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助警察维权,应不应该?----欢迎争鸣]
东海一枭(余樟法)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长生不是梦想
·精卫:向大家推荐东海一枭的《良知三论》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到了告别的时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助警察维权,应不应该?----欢迎争鸣

   
   
   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副科级民警张宝亮,从警20多年,仅因写信给领导反映上海公安个别民警造假害民,就被无故辞退;仅因接受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采访,发了几句牢骚,竟大祸临头,遭受冷酷迫害;龙泉市公安局看守所指导员翁建新,95年,其房屋被龙泉市房屋拆迁安置办公室强行拆迁,至今得不到公正的补偿和解决,生效的判决几年得不到执行…
   
   我应邀“笔助”之,将他们的遭遇公诸海内外。随便网友斥我是现代讼棍,卖肉的张飞责我“民主大业眼前险阻重重,老枭置之不理”,却为警察“拍案而起、振臂高呼”是“管的太宽了”。

   
   不错,中国公安乃中共的第一线打手、镇压工具和机器,罪恶昭彰,臭名远扬,如老百姓所说,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如我在《流氓中国》中所指出,执法人员和执法机构早已普遍流氓化土匪化黑社会化,成了制造冤假错案的元凶!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公安无疑是压迫者。
   
   然而,作为个体,公安,特别是基层公安人员同时也是受压迫者和专制主义的受害者,他们不仅尊严受侮,人格蒙羞,许多基本权利也一样得不到保障。例子不胜枚举,从略。
   
   老枭认为,当他们的正当权益受到特权的侵害之时,自由知识分子、民主志士乃至民运人士应该站出来帮助他们,为之呼吁、呐喊-----效果如何,那是另一回事----而不是幸灾乐祸,或听之任之。维权,包括为受到不公正待遇的警察维权的行为,本身就是“民主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抨击反抗警察对民众的侵害与维护警察的正当权益,是相辅相成的一体两面。对“民主大业”的理解不宜狭ai化。
   
   难道老枭的行为和认识错了吗?盼高明者有以教我。
   
   2005-10-17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