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中国共产党,住手!!!]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上帝将死我永生----兼与黄河清先生商榷
·上帝将死我永生
·三水二人半月谈:挽党治国先生
·奥运大典在即,呼吁中共大赦!
·学者三弊
·一枭要做尼采---評
·莫对野蛮弯脊骨,休朝弱势耍威风
·爱国贼的来历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悼党治国先生(张鉴康、东海老人)
·两位大神为老枭跳了起来并打成一团
·转发一篇让我肚痛头痛心痛的奇文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良知必灿三千界,好汉待寻十八条
·康庄生:《谢客八绝》和诗六首(好诗荐赏)
·骂人未必不中庸!
·利己岂能成主义?杀人未必不中庸!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共产党,住手!!!

   中国共产党,住手!!!

   

   写过多篇文章严正抗议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和对其广大学员的迫害。看了《清华同学被迫出逃,国家主席颜面何在?》(作者千载云)一文,我又一次被如此离谱的恶行震惊和激怒了!本来对海外网站披露的有关法轮动学员的惨况及所谓真相一直半信半疑,现在则基本相信了,正如文中所言,“作为当今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同学,又年过花甲,尚遭到这样的非人对待,不难想像其他法轮功学员会受到怎样野蛮的迫害了。”

   

   这是任何略有良知的人不能接受、不能容忍的!便是动物,如此待之也过于残忍,何况是人,是一个个与我们一样的活生生的人,是我们的同胞啊!如果不知道,不了解也就罢了。如果了解了真相依然钳口不言冷眼旁观,那就不仅是耻辱,甚至不啻是一种同谋和犯罪!这已不是一般的恶行和罪行,这是极端的国家恐怖主义,是和平年代国家针对民众的战争,是极端地反人道,反正义、反文明、反人类的万劫不复的暴行和兽行!

   

   如果说法轮功邪,这种迫害更是邪恶到了极点,恐怖到了极点,下流无耻到了极点,血腥凶残骇人听闻到了极点!人神共愤,天地不容!为了法轮功广大学员,为了中华民族,为了所有人的尊严,也为了镇压者迫害者,为了最后的挽救,我不能不碰向高压线(据说法轮功问题是任何人都不许碰的高压线。好吧,我不下监狱,谁下监狱?),发出最强烈地抗议:共产党,你不能在这种极恶犯罪的路上再滑下去了!你必须立即住手,立即回头,无条件地停止镇压和迫害!

   

   同时,我强烈要求:在人民大会堂与李洪志先生进行一场公开大辨论,就佛法、气功、真善忍、人生宇宙之道以及诗词艺术传统文化等各种问题开展深入辨论,在文化、宗教、气功、佛法和宇宙大道等层面对法轮功进行全方位透析批判,以启迷疗愚引导众生,以拨乱反正正本清源!

   

   但是,这一切必须在所有法轮功学员获得自由和人权的基本保障之后,必须在中共无条件地立即停止镇压和迫害之后!现在,未泯的良知命令我,必须先与法轮功学员、与高智晟律师站在一起,发出最最愤怒、最最强烈、最最严正的抗议!

   

   东海一枭2005-12-5

   

   清华同学被迫出逃,国家主席颜面何在?

    作者:千载云

    张孟业先生是国家主席胡锦涛在清华大学的同班同学,是原广东省电力工业学校的高级讲师。自张先生被迫害的消息在网上发布后,我一直关注着张先生的安全和动向。近日见网上报道,今年11月中旬,受尽迫害的张先生,在有关人士的帮助下逃离了大陆。看到这个消息我又是欣喜又是辛酸。喜的是张先生终于脱离苦难,酸的是身为国家主席的同班同学,竟然遭受如此惨重的人权迫害,且年过花甲,不得不避难异国他乡。

    ◎张先生如何走入法轮功?

    据近日《大纪元》的一篇专访,张先生自述:在练法轮功前患有肝硬化,十几年来,好药用尽,练了十多种气功,都没办法治,肝硬化不断恶化,医院已判了我死刑。在我绝望了时,我遇到了法轮功,经过8个月的认真修炼,就完全好了,亲朋好友都感到惊叹。更神奇的是,在我被非法劳教期间,受尽折磨,曾为抗议无理加期,共绝食了47天,最后的连续28天不吃不喝,连走路也极其艰难啦,但我不仅命没丢,连原先的肝病也不会因此复发。大家都知道,肝病是“富贵病”,吃不得半点苦,既要营养好,休息好,还要用药得当,而我这两年多来,恰恰是在极其艰难恶劣的环境中煎熬度过的。

    ◎张先生受到什么样的迫害?

   据专访中张先生的自述:1999年11月我们夫妻赴京上访,致信中央,但却因此被劫持至广州市第一劳动教养所强制劳教2年多,每天十几小时繁重劳役,经常遭到各种侮辱与虐待。有一次我因炼功被痛打后,罚铐抱大树三天,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在2002年2月10日绝食获释时,形如槁木,只剩下一张皮包一把骨,1.65米的身高,体重不到35公斤。回来后,我继续上书胡锦涛,致信清华校友,于2002年5月又被绑架,押送到广州市黄埔区的所谓“法制教育学校”(实际上是最无法无天的法西斯式集中营)洗脑。因绝食抗议迫害,被打手们捆在椅子上强行灌盐、辣椒水,百般羞辱和精神折磨,常常给打的伤痕累累,有一段时间曾给打得蹲不下来洗澡。有好几次,甚至被打手把手脚捆绑得紧紧的,手绑在身后,然后倒提起来,再把头按在厕所里强行灌水,快窒息时又给拉起来吸几口气,接着按下去,反反复复灌得死去活来,那时感到肢体欲裂,五脏犹焚,极度的痛苦可怕。出来后再度上书胡锦涛,向广州市检查院举报不法官员,材料上网后,又遭公安连续两天绑架(未遂),后一直都被跟踪盯梢,蹲坑监控。

    我作为当今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同学,又年过花甲,尚遭到这样的非人对待,不难想像其他法轮功学员会受到怎样野蛮的迫害了。对这种灭绝人性的罪恶,这种对信仰和道义的穷凶极恶地扼杀,是必须站出来制止的,我觉得多一个人坚持,就多一份希望。事实上,这些年来,由于法轮功学员的坚持不懈,法轮功不但没被消灭,反而越来越壮大了。

    ◎张先生出逃,胡锦涛颜面何在?

    胡锦涛上任伊始,就提出要“执政为民”、“执法为民”,后来又提出“创建和谐社会”。可是自己的同学受到如此惨重的人权迫害他都无能为力,或明知同学受迫害,自己却保持不应有的沉默。而对普通老百姓,胡又能做到什么呢?这“执政为民”、“执法为民”,这“法”在哪,民在哪?岂不是几句没有任何作用的口号?中共如此无法无天地迫害善良民众,这社会又怎么和谐的起来。

   从张先生的叙述中,胡锦涛对法轮功是有一定了解的,所以胡当初并不赞同镇压法轮功,可是恶党作出了镇压法轮功的决定后,对法轮功学员所受的迫害,胡也一直袖手旁观、表示沉默。有时一味的沉默也是对邪恶的纵容甚至是帮凶。因为你胡锦涛不是一般的人,而是掌握着国家权力,理应为人民效力的人。

   张先生出逃成功后,将向联合国申请难民,是呀,一个本分而有信仰的老者,一个国家主席的同班同学将成为难民,说起来也是天大的笑话,但又是铁的事实。胡锦涛的颜面何在?胡将何以面对国民和世界舆论?

   人们会问:胡锦涛,你的同学都成了难民,你还会对我们普通老百姓怎么样?我们还能相信你胡锦涛什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