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一傻到底,不死不休!]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傻到底,不死不休!

   
   
   在原始佛教四圣谛中,第一曰苦谛,所谓生苦、老苦、病苦、死苦、忧悲恼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所求不得苦等,人生一切皆是苦。老枭认为佛教的观点未免过于极端,过于消极。对于人生小我的苦,是可以通过修炼而自我超越自我解脱乃至化苦为乐的。然而,对于亲人、友人、乡亲和民众之苦难,对于社会性、制度性的灾祸,则非凭佛学修养可以消弥。对于一些“傻子”来说,那才是一种大悲大苦呵。
   
   想过找一个人迹罕至的小寺庙晨钟暮鼓耍拳念经,或者到哪个小国家觅一块净土真正隐居起来,不问世事自得其乐。但每当此念头闪现,便及时觉察它的荒唐。地理纵远,心距仍近,那时听到哪个亲友出了事受了害,知道同胞们的重重人祸,岂不更加心如火煎!尘缘未尽,牵挂仍繁,支撑家庭,扶养儿子,安养双亲,庇护弟妹,进而启蒙愚迷,改造社会等等,都是此生未了之责,岂能一卸了之,一逃了之?

   
   林樟旺案让我对这个苦字有了更深刻的体会。我内心的忧煎悲苦,不仅来自于对手及其利益集团的野蛮强大(其实那根本算不了什么),更多的是来自于身后令我厌烦不堪的恳求、怀疑、戒备、误会、埋怨、挑剔、不配合和扯后腿。详情我不想说了,总之是令我常常痛彻肝胆冷彻心肺,多次气闷得喘不过气来!我越来越感觉自己就象鲁迅《聪明人、傻子和奴才》中的那个傻子。
   
   当然,对于他们我只有悲悯,毫无恨责。他们一辈子生活在贫穷闭塞向大山深处,一辈子遭受中共的愚弄欺骗剥削压迫,他们自以为聪明的愚蠢,他们分不清大是大非真善真恶,分不清真情与假意,他们对特权深入骨髓的恐惧、迷信和崇拜,他们纵然忍无可忍奋起抗争也是奴才式的抗争,这一切都是理无可恕,情有可原。帮助他们,需要霹雳手段,更需要菩萨心肠---或者说傻子精神。
   
   古人云:哀莫大于心死;有诗人将其改为:哀莫大于心不死,大契我心。近来脑海里总是回荡着一曲明教的歌: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怜我国人,苦难实多;怜我国人,苦难实多…。我的大悲悯和大孤独,何人能解?
   
   对于一己生死,虽未能无忧无惧,却也渐渐看得轻了。子贡说得好:“大哉死乎,君子息焉,小人休焉”;《论语-泰伯》载:“曾子有疾,召门弟子曰:“启予足!启予手!诗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而今而后,吾知免夫,小子!”就是说,曾子生平求道,紧张疲累,不敢稍懈,而今生病濒死,终于可以免除责任和劳累而得到休息了。
   
   有网友指出:老枭若死,必属仇杀。我想象得出,当我有朝一日被周光明或中共指使人干掉,会有很多人----包括我赤心相待无私相助的亲属乡亲们,庆幸他们的聪明,并作为经验之谈告诫别人和后人:这就是好管闲事的下场!而终于解脱了生之大悲苦大责任的我将感谢凶手:谢谢啦。(当然这是开玩笑。要让胆壮心细智勇双全的老枭出什么"意外",岂是容易!周光明这种小鹰爪孙不可能请到道上一流高手;真正高手闻悉要对付的是老枭,大都会退避三舍,没准弃周投枭,反戈一击,反而把他报销了,哈哈哈。至于中共,只怕自己还不到让他们非暗杀不可的程度吧)。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闷过气过,只要一息尚存,我仍甘愿做一个傻子,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知其不可拯而拯之。日前在西陆申请了一个免费论坛,名为不死不休斋(http://donhai55.bbs.xilu.com)。有网友问我:为什么叫不死不休呀?答曰:挑战专制主义,追求民主自由,不死不休;维护弱势权益,维护人之尊严,不死不休;养胸中浩然气,消世间大不平,不死不休;老吾我以及人之老,亲吾亲以及人之亲,不死不休…,故名论坛为不死不休斋也。
   
    东海一枭2005、6、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