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一枭是不可战胜的!---副题:为林樟旺案第N次向有关领导求情… ]
东海一枭(余樟法)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自由派没有前途
·打倒一切反儒派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一枭是不可战胜的!---副题:为林樟旺案第N次向有关领导求情…

   在简答英子中我写道:东海一枭是不可战胜的!引起一片笑声,有人善意劝告,靠豪言壮语是无法取胜的。实则此言是学老江那句"中国人民是不可战胜的",带点调侃的味道,也不尽是吹着玩。老枭办事一向讲情讲理也讲法(法有善法恶法,有具体小法有根本大法,老枭所谓的讲法,是有一定条件和局限的,对中共许多恶法并非一概凛遵,兹话题大,有空另议),在情理法各方面都站住了脚,自然胆壮心雄,打下了胜的基础。当然还远远不够。
   
   俗话说,有理不在声高,此言大谬。当今中国,黑白颠倒是非淆,多少好人受到欺凌,多力无辜蒙冤莫诉,多少合情合理合法的事偏偏输了官司犯了罪。所以,有理,还要有声才行。尽管中国是中共的铁桶江山,又象一间大铁屋乃至大监狱,民声舆论受到严厉的监控和封锁,但多少总有一些可以利用的缝隙和渠道,在震耳欲聋党的喉舌声外,尽我所能地发发枭声。
   
   同时,还要有一大批分布于体制内外、国内外的志同道合、闻风响应的枭弟枭兄枭师枭友,或敲锣打鼓助威,或并肩携手作战。也就是说,要有一个与利益集团针锋相对的道义集团,作背景作后台,作助手作战友。

   
   有理,有声,在道义、民意、舆论各方面都占上风,枭风枭潮,浩浩荡荡,行了吗?依然不够。面对刀枪不入的特权人物和利益集团,还需要有能力找到他们的软肋和罩门,让他们有所顾忌,知所畏惧。特权人物和利益集团的软肋和罩门在哪?因人因事因时因地而异,但大的范围不外乎他们不为世人所知的钱财家产、违法犯罪事实及各种经不起"检验"见不得光的东西。
   
   具备上述方方面面,才有取胜的机会。从某种意义上确可以说,东海一枭是不可战胜的。如果说枭仇枭敌是代表腐败、特权、落后文化与体制,那么,东海一枭和枭兄枭弟枭师枭友就代表了正气,代表了民意,代表了民主自由的时代潮流和正确的历史方向。战胜我,意谓着战胜正义、战胜良知、战胜舆论、战胜人性、战胜光明、战胜法律,战胜我律师界、法学界以及社会各界的同道,甚至还要战胜体制内的进步力量。所以才敢吹牛:大半辈子的江湖实践证明,凡一意孤行的敌人----不论是敌对分子还是反枭集团,最后都一定会"死"得很难看!
   
   之所以又说是吹牛,因为即使如此,也没有必胜的把握。我说"可以弄死我但无法战胜我"这话就表明了心虚:人都被弄死了,还不算输?与其说东海一枭是不可战胜的,不如说老枭运气好,是福将,或关键时刻总会有贵人相助。但运气和"贵人"是靠不住的。
   
   
   我还说,我象金蛇郎君死了都能杀人,倒也并非胡说。金蛇郎君他在骸骨中藏剧毒,埋火药,死后仍能维护自己的尊严。还有程灵素,利用剧毒的七星海棠蜡烛在死后还杀了两个仇人。这两个心机深沉的死后杀人者都是金庸小说中的人物,可以与这两个虚构人物匹美的是诸葛亮,死后还能吓退司马懿,诛杀魏延…
   
   老枭胆大泼天又心细如发,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也从来不敢低估了特权益集团互相包庇的决心和他们上下勾结的力度和产生的能量,所以在与龙泉森林公安周光明集团的斗争中,努力争取最好的结局又作最坏的防备:他们狗急跳墙,下套,绑架,下毒,美女计,意外事故,或者"煽动"安全部门以"煽动、颠覆、泄秘"之类罪名将老枭送进监狱等等下流手段,都在我的防备范围之内。
   
   我说过,要让胆壮心细智勇双全的老枭出什么"意外",岂是容易!但有备无患,任何事都要防万一。万一死于非命,我索命追魂的火药、剧毒骸骨和七星海棠蜡烛,就是敌方几位主将的家庭财产数据及一些贪污受贿违法犯罪事实(只要肯化钱,没有办不到的事,何况老枭,大到安邦定国小到鸡鸣狗盗,囊中什幺样的人才没有?呵呵)。纵然条件所限,掌握的资料很不全面,那也无妨,必要时启动秘道进一步深入了解,同时,一旦我出事,中共高层和有关部门为了慰抚我的亲友和海内外广大同道,将不得不根据我留下的线索一查到底!
   
   这就是我早说过的引而不发的猛招绝招之一。当然,这样的复仇过于惨烈了。
   
   如有人问:何不现在就启动秘密渠道全面调查清楚,然后把他们在娱乐场所偷鸡嫫奶的丑态下流态,把他们的家庭财产、别墅、二奶情况和贪污受贿犯罪事实一一通过网络抛出去通过内参寄上去?答曰:我讲究公平报复,这个未免过分了,官场大规模腐败,仅拿几个人开刀,就象丽水地区政府和百姓违法现象层出不穷仅抓林樟旺(而且林还不是违法主体)一样,太不公平啊。再说,继续深查,我还舍不得那一大笔白花花的银子呢。
   
   狗急跳墙,人急疯狂。求求周大局长(龙泉森林公司局长周光明)、邵大书记(龙泉政法委书记邵戌汛)们,还有你们关系网中的龙泉市、丽水市、浙江省大大小小的官老爷们,求求你们别把老枭逼急逼疯了,让我省点银子时间喝美酒玩美石,让我省点心情精力泡好茶泡好妞吧。调查那有调酒调情开心,报仇何似报钟报春好玩,大好银子用于调查和复仇,不如用于金碧辉煌天上人间呀,哈哈,哈哈…。
   
   言归正传。中共鼓吹法治,龙泉方面强调逮捕林樟旺是依法办事,可老枭对龙泉森林公安以绑架手段勒索林樟旺们六万元一事,已依法公开地、大张旗鼓地一次次送出了《申诉与控告》,《请求立即澄清林樟旺等人修路一案的法律性质》,〈〈龙泉市森林公安分局回避林章枉等人涉嫌的非法占用耕地罪侦查工作的申请书〉〉等等,他们现在都装聋作哑,不答复,不理睬,就象老枭亲赴龙泉他们不正面答复或干脆避而不见一样。
   
   纵我自高身份不屑以邪对邪,或银子有限理性未失不愿以恶制恶,我还可以一个个地去依法起诉岩樟多、龙泉市、丽水市、浙江省有关部门,起诉他们渎职、违法、行政不作为,让人们看看,这些官员是怎样的官员,这个政府是怎样的政府,他们的法律又是些怎样的法律,他们的司法又是些什么样的司法…。老枭也依法办事起来,在龙泉,在丽水,在杭州,在北京,持续不息的掀起一场场行政诉讼,向全国民众验证,向世界直播中国司法制度的荒谬与虚伪!
   
   东海一枭2005、6、18
   
   原载《议报》第203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