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的梦想]
东海一枭(余樟法)
·小诗写怀并与天水兄及广大同道共勉
·佳景五唱(附江婴、王中陵、葛红兵等点评)
·忙里偷闲回老芦
·忙里偷闲回老芦(二)
·遥呈蒋庆先生
·雄起!
·关于《大复仇论》的重要说明
·说中共则藐之
·家国兴盛,野老颦蹙"
·帮闲漫谈(一)
·保先喽保先喽
·再为李大侠喝彩
·东海一枭整理:众手拾柴火焰高-----"林樟旺案"文章集萃
·当代新王的抱负和境界-------小析枭诗《二号令、三号令》
·平书之九十五:上海老警求救无门,哀恳老枭“主持公道”!
·敢向风尘期慧眼
·我的梦想
·光明颂-《火----软工程十六号》
·枭鸣虎穴,剑啸龙泉!--林樟旺案初审漫记
·永不言退
·屈死别告状!
·别人用不得,老枭用得
·颠覆者──声援郑贻春君
·找呀找呀找情人
·与星水、兆勇君游遵义会议旧址
·东海十八手
·莫论人间第几流
·“震旦”依然不自由?------我被自己的网站封杀了!
·助警察维权,应不应该?----欢迎争鸣
·消灭共产党!
·东海真人出,天地为之新
·蛋是王八,人尽乌龟,大联一副,看懂者谁?
·这个地方太下流了!
·我来化缘,谁能施舍?----兼答随便先生
·谁能读通《泰山颂》?笑煞中土诗盲多!
·老虎-猫儿-狗
·讨中共檄
·不求名来名自扬
·给李教主上座!
·为李hz先生改诗的罪过有多大?
·欢迎把尿撒到我头上来!
·关乎道义焉能忍?涉及民生敢不言!-----三言两语答归去来兮网友
·尿头诗一首示草根兄,兼致季羡林、李洪志二位先生
·要当总统,先顶马桶!(修正稿)
·借季羡林老先生“桂冠”一用
·读高智晟致胡温两封公开信有感
·自题《澄书》
·不是矫情是豪情
·做人要做文化人!
·孙大午,您过了!
·孙大午,您过了!
·读袁红冰雄文有感
·中国共产党,住手!!!
·悼刘宾雁先生
·我不下监狱,谁下监狱?
·高智晟赞
·尊重我,不妨开骂!
·示网友
·芦笛:木马蠢牛枉读枭!
·次酬廉州山人惠诗
·警告!!
·孙大午,知大丈夫之怒乎?
·读高智晟第三封公开信泣书
·如果你知道,请签一个名
·宰几十头猪罢了,用不着大惊小怪
·偶蒙赐食哼哼叫,所谓诗人亦蠢猪
·怀念大参考,挂念李洪宽
·天理说
·汕尾血案四首并序
·好联共赏:为宾雁追思会制联一副(胡平)
·林樟旺案近况通报
·林樟旺案近况通报
·无知者无畏----芦笛笑话闹大了!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我们应该怎样反共?
·尤怜肚小蜂腰细,我看芦笛亦美人
·数声芦笛秋风暮
·奸痕深深,芦精斑斑,拔吊不认亦枉然
·感时四绝,向广大法轮功学员致敬,并声援高智晟大律师
·蠢芦快快拜观音!
·自扇耳光笑煞人!
·导倔芦而无策兮!
·当代圣贤颂---献给高智晟、焦国标及法轮功学员
·大同不是无情世,斗艳争奇看百花!
·次酬楚成君
·老芦,别做没本钱生意了!
·倔芦奸孔何时休?
·所谓诗人亦蠢猪----向九天文化网诗词曲联论坛惊四座顾问请教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
·“君临天下解民忧”-------请称老枭为“君”
·略为芦笛指要道
·略为芦笛指要道
·韩家华: 东海一枭对联英译
·圣诞日痛悉许君万平被重判,杨君天水遭刑拘,小诗写闷,并示抗议!
·我为什么责骂孙大午?
·境界说
·竟一钱不值何须说----把芦笛及芦子芦孙一网打尽!
·示芦笛及罕见论坛诸君
·欢迎郭飞熊同道出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梦想

   
   
   男人都喜欢“搞”女人和“搞”政治。女人有两种“搞”法,一种有情有爱,一种唯我
   唯欲;政治也有两种“搞”法,或曰两种追求:一种是把权力集中到某个人、一小撮人
   或某个组织的手中,集权于君,集权于党,这是古代帝王将相和现代军主党主及其帮凶

   帮闲们的政治追求,可称之为集权事业----不过君主集权曾有其一定的传统合法性和历
   史合理性,党主集权则从来就没有任何合法性可言;另一种是散权于众,还权于民,把
   被无耻剥夺的自由人权,把民众原本享有、应该享有的一切还给广大民众,变臣民为公
   民,变党主为民主,建立起“权为民所授”的授权程序和一整套必要的权力制衡制度,
   从根本上限制权力,消灭特权,这就是民主事业,乃公益事业,大众的事业,乃大慈、
   大雄、大丈夫之事业也。
   
   一些别有用心者喜欢泼无中生有的污水,或以小人之心度大人之腹,把民主追求说成是
   企图从某党那里抢班夺权,把民主事业诬蔑为与特权阶级狗咬狗的行径(其实妄测动机
   最为无聊,便是某些民运“分子”“动机不纯”,又何伤乎。在各种条条框框有效制约
   之下,纵然“坏人”上了台,也坏不到哪儿去。现代民主制度的优势,便是民众不必对
   当权者个人的道德水平寄予过高希望也。)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谨以此短文明志、自励并与广大同道共勉吧。都
   是心里话,也都是大实在话,原没当作诗写,但分了一下行,押了几个韵,看去就象诗
   了,还请诗人同道多多包涵,勿以诗之标准苛求为荷。
   
   是花就可以飘香,有翅就可以飞翔
   能水就可以下海,有脚就可以登山
   只要敢想就可以狂想-----
   想唱就唱只要有喉咙
   想闯就闯只要有胆量
   没有特权,每个人只接受法律制约
   没有帝王,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帝王
   
   每个孩子都有受教育的机会
   每个病人都有受治疗的权利
   每个人都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生活,自由地发展
   自由地言说,自由地信仰
   国家保证每个国民享有同等人权
   法律保护每个公民不受非法侵犯
   
   当然有智愚之异
   但智者再不允许愚弄别人,玩弄阴谋
   当然有强弱之差
   但强者再不能够以强凌弱,为所欲为
   当然有贫富之别
   但穷人的人格一样受到广泛的尊重
   当然有官民之分
   但平民的人权一样受到有效的保障
   
   权力如水,要让它循着渠道流淌
   只许它灌溉田园,不许它自由泛滥
   权力如犬,要给它套上颈圈绳索
   只许它服务大众,不许它乱咬乱闯
   不论什么官位多大权力,包括总统
   都要接受狗圈水渠的制约规范
   不许把个人意志强加在民众头上
   
   集权于党是一切罪恶的根源
   还权于民是一切理想的起点
   听够了巧言看饱了令色
   领教足了空中楼阁乌托邦
   终于明白,只有“权为民所授”
   才是实实在在的基础和保障----
   那时候,每个同胞都可以用手投票
   选举村乡县市省乃至国家的代表、领导
   而不必用脚投票---甚至绝大多数中国人
   逃跑的权利也已尽丧!
   
   多么可悲,这一切
   早已成为多数国家的现实
   却依然是我的追求,中华儿女的梦想
   让我泪为之溢,血为之沸,双眼为之发亮
   多么希望这个梦想不必再传给子孙后代
   他们有他们的梦想,更加美丽
   更加高远,更加伟大,更加辉灿
   
   如果独裁是恶山,愚公就是我的无悔选择
   如果专制是死海,精卫就是我的最佳榜样
   愿每个国人都自爱自尊自信自强
   愿更多的同胞敢言敢怒敢想敢干
   如果我入狱,愿更多人站到我战斗过的地方
   如果我死去,愿化为结束五千年长夜的曙光
   
   我相信难不会白受,血不会白流,泪不会白淌
   我相信梦想不会永远是梦想
   自由象春风春阳会遍及地球每一个地方
   我相信白会回到白,黑会回到黑
   凋谢的花儿会回到枝头
   老朽会重春,枯骨会重生,灵魂会复活
   黑道会转化,霸道会转型,邪道会转向
   我相信折弯的腰会重新挺直
   软化的脊梁会重新竖立
   困顿的头颅会重新昂起
   萎垂的心旌终将迎风飘扬
   
   我相信那样的日子已为期不远:
   想跑就可以跑,只要有双脚
   想飞就可以飞,只要有翅膀
   想唱就可以唱,只要有喉咙
   想闯就可以闯,只要有胆量
   没有特权,每个人只接受法律制约
   没有帝王,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帝王!
   
   东海一枭2005-9-1
   
   首发《自由圣火》(《自由圣火》网站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