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中国共产党,住手!!!]
东海一枭(余樟法)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共产党,住手!!!

   中国共产党,住手!!!

   

   写过多篇文章严正抗议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和对其广大学员的迫害。看了《清华同学被迫出逃,国家主席颜面何在?》(作者千载云)一文,我又一次被如此离谱的恶行震惊和激怒了!本来对海外网站披露的有关法轮动学员的惨况及所谓真相一直半信半疑,现在则基本相信了,正如文中所言,“作为当今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同学,又年过花甲,尚遭到这样的非人对待,不难想像其他法轮功学员会受到怎样野蛮的迫害了。”

   

   这是任何略有良知的人不能接受、不能容忍的!便是动物,如此待之也过于残忍,何况是人,是一个个与我们一样的活生生的人,是我们的同胞啊!如果不知道,不了解也就罢了。如果了解了真相依然钳口不言冷眼旁观,那就不仅是耻辱,甚至不啻是一种同谋和犯罪!这已不是一般的恶行和罪行,这是极端的国家恐怖主义,是和平年代国家针对民众的战争,是极端地反人道,反正义、反文明、反人类的万劫不复的暴行和兽行!

   

   如果说法轮功邪,这种迫害更是邪恶到了极点,恐怖到了极点,下流无耻到了极点,血腥凶残骇人听闻到了极点!人神共愤,天地不容!为了法轮功广大学员,为了中华民族,为了所有人的尊严,也为了镇压者迫害者,为了最后的挽救,我不能不碰向高压线(据说法轮功问题是任何人都不许碰的高压线。好吧,我不下监狱,谁下监狱?),发出最强烈地抗议:共产党,你不能在这种极恶犯罪的路上再滑下去了!你必须立即住手,立即回头,无条件地停止镇压和迫害!

   

   同时,我强烈要求:在人民大会堂与李洪志先生进行一场公开大辨论,就佛法、气功、真善忍、人生宇宙之道以及诗词艺术传统文化等各种问题开展深入辨论,在文化、宗教、气功、佛法和宇宙大道等层面对法轮功进行全方位透析批判,以启迷疗愚引导众生,以拨乱反正正本清源!

   

   但是,这一切必须在所有法轮功学员获得自由和人权的基本保障之后,必须在中共无条件地立即停止镇压和迫害之后!现在,未泯的良知命令我,必须先与法轮功学员、与高智晟律师站在一起,发出最最愤怒、最最强烈、最最严正的抗议!

   

   东海一枭2005-12-5

   

   清华同学被迫出逃,国家主席颜面何在?

    作者:千载云

    张孟业先生是国家主席胡锦涛在清华大学的同班同学,是原广东省电力工业学校的高级讲师。自张先生被迫害的消息在网上发布后,我一直关注着张先生的安全和动向。近日见网上报道,今年11月中旬,受尽迫害的张先生,在有关人士的帮助下逃离了大陆。看到这个消息我又是欣喜又是辛酸。喜的是张先生终于脱离苦难,酸的是身为国家主席的同班同学,竟然遭受如此惨重的人权迫害,且年过花甲,不得不避难异国他乡。

    ◎张先生如何走入法轮功?

    据近日《大纪元》的一篇专访,张先生自述:在练法轮功前患有肝硬化,十几年来,好药用尽,练了十多种气功,都没办法治,肝硬化不断恶化,医院已判了我死刑。在我绝望了时,我遇到了法轮功,经过8个月的认真修炼,就完全好了,亲朋好友都感到惊叹。更神奇的是,在我被非法劳教期间,受尽折磨,曾为抗议无理加期,共绝食了47天,最后的连续28天不吃不喝,连走路也极其艰难啦,但我不仅命没丢,连原先的肝病也不会因此复发。大家都知道,肝病是“富贵病”,吃不得半点苦,既要营养好,休息好,还要用药得当,而我这两年多来,恰恰是在极其艰难恶劣的环境中煎熬度过的。

    ◎张先生受到什么样的迫害?

   据专访中张先生的自述:1999年11月我们夫妻赴京上访,致信中央,但却因此被劫持至广州市第一劳动教养所强制劳教2年多,每天十几小时繁重劳役,经常遭到各种侮辱与虐待。有一次我因炼功被痛打后,罚铐抱大树三天,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在2002年2月10日绝食获释时,形如槁木,只剩下一张皮包一把骨,1.65米的身高,体重不到35公斤。回来后,我继续上书胡锦涛,致信清华校友,于2002年5月又被绑架,押送到广州市黄埔区的所谓“法制教育学校”(实际上是最无法无天的法西斯式集中营)洗脑。因绝食抗议迫害,被打手们捆在椅子上强行灌盐、辣椒水,百般羞辱和精神折磨,常常给打的伤痕累累,有一段时间曾给打得蹲不下来洗澡。有好几次,甚至被打手把手脚捆绑得紧紧的,手绑在身后,然后倒提起来,再把头按在厕所里强行灌水,快窒息时又给拉起来吸几口气,接着按下去,反反复复灌得死去活来,那时感到肢体欲裂,五脏犹焚,极度的痛苦可怕。出来后再度上书胡锦涛,向广州市检查院举报不法官员,材料上网后,又遭公安连续两天绑架(未遂),后一直都被跟踪盯梢,蹲坑监控。

    我作为当今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同学,又年过花甲,尚遭到这样的非人对待,不难想像其他法轮功学员会受到怎样野蛮的迫害了。对这种灭绝人性的罪恶,这种对信仰和道义的穷凶极恶地扼杀,是必须站出来制止的,我觉得多一个人坚持,就多一份希望。事实上,这些年来,由于法轮功学员的坚持不懈,法轮功不但没被消灭,反而越来越壮大了。

    ◎张先生出逃,胡锦涛颜面何在?

    胡锦涛上任伊始,就提出要“执政为民”、“执法为民”,后来又提出“创建和谐社会”。可是自己的同学受到如此惨重的人权迫害他都无能为力,或明知同学受迫害,自己却保持不应有的沉默。而对普通老百姓,胡又能做到什么呢?这“执政为民”、“执法为民”,这“法”在哪,民在哪?岂不是几句没有任何作用的口号?中共如此无法无天地迫害善良民众,这社会又怎么和谐的起来。

   从张先生的叙述中,胡锦涛对法轮功是有一定了解的,所以胡当初并不赞同镇压法轮功,可是恶党作出了镇压法轮功的决定后,对法轮功学员所受的迫害,胡也一直袖手旁观、表示沉默。有时一味的沉默也是对邪恶的纵容甚至是帮凶。因为你胡锦涛不是一般的人,而是掌握着国家权力,理应为人民效力的人。

   张先生出逃成功后,将向联合国申请难民,是呀,一个本分而有信仰的老者,一个国家主席的同班同学将成为难民,说起来也是天大的笑话,但又是铁的事实。胡锦涛的颜面何在?胡将何以面对国民和世界舆论?

   人们会问:胡锦涛,你的同学都成了难民,你还会对我们普通老百姓怎么样?我们还能相信你胡锦涛什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