩萨蛮:三千豪侠同声一恸
·批小儒论民主兼谈儒家发展路线
·重弹老调,以抒新愁----不要忘记他们!
·新嘲鲁儒(蒋庆云尘子王达三陈明诸儒)
·什么时候停止反共?
·不要封儒家的路!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云尘子们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儒家”及自由主义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钱老明锵最新赠诗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重复打来的下流炮
·《自由圣火》关于网站受到攻击的公告(附一枭敬告qq友人)
·小节不妨出入,思想切莫帮闲
·Qq号码被盗,谨防上当受骗
·杨川太太的感谢信
·《总有那么一天》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与东海居士商榷(一枭附言)
·欢迎开骂
·《操心的事》
·东海之道(修正稿)
·找一个妓女跟他做爱(枭注:这就是仁德,这就是义举,这才合乎道德)
·车宏年:将今年稿费捐助狱中朋友
·别把自己往耻辱柱上钉!----从华坛儒家封杀老枭说起
·岂有欺人东海君!(修正稿)
·我是一只老母鸡
·想找亮女么
·把天涯落日追回来----老枭的诗
·《顶礼美眉,顶礼阴道》
·最大的梦想
·做一颗流星也没什么不好
·垃圾时代(三首)
·廖国华:和一枭原玉
·《顶礼美眉,顶礼阴道》(修正稿)
·翟鹏举,请对准了开炮!
·外王摄民主,吾道通自由-----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问(一)
·党啊你不用客套(五首)
·正气充天地,学行炳古今------为严正学君鼓与呼
·豪华人生,豪华大道
·弘儒家之人道,立千年之人极
·天下无妖(组诗)
·请刘晓波、毕时圆及自由派诸君指正
·湖湘先生:略谈儒佛二殊途兼评东海先生“此是乾坤万有基!”一文(一枭附言)
·乾坤大德曰生生----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难(二)
·《命运》(组诗)
·东海之道”的平等观
·《年关》
·东海之道”的平等观
·“我仅仅是个得道者”
·“善统治恶”还是“恶统治善”?----关于人性问题答客难
·为社会避凶,向理想趋吉!-----关于“群龙无首”答“渭水垂钓客”的质难
·道德圣凡有别,人格尊严无异
·《放不下》
·《只要刑法中还有煽动罪》
·请中共不要钻进我的裤裆来!
·維淵论熊十力:毒草生处,必有良药
·旧雨新朋休问讯,老枭产蛋正忙时
·为释迦牟尼一哭!
·若冰等:东海一枭《老母鸡》赏析
· 仅有自由主义是不够的
·《食人虎》
·扬起天下主义理想-----并与刘晓波君商榷
·赖立人:读东海一枭《老母鸡》
·老枭“之所以還活著,那是由於偶然”
·眼明始会识青天---关于佛学、熊十力等问题答金石流君
·野火:老枭,去弄一杆猎枪来吧!
·老狗:将阻碍赞誉视为有益(好文共赏,一枭荐)
·要谦虚,不要“虚谦”!
·不速之客偷访枭居,警耶匪耶扑朔迷离---请高手破案
·请高手破案
·《特殊尊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驾驶员和乘客

   乘客离不开驾驶员。但正常情况下,乘客们有权选择乘车的方向和目的地,有权要求驾驶员好好开车,不能因夹带私货、喝酒享乐等私事而影响公务、耽搁时间。如果驾驶者不听劝告、一意孤行,乃至出了路线方向的大错,犯了浪漫主义的疯病,将车子开向峭壁悬崖,那么,乘客有权中止他的工作,按照自己的意愿,重新选择驾驶员。      如果有这样的驾驶员:他的驾驶权是抢来的,或上头委任的,又独断专行,想怎么开车就怎么开,想往哪开就往哪儿开,想带多少私货带多少私货,想回家就长途绕道回家玩,而且蒙住乘客眼晴、塞住乘客耳朵、缝住乘客嘴巴,不许乘客提意见,更不许示威抗议!把胆敢异议者打为反革命分子、反动人士,或砍掉脑袋或关进监狱或赶出车外。纵然东撞西碰进一退三,零件丢的丢坏的坏,乘客死的死伤的伤,还要逼着全车老小强忍悲痛昧着良心大唱赞歌。而且耳聋眼花老态龙钟了,还抓着方向盘不放,去见马克思前,还要指定亲信作为下一任开车人。如果有这样的驾驶员,一定很可笑很可恶也很可耻;如果有这样的故事,一定是发生在童话里的。      老枭曰:非也非也,这样可笑可恶可耻的事,古今中外都有发生!世间一切封建专制统治者,家天下的所有者,法西斯独裁者,不都是这样干的吗?包括现代和当代中国。那大大小小的领导人,上到国家主席,下到乡镇县长,不都是指派来的驾驶员吗。碰上好的(清官)还好,碰上坏的(昏官、贪官),乘客们(老百姓)可就倒霉了,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能听天由命,个人的国家的命运之宝,只能押在指派的驾驶员身上。小驾驶员犯了错误,还有上面能够阻止;而大驾驶员的权力,则是全赖他道德自律而不受任何制约的。乘客纵然大祸临头,也只能怪父母不好,让自己上错了车。      以上感慨,是最近读古籍读到一则小故事而引起的。《后汉书-杜栾刘李刘谢列传第四十七》,原注中写道:说苑曰:“有东郭祖朝者,上书于晋献公曰:‘愿请闻国家之计。’献公使人之曰:‘肉食者已虑之矣,藿食者尚何预焉?’祖朝曰:‘肉食者,一旦失计于庙堂之上,若臣等藿食,宁得无肝胆涂地于中原之野?其祸亦及臣之身,安得无预国家之计乎!’”      查《说苑》原文是:晋献公之时,东郭民有祖朝者,上书献公曰:“草茅臣东郭民祖朝,愿请闻国家之计。”献公使使出告之曰:“肉食者已虑之矣。藿食者尚何与焉?”祖朝对曰:“大王独不闻古之将曰桓司马者,朝朝其君,举而宴,御呼车,骖亦呼车,御肘其骖曰:‘子何越云为乎?何为借呼车?’骖谓其御曰:‘当呼者呼,乃吾事也,子当御正子之辔衔耳。子今不正辔衔,使马卒然惊,妄轹道中行人,必逢大敌,下车免剑,涉血履肝者固吾事也。子宁能辟子之辔,下佐我乎?其祸亦及吾身,与有深忧,吾安得无呼车乎?’今大王曰:‘食肉者已虑之矣,藿食者尚何与焉? ’设使食肉者一旦失计于庙堂之上,若臣等藿食者,宁得无肝胆涂地于中原之野与?其祸亦及臣之身。臣与有其忧深。臣安得无与国家之计乎?”献公召而见之,三日与语,无复忧者,乃立以为师也。      大意是,东郭草民祖朝,上书晋献公要求听听国家大事和方针大计,献公派人告诉他:国事有我们吃肉的人考虑,关你们这些吃野菜的小民屁事呀。祖朝回话把国家比作车子,把君主比作开车的,把老百姓比作乘客:你万一乱开车把车开到山沟沟里,我们也将一起遭罪,怎么能说与我无关呢?      说得多好啊,这个祖朝,民主意识之强烈,比起许多当代人,犹有过之,可谓古代的民运人士嘛。更难能可贵的是,晋献公听了,不但不把他赶出国门或打成反革命分子,反而召见他,与他恳谈了三天,并立为国师。可叹当今,祖朝尤在,献公无存! 2002、1、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