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不是矫情是豪情]
东海一枭(余樟法)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是矫情是豪情

   不是矫情是豪情

   枭诗《宣言》(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结尾写道“如果不能活得堂堂正正轰轰烈烈/那就让我死得沙飞石走海啸山崩!”。锡东刀客网友评曰:意愿虽好,语却矫情。老枭答道:非也非也,正好合适。

   老枭一向高扬自我率性而为随心所欲不逾矩,不是简单肤浅的与众不同,而是远远走在这个时代的前面或者远远落在这个时代的后面。谓予不信,请看看我的简历:当别人局限在中学课本狭窄知识范围中时,我已开始广泛涉猎古典名著和唐诗宋词四书五经了;当别人千军万马拥挤在高考这道独木桥上时,我已走上了诗途,很快就成为省内小有名气的小诗人了;当文学热火朝天举国争趋时,正式学历仅高中的我已先后成为高中政治、语文教师和团县委干部了;当别人以为我前程锦绣初展时,我独闯天涯流浪打工去了;当别人略有斩获便结婚生子时,我把打工所得投入股市以小搏大了;当别人迷失于股市风云时,我急流勇退自己办公司了;当别人挣钱上瘾成了钱奴时,我关闭公司勒马回缰返书林了;当别人痴迷于文学小圈子时,我早已突入思想丛林寻求变革社会之道了;当别人津津于出了几本小书时,我已开始纵横网络江湖了;当别人得意于网络上一点小小虚名时,我开始面对“虚无”和死亡探索生命之奥和宇宙之妙了… 好男儿大丈夫就应该闲别人之所忙,忙别人之所闲,应该言别人所不敢言,行别人所不敢行,应该为天下先,为天下倡,开天下风气,作天下师范。竞选网络总统国家主席,为民维权,反共骂贼,这些在大陆最犯忌最没人干或少人干的事,我却干得不亦乐乎,喑呜则山河崩颓,叱咤则风云变色,若非气养浩然,禅定功深,大慈悲,大无畏,安能达此。当绝大多数人或闷头发大财或削尖脑袋往上爬的时候,当有识之士纷纷梗了,颠了,得了,松了的时候,特别是以反专制斗士形象闻世的骂侠李敖都“怂”了、滑了、“辞欲巧”了、拐弯抹角起来的时候,老枭拍案而起,戟指而骂,骂得笔直坚挺酣畅淋漓!旷古风霜莫逞凶,人间自有岁寒松。花花草草摧残遍,浩气凌霄贯始终(枭诗《自题》)!中国有了我,也是贼党的不幸和它的劫数吧。

   对于大众化的大家都爱干的事,我往往没兴趣或兴趣不大。比如发财,比如当官。如果象当今中国官员或财主那样,纵然官做到中央去,财发到海外去,我不觉得有什么成功、幸福可言。我对他们从来是居高临下以居大临小居尊临卑的,而且我相信自己比他们活得有意思多了也有意义多了。别人这么说,或许是矫情做作,老枭则实话实说,言发于衷。说别人不敢说的话,干别人不敢干的事,写别人不敢说的文章,走别人不敢走的独木桥,追寻别人不敢追寻的事物和理想,何幸如之,何乐如之! 前不久,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选举,雨兰、黄翔、小王子、张玲、张嘉谚、杨银波、川歌、吴若海、汉心、王德邦诸君要提名我为理事,厚意心领,但我坚决谢绝。不是矫情,更非客气。我早已是“客气尽消真气足,世缘渐淡道缘深”的人了。只因为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这个小“事”不少人喜欢“理”或愿意理,而且相信他们都会“理”得比我好,所以我就提不起兴趣去凑数了。能者多劳吧,让我干更喜欢干的事,理别人不喜、不愿、不敢理的事吧。

   我乃这个国家不世出的最胜勇猛丈夫,许多话,许多事,许多文字,别人去说干去写或者不去说不去干不去写,或许矫情,老枭去说干去写或者不去说不去干不去写,都是真情纵情豪情奇情也。我的与众不同是胸襟品质精神境界上的,我与众人的不同是大丈夫与小男人、高人异士与凡夫俗子的不同,是龙与蛇、鲲鹏与斥(安鸟)的不同。所以我才有资格《宣言》:如果不能活得堂堂正正轰轰烈烈,那就让我死得沙飞石走海啸山崩!

   是的,我有充分把握,活得堂堂正正轰轰烈烈万分精彩,或者死得沙飞石走海啸山崩精彩万分。别人确不易做到,我则机会多得数不清,反正我怎么死法都不可能象大多数愚夫愚妇那样默默无声。我曾在《为中共测命》中预言,快则三五年,慢则八九年,中共必有大变,不是成功转型,就是哗然倒掉。我相信自己饱阅千古沧桑的一双法眼。如果十年之后,一党专制的局面依旧,我可以发文责令中共限期实行大赦和政改,不然就号召天下英豪三千,到天空门前欣赏我的跳楼表演(有人问中国哪来英豪三千,我说愿意冒险站在一边观赏我跳楼的英豪何止三千,呵呵)。只要我往下一跳,能不沙飞石走海啸山崩?

   至于现在,还有太多此岸的责任和义务未尽,还有许多话未说许多事未干许多诗文未作,还有许多美石美景美色美酒美食未品赏------这些方面我与众人没啥两样,我还贪生,姑容我好好再活一阵子,如何?当然,但愿国人有足够的勇气奋起抗争强权,中共有足够的智慧真正与时俱进还权于民还军于国,但愿《宣言》中的奇迹真能发生,我相信,我好好活着不用死就可以实现枭文《我的梦想》中描绘的美好梦想…

   2005-10-东海一枭首发《自由圣火》(《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震旦论坛新镜象 http://211.253.235.14:10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