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
东海一枭(余樟法)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

   
   
   岁暮邕城闲居(附点评)
   其三
   吁天拍案欲如何,忍看堂堂岁月过。

   路远常愁同道少,忧深每恨见闻多。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
   昨夜群英齐梦醒,满天风雨度黄河。
   
   [点评]
   
   江婴:人皆嫌见闻少,君独恨见闻多。此见闻非彼此闻也,多则悲愤亦多矣。
   
   莼鲈归客:尾联几可传世
   
   象皮:最后一联的确好。
   
   落花风雨:比照颈联看,颔联略弱。老枭诗自有一番况味,尾联当可传世。
   
   辽东散人:恨无恨处,舞剑为诗;悔无悔处,杭育狂歌!真性情语啊!
   
   音信: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这句我喜欢,简单但很有感染力。
   
   森贺:诗人悲愤快语,诗泪交迸,恨不能按剑而起,既豪且壮矣!
   
   穿墙屁:好一句"满天风雨度黄河"! 既有"暮雨撒江天"的氛围,又有"雄师过大江"的
   雄浑,更有"易水勇士"的气魄。我喜欢这一句。
   
   LittleFish:就诗而言,我认为这首诗还是不错。有几个好处:一是篇章上的,尾联异
   军突起,但又合乎前文的情理,读起来的确有一种壮气,不然就还是牢骚牢骚不停地牢
   骚了。二是颈联的确生色。而且能细看--细看:"诗无处写"对于老枭来说的确不是虚言
   ;"泪不能流"也符合老枭身份。若是换个人,"诗无处写"很可能只是矫情。当然也有些
   不够好的地方。比如颔联就比较一般,不能说差,但也不能说好,至少我没看出好在哪
   里。另外"吁天拍案"也比较抢镜。
   
   老枭若肯稍多用些"兴"法,诗的层次感会好很多。这首则是个反面例子。
   
   另外还有些不便褒贬的东西,比如尾联。我欣赏尾联,是从章法角度,但从文意、诗意
   来看有些不明白--"昨夜群英齐梦醒",这情况我不太相信呢 。
   
   梅花院落:由于后两联的弓张弩拔,我想这诗是志士如秋瑾、闻一多、方志敏类人的慷
   慨高歌,对黑暗现实的奋争。因此非写境,是上佳造境。当然也可以由写史而鉴今,英
   雄百年同慨。
   吁天拍案欲如何,忍看堂堂岁月过。--这是在当时黑暗的现实情况下,革命志士常会产
   生愤慨。着笔已见人物之形象。
   路远常愁同道少,忧深每恨见闻多。--本来这一句句式太过常见,但要在此描摹志士的
   真实所见(官吏横行,社会黑暗、人民处于水深火热)和真情实感,也自忧情昭昭,沉
   痛无尽。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这一句句意、表达与气势实为上好,表达在黑暗
   社会现实下,英雄无可作为的愤懑。读来沉痛、压抑、隐忍、渴望,终于在尾联爆发。
   
   昨夜群英齐梦醒,满天风雨度黄河。--这一联直读得我血脉喷张。我解是:忧国忧民的
   群英,不得报国之郁闷使他们常常难以安然入眠。夜来大风雨,懼然惊起。他们齐梦醒
   ,夜不成寐,是为了同一个燃烧的理想啊!满天风雨,预示将要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
   化。这联应该这样解:群英被风雨惊醒,振身而坐,看到大风雷雨已经震撼了抑压、腐
   败的旧社会!何等振奋!何等令人豪气勃发!何等令人回味!要是我在那个年代,定已
   拔枪狂啸了!
   老枭把这联解为英雄一窝蜂半夜挤着度河,毫无余味,简直是化神奇为腐朽,点赤金成
   烂铁。
   总之,从章法上,起句之后,承而不转,逐渐推高,到末句爆发,是一上佳之作。
   
   山居读易生:众网友对此诗好评如潮,老道却以为这是一首烂诗,呵呵。说其烂,并不
   在文辞工夫,而是立意。老道以为立意乃诗之关键,立意高,词稍逊亦无妨。起首"吁
   天拍案",凸显拔剑张弩;次接"堂堂岁月",诗味荡然无存。二三两联,因见闻而生愤
   怒,由牢骚竟期乱世,如此立意,真下下也。"满天风雨度黄河",亦是化"满城风雨近
   重阳"而来,手段太过明显。莼鲈归客谓"尾联几可传世",象皮谓"最后一联的确好",
   不由使老道对他们"另眼相看"了。不过依老枭个性,拍马未必领情,呵呵。
   
   
   
   东海一枭:此诗是《岁暮邕城闲居抒怀》系列组诗之三,出贴之后,网友们对之评价颇
   高,我亦颇以优秀自许。唯阿夏有意无意地曲解其意、死解其句,冷嘲热讽了一番,倒
   也好玩。
   首二句写作者岁月蹉跎、壮志成空的惋惜忧愤之情。前句既有动感,又有悬念,起得灵
   动;后句堂堂二字,阿夏以为是凑数,其实少它不得。堂堂有庄严、阵容壮大、有志气
   有气魄等含意,以堂堂形容岁月,有韶华壮丽、气概堂皇之意。猥琐、苍白的日子,白
   白过了也就算了。堂堂岁月等闲过,岂不痛煞人也么哥?
   颔联承上,接着写愁之大、忧之深。想行"道"吗,不但道远难达,而且同道之人太少;
   想好好闲居独善其身吗,偏偏知道太多丑恶的内幕、惊人的真相,身闲心难静。
   颈联是此诗着力重点。上句暗用了鲁老爷子"好句吟成无写处"的诗意。阿夏笑道:诗你
   写就是,不是写了吗?这就问得太浅薄了。我的意思是,世界虽大,媒体虽多,却容不
   下我吐真言抒真情探真知的一支笔!于是只好寻出古剑来磨啦。别问我有没有这么一支
   剑,剑在我心里;别问我磨剑干什么,丑恶的东西有时需要武器的批判!
   下句,为什么泪不能流,男儿有泪不轻弹吗,怕妻子儿女笑话吗,或者,只许假笑着歌
   功颂德不许流泪给当局抹黑?为什么放歌,长歌当哭吗,以歌抒怀吗?读者自己去领会
   好啦。
   结尾写我梦情景:沉睡的国人终于醒来了,满天风雨声、黄河波涛声中,一群群英雄人
   物飞度而去…,这是一个多么壮观的镜头啊。不必问作者是否其中一员,更不必问群雄
   冲风冒雨深夜度河要干什么,只要想象一下这个镜头足矣。
   可惜,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幅作者梦中的幻境罢了,从而倍加衬出了国人的醉梦昏昏、现
   实的死气沉沉,衬出了作者落寞、哀忧而又无奈的心情,可谓以乐景写哀,倍增其哀,
   以壮景写郁,倍增其郁。
   略解拙诗,想到不但思想上少同道,感情上乏知己,艺术上也少赏音,不禁长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