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八十六:找呀找呀找情人]
东海一枭(余樟法)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从中南海到东海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联答刘大先生
·自由主义不是自私主义
·程颐论老虎,东海觅知音
·正在天心网友赠诗二首(东海附言)
·致九狮山民君
·别拿自己当坏人
·九狮山民和诗二首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胡平,请不要拿本能说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八十六:找呀找呀找情人

   

    有友人问我:世间何事最难?答曰:找情人。

    自古以来,唯慧眼才能识英雄,唯英雄才配爱美人。美好的女人是男人最好的慰安和鼓励,是男人成功的催化剂和失败的消愁散。

    在《泡泡又何妨》贴尾,我曾谈及好情人的标准:情貌相悦、心灵相通、思想与身体皆可交流。言易行难啊。

    美貌女子不难找,难在我喜欢;我喜欢的不难找,难在喜欢我;情貌相悦的美人不难找,难在心有灵犀一点通,思想境界两相侔;心灵相通境界相侔也不大难,难在其富有牺牲、奉献的精神-----能容许我只负有很责任也。盖老枭为人夫为人父,已无资格再开办无限责任公司矣。

    民国海鸣《求幸福斋随笔》,妙语解颐而真知闪烁。其中写道:“予生二十余年,曾为孤儿,为学生,为军人,为报馆记者,为假名士,为鸭屎臭之文豪,为半通之政客,为二十余日之都督及总司令,为远走高远之亡命客。其间的能而又经过者,为读书写字,为演武操枪,为作文骂世,为下狱受审,为琦马督阵,为变服出险,种种色色,无奇不备。独未一涉猎于情场。论交不得一好女子。情海茫茫,大有望洋兴叹之慨,遂致一念欲灰,悲酸刺骨,把镜自怜,问天无语。休矣休矣,此生已矣,夫复何言?言之亦惟徒呕心血耳。”

    老枭鹦鹉学舌曰:予生近四十年,曾为野山民、为穷字生,为团干部,为小报记者,为浪迹天涯之游子,为假名士,为鸭屎臭之诗人,为二十余日立之局长,为半通不通三心二意之小老板。其间所能又经过者,为读书藏书,写新诗旧诗杂文,为耍拳养气,为骂街骂架骂世,也曾涉猎于情场,独未能论交一好情人。情海茫茫,大有望洋兴叹之慨…

    “不向风尘智剑戟,便当情海对蝉娟”。奈老枭龙威虎猛,人中之杰,而天下无事,既无剑戟可磨;怀中多忧,又乏蝉娟可对。逝者如逝,华年蹉跎,中宵独坐,能不悲从中来吗。

    苏东坡一日酒后兴起,问左右侍妾道:你们知道俺肚子里都装了啥?一妾说,是锦绣文章;又一妾说,是经邦济国的学问;东坡都笑而不答。侍妾朝云说,“学士一肚皮不合时宜”,东坡大笑,连称答得妙。

    东坡兄好福气。老枭一肚子锦绣文章,济世学识,还有一肚子不合时宜,又有谁知道啊。

    2001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英国作家奈保尔曾坦言,因无暇去追求体面的情妇,只有常常在妓女怀中寻求慰藉。老枭深有同感,却不屑效颦。

    淑女,是落魄书生最佳栖隐地;情人,乃失路英雄最后的避难所。不然,何以销化千秋犹热的一腔血,何以祛除曼曼长夜里的地鬼天魔?

    自今而后,不求发大财,不求当大官,不求享大名,不求建大功,愿只愿求一红颜为知己。倘求之不得,则学何海鸣先生,也发一宏愿:“愿当今小说家将我名字嵌入一言情小说内,得一纸上佳人成为情妇,使享艳福,聊当望梅。虽曰欺我,我固甘之。则不佞数千万年后骨化为灰,灰复飘渺四散,而一缕精魂,尤有余乐也”。哈哈

   

   2002、1、1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