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来化缘,谁能施舍?----兼答随便先生]
东海一枭(余樟法)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来化缘,谁能施舍?----兼答随便先生

   
   
   
   
   我在《怎一个谢字了得?----关于林案的总结、感谢、赠剑、化缘及其它》中化了个小缘(见附文),倒也有几个人准备"上当"(随便网友问:东海还要以募捐的名义刮网友一笔。不知有上当的没有),但我没给他们机会,因为这几个热心网友在经济上似乎都不太够格。林案告一段落, 定制寄赠宝剑,或者搞一个赠剑仪式,或者汇集林案文章资料出版,或者召开维权英雄大会,都是有趣的事,如果让穷苦人民从牙缝里挤出点钱来赞助,把一件趣事弄得悲戚戚惨兮兮,就没意思了。

   
   
   
   老枭生平首次降身辱志为人化缘,乃是为了度化有缘之人,给有缘有钱者一个施舍的机会,不是阿猫阿狗谁都可以施舍的,呵呵。首先他不能太穷,至少不能比老枭更穷。这叫取之于富,用之于贫。穷人是没有资格被我"取"的,所以靠工资吃饭的伙夫网友被我谢绝后叹道:俺想被"刮"一次都没门!又 如刘路君,律师证被缴失业了两年多,我没钱支助他已是惭愧之至,焉有让他出血陪我玩之理?(刘路兄表示,林案二审他将无偿并自费出庭辨护,谨此预谢)。
   
   
   
   其次施舍者得好言好语,毕恭毕敬,主动"上钩"。嗟来之食最丰盛,老枭正眼也不会瞧过去。凭我交际之广、能力之强、智慧之高,若非骨头太嶙峋,也不会落魄到今天这个地步!第三,施舍者人品要好、要正派。如果是象随便那种贼眉鼠眼藏头露尾的家伙,便是捧着巨款跪向枭门苦苦哀求,也难获首肯。
   
   
   
   还有呀,施舍者应与我没有什么利害关系和"特殊"交情。不然,倘我明示或暗示一下,愿意 "打破悭囊"者难道还少了?前不久为文声援某公安维权,当事人就强烈要求予费予酬,我当然坚决谢绝,表示不存在任何费用问题,此话再也休题。谋利当谋万众利,求名当求千古名,这就是我这个"当代讼棍"、"第一刁民"与古代讼棍、其它刁民不同处。
   
   
   
   高僧化缘,化之有道。然而,不该施舍的要施舍,该出血的却象故事中的老虎,闻风而逃。故事是这样的:强盗与和尚在路上遇见老虎,强盗拿着弓抵御老虎,老虎不怕。和尚不得已,就把化缘簿扔在老虎面前,老虎吓了一跳,马上逃走了。小虎问老虎为什么,老虎说:"强盗来了,我可以与他格斗;和尚向我化缘,我将用什么来打发他呢?"
   
   
   
   畜牲毕竟是畜牲,不懂得区分真假和尚,不知道因为一时的小气错过了得道高僧,错过了度化证果的机缘。
   
   
   
   关于施舍的经文很多,《古兰经》认为,施舍是先知的品德,佛教强调,施舍是一种大功德。圣严法师说得有理,"所谓化缘,乃指化度的因缘。因缘这样东西非常微妙,如果往昔生中未曾结过佛法的缘,即使遇到佛陀,佛陀也无可奈何;佛陀是大觉智人,但亦无法化度一个无缘的人"。舍得舍得,舍了才得,舍就是得。但是,时逢末世,大多数人对穷人弱者、对高僧真佛一毛不拔,就象故事里的老虎一样,却喜欢为权贵、强者、假和尚捧场添花,殊不知,那不是施舍,那是助恶,是造孽!
   
   
   
   随便说,"上次修路案件,估计没少让林樟旺一家破财",此言差矣,让林樟旺几家人破财的是龙泉市森林公安,连累我亦为之破财数万。我早说过,林案涉案人员中,林樟旺是我妹夫,其它几个是邻村乡亲。他们几个出点钱向"龙泉十八剑"制剑以酬,原也应该,只是我有所不忍,故想出"杀富济贫"这一妙招来。
   
   
   
   "龙泉十八剑"不仅有富有现实和历史之双重意义,而且其剑本身亦颇有纪念意义和收藏价值。如果再加上出维权书、开英雄会,就更好玩了。 谁能一力担荷,与结善缘,陪我玩点比女人麻将之类更有意义的事?
   
   
   
   东海一枭2005-10-23
   
   
   
   
   
   
   
   附《怎一个谢字了得?----关于林案的总结、感谢、赠剑、化缘及其它》五、六节:
   
   五、雄文佳章
   
   关于林案的法律分析、理论探讨、道义声援、网络评论等文章诗词,当数以百计,难以准确统计,凡寄我邮箱或被我"发现"的,已列出名单附后。
   
   在致海内外同道友人邀约函《安得龙泉十八剑,"杀"向世间大不平!》中我写道:老枭一介布衣,财薄势寡,能量有限,为此不得不向海内外社会各界尤其是法学专家和律师以及求援,希望您们关注一下"林樟旺案",从法律、法权、人权、公安制度、三农问题、农民维权问题等各个不同角度,撰写分析、阐释、评论、呼吁、抗议等雄文佳章,助我一臂,共拯我的亲人和乡亲父老无恙归来。老枭无以为报,唯有深铭各位恩义。俟此案了结,将向龙泉宝剑厂定制好剑十八口,刻上受赠者大名和东海一枭敬赠字样,奉赠给为此案拔法律之剑和正义之笔相助的"十八条好汉",以作纪念。龙泉宝剑,天下驰名。案在龙泉,剑出龙泉,法律如剑,正义如剑,利舌大笔如剑,名之为"龙泉十八剑",不亦宜乎。
   
   我想,也可名为"震旦十八侠",一则震旦乃中国之古称,二则南宁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乃本案义援单位,三则龙泉十八侠试剑龙泉,实我大中国之骄傲和荣耀也。此役虽败,非战之罪也,时机未熟耳。如枭诗《 或者》所写:"或者连一只小犬也斗不过/或者可以把成群豺狼虎豹/一击而倒/或者连一块顽石也搬不动/或者移山填海,只需我/拈花一笑…关键在于时间/它开始了没有"。我相信,一旦时间开始,岂但周光明之类小犬,成群豺狼虎豹、许多不可一世的庞然大物都将在剑光中屁滚尿流。
   
   无论成败,经此一役,"震旦十八侠"的侠骨豪情、良知正气、法学辨才,将更加为世人所钦仰。"龙泉十八剑"("震旦十八侠")之名,富有现实和历史之双重意义。黑暗已成公安和官场的常态,世间种种大不平之铲除,平等光明新中华之重铸,终有赖于我辈冲锋在前、师范天下也!
   
   林案曝光后,拔剑相助者络绎不绝,通过各种方式、手段、渠道介入林樟旺案的相识或不相识的朋友,数以千计,都是我和我亲属、乡亲的"贵人",一一赠剑,力所不及,只能按原来约定,从为林案写了文章的作者中选取代表。此案林樟旺决定不上诉,林樟法、梅善良、毛根寿则已上诉。等此案结束,我当从林案文章作者(见附件。三个当事人上诉,欢迎大伙继续予以支持,有新的文章,自当列入)中选萃部分,制剑相赠,以践前言,以酬高义!
   
   六、化个小缘
   
   老枭近半年来全副身心扑在林案上,付出的时间、精力、金钱都已到了我所能承受的极限。首次携律师到龙泉取证、北京开研讨会等,都是我掏腰包。虽朋友们的义助多是无偿的,但许多必要的成本费用如车旅、场租、食宿、录像、招待等等,却是必须的。鄙夫妇七、八年之久没有工作,没有正常收入,仅靠我的一点"老本"和稿费维持。 毕竟我还有自己一家人要把日子过下去,很多事需要有一个度,一种均衡。在林案上我已过"度"了。
   
   林樟法、梅善良、毛根寿作为除林樟旺外林案最大受益人,且不论上诉成败,至少,他们三人被以"治安"名义"抢"走的六万元总是退还了,赠剑致谢的资金,论理论情都应由他们出。但考虑到他们的拮据,我亦犹疑…。我想,订制、寄赠宝剑,万余元足矣,就"饶"了乡民吧,不如给某位热心肠人士一个"打破悭囊"的机会,互利多赢,皆大欢喜。如果资金充裕些,可以尽量把剑制得高档些,把赠剑范围扩大些,或者汇集林案文章资料出版,将是一本很有价值和意义的维权文集,或者以赞助人名义开一次英雄大会,搞一个赠剑仪式,大伙儿借机到哪儿聚聚,一起斗斗嘴斗斗酒斗斗诗,岂不都很有趣好玩?所费无多而功德殊胜,有缘有钱(不必大款,比老枭和几个当事人有钱不就行了?呵呵)的朋友别错失机会哦。有何条件和要求,可以向我提。如一时没有合适的家伙一肩担荷勇襄盛举,请大伙耐心点,容我再与枭婆商量商量啦。
   
   ----摘自《怎一个谢字了得?----关于林案的总结、感谢、赠剑、化缘及其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