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敢向风尘期慧眼]
东海一枭(余樟法)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从中南海到东海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联答刘大先生
·自由主义不是自私主义
·程颐论老虎,东海觅知音
·正在天心网友赠诗二首(东海附言)
·致九狮山民君
·别拿自己当坏人
·九狮山民和诗二首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胡平,请不要拿本能说事
·向dck先生求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敢向风尘期慧眼


   草根说,老枭虽然张狂,对自己的新诗,评价也不高。确实,与我的旧诗和政论杂文比,我在新诗方面化的时间精力相对少些,水平及影响更是不可同日而语。但如果是与同时代的多数诗人相比,我亦无愧于优秀二字。论思想的深度、理想的高度、人格的高贵度、境界的辽阔度、对万事万物的敏感度,还有我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我对苦难苍生的一份深深悲悯,兹时兹世,几人可及?谁堪匹美?而这一切都是作为一个大诗人不可或缺的。
   已出版的《浪子吟》、《未必逍遥》、《剑魂琴心》、《在命运之上》等四部新诗集中有着大量的佳作杰作。只不过,由于世人眼光所限,几人能够发掘、理解、领会蕴涵和隐藏于字里行间的大思想大境界人生妙道宇宙大道?“什么样的锋芒才能采摘/我熟透的脑袋是仅存的硕果”?庄子早说了,小年不及大年,小知不及大知,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

   何况,由于文字的先天局限,对于“万物的本源,言外的意旨”、“开启天宇的星星的密码”,对于遥不可及之物和隐隐约约的渺茫玄妙之思,我亦未必能用文字和盘说出,所谓“妙”不可言是也。文字,不过是我玄妙灵感和深远思想的糟粕,就象燃过的灰烬一样。可怜的读者,你们谁能领略在命运头顶漫步的风采,倾听“黄金在天上歌唱”的声音? 谁能借助“糟粕”畅饮芬芳美酒、从灰烬中“回望”那一场场耀地通天的大火?
   别号“哭庵”的清末诗家易顺鼎说过:人生必备三副热泪,一哭天下大事不可为,二哭文章不遇知己,三哭从来沦落不遇佳人。此三副泪绝非小儿女惺忪作态可比,惟大英雄方能得其中至味。老枭哭佳人哭天下之余,也哭大好文章不遇知己。偶见芦笛随便安魂曲等一知半解之小字辈胡评瞎乱,又常常令老夫笑得满地找牙。但是,或许,莽莽风尘并非绝对没有慧眼吧?乃从《剑魂琴心》、《在命运之上》中随意扒出几首糟粕和灰烬,倘有一二高明能从中略闻酒香稍感火热,则幸甚。
   东海一枭2005-9-7

冬夜

   冬夜 为了取暖
   割破手指
   在白纸上画下
   一颗小小太阳
   阳光点点滴滴
   滋润我 直到
   我自己也成了一轮
   太阳 冉冉升起

山村

   甚至梦也要做得循规
   蹈距 不然
   重重围你护你的
   大山会倒过来
   压扁你
   至于走路双脚
   更要小心轻放
   别踩痛了乡间小路
   这条陈旧的
   神经

召唤

   被沙漠焦热北极寒冰
   轮番充满隧道长长
   摸索多少年
   高压重击顽固着我的缄默
   有时一瓣飞花一粒尘沙
   却足以把我击穿
   大神陨落金钱之律法横行
   我灵魂之剑高高举起
   暗尘中异香弥漫
   立足最底层
   仰首人类风景的高处
   比伤痛比苦难强大的是我
   光从隧道的尽头遥遥传来
   那是大道清新辽阔的召唤……

独歌五号

   漫过所有山峰 滔天的大潮
   漫不过我小小的头颅
   我的目光摧毁最堂皇的冠冕
   直透万物精髓之处
   我必须守口如瓶 守住
   人天之间的大秘密 我知道
   我的沉默必将穿过重叠的岩石
   平庸的流水 在另一个时代轰鸣

独歌一号

   大风 乌云 火鸟已经结集
   大海上的骑士 马背上的水手
   要向空白的画布上
   呼唤出鲜丽猛烈的色彩
   一根针 要镇住万马奔腾
   一把剑 要挑动黄河的爆动
   一颗石子小小 要填饱海的饥饿
   一翅要负起倾斜的天空
   没有背景 要从肌肉骨头
   骨髓中的火 火中的剑气
   提炼出背景的强大深厚
   崛起一个大帝国在我身后
   把密封的地平线打开
   把众妙之门打开
   天和地和我
   要鼎足而成三大奇妙存在

两只鸟儿

   两只鸟儿在黄昏里飞
   软语商量着什么
   两只无名的鸟
   在黄昏里飞过
   薄薄的翅
   牵引了什么
   风很轻很轻
   夜愈来愈重

诗人

   岩石和日月孕育
   霹雳和风暴诞生
   凝聚了天地之精华灵性
   天之子 海之子 大山之子
   向大海捞针 向物质的潮水
   捞取诗的锋刃
   精粹的精神 向冰雪中
   呼唤远谪的春
   沿着白发覆盖着的秘道
   出入各个时代
   采撷最高的花香
   装饰你的山庄
   或者推动神性的独轮车
   顶风而行
   从泥泞小路踏上青天大道
   亮起一座丰碑一面长旌
   从隐形的伤口汩汩喷涌
   你的血 在午夜的狱中结集
   扫荡和占领
   世界最优质的头颅
   在大道之上 你与远方合而为一
   成为世界的心脏和骨头
   如果需要,你甘愿穿过黑黝黝的枪口
   穿过泥土和大气 进入传说的天空

伸手空中

   把手从日常的石堆泥泞
   拔出来
   伸向空中
   呈鸟的姿态 云的姿态
   火焰的姿态
   
   五指迎风
   如花 如燃烧的枝柯
   伸手空中 总会
   被什么轻轻握住
   被逝去的岁月 未来的生动
   被另一个我
   或千里之外一双纤纤手
   伸手辽阔 总有些什么
   如流星 如天花
   不经意的 向我掌心飞落
   -----以上选自诗集《剑魂琴心》(广西人民出版社1996、6)

在夜里

   我常站在十万书山
   顶上 久久仰望
   在这里 在万物之中
   自由出入 飞翔
   洞悉生死奥秘
   我放弃了说话的权利
   把日月星辰 山河大地
   揽入小小布囊
   淡蓝色的烛光中
   我的沉默是最美丽的歌唱
   我的歌声笼罩一切
   在夜里
   多少种子石头泪水
   还有梦
   悄然盛开
   1996、12、10

独坐地球一隅

   独坐地球一隅
   扇风点火
   把黑夜巨大的沉默撩开一角
   意象的花辫
   哲思的泥石流
   汹涌而来 在我手下
   成为危险的桥梁和路
   如果燃料耗尽
   夜仍深沉
   让我以骨为柴
   创一瞬辉煌 为新一轮太阳
   清道铺路
   所有的黄金珠宝
   将黯然失色!
   你们 少数灵性尚存者
   我准备了一个精美世界
   请点起檀香
   捧起我的诗集
   仿佛捧起情人的脸庞
   凝神上路
   1996、11、11


   从睢鸠关关声中升起
   诗
   沿盛产香草美人的汨罗江
   沿着黄河长江的血脉
   一路阴晴圆缺
   溢彩流光
   是李白笑傲王侯的酒杯
   是杜甫茅屋里广厦千万
   是岳元帅八千里路尘土陶铸
   是文丞相的正气丹心
   龚定庵的箫心剑胆
   是郭沫若火中的凤凰
   是顾城黑夜里的眼睛
   是陶渊明的菊 唐伯虎的桃花
   林逋王冕的梅
   散发着它的芬芳
   “五四”血泊中升起的旗
   “四五”风潮中出鞘的剑
   更增添了它的辉光
   精神上空的月亮
   有血有肉有骨
   历五千年沧桑
   多少苦难忧患哲思理想
   把它滋养
   在月光中走过的人
   多么高贵 清洁 明亮
   穿过物质的喧嚣
   寂寞的悬崖边
   守望诗歌
   随时准备着
   响应它的召唤
   仰天一啸 激起惊涛拍岸
   1995、12、9

逍遥山庄

   从满天飞尘遍地狂潮中
   出逃
   以密密书林幽幽琴韵
   营建山庄的逍遥
   酒入诗肠剑气如虹
   书藏脑海檀香袅袅
   恶魔入我门来 便成天使
   顽石落我掌中 也具灵窍
   纵横百坪的直径曲径
   皆通大地深处
   事物的根部 其高处
   连接宇宙大道
   大道如青天 上升
   我就是一只鸟
   点播诗的种子 火的种子
   一振翅 便是万里迢遥
   1995、12、2

偶感

   为了把流失千年的血液
   分裂的世界
   把失去重心的世界
   重新统一于小小心窝
   为了一个梦中之梦
   我四处流窜八方求索
   为了参破铁壁铜山
   从梦中走出
   为了重新登基
   召唤隐蔽的事物
   在废墟之上
   重建广厦千万间
   为了从梦中走出
   成为完整的我
   一瓣笑颜就是一个春
   一滴露水就是一片海
   1996、8、9

独坐

   尘埃落定 风也倦了狂放
   我喜欢一个人静静的
   拎一瓶酒或点一支烟
   在屋顶或书房 万物之巅
   不管有没有月亮
   星光闪闪烁烁
   往事悄悄聚拢
   不发出一点声响
   在夜晚
   比梦想更高的地方
   随意的收拢或展开
   内心狂放的翅膀
   1996、11、21

自励

   谁能够修改自己的诗句
   一样修改自己的道路和命运
   紧紧
   把现实和爱情的双刃
   握成鲜烈的痛
   细细体会上苍的深意
   视风雨坎坷
   为慈思厚惠
   在一颗小小的石子里
   怀抱千年忧乐
   让血管里汹涌的激情
   为荒芜大地
   催开意义之花
   功成拂衣去
   隐退成响亮而光明的永在
   在物质的狂潮中
   谁能够拍案而起
   立马十万书山之上
   仰天而问
   安得广厦千万间
   大庇天下漂泊的野魂
   1997、5

秋思

   燃烧的都已成灰 花落成泥
   鹰翅把天空拓展得高而远
   我收敛翅膀 脚踏实地
   踏着落叶漫步空山之中
   让愤怒和呐喊返回古老的词典
   轻轻的不要把逝去的亡灵惊动
   1997

足印

   风雨蹭蹬书剑飘零
   三十年独自远行
   卡在天地交界处
   倔硬的骨头一根
   浸染血汗智慧
   一串串足印
   落在土地融为金秋的喜庆
   落入大街汇入大潮的雄声
   落向月亮迸溅超越的诗花
   落入太阳响起奋进的高音
   如果有人把它一一收集
   那是一卷经典还是一座孤峰
   如果一米七O侥幸
   比一米八O一米九O更魁更伟
   是因为他的每一个足印
   很深很深
    1996.6.22

多少风暴浮云之后

   多少风暴浮云之后
   更加纯粹的天宇
   更加浩茫的孤独
   囊括日月星辰天地万物
   于商场 仕途和江湖
   风行水流 步态悠悠
   伸展五指努力抓住
   稍纵即逝 空灵的事物
   肩膀以上升进梦想
   被远方的辉煌脚下的坎坷
   折磨 目光多么生动
   时间是唯一的伴侣
   纵然半生书剑飘零
   头顶的花园烂漫如许
   1997、2

远行者

   三十年踽踽独行
   离这个世界很远又很近
   卖过苦力住过茅棚
   比一切都高贵的是灵魂
   笑纳风雨荆棘 包括
   彩色的圈套黑色的陷阱
   斜视的冷眼横飞的唾沫
   都是对我至高的崇奉
   心底凝结众生忧乐
   头顶飘扬诗歌长旌
   目光击穿岩石和苍茫
   谁能领略我的剑气琴声
   迷醉的时候我是一剂清凉
   危难关头我是正义的利刃
   昂起头颅高过山峰
   弯下腰只为向土地感恩
   走进激流我是砥柱
   悬上蓝天我是星辰
   走进失明的眼睛
   我就是一片奇丽的风景
   三十个春秋踽踽独行
   离这个世界很远又很近
   如乘我背负一个个黑夜隐入地下
   留下的将是一朵小小的光明
    1996.4.21

命 运

   浮在表面 匆匆复匆匆
   飘过来飘过去
   随着没有方向的风
   被虚幻的光
   耀成各种虚幻的颜色
   那不是我的选择
   如果不能成为一轮红日
   升起 那就
   沉
   下
   去
   静静地深深地
   仿佛一根铁链一块石
   仿佛至深的隐疼
   秘而不宣
   把一片辉煌 密封心底

自画像

   遍历炎凉寄身闹市
   山水依旧
   冰心傲骨依旧
   书与酒依旧是我
   生命的要素
   诗笔依旧夜夜花果
   只是长剑已入鞘
   敛尽锋芒傲气和火
   只是学会了
   微笑和沉默
   并尊重每一株小草
   每一块泥土
   见识过大风大浪
   也在泥沟里被浊水呛过
   遭鱼虾戏过
   乃多了几块伤疤
   也多了几只眼睛和耳朵
   成就高深内功
   荆棘堆里虎狼丛中
   从容立身

追 梦

   八万里风雨三十年沧桑
   为了一个梦把天涯踏遍
   海那边是云 云那边是天空
   独立苍茫听涛声依旧唱晚
   云那边是天 天那边是什么
   太阳在天空那边再那边
   上求又下索 徘徊复徘徊
   剖却心肝凭谁解我肠干结
   在最阴沉寒冷的日子里
   钻诗取火以爱点灯
   把裤管和袖管卷得高些
   把孤独当作至高的王冠
   扯一叶孤帆长风浩荡
   逐日的道路向海天深处伸展……

自画像

   十年笼中鸟破壁而飞
   又从孤峰之巅回归
   有时很深的夜踏上十字街头
   看看星星 会心一笑
   朋友们大多在脸上浮着
   有过些飘浮的花朵
   搁浅臂弯 过眼都成浮云
   我心淡如水自给自足
   把曲折的路优美成旋律
   把飘逸的风落实在诗句
   锋芒和棱角转向体内
   重轭下保持一种自在
   一种形而上的喜悦 透过
   重叠的山门风雨飘香
   容纳百川吞吐日月
   大海就在我身体的左侧
   ------以上选自诗集《萧瑶诗集---在命运之上》(作家出版社1998.11)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