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找呀找呀找情人]
东海一枭(余樟法)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找呀找呀找情人

   
   
   
   有友人问我:世间何事最难?答曰:找情人。
   

   自古以来,唯慧眼才能识英雄,唯英雄才配爱美人。美好的女人是男人最好的慰安和鼓励,是男人成功的催化剂和失败的消愁散。
   
   在《泡泡又何妨》贴尾,我曾谈及好情人的标准:情貌相悦、心灵相通、思想与身体皆可交流。言易行难啊。
   
   美貌女子不难找,难在我喜欢;我喜欢的不难找,难在喜欢我;情貌相悦的美人不难找,难在心有灵犀一点通,思想境界两相侔;心灵相通境界相侔也不大难,难在其富有牺牲、奉献的精神-----能容许我只负有很责任也。盖老枭为人夫为人父,已无资格再开办无限责任公司矣。
   
   民国海鸣《求幸福斋随笔》,妙语解颐而真知闪烁。其中写道:"予生二十余年,曾为孤儿,为学生,为军人,为报馆记者,为假名士,为鸭屎臭之文豪,为半通之政客,为二十余日之都督及总司令,为远走高远之亡命客。其间的能而又经过者,为读书写字,为演武操枪,为作文骂世,为下狱受审,为琦马督阵,为变服出险,种种色色,无奇不备。独未一涉猎于情场。论交不得一好女子。情海茫茫,大有望洋兴叹之慨,遂致一念欲灰,悲酸刺骨,把镜自怜,问天无语。休矣休矣,此生已矣,夫复何言?言之亦惟徒呕心血耳。"
   
   老枭鹦鹉学舌曰:予生近四十年,曾为野山民、为穷字生,为团干部,为小报记者,为浪迹天涯之游子,为假名士,为鸭屎臭之诗人,为二十余日立之局长,为半通不通三心二意之小老板。其间所能又经过者,为读书藏书,写新诗旧诗杂文,为耍拳养气,为骂街骂架骂世,也曾涉猎于情场,独未能论交一好情人。情海茫茫,大有望洋兴叹之慨…
   
   "不向风尘磨剑戟,便当情海对蝉娟"。奈老枭龙威虎猛,人中之杰,而天下无事,既无剑戟可磨;怀中多忧,又乏蝉娟可对。逝者如逝,华年蹉跎,中宵独坐,能不悲从中来吗。
   
   苏东坡一日酒后兴起,问左右侍妾道:你们知道俺肚子里都装了啥?一妾说,是锦绣文章;又一妾说,是经邦济国的学问;东坡都笑而不答。侍妾朝云说,"学士一肚皮不合时宜",东坡大笑,连称答得妙。
   
   东坡兄好福气。老枭一肚子锦绣文章,济世学识,还有一肚子不合时宜,又有谁知道啊。
   
   2001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英国作家奈保尔曾坦言,因无暇去追求体面的情妇,只有常常在妓女怀中寻求慰藉。老枭深有同感,却不屑效颦。
   
   淑女,是落魄书生最佳栖隐地;情人,乃失路英雄最后的避难所。不然,何以销化千秋犹热的一腔血,何以祛除曼曼长夜里的地鬼天魔?
   
   自今而后,不求发大财,不求当大官,不求享大名,不求建大功,愿只愿求一红颜为知己。倘求之不得,则学何海鸣先生,也发一宏愿:"愿当今小说家将我名字嵌入一言情小说内,得一纸上佳人成为情妇,使享艳福,聊当望梅。虽曰欺我,我固甘之。则不佞数千万年后骨化为灰,灰复飘渺四散,而一缕精魂,尤有余乐也"。哈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