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本案没有赢家…]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自由派没有前途
·打倒一切反儒派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微言集(五)
·王道杂论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儒家的孤独---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错看正剧为闹剧,误演喜剧成惨剧---中国百年大悲剧
·期盼中国统一,反对统一台湾
·药家鑫也是受害者(东海随笔外一篇)
·反儒势力难成大气候,儒家中国才是大中华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别被管子误导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案没有赢家…

   
   
   
   
   龙泉市森林公安是以林樟旺们触犯了《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的名义进行刑事立案的。《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规定"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耕地、林地等农用地,改变被占用土地用途,数量较大、造成耕地、林地等农用地大量毁坏,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前不久,龙泉一中层官员去森林公安分局了解林樟旺情况,龙泉公安方面坚持法办林樟旺们的重要理由是:根据全国人大的司法解释,修建机耕路属于“改变土地用途”的。
   
   
   
   立即到广西国土资源局咨询,地籍处莫主任明确告诉我,修建机耕路绝对没有“改变土地用途”!因为,根据国土资源部、农业部二○○一年一月十七日国土资源部文件国土资发[2001]255号关于印发试行《土地分类》的通知中规定的土地分类和编码,三级(153)的农村道路,指南方宽等于或大于1.0米,北方宽等于或大于2.0米的农村村间、田间道路(含机耕道),其中明确列明机耕道属于农村道路。
   
   
   
   随后,莫主任送了我一份最新版的《土地分类和编码》复印件。(同时证明丽水公安处长在回答大xx记者采访时的说法也是错误的。[记者:处长,该机耕路除了部份林地外,还有荒地、老泥巴路、小溪浅滩等算违法吗?处长:算违法,他在未批先用的情况下,已经是违规非法占用林地,应追究刑事责任…]。因为,根据《土地分类和编码》,荒地、荒草地、沙地、裸土地、小溪浅滩等属于“未利用土地(包括难利用土地)” 而不属于农地或林地。)
   
   
   
   要构成非法占有农地罪,客观上必须具备:一是非法占用农用地改作他用,即指违反有关土地管理法规规定的条件和审批程序,而非法征用、使用此地用来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修建工厂、建造住宅等非农用途;二是非法占用耕地较大;三是造成农地大量毁坏的结果。
   
   
   
   且不论龙泉公安对违法主体认定有误,仅凭修机耕路的没有“改变土地农业用途。” 这一条,不仅林樟旺们与刑律无涉,姚坑村人也并未触犯刑法----本案中,姚坑村作为集体土地所有权的权益人具有支配涉案土地权益的实体资格,它的使用只是违反了有关使用的要式程序,而这种被违反的程序也只能是有关行政监管法规,而不是刑法。
   
   
   
   问一位从乡镇上来的退休官员,如果他遇到这种情况如何处理,他的回答让我大受启发。他说(大意):如果个人或部门目的只抓钱,那就把人抓起来慢慢折腾,以法律名义狠狠敲上一笔,就象龙泉公安那样----从部门利益、个人眼前利益,从经济人的角度看,龙泉公安那样做是无可厚非的。追求部门利益、个人眼前利益最大化,追求“合法伤害权”最大化嘛。仅抓邻县人而不抓本县(市)姚坑村民,已算手下留情,带有“地方保护主义”味道了;
   
   
   
   他说如果目光放长点,那就采取另一种方式:让姚坑村补办手续,有关费用可以让林樟旺几个出,如有贪心还可以适当罚点钱----其实更该惩罚的是政府有关部门,如当地林业站-----然后着重宣传林樟旺等人“睦邻友好”、热心扶贫和公益的事迹,宣传两个山村自力更生齐心合力谋发展的事迹。那样一来,既抓了政绩,又抓了典型,还得了人心和名声,维护了农村、农民利益,调动了广大农民修路、致富和发展的积极性。政府、领导、双方村民都成了蠃家和受益者----唯一受损的是公安部门,在这件事中捞不了外快还被边缘化了。
   
   
   
   妙哉,真乃凿轮老手大智慧也。对于“其实更该惩罚的是政府及有关部门” 此言,我尤有同感。在开始和整个修路过程中,林樟旺们多次向政府和林业部门打过招呼作过汇报,当地林业行政部门也多次到过现场,却都没有对修路行为作出制止、警示或处罚。如果追究起来,当地林业部门的渎职罪和行政不作为是无论如何逃不脱的,龙泉市森林公安分局在处理此事过程中,更是存在严重的滥用职权、勒索敛财等违法行为。
   
   
   
   现在,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乃至姚坑村似乎都逃脱了应该承担的责任,林樟旺等人特别是林樟旺则成了替死鬼,百姓无知,蒙冤莫诉,功罪颠倒,莫此为甚。
   
   其实,姚坑村民也是受害者,他们通过“外资”修路发展和致富的希望已经破灭,修成的路因无人管理多处塌方而不通,由于难以忍受生活的闭塞和贫困,加上害怕遭到龙泉市公安的追究处罚,姚坑村已有不少村民外逃和外出打工了。
   
   
   
   从更高层面看,不论结果如何,此案没有赢家:事件大范围曝光后,当地政府和领导的渎职和行政不作为纵不受到追究,也难免给仕途蒙上一层阴影,至于龙泉公安,聪明反为聪明误,借此发一笔横财的美梦早已破碎,还成了海内外枭兄枭弟枭师枭友之仇人和敌人,臭名远扬,后事难料。当地官民矛盾、黄塔与姚坑的历史矛盾都进一步深化,大麻烦还在后头呢。
   
   
   
   损失最大、受害最深的是法律尊严和“党和政府”。法律被曲解,被亵渎,成了利益集团借以剥削、迫害弱势群体的工具(其实本来就是);经过素质低劣又愚蠢贪婪别有用心的龙泉公安等干部们“代表”之后,“党和政府”在民众眼里更加成为阻碍农民致富、农村发展的拦路石,胡温制作的亲民、富民、民本之类温情脉脉的外衣则成了皇帝的新衣!
   
   
   
   东海一枭2005、6、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