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消灭共产党!]
东海一枭(余樟法)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自由派没有前途
·打倒一切反儒派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微言集(五)
·王道杂论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儒家的孤独---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消灭共产党!

   
   
   
   
   伟大光荣正确是中共的自称,也是它的专用词,简称伟光正(人们都戏称畏光症),降世以来,它最爱以伟大自居。其实呢,它的理论牛头马嘴破绽百出,它的领袖残暴阴毒无耻下流,它的"事业"卑鄙阴险充满诡计,它的言论行动方针政策一切一切都是盗名欺世殃民祸国的。

   
   
   
   伟大乎?伪大也。这个伪大的党做梦也未梦到过伟大的真身模样,连伟大的边都沾不上。然而,纵使假恶丑早已人所共知,哪怕错误反动黑暗到了极点,它都敢大无畏地自封伟大、自诩光荣、自冠正确,敢把阴谋诡计丧心病狂当作雨露阳光,敢把滔天罪恶当作丰功伟绩来歌唱!就象俗话所说:不要脸的见多了,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它呀,味大,奇臭熏天下;尾大,一是官员之多,冠绝古今中外,二是大尾巴狼,无情无义无人性;胃大,不是一般的贪婪,是贪得无厌,大盗窃国,不仅窃权窃钱,凡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军事等所有公共资源,它全都予取予夺、大包大揽了;它还畏大、猥耷、大萎,贼眉鼠眼鸡肠鼠肚萎缩委琐,一付小家子气,一身小流氓习气,毫无现代政党的正大堂皇气象…。
   
   
   
   它以共和的名义实行专制,以人民的名义迫害人民,以国家的名义侵害民权,以主权的名义剥夺人权,以母亲的名义霸道横行,以法律的名义制造不平,以稳定的名义严打高压,以公仆的名义作威作福,以组织的名义弄权横行,以为民的名义谋取私利,以造福的名义遗祸城乡,以服务的名义剥削欺凌,以培养的名义愚民洗脑,以维护的名义破坏肆虐,以务实的名义弄虚作假,以求真的名义推销谎言,以进步的名义大开倒车,以美好的名义装扮丑恶,以祟高的名义贩卖卑鄙! 正如枭诗《党是什么》所写:"是铛,一条巨大的铁锁链/是裆,两条腿中间臭哄哄之处 /是王当,太监帽子上的饰品 /是弹,装有爆炸物、可以毁人毁物的东西 /是蛋,乌龟长蛇等产的带有硬壳的卵 /受了精就会大量孵化乌龟王八毒蛇恶物 /是啖,以利诱人,吃人或给人吃苦让人吃鳖 /是诞,已经习以为常的荒唐、荒诞、怪诞 /是惮,让别人恐惧而它肆无忌惮/ 是挡和荡,遮蔽光明,荡涤文明/ 总之,党就是"尚黑"/ 就是黑手黑心黑幕黑帮/党棍党羽们的黑窝 /结党就是为了营私
   
   无黑不成党"!
   
   
   
   畏光症吹不成伟光正,大萎、伪大吹不成伟大,垃圾吹不成珠玉珍宝,萤火吹不成日月之光。中共的官员再怎么吹也是一群曝不得光的鼠辈,中共的牛皮再怎么吹也是一堆上不了台面的破烂!大破为了大立,消灭为了拯救,只有消灭共产党这个中华民族肌体上这个腐恶的毒瘤,思想才能解放,人民才能翻身,民权才有保障,社会才能进步,中国才能融入文明世界大家庭。
   
   
   
   消灭共产党,绝非以暴力手段从肉体上消灭它的成员。中共习惯诉诸暴力谎言,我们就依靠真言实相,依靠民情舆意,依靠人性和仁爱的力量,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手段,诉诸人类的良知正义,诉诸有识有志之士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消灭共产党,是以真话真相真情真理真义去消灭它的假话假相假情假理假义,最后达到以进步消灭落后、以清廉消灭腐败、以美丽消灭丑陋、以平等消灭不平、以人权消灭特权、以民主消灭专制、以自由消灭禁锢、以正义消灭邪恶、以文明消灭野蛮的目的。
   
   
   
   消灭共产党,乃是当代忧民爱国人士最急迫而艰巨的任务、最光荣而沉重的责任!专制主义不仅是受尽欺压的弱势民众之大敌,不仅是受尽打压迫害的自由战士之大敌,更是文明世界和中华民族之大敌。希望广大同胞消灭奴性挺直腰杆站起来,向老枭学习,向老枭看齐,共同去反抗,去斗争;希望体制内有识之士拿出禅师逢佛杀佛逢祖杀祖的大气魄,站到正义的立场上来!
   
   
   
   毛泽东说过:讲真话,要不怕离婚、不怕坐牢、不怕死、不怕苦。陈云也说过,坚持真理,要有"五不怕"的精神:不怕孤立,不怕开除党籍,不怕离婚,不怕开除公职,不怕杀头。说得多好,我们不应因人废言。现在,讲真话,坚持真理,反腐败反特权反专制,杀头可能性少了,其它种种危险则依旧存在,仍然需要耐得住寂寞孤独,经得起误会嘲笑,受得了种种迫害打击,要有百折不挠的顽强战志,要有贫贱不移富贵不淫威武不屈的大无畏精神,更要有一副大慈大悲大爱大仁勇于奉献和牺牲的赤子情怀菩萨心肠。
   
   
   
   自爱,进而爱亲人,爱友人,爱国人,便是对广大中共党徒,也应秉持一种慈悲心态-----这与报复主义、大复仇论并不矛盾。对于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当然要进行公开、公正、公平的审判或者有限、同态、相当的报复(法治已确立时以前者为主,依法惩恶;法治未确立时以后者为主,追求一种自然公正),虽反常却合道。儒家思想的核心为仁,也不反对以杀止杀除恶务尽;佛家菩萨心肠,但不排除霹雳手段,遇到邪魔外道,也要显大神通将之驱灭。所谓驱魔便是卫道、除恶便是行善,仁与义、慈悲与威严是一体两面,只不过有前者为主,后者为辅也。
   
   
   
   李敖在复旦演讲时道:林肯说,他是我的敌人,我要消灭他。过了几天他和他的敌人拉着手在走路,人家问林肯,他不是你的敌人吗,你不是要消灭他吗?林肯总统说,敌人不见了,变成我的朋友了,我不是消灭他了吗?这是最高层次的消灭。但愿早日消灭共产党的专制主义特权主义,消灭它落后的思想理论意识形态,直到以人性、良知、正义的力量和制度的力量,从整体上把敌人消灭成朋友,把奴役消灭成服务,把执政党变成一个廉洁、诚信、宽容、仁爱、人道、进步、宪政、法治、民主、自由、文明的现代化政党。老枭有诗曰:
   
   
   
   世人习惯于用剑消灭敌人
   
   我要用花把敌人消灭
   
   用花比用剑高明
   
   用花比用剑高尚
   
   用花比用剑更难
   
   剑刃滴的是别人的血
   
   花朵则是用自己的泪血滋养的
   
   
   
   2005-10-3东海一枭
   
   原载《议报》第220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