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给李教主上座!]
东海一枭(余樟法)
·Brian:不吐不快-帮东海一枭继续棒喝张国堂!
·反共之道的最佳选择----以前对民主同道太客气了!
·从施剧谈起----致天下儒者的一封公开信
·我来卫道无多术,浩气仁心贯笔尖!----《卫道书》自序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修正稿)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修正稿)
·“龙泉十八剑”火热出炉!-----有请帮助和关注过林樟旺案的朋友们
·“八夷八夏”(最新版本)
·还我汪精卫!
·中共统一台湾不符合儒家义理!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捧出佛家人文主义宝藏!--兼论基督教
·诗化人生,礼化官民,儒化政治,化成天下!
·汪精卫案翻不得!-------关于汪氏评论及争鸣的小结
·我只代表我自己!
·欢迎芦笛小回头!
·世外老人:百年中国----和和老枭
·芦脸又丢了一回!
·圣化自我,教化政权!
·请抓首犯余樟法,速释无辜杨天水!
·泡妞说
·隆重推荐《对明朝士大夫人格独立个性张扬传统的分析》并附言
·谁识圣人面目真?
·小偷这活儿干好了,就是侠盗!------致广大偷盗界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圣堂山组诗之:登顶》
·儒者力量从哪里来?---兼批王怡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
·中共死亡通知书!
· 看望圣堂---及“英雄大会”拟议
·孔子自相矛盾、孔孟互相矛盾?
·广西南宁-王云高:论诗戏为三绝句以呈政老,兼寄萧瑶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为君主专制一辩
·胡温听训:以德治谁?
·北京下列朋友请进
·王云高填词《添字调笑令》书赠枭婆
·怀念毛泽东
·中共何时灭,我们说了算!
·一句话新闻:震旦论坛游客也可以回帖了(来客可放胆开骂不用有任何顾虑啦)
·王云高老师新作:“招惹地球”和“皈依圣堂”
·真名说真话,声援杨天水
·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描民运胜景,谱自由凯歌
·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打倒余杰!----恭请余大神棍主动辞积
·聊酬诸侠友情厚,镇宅驱邪剑气扬!
·飞雄,毕竟是英雄!(郭飞雄这次受委曲了,重贴旧文一篇,以示“抚慰”)
·东海一枭旧作:和xx
·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怜子如何不丈夫
·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公众人物、自由战士及有志于竞争未来总统者必读!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未来中华大总统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上帝焉能奈我何?
·装孙子
·眼前有血,心底有痛!-------"六.四"十七周年祭
·王中陵:六四赠萧瑶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修正稿)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陈政、梁欢、圣堂山
·题赠珠海平和书院联
·关于刘晓波(旧文三篇)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弘扬大同之道,借镜小康之学
·怎样待人,怎样交友
·儒家的自由精神-------兼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击鼓与求贤
·王道政治与民主制度
·民主的平庸与崇高
·桃花影落飞神剑
·儒家道德的“矛头”
·天上地下,唯权独尊
·真傻和装傻
·警告张国堂!
·放眼神州地,何处可卜居?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文化启蒙,任重道远
·学习马桶好榜样
·东海草堂开讲: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东海草堂开讲:当然爱国,却不主义
·东海草堂开讲:跑官原有道,出仕岂为私
·东海草堂开讲:儒家文化的核心
·无知的愚民多,有知识的愚民更多-----欢迎对号入座
·东海草堂开讲:实践之学,践履之功
·东海草堂开讲:只要反共,就是仁者
·《我来,乃是叫地上动刀兵》
·东海草堂开讲:按照孟子标准逻辑,中共必须引咎辞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给李教主上座!

   给李教主上座!

   

   日前老枭手痒,为李hz先生改了一下诗,在江湖上掀起轩然大波,广大教众不但不感谢我,反而纷纷愤愤不平,怒斥老枭“为文为人,实表现出现代浅薄文人之自大无知”云云,明心网友还无限上纲,指控我“无缘无故就来蔑视或者攻击”李hz先生,对我的无知表示无限怜悯,让我哭笑不得。至于我改得好不好,对不对,有没有道理,从没人过问。

   

   我不知道是否“李先生的学历问题受到大范围的蔑视看不起”,但是,苍天在上,我个人可没有丝毫因学历问题而蔑视李大教主。如果说,fl功曾经与中共勾三搭四,曾经只反江皇不反胡帝,曾经只反皇帝不反制度,不招我喜欢;如果说,法l功不许批评不许质疑不许异议不许反对(这方面FL功似乎与共产党异曲同工,但豺狼当道焉问狐狸,我且先放他们一马,这叫做:先挑中共,再扫F轮。爱我中华,自由为尊。哈哈哈),让我反感,我都承认。不过这不影响我对其广大教众无畏抗争精神和真善忍的道德的敬佩与尊祟。

   

   我最讨厌唯文凭论了。导斌笑我没有过硬文凭,把我气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在《文凭漫谈》、《"独立苍茫自咏诗"----文凭引出的话题兼批杜导斌君》、《把贵妇玩成野鸡----文凭学位大批判之二》等雄文中对“唯文凭论”进行了有理有据的批判。我说过,正因为没有响亮的文凭,才需要加倍的努力,书要读透,问题要想透,文字要从肺腑中涌出,思想要从血管中流来,诗文要写出最高水平。

   

   老枭与李教主都属自学成才、天赋卓异的人物,自当惺惺相惜。老枭一代诗王,在诗思史识等领域功力深厚真气弥满,打遍江湖无敌手。唐朝进士千千万,李太白只有一个,当代博士万万千,经不起老枭一喝;老李“无中生有”,赤手创教,成为举世瞩目万众信仰的一代宗师,无论正邪黑白都是了不得的人物。普天之下哪一个大学生博士生配看不起我们?当今中国哪一个名家大师党用文人配与我们平起平坐平等交流?

   

   在《“从来天下士,只在布衣中”-----草莽英才大会》一文中,我曾把没有正式大学文凭但在某专业某行业取得了相当成就者列为大会特约嘉宾,计有:胡兰成、梁濑溟、启功、顾准、食指、北岛、顾城、舒婷、华罗庚、贾兰坡、林元培、沈从文、高阳、高寒、孙大午、、伏尔泰、福克纳、哈维尔、瓦文瓦、潘恩、瓦特莱特兄弟、爱迪生、比尔盖茨、毛泽东、李hz、陈独秀、魏京生、邓小平等。特邀在主席台上就坐的嘉宾,不论正邪善恶,只论社会影响历史地位。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哪。李hz的座位仅排在中共最大的开帮帮主毛泽东之后,可见我对他的推许。

   

   老李与我,一个香围雾绕拥众亿万,一个独来独往独脚大盗,一个佛语玄言魂飞天外,一个枭声剑态脚踏实地,一个是开宗立派的大教之主,一个乃只开风气不为师的自由之神,当然不是一条道上的人。但我们都没文凭,都受够了中共窝囊气,他奶奶的!老李哪,面对共同的专制大敌,咱哥俩何妨存异求同,各显神通,打它个人仰马翻,闹它个地覆天翻!我对你轮子教义没啥研究也没有兴趣,但这不影响在反共方面引你的广大教众为同道。你们的表现是让我越来越刮目相看啦。

   

   也说点看不起老李个人的地方。无数教众在国内受尽迫害,作为教主却一直逍遥海外,似乎有点说不过去。我将大作“只为众生能得救,不出洪微不罢休”改为“只为众生能得度,一身万死不言休!”其实有我的苦心和深意在,老李应该“悟”得到其中的勉励之意,我就不多说了。

   

   东海一枭2005-11-18

   请记住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

    注:将HZ写成HZ,将FL功二字写成FL或轮子,是为了顺利发帖和寄出,并非有意轻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