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关于《大复仇论》的重要说明]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博(追求东亚共荣和中西共荣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反课纲和反儒派等等)
·今日微言(支持常万全先生)
·今日微言(继续声援常万全)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仁政、日本、毛氏等等)
·今日微言(继续割毛)
·今日微言(割毛、重评和儒门)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毛家王朝与中华人民共和国
·今日微言(我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文革、商鞅和天津等)
·今日微言(奥巴马、迂儒和铁律等)
·今日微言(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劣根劣人领导人唐国强等等)
·今日微言(道统、人性、心之力等等)
·[论语点睛]礼制的典范
·今日微言(天快变了)
·今日微言(邓小平、江泽民和中国化)
·今日微言(拜恳习近平等等)
·今日微言(2015-8-26)
·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今日微言(习近平、王岐山先生保重)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大复仇论》的重要说明

   
   
   原儒的以直报怨说、暴君可诛说和公羊家的大复仇说,一直很合我的胃口。8月中旬在安顺老象处拜读蒋庆先生《公羊学引论》,有感于中,归而作《大复仇论》,私下寄奉部分师友请益,同时发表了自题《大复仇论》绝句二首。
   
   赞成和反对意见纷纭,莫衷一是。没读过文本而仅读了题诗的友人,更是误解重重,或将大复仇论等同于血腥滥杀乃至恐怖主义,或以为我改变了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反革命”立场,准备搞“武装斗争、群众造反”了,或以为我要抛开司法程序,以暴力手段向龙泉周光明集团进行讨还公道了…,不一而足。为此,我觉得有必要公开《大复仇论》(修正稿)一文,读过文本后,这些误解误会就会自动消除了。

   
   这里我要特别说明一下:近数月来,林案缠身,悲怒集心,情绪恶劣之至,对滥用职
   权、枉法渎职的龙泉周光明集团的厌憎之至,写作此文,确实与周光明辈有一定关系,但主要仍是理论上的思考和探讨(毫无疑问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并不意味着我要亲自对他们采取暴力报复行动。
   
   首先我不是报复的适格主体,只宜从旁襄助,不宜越俎代庖。对乡亲的帮助关爱理应无私,但不能无度。对于林樟旺案,我已经颇为后悔做得太多,做得“过头”了,拨苗助长,徒劳无益,急于求成,于事无补也;其次,周光明们是地方当权派,武力恰是对方之长,以我之短攻敌之长,不仅难以成功,反而会为对方提供迫害的理由和镇压的把柄,从而自讨苦吃、自取灭亡---从实用和功利的角度考虑也是愚蠢的。
   
   我说过,道义情理、民情舆意,包括法律都不在他们一边,周光明集团必输无疑,只不过有一个过程。“诛”之以法律之剑、舆论之剑、道义之剑乃是我的上上策,完全没有必要铤而走险。老枭人情练达世事洞明,岂是蛮撞胡闹、有勇无智之辈,岂肯乱打无把握之仗?特此说明,敬请有关师友释虑。
   
   《大复仇论》将刊登于《自由圣火》第二期(9月1日)(《自由圣火》网站网址:
   http://www.fireofliberty.org)。报复主义于孔孟仁恕之道是否有所偏离,兹时兹世重倡此说于民主进步事业究竟利弊如何,等等问题,我亦思之欠熟,欢迎批评、分析、探讨。
   
   东海一枭2005、8、3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